书籍简介
目录(240章)
本文又名《论女不孕男不育的般配指数》《撩完就忘的渣中极品》   满门英烈,效忠君王;唯遗留孤女,沉疴旧患,形影相吊!   于是乎,君王为表仁心仁义,将忠烈孤女指给自己儿子。这二人,你不孕来他不育,天造地设,鸾凤和鸣,般配无二,世间难找!   鹿元元觉着这皇帝老儿鸡贼非常,他儿子不孕不育就不能过继个别家的孩子?让她去给那男人养老送终,想得很美嘛!   凭啥?不干!   天上砸下来个小媳妇儿……卫均表示承受不起。这小媳妇儿不止不孕不育,脑子也有毛病。   劝退,劝退!   ***   鹿元元此旧病可称‘极品健忘’,心率过了安全值,大脑自动刷新,前后数个时辰所生之事忘得一干二净。   这要了命的旧病,可不知给她惹了多少‘麻烦’!   男儿俊俏,言语撩逗,心跳一快,转眼就忘。   撩的痛快,忘的干净,是为并非主观的‘渣’!   嘿,她那夫君不高兴了……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王妃无人识

大齐国,西南,青溪城。

泰来街街头,八方来小酒馆前。

人声鼎沸,里三层外三层,小酒馆被围得满满当当,大哥大嫂小媳妇儿的,皆挤在此,当真是想插根针进去,都得被挤出去。

吵吵嚷嚷,看热闹的说个不停,那被围在酒馆前吵架的,嗓门则更大了。

当下,吵架的二人,一位是八方来小酒馆的老板娘。年逾四十,那是牙尖嘴利,单单一双掉梢眼,寡淡的眉毛,两手一叉腰,那真是好汉都得退半步,吵不过!

她那丈夫眼下都靠边站,显然平日里也是个受害者。

再看另一位,是个十七八岁的胖丫头,胖是真的胖,但可丝毫不见憨厚之态。真以为胖丫头就得憨?大错特错。

同样双手反叉腰,眼睛瞪的大,一张嘴噼里啪啦,那真是出口都是钉子,分毫不让,与这酒馆老板娘可谓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

“丧了天良了,一副老棺材携着老鸨鸟讹咱这年轻貌美小丫头,你们是卖酒的还是人牙子?王八顶着壳,脑袋都伸不出,你娘的倒是放个屁啊!你家这老鸨鸟喷的黑心黑肺都要出来了,还不赶紧拖回去套上寿衣装棺材里。”胖丫头嗓门极大,中气十足,一点儿都不给她这身板丢脸。

骂的跳脚,那老板娘气的脑袋生烟,反而数次被骂的老王八,也就是那酒馆老板不吱声,俨然他们家冲锋陷阵的就是他媳妇儿。

“肥头大耳的臭丫头,放你娘的鸟屁!讹人讹到老娘门口来了,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娘家是干什么的?告诉你们,我大哥马上就到,非得叫你们尝尝衙门大牢的厉害!”老板娘边骂边往胖丫头这边挤,挺胸抬头,那架势。

胖丫头也不退让,眼见老板娘挺胸抬头,她也跟着挺。两手还反叉腰,就那么往上撞,真真是彪悍无比。

老板娘泼辣归泼辣,身板可比不上胖丫头,被她这么顶着一撞,硬生生后退两步。

眼见着可能要上演全武行了,周遭看热闹的可是来了劲,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女人打架更好看的?

酒馆大门左侧的墙根下,还有两个女子。一个女子坐在地上,托抱着另外一个女子。那个被托抱着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乍一看以为是晕了,实际上,是睡着了。

听着那边在争吵,这边坐地托抱着那睡觉之人的姑娘一动不动,更恍若没看见一般。

眼睛一转,扫到了三四米开外街角处有一条倒地的大狗。这大狗趴在地上,小声的发出呜呜声,显然是被揍了。

看到那狗,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若不是它忽然蹦出来拦路往她们身上扑,这位也不会犯病!

这好嘛,犯了病,她倒是眼睛一闭就睡了,看看这眼下,吵得都要惊动衙门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来了一队官兵。看热闹的人不得不避让开,叫这伙官府的官兵进来了。

“大哥,你可算是到了。就是这几个臭丫头,青天白日的,在我这酒馆前瘫倒,要讹钱呀!”眼见救兵来了,老板娘立即窜了过去。哪还是刚刚那模样,尽显自个儿委屈。

胖丫头那可是丝毫不惧,挺胸抬头,胖脸朝上,以鼻孔藐视众生,“我看你们谁敢动我?那是我家大小姐,知道我家大小姐是谁吗?我家大小姐可是皇上指给肃王的未婚妻,知道肃王是谁吗你们这些乡下土包子?我们家大小姐,那是王妃,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谁敢动?”伸手一指,划拉一圈,她这嗓门和气势,当真是能逼退百人。

那老板娘和她那位大哥,当即就笑出声。

反倒是旁边有个小兵琢磨琢磨,扭头靠过去,小声的说,好像几年前是有这么个事儿。那帝都的人五花马千金裘的别提多气派了,来到这青溪城,就是奉旨而来。

那边儿,老板娘和她大哥以及小官兵正研究着呢,那睡着的人,醒了。、

眼睛半睁,困倦正甚。这睁了眼,稍稍那么一看眼下情形,她也没什么意外惊慌。

一直托抱着她的姑娘把她给扶起来,她站直了,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看向了胖丫头。

胖丫头脸色也不怎么好,只是眼珠子左右那么动了动,什么话都没说。

随后,她便举步,朝着那一直没参与‘战争’的酒馆老板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她就一笑,瞧着她迷迷糊糊的吧,这么一笑,当真是灿烂。

唇红齿白的,怎是一个可人?

她先笑,没说话,这举动吧,有点儿奇怪,所有人都在瞧着她,谁也猜不到她这是怎么回事儿。

脚下一动,看起来好像是要转移,但挪了一步,又停了。

“老板,你身上这香好奇特呀!”她边笑边说话,可甜了呢。

那老板看着她,别说,还真被她这笑晃得有点儿迷糊。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姑娘说什么?”

“我说您身上这香,大概是和了酒香,闻着就好生特别。不过,还是能够闻得出一丝丝和香的味儿,掺杂着,肚仙粉。啊,对了,肚仙粉是小南街那边的莺花女最常用的也最便宜的防孕药粉。”她最后一句友情提示,那老板听了脸色就变了。

“你……你别瞎说。”他反驳,都结巴了。

“好呀你,又偷偷跑去了?大哥,家里赚钱不易,这挨千刀的,大哥得做主啊!”老板娘一下子就火了,可不是刚刚那骂街时的样子,真是撸了袖子就上去动手了。

被扯着避开,胖丫头和瘦姑娘一边一个,眼见着那边打起来了,两边拖着中央的迅速后退,顺着街角便溜了。

进了巷子,那两个人才把她给放下,她们俩累的呼吸有些乱,倒是她平平稳稳。

她还笑呢,其实看打架还没看够。

“我的大小姐,你平日里总说要对自己千锤百炼,刚刚一条狗就把你给吓得犯病了,可见你那千锤百炼根本就是废话。”胖丫头满是恨铁不成钢,看她说话走路,足可窥见几分粗鲁。

“这回是狗?唉,人不比禽兽,它没智商嘛。所以,会做出些什么咱们正常人预料不到的事情,没准儿过来咬我呢?心跳加速很正常,我若一直如死水,你们才该害怕呢。”她语气不疾不徐,甚至带着点儿刚刚睡醒的懒散。

“那请问,您还记着咱们今天做什么去了么?”旁边的瘦姑娘开口了,一问就是重点。

这回,她愣住了,眼睛看天想了想,之后摇头,“我只记得昨晚吃你们俩研究出来的肉夹馍,硬的能打死狗。诶,怎么就没想起来把剩下的肉夹馍拿着,遇见狗,正好当暗器。”

“鹿元元!”胖丫头在她后背拍了一巴掌,那嗓门一吼,可不吓人。

被拍的差点儿归西,鹿元元站在原地翻了翻眼睛,“阿罗,小胖,麻烦你们俩下回再研究美食的时候,能充分考虑一下我的牙,它们也并非那么战无不胜。”

“去你的吧!”瘦姑娘阿罗也生气,学鹿元元的话骂她。

倒是胖丫头又给了她一巴掌,“又叫我小胖?”

“好好好,乔公子。”鹿元元也是不吃眼前亏,这胖丫头才不是丫头呢,他内里是个男人。只是,又不能说是男人。

反正,他们三个都奇奇怪怪,又孤苦伶仃,家人全死。

说得好听,那叫为国为君王而死,可是,死了就是死了,谁还记得呢?

“咱们今天做什么去了?”绕着巷子往回走,鹿元元问。

“去杨老二那儿给他鉴货。”阿罗说道。

“那必然是今日突然邀请,若提前约定,我必然不会忘。对了,工钱可别忘了跟他算好。”甭管她忘不忘,工钱得拿到手,不然就去给他闹事。

若论闹事,他们这乔小胖还没怕过谁呢!

作者还写过
将军不容易
将军不容易
又名《媳妇儿总想给我相亲怎么办》《我的媳妇儿是小姑姑》《论成为自己姑父是什么体验》***穿于乱世;家破人亡;孤女无依!幸得战死沙场亲兄的结义兄长老将军收留,居于将军府,人尊小姑姑。小姑姑庄正端雅;秀外慧中;蕙心纨质,深得老夫人喜爱。弥留之际,交给小姑姑一项任务,为那猛锐冠世,旷世无匹的少年将军觅一匹配女子,成婚生子,延续血脉。这个任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将军少年成名,纵横无敌,征战沙场,击退敌蛮。但,他有一秘事也天下尽知,恐女!老夫人为此操碎了心,觅得众多大家闺秀,将军无一满意。敌军为此设计女子前锋,意欲‘吓死’将军。为将军找媳妇儿……无异于水滴石穿,铁杵磨针,西天取经!***深得老将军老夫人恩情,小姑姑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西天取经’的漫漫长路。取经路上披荆斩棘,奈何将军是一块世所罕见的金刚石,哪个姑娘他都不满意。绞尽脑汁,总算得知他到底心仪何种女子,一一对应,倒是与她相差无几。原来,将军是想做自己的小姑夫?
侧耳听风 ·穿越 ·完结 ·142万字
9.5分
嫡妃花容之世子追妻
嫡妃花容之世子追妻
追妻之路,始于暗慕——说好的暗慕呢?她不理不问不睬不看,只能由他来了。听风的新书《凤求凰之引卿为妻》火热连载中~(宠-甜-强-纯)穿越变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这没什么。父母双亡,寄人篱下,这也没什么。哪想到,还有一个暴击在等着她。她居然还有一个未婚夫,年长她十岁!!!他摆明了不想娶她,可她也不想嫁他。“家世,富贵,权势。你占一样,我便待你好上一分。”俊美又淡漠的人徐徐道。“巧了,这几样我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年轻,所以我也不想嫁个老男人,免得到时守寡度日。”她笑道。***一句话简介***腹黑冷血世子爷狂吃回头草的故事。***回头草真好吃***——双洁——忠贞——一生一世一双人——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侧耳听风 ·穿越 ·完结 ·171万字
9.7分
王爷不听话
王爷不听话
一朝穿越,孟揽月莫名其妙的成了大齐帝都的第一美人儿,而且还是人人皆知的、、、破鞋!据说,大半个帝都的男人都是她的榻上客,风流韵事可以说上几天几夜。据说,远到街上的路人,近到自家姐夫,下到未成年的孩子,上到半截身子入黄土的老人,但凡雄性她都不放过。据说,她还未到及笄之年就偷偷生了几个孩子,都被她扔到尿桶里淹死了。据说,她和自家姐夫勾搭成奸,姐姐终于受不了,一砖头敲破了她的头,打的她破了相。种种传说,都加以证实,她是个名副其实的浪荡货,破鞋一只。终于一日,圣旨驾到,破鞋孟揽月被指婚给发配至边疆的五王。徒有王爵头衔,但没有圣旨不得还朝。人们皆叹,这场婚事当真‘般配’,因为大齐人人皆知,五王年少时受伤,男性象征已不保,所以也根本不是男人。新娘没了男人会死,新郎又不是男人,婚还未成,绿帽子无数顶,好一桩笑话。婚后、、、、原来她不止医术高超,且心辣毒舌还很污“相逢一炮泯恩仇,没什么可稀奇的。”“我的四十米大刀呢?今儿非得把他全身上下的乳腺都割了,让他多嘴!”“不穿衣服的在我面前晃,你是想展示你的童颜巨乳么?”他、、、、即便权谋无双,冷血杀伐,却似乎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拱手一揖,“王妃在上!”听风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
侧耳听风 ·穿越 ·完结 ·105万字
9.7分
同类热门书
丞相女儿要出嫁
丞相女儿要出嫁
淳于丞相君子如玉,温文尔雅,上受皇上器重,下受百官爱戴,日子过的也算舒心,可是,自家女儿眼看着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却死活也嫁不出去,唉……愁啊……新书《重生之傅嘉归来》已上线~请多多支持哦!
梧桐半丁香 ·宅斗 ·完结 ·117万字
9.8分
娘子万安
娘子万安
周如珺蒙冤惨死在大牢之中,再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傻女顾明珠。对顾明珠来说,不但要报仇,还要为那些被陷害的“死囚”洗刷冤情,让真相重见天日。顾娘子安分守己,人前也并不出挑,可他却发现这样一个害羞、胆小的女子有点黑,仔细看起来,她黑得深不可测……顾明珠:那些鼎鼎有名的大盗、骗子、美人、神医都与我无关啊,我更不识得周如珺是何人,我只是一心一意帮大人查案,大人难道还不信?某人倾过身子,细长的丹凤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除非你立下文书,若是此话有假,便嫁与我为妻。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新书《喜遇良辰》书号1028052881
云霓 ·架空 ·完结 ·140万字
9.7分
凤啼长安
凤啼长安
前世难于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说明。目录可查:前世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回乡,迎娶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回京城,原来,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被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悲凉。大长公主重生在十五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来打皇兄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可以帮你打。皇兄:人家那么老实……有些人重生,那是为了好好开始,有些人重生,却是为了好好忘却。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架空晚唐,非实勿诽。)
楚潆 ·架空 ·完结 ·82.9万字
9.7分
开局掉马甲,女将军迫嫁心机王爷
开局掉马甲,女将军迫嫁心机王爷
本文双洁简介:这是一个心机王爷如何扳弯一个钢铁女将军的故事。……屈楚以为联姻只是权宜之计,她终有一日是要重回战场的,孰料楚王是个心机男!于是,屈楚只好在楚王一步接一步的套路中,从一个冷面阎王变成“娇花”。……故事少不了阴谋诡计、少不了朝堂争斗,少不了武林江湖,当然还有日常。……下属说:楚王心机深沉;苏应雪说:信楚王,还不如信我;屈楚说:相公纯良敦厚,绝不是你们口中那般小人。……楚王:我总是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救了我,可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何人?屈楚:滚犊子!楚王:我其实不像表面上那么弱,我会武功,武功还很高,我还有一个身份……屈楚:冷眼以对(心里默默想着:说慌话都不打草稿)……曲冰玉:前世阿楚没有嫁给楚王,这一世为何都不同了?我还想着扭转阿楚战死沙场、自己被人厌弃的命运呢,还需不需要?……皇帝:我默默地在一旁看着,看你们如何替我守卫这危机四伏的江山!屈楚:……
闲人闲事闲话 ·架空 ·连载 ·54.1万字
9.9分
玉金记
玉金记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只今 ·架空 ·完结 ·118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