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84章)
【无cp】双腿残疾,哥哥失踪,手握废柴流剧本。 界域融合,万族横行,人族式微。 此时,宁瑶又一次低下头,看着第一次就炼制成功的法器。 再拿起功法,一看就懂。 当别人千辛万苦去感悟一条大道时,宁瑶体内容纳万条大道。 感悟大道? 那不是吃饭喝水一样容易的事情吗? 宁瑶微笑: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天才啊。 万族说她是祸水,万族第一大骗子。 宁瑶摇头嗤笑:怎么可能? 直到问道那一天……一条霞光弥漫的大道出现在万界,上面大大地刻上了一个字——“骗”! 她以骗入道! 人族说她心黑手辣,坑人无数。 宁瑶一脸冤枉。 后来……《万界女帝传》中写道:当宁瑶跨入圣地太虚派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宗门,就注定鸡犬不宁…… 她在安宁中成长,从血与火中崛起,是以杀证道第一人。 她是大骗子,是刽子手;但她同时也是第一序列,是天骄道子,乃至……万界女帝! qq群:816335625 欢迎各位宝贝进来玩耍~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修炼就是如此简单而平凡

“瑶丫头!”

“瞿老?你怎么来了?”一位少女坐在轮椅上,推着轮椅到门口,诧异道。

她的模样莫约十四五岁,明眸皓齿,面色是长期不见阳光的苍白,黛眉朱唇,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涩。

门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面容慈祥,脸上有几条岁月划出的深深沟壑,但精神矍铄,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貌。

“怎么?老头子就不能来了?”瞿天斋半开玩笑道。

“哟,哪能啊!”宁瑶笑眯眯道,她闭目感受瞿天斋身上的气息,睁眼道,“又突破了?”

一提到这个,瞿天斋故作淡然道,“没什么,也就一晚上开了一个窍而已。哎,年纪大了,想当年,我一晚上随随便便就开了五六个窍穴。要不是我身子不好,现在早就当上将军了。”

瞿天斋这话半真半假,但他说到他身子不好,那确实是真的。

他本是战域中天门军的士兵,但在一次行动中,被异族伤到内腑,军中资源紧缺,他伤势反复,最后只能回到宁阳养老。

在这个全民修行的时代,人们的平均寿命在二百左右,瞿天斋不过七十岁,却由于伤病早生华发,看上去苍老许多。

听到他说一晚上五六个窍穴,宁瑶笑容满面,“我记得,上次有人说,一晚上能开窍八个,看来是我听错了。”

瞿天斋有些脸皮发烫。

没大没小的!

他笑骂一句,“滚蛋!”

宁瑶仍然笑眯眯的。

瞿天斋看到她这副模样,哼了一声,“小没良心的,整天笑眯眯的,也不知道像谁。”

说完,又道,“我今天来给你送个东西。”

什么东西还得瞿老亲自送?

宁瑶提起了一点好奇心。

只见瞿天斋从包里拿出一封信,信纸是奶白色,入目便是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宁涯”。

她的身子陡然一僵,瞳孔微缩,唇瓣轻颤,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后,怒意喷薄而出,她的双手紧紧攥在轮椅扶手上,指尖泛白,嘴角溢出冷笑,“他还知道回来!”

瞿天斋好像能看到宁瑶背后的黑气,他暗自为宁涯捏了一把汗。

“咳,瑶丫头啊,说实话,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他居然还活着,还能给你回信。”

什么叫居然还活着?

宁瑶刷得一下,看向瞿天斋,目光炯炯。

“呃……”瞿天斋有点尴尬。

没想到这丫头都这么久过去了,居然还护着她那便宜哥哥。

宁瑶接过信,凝视着信封上的几个大字,良久,才轻嗤道,“这字倒比以前的狗爬好看一点。”

瞿天斋沉默了片刻,“这小子,六年前不告而别,到现在才传来一点音讯,好歹还没狼心狗肺到家了。”

宁瑶轻笑,曼声道,“他要是不给我个理由,等他回来,我腿给他打断。”

“呵呵……”瞿天斋头皮发麻,知道宁瑶是来真的。

这些年,他也算是看着宁瑶长大。

这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却多。

看上去笑眯眯的好说话得很,实际上,惹到她的人,到现在都对她敬而远之。

他还记得当年,王虎欺负宁瑶哥哥走了,没爹没妈的,天天逮着她扔石头,骂她是野丫头。

宁瑶一连忍了一个月,回来也不诉苦,也不哭闹,直到后来,宁瑶把王虎向林静告白的事情,告诉林静家的大哥,王虎被揍了个半死。

此刻瞿天斋再联系前后,这才明白了事情始末。

那时,宁瑶只有八岁。

瞿天斋于是就对这么一个小丫头上了心。

原本只是看她可怜,随便照顾一下,结果没想到小丫头这么合他胃口,多年养下来,倒像是亲孙女一样。

等宁瑶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后,她先送走了瞿天斋。

“啪嗒。”

屋内的灯亮了。

那封信仍然静静在桌上躺着。

宁瑶有些踌躇,而后,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她缓缓打开信封。

信里的第一行,就是“吾妹亲启”四字。

还弄得文绉绉的。她暗自想着。

宁瑶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看下去。

信很长,字迹隽永,每一笔一划都像是银钩铁画,苍劲有力。

信内絮絮叨叨,事无巨细地讲着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小到吃饭吃了什么都要列举一二。

“大傻子。”宁瑶鼻尖有点酸。

只是等她看完这封信,眉头轻蹙。

信里什么都说了,却唯独没有说,他去哪了,当初为什么离开,为什么还没回来。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撇开这些年的怨与恨,宁瑶理性地分析这封信,直觉告诉她,当年的事情或许另有隐情。

否则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一封信,信里都是一箩筐的废话,这像话吗?

只是就算想要探寻真相,也不能现在就去探索。

一来她双腿残疾,二来她修为浅薄,现在想要离开宁阳城,无异于自寻死路。

想要寻找哥哥,还得徐徐图之。

只是她这一双腿,着实有些麻烦。

宁瑶不是没有看过医生,恰恰相反,瞿天斋领着她拜访过很多名医,但最终都一无所获,只说这是一种很刚烈的毒。

宁瑶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自己还是一位皇室的公主,因为内斗,被人特意下毒了?

否则她一介平头百姓,至于用这么珍贵的毒对付她吗?

想到这儿,她自己都想笑。

就在这时,她的面色突然煞白,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旧疾又复发了。

宁瑶这一双腿,从记岁起就不能走了,不仅如此,每日某一时段,还会钻心地疼痛。

不过好在这么多年下来,也慢慢麻木了。

痛就痛呗,只要死不了,那就没事。

所以到后来,她很少对人说起腿疼的事情。

就连瞿天斋也以为,长大后,宁瑶的腿慢慢不会疼了。

家里不大,也就一百来平,除了她和她哥的两个房间外,还有一个房间被空出来,作为宁瑶的工作间。

她慢慢推着轮椅,来到工作间。

房内很杂乱,到处摆放堆叠着各种炼器材料,由于宁瑶现在只是蜕凡境刚入门,连神藏都未彻底开启,只能打造最简单的傀儡,用来打扫家务什么的。

修行的第一步便是蜕凡,开启内腑神藏,以神藏蕴神,褪去凡体肉胎。

人吃五谷杂粮,从人诞生到现在,内部积累的许多杂质,所以要通过内腑排出这些杂质。

神藏分五种,心之神藏,脾之神藏,肺之神藏,肾之神藏,肝之神藏。

蕴神和开辟神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而且宁瑶如今刚过完十四岁生日,这也意味着,她才刚接触修行不久。

由于过早修行会对身体造成压力,所以只有等到十四岁,才能开始修行。

同时,想要加快开辟神藏的速度,只能砸各种天材地宝,砸得越多,进步越快。

然而对于宁瑶这个活在温饱线上的人来说,天材地宝?

怕不是想屁吃。

纵算一直照顾她的瞿天斋是一位开窍强者,可是瞿天斋身体不好,这么多年治疗下来,他的积蓄也所剩无几。

正是如此,宁瑶才选择一边学习,一边制作傀儡,以此赚取生活费。

不能把别人对你的好看作理所当然,否则,再多的情分也会被磨灭。

在蜕凡阶段,宁瑶选择先开辟心之神藏,心是内脏肺腑之首,是人体的动力之源,心脏血液流动,又蕴含生生不息的生机,很适合作为先开辟的神藏。

由于没有参照物,宁瑶也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到底快不快。

在没有服用天材地宝的情况下,她目前为止已经开辟了五分之一的心之神藏。

就她个人感觉而言,开辟神藏好像挺简单,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水到渠成。

别人都说蜕凡很难。

宁瑶暗自想着,蜕凡有那么难吗?

不难啊。

来到工作台,台面时早已落伍的家庭淬火器,还有一摞高的铁精。

宁瑶用灵力包裹铁精,使它悬浮在半空中,而后看着铁精一点点融化,慢慢用灵力塑形。

灵力时而如针锥,时而如锤子,不断勾勒出傀儡的形状,由于灵气的匮乏,宁瑶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就在铁精变成一块赤红泛着金色光泽的模型时,宁瑶夹持着铁精,放入一旁的冷凝箱中。

“刺啦。”

袅袅白雾氤氲着,宁瑶缓缓松了口气,将一块鸽子蛋大的能量核心,放入傀儡胸口的凹槽。

而后,那傀儡如有神智一般,开始自顾自打扫起凌乱的桌面。

宁瑶眯了眯眼,笑容灿烂。

炼器好像也没有很难吧?

宁瑶记得自己刚开始做傀儡,好像……也是第一次就成功的。

此时的她,心中泛起深深的疑惑,修炼和炼器,真的有别人口中说得那么难吗?

不会是有人恶意扮猪吃老虎吧?

这种风气,在宁瑶这所重点初中极为常见,也是学神们惯于使用的手段。

宁瑶自我反思,她好像……没有这样过吧?

毕竟……无论是学习还是修炼,真的都很简单。

无奈地叹了口气,宁瑶突然有种超然于世外的感受。

众人皆醉我独醒啊。

当然,这种心态只持续了一阵。

宁瑶马上收敛心情,回到笑眯眯的样子。

要低调!

乱七八糟想了一通,她看傀儡把桌面收拾干净后,便将能量石抠出,随后洗漱一番,来到床上。

用手将腿弯成盘膝状,内心自然而然地来到古井无波的状态。

她的灵觉敏锐地感受到天地间浮动的灵气,心脏内蕴养的神韵慢慢地吐出灵气,滋润着整个心脏。

宁瑶用的是学校统一的养气诀,是黄阶功法,算不上好,毕竟是白给的。

不过……

当宁瑶开始吐纳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旋涡自她为中心形成,随着她的一吸一吐,有一条长龙状的白烟自她微张的檀口吐出。

随着吐纳的进行,她的身体也在微微颤动,不断排出灰黑色物质,一次又一次洗涮身体内部的杂质。

慢慢的,她的胸口有灵光闪动,心脏内的神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壮大,血液流转间,带上了一缕淡淡的金色。

楼下的瞿天斋。

他叹了口气,认命地用双手在虚空中点动,不断封锁楼上的灵力波动,嘴里还犯着嘀咕,“又开始了,这丫头,修炼起来动静也忒大了点。这比万族里的百强种族修炼起来的动静都要大,瑶丫头不会也是什么神体道骨一类的怪胎吧?”

语罢,他便琢磨起来,越想就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自半个月前宁瑶开始修炼,大晚上的,他就被吓了一大跳。

谁家修炼是这样的?

恨不得把方圆百里的灵气都吸纳一空!

瞿天斋自己算是见过世面了,军中的那些天才,他也不是没有见过。

但是他对比了一下,如果那些天才吸纳的灵气是一道拇指粗细的涓涓细流,那宁瑶修炼就是一条宽阔的江河,而且她吸纳的时候,还隐隐带着一股霸道,唯我独尊的气息,这种气息很古老,也很神秘。

瞿天斋左思右想,也只有传说中的神体道骨才能媲美了。

一面想着,他一面有些心疼地将箱子里的灵石一一碾碎。

浓郁的灵气填补着被吸纳一空的天地,若不这么做,就以宁瑶的吸纳能力,她一修炼,周围的人都别修炼了。

只能干看着呗。

宁瑶这丫头,看起来笑眯眯的,对谁都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心里有大主意。

自从小学能够炼制傀儡开始,就不肯让他给生活费了,宁愿写完作业,再去炼器,整个人忙得跟陀螺似的。

他知道,所以他没有硬塞给宁瑶钱,只是暗地里贴补宁瑶一些。

这丫头,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两不相欠。

可是感情的事情,哪有绝对的公平?

更何况是更为牢固的亲情了。

他就一介武夫,别的也没有,无妻无儿,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没必要藏得那么严实。

同类热门书
我靠谨慎修仙
我靠谨慎修仙
作为修者,泯然一直致力于苟命大业,谨慎生存。但她好像……做的出色了点儿?某次历练之中,众修中了圈套。魔头哈哈大笑:“中了本尊的魔狱焚肠,你们死定了!”众人一片惊慌。魔头:“除非你们有连天花的根部泥土作引!”众修:谁会在意那种东西啊!泯然默默扒开储物戒,找出标记着五百六十四的储物袋,倒出来一大堆连天花根部泥土。魔头:“……少了装有本尊尸骨的石棺粉也是死路一条!”泯然默默扒出来六百一十九号储物袋。魔头:“……还有地狱连海的万年淤泥极地冰山的山顶雪……”顶着众修期盼的目光,泯然不好意思的扒拉一会儿,全部堆在魔头面前,在魔头气的吐血之时羞涩一笑,“多谢帮忙哈,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毒。”魔头:“……噗!”吐血三升,卒!(无cp仙侠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言如许 ·修仙 ·完结 ·141万字
9.4分
明神逐仙途
明神逐仙途
【新书《农门长姐,满级大佬去逃荒种田》依旧男强女强,爽文,喜欢的收哦,爱你们。】散修明奚浅,因机缘抢夺殒身太虚秘境,没想到还有再逐仙途的机会重来一次,居然变成有资源,有背景的修二代这一次,她一定护住自己的性命,护住身边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推荐作者君另一本书,年代文《穿到年代全家都是极品》依旧是轻松爽文,喜欢的支持哈】
岁华朝朝 ·修仙 ·完结 ·297万字
9.3分
藤仙记
藤仙记
凡间一世,草木一秋,本以为她可以快快乐乐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没想到却肩负起振兴家族的重任。她灵根值极高,按理说是少有的天才,奈何雷水木这种到自己能把自己电死的灵根,她该如何肩负起大道赋予自己的责任?
雾眠 ·修仙 ·连载 ·273万字
7.7分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边缘》已经彻底完结了,谢谢小仙女们一直以来对《边缘》的支持!新书《仙途逆行》已上线,欢迎收藏!……前世因为天赋斐然,苏玖这一生过得都还算顺风顺水,却没想到最后磕绊在了一个意外之上。直到因为意外死后她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话本中的边缘人物。重活一世她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修真之路,虽然坎坷,却也逐渐掀开了这个世界的真实一面。同时前世所不解之事,她也逐渐寻找到了答案。然而面对变迁的沧境界,被封锁的通天之路,苏玖又该何去何从?
璇昭 ·修仙 ·完结 ·493万字
9.4分
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
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
“剑道杀神”千仞奚陨落了。因杀孽过重陨落在飞升雷劫之下。重活一世,千仞奚发现自己竟来到了灵力浓郁的上古时代,附身到了一个被饿死的小姑娘身上。开局只是一个乞丐的她,逐渐拥有了唠叨大能师尊,憨傻师兄,冰冷师弟,可爱师妹,更是拥有了修仙大家族嫡系弟子的身份。一心只想飞升的她,慢慢的揭开了自己重生的秘密。原来,是有人散去一身神力,魂飞魄散换她重来一次。天神阻止又如何?穿书女配又如何?千仞奚抬头望向天空,心里对此毫无波澜,眼神里只有无尽战意。重生一次,她誓要护璇玑界周全!(有男主,1v1)
一颗小豌豆呀 ·修仙 ·完结 ·92.1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