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34章)
新书《反派她又飒又野》已开~ 容知从小被抱错,在乡下生活十八年,家里穷,高中就辍学打工 十八岁亲生父母找上门,说她是京城容家少爷,来接她回京城 上有盯家产叔伯,下有亲生兄姐 她被父母警告:向你哥哥姐姐多学规矩,不要惹是生非,容家丢不起你这个人 容知拨了拨额前的碎发,笑颜如花:“好的。” 所有人都等着看这个不学无术一事无成的容三少笑话,结果看着看着,人家混成了京城说一不二的太子爷 众人:这跟说好的不太一样?? * 柏家家主回国,京城所有世家严阵以待,唯独容家那位依旧潇洒 某日宴会,众人看见那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柏家主弯下腰来,手里提着一双高跟鞋,语气无奈:“娇气。” 再一看他身前那个穿着黛青旗袍的长发女子,光脚踩在他的皮鞋上,“我就娇气,你管不着。” 这熟悉的脸,这熟悉的嚣张语气... 众人瞠目结舌,大跌眼镜:容三爷?! 【前期女扮男装+微科幻+无逻辑+爽文+1v1sc】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三少爷

深夜。

第七感觉酒吧内,气氛热火朝天。

耳边是节奏感极强的音乐,装了震动钢板的舞台上人影在疯狂舞动。

身材姣好的女客人坐在高脚椅上,语气熟稔,“知哥,我要一杯午夜.情.人。”

只见吧台后面站了一个调酒师,他穿着酒吧统一的制服,白色衬衣搭配黑色马甲,衬衣松松的解开两个扣子,露出一截皓白锁骨,耳侧的短发调皮的翘起一缕,脖颈线条优越。

袖子挽起到手肘,腕骨弧度完美,小臂清瘦如雪。

他懒懒的依靠在吧台边缘,仔细聆听客人的点单。

女客人脸颊有些红,因为眼前这位调酒师的样貌,实在是太惹眼了。

容知低头写下单子,长睫微垂,嗓音是慵懒迷人的哑,“好。”

客人顿时捧着脸冒星星眼,“知、知哥,你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容知从酒柜里抽出一瓶朗姆酒,拧开酒瓶盖子,把朗姆酒往盎司杯里倒,纤细的手指夹着盎司杯,酒瓶里的酒就倾泻进摇壶。

容知拿过摇壶,动作十分潇洒的往空中一抛,冰块在里面撞出叮咚细响,她手背在身后,就那么随意又精准的接住抛起,来回几次,看得人眼花缭乱。

她眉梢微挑,把调好的酒倒入鸡尾酒杯,冲面前的客人笑的几分邪气。

“小姐姐,你的午夜.情.人好了。”

琥珀色的酒里点缀了一颗红色的樱桃,宛如少女的红唇,明艳而暧.昧。

她那双狐狸眼里映着细碎的浅光,朦胧似雾,看起来比酒色还撩人。

接班的同事见对面的客人都要被容知给撩的昏过去,啧声拍了拍她的肩膀,“知哥,你下次收敛点,看看咱们酒吧里那些女的,我总感觉她们下一秒就能冲上来把你分了。”

容知几下写完交接本,挑唇,“是么。”

容知在第七感觉里工作快半年了,这半年里第七感觉客人一天比一天多,其中女生最甚,都是冲着容知来的。

下班后,容知没有直接回家。

现在是凌晨两点多,她去夜宵摊买了份宵夜,然后骑着自己那辆小绵羊往清渠县县医院开。

抵达病房。

容知脚步一顿。

病房里有轻微的说话声传出。

“三少爷呢?你不是说他在医院的吗?”

“我哪知道,路管家说少爷就在这,行了行了,接不到人今晚先回去,明天再过来。”

“要不是老爷子急着见孙子,我们至于大老远的半夜过来...”

容知往后站了站,靠在墙上,医院里到处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糅杂了没有病房睡在走道里病人的汗水味,有些刺鼻的酸臭,她眉梢漫不经意的皱了皱。

声音越来越近,病房门很快被打开。

里面朝外走的两人一眼就看见了她的存在。

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衣,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到最上,深黑色的长裤,脚底踩了双帆布鞋,略长的刘海松散的搭在漂亮的眉眼上。

随意的倚在那,满身的桀骜不羁。

样貌相当出众,想不注意到都难。

深色西装保镖模样的男人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三少爷?”

容知散漫的抬了下眼,面无表情,“叫我?”

姚广顿时对他笑了笑,恭敬道:“三少爷,我是容家的保镖姚广,受容先生所托,来接您回家。”

姚方接过话,“您是容家十八年前遗失的孩子,我们会在路上跟您解释剩下原因,现在老爷子生病想要见您,请您先跟我们回去。”

语气挺恭敬,就是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留人反驳的余地。

容知并不是何颂之的亲生孩子,这个认知是在三年前容家发生火灾前,容知从何颂之和容伟的争吵里知道的。

只是知道没多久,容家突然起火,容伟葬身火海,何颂之也受了重伤昏迷,至今未醒。

容知就一个人带着弟弟容风眠从落霞镇搬到清渠县来,一方面让何颂之得到更好的治疗,一方面让容风眠读初中。

为了方便行事省麻烦,她把头发剪了,穿衣风格倒没换,只是身边人好像都把她误会成了男生。

而她也忙的没有空去找什么亲生父母。

想过容家会找来,但没想到是今天,不过,她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三少爷,老爷子那边耽误不得,您赶紧跟我们回去吧。”

姚方见她不回答,眉头皱起催促,心中暗嗤,就知道是山沟沟里长大的,瞧着模样好看有什么用?半分礼仪都没有。

容知指尖微动,把宵夜从勒的有些痛的食指换了个,点点头,“知道了,等我一下。”

说完,她并不理会两人,越过他们走进病房,关上门。

......

第七感觉。

灯光打不到的角落有些阴暗,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稍稍褪去稍许,卡座里,两个男人并肩而坐。

“看完没?看完咱们就走了。”江故君视线从吧台收回,“我真是搞不懂你,从圣格岛匆匆忙忙飞回来,就为了看一眼那个调酒师?”

“嗯?”

男人唇边心不在焉的叼着一支未点的烟,斜倚在沙发里,姿态慵懒,笑,“不行?”

他侧过脸,鼻梁高挺,左手食指闲闲的点在额角,浓密纤长的眼睫微垂,天然带笑的桃花眸勾着,天生含情。

斑斓的灯光照亮他的眉眼,是掩不住的清冷绝华。

他喝了酒,嗓音是散漫的微哑,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微抬的侧面线条如刀刻尺量般,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点到为止的精致。

江故君心想,得亏他这些年都不在京城,不然就这幅他看了都想拜倒在他西装裤下的模样,还不得让那群名媛们前仆后继。

“行,怎么不行。”江故君啧了一声,“那说说看,你倒是看出什么来了?”

柏宿眉梢微挑,纯黑色的打火机在指骨分明的手中散漫的转着。

‘咔擦。’

唇边那根未燃的烟被点燃。

烟雾缭绕,雾霭遮掩了他面上的神情,略显迷离。

“腿长。”

柏宿眸光深敛,轻笑一声,“身材不错,适合穿旗袍。”

话音刚落,江故君猛然一惊,“我没看错那是个男生吧,你现在饥渴到这种地步了?”

柏宿睨了他一眼,直起身,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漫不经心道:“走了。”

......

姚广跟姚方两人在门外等了半小时。

等的姚方都想冲进去把人绑起来直接带到京城算了,容知才从里面走出。

她去找何颂之的主治医生交涉接下来的治疗方向,又交了一个月的治疗费,才跟姚广两人离开。

姚广坐在副驾驶上,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后座上低着头的男生。

“容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当年容家正被其他两家联合攻击,夫人受到惊吓把您跟二小姐早产下来,一时不察您就被抱走了...”

按姚广的说法,当年京城四大世家鼎立,其中两家合伙想把容家搞下去,在容家安排了内鬼,容家遭难,容夫人被迫早产,孩子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内鬼抱走。

容知就是被抱走的那个孩子,按年龄算,她行三,所以被叫一声三少爷。

容知翘着腿,懒懒散散的倚在靠背上,左手轻搭在额角处,长袖滑落露出一截腕骨,腕骨上戴了一串绕了五圈的佛手串。

眼尾处染了若隐若现的疲倦,缓慢的点了点头。

浑身上下一副懒洋洋的痞气,还有浓浓的酒味传来,也不知道她之前干什么去了。

姚广眼神沉了沉,抿唇没有出声。

这位三少,是当真没有半点容家人该有的优雅知礼的样子。

他们接到的资料,是容知十五岁前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偏远村子里,学习成绩极差,高一直接辍学打工,就连她是男是女,也是从旁人嘴里听说的。

清渠县距离京城挺远,开车要八个小时,车窗关紧,窗外的风景一掠而过。

车内一片沉默。

容知两天没睡,车里气氛太安静,她阖眸准备睡觉。

“三少爷。”姚广回头,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毯子递过去,“给您。”

姚方开车的缝隙看见他的动作,撇了撇嘴角。

姚广蠢的吧,上赶着讨好一个看着就不受宠也没未来的痞子少爷,有病。

容知睁眼,接过毯子盖在膝盖上,慢声,“谢谢。”

“三少爷不用客气。”

容知唇角微翘,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作者还写过
反派她又飒又野
反派她又飒又野
楚沉瑜一朝重生,成了女扮男装被塞进豪门做赘婿的小白脸。“想离婚,但没人养,在线等个傻白菜。”“聘礼四十亿,证件我都带好了,今天去民政局吗?”燕家大少爷家财万贯,矜贵冷漠,为人处世机械冰冷,人人敬而远之。却唯独将一个离了婚的小白脸捧在心尖尖上,特意打造好关凶兽的铁笼子,就等着哪天将人关进去。“阿瑜想通了么?”一个手铐扣在腕骨,楚沉瑜笑眯眯地摇头:“铁笼我不太喜欢,换一个?”“金的?玻璃的?”燕峥眉间拧出深痕,“或者你自己挑?”外人面前气质出尘,一身不食人间烟火清冷破碎感的女子挑唇笑开,反手就解开手铐,认真又干脆地扣住燕少爷。“我比较喜欢有你在里面的笼子。”-后来众人才深刻意识到,楚家那吃软饭的小白脸又凶又残忍,动起手来毫不心软,简直人间“活阎王”!偏偏谁都招惹不起,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打脸虐渣,相当无情。燕少爷却紧紧搂住怀中好不容易讨来的媳妇,摩挲着她打人脸的手,“疼不疼?我帮你揉一下。”楚沉瑜:安分.jpg
长春白首 ·豪门 ·连载 ·30.7万字
9.9分
退婚后大佬拿稳爽文剧本
免费
退婚后大佬拿稳爽文剧本
程星乔一朝重生,回到声名狼藉的年岁,被退婚,被作秀,没爹疼没娘爱,整一‘三无产品’。所有人都等着看这个跳梁小丑的笑话。只是看着看着,前未婚夫居然向她求婚了,节目上镜头扫到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她C位出道了。程星乔笑:不好意思,这次我拿的爽文剧本。-求生综艺,其他人还在深山里艰难求生,程星乔却咸鱼似的在屋里摊着,节目组好不容易劝她出趟门,一只鸡就飞到电线杆上,撞死了。程星乔:“?”再进深山,蛇蚁主动避让节目结束,直播间流量第一网友直呼:“这什么锦鲤体质?!开挂了吧?!”娱乐圈内部流传——有程星乔的地方必有爆点,必有流量,必红!程星乔本人无所谓,直到直播间榜一大佬捧着钻戒单膝跪地求婚,又得知对方是寂北州州长后,她终于有种被馅饼砸中的感觉。-顾月淮:“星星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帮你夺。”程星乔:“要天上明月,而明月唾手可得。”【1v1sc,骄纵美艳大小姐x佛系古板掌权人】
长春白首 ·豪门 ·完结 ·11.4万字
9.4分
丞相怀里的小公主超奶凶
免费
丞相怀里的小公主超奶凶
沈之玠生在皇家,自幼养尊处优,长大后更是手握政权,本该顺遂一生,却不曾想亲弟弟对她厌恶至极,将她活埋。从棺材里爬出来,沈之玠拍拍衣袖,转头跑到邻国抱住死对头大腿。温柔小意嘘寒问暖多日,死对头终于软了心肠,肯对她倾情相待,整日抱着她亲亲抱抱举高高。沈之玠趁机提要求:“我要九州六国,权掌天下。”宣宴醋了:“那我呢?”“你嘛——我帝师府正好缺个管内院的人,依丞相看,如何?”-拐走当朝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让高风亮节的丞相远离朝政隐居后宅,沈之玠一朝被推到风口浪尖。朝臣怼她,百姓咒她,偏又拿她没办法,因为宣宴护着她。而当众人险些恨死她时,沈之玠转身,娇娇弱弱的窝进宣宴怀里,委屈巴巴的抹泪:“二郎,他们好凶。”宣宴揉了揉她软乎发顶:“莫怕,为夫有估量,他们都打不过你。”沈之玠:“......?”【1v1sc,狐狸长公主x白切黑丞相】
长春白首 ·宅斗 ·连载 ·7.7万字
同类热门书
他太太才是真大佬
他太太才是真大佬
新书:玄学大佬在豪门乘风破浪【女强爽文】母亲去世,父亲另娶,唐千缈被安排住进“陌生男人”的家里。从此便被这一家子捧着宠。热情伯母:“缈缈别见外,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妈,这儿就是你家!”温柔伯父:“缈缈,放下放下,女孩子做什么饭,让你弦哥哥去做。”暖心小弟:“姐,卷子我帮你写,你就安心打游戏去吧。”封弦对家人这副嘴脸嗤之以鼻,并警告小姑娘:“离我远点。”不久后,却画风突变——千缈深夜归来,被某男人堵在楼梯间质问:“刚才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嗯?”她莞尔一笑:“你吃醋啊?”男人心神被她的笑晃乱,心跳加速。自此,一向冷静自持的封先生便迷失在一个小丫头的笑里。小丫头不招爹疼,从小养在乡野间,无权无势容易自卑,他得小心护着疼着,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可奇怪的是,每次不等他出手,这小妮子就能自如地解决。某日,下属战战兢兢地来报告他——“爷,财富榜上,千缈小姐的排名在您……之上!”封先生低头扫过那些资料,眼色逐渐深沉。原来他家小妮子除了是一名学生,还有这么多身份!那些身份随便抓一个出来,都足以让人目瞪口呆!……众人只知嘲讽唐千缈配不上封先生,却不知,封先生每天都在努力提升自己,争取赶上他家小妮子的步伐。
笑倾一世 ·豪门 ·完结 ·181万字
9.3分
偏执大佬宠妻手册
偏执大佬宠妻手册
相传,郁家二小姐是个十年难一遇的天煞孤星,身世低贱、愚笨不堪。众人欺她辱她,避她如蛇蝎,唯有帝都那出了名的高冷疏离的大冰雕时爷认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宝贝。郁芷第一次见到时惟的时候,以为他是个清冷禁欲的霸总。后来和他相处久了,她才发现这货就是个偏执腹黑,占有欲极强的幼稚鬼。*两人一起追偶像剧,时惟突发其想的问她:“你为什么从来没为我哭过?”郁芷:“我泪腺不发达。”时惟:“是吗?”后来的每一夜,郁芷被欺负哭的时候。他都会诡异又满足地覆在她耳畔低喃:“芷芷为我哭了,我真高兴。”【简介无能,请戳正文】推荐新书:《不止沦陷》《宿主她甜入心扉》
难赴星河 ·豪门 ·完结 ·63万字
9.6分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已签约出版】【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知道,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低微,不学无术。重生回来的宁璃看着镜子里十七岁的自己,微微一笑。这一年,她的容貌还没有被继弟摧毁,她的荣光还没有被继妹窃取,属于她的一切还没有被夺走。重来一次,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想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绝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继承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不要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来继承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低声诱哄:且慢,小祖宗还是先跟我回家。......传闻陆二少姿容清绝,高岭之花。直到某日,有人看到陆二少书里掉下一张手绘,纸上少年短发遮眼,侧影清冷孤傲。一夜之间,全城沸腾!第二天,陆二少就被人堵了。刚巧路过的宁璃念及前世那一点情分,二话不说,上去把人全揍了。她拍拍他的肩:“不谢。”陆淮与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动声色的藏起了手里刚拿到的情书,笑了:“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很久以后,宁璃看着那张素描上的自己,沉默良久。“......误会大了......”
战西野 ·豪门 ·完结 ·241万字
9.7分
老婆是隐形大佬
老婆是隐形大佬
新书《重生后大佬她A爆星际》求支持~【女强+独宠+古武+电竞+微玄幻】沈家那位常年在深山习武的二小姐就要回京高考了。沈家人惊恐:二小姐命中带煞,克父克母克全家,轻易不要近她身!京城子弟嗤笑:山野村姑好控制,给点甜头就上套。只有某个疑似江湖骗子的老道士点着沈沐曦的头,一脸严肃:下山别给为师惹事!***回京半年后——沈家人一脸殷勤:我家二小姐是全村的希望,别耽误她赚钱!京城子弟鼻青脸肿:沈沐曦就不是个女人,拳头比男人还硬!老道士夜观星空,神秘叨叨:红鸾星动!这是哪家傻小子?某个秘密实验室的小祖宗重重打了个喷嚏!众位专家教授脸色大变:快去请医生!***男主:穆白(科研大佬)女主:沈沐曦(隐形大佬)【求收藏、红豆、推荐票、月票,多多益善~】
苏家紫七 ·豪门 ·完结 ·115万字
9.4分
傅爷的王牌傲妻
傅爷的王牌傲妻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温黎收拾行李搬出慕家两个月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两个月的时间,新闻爆出一张照片,南家养子和慕家找回来的女儿半搂半抱,举止亲昵。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走吧拖油瓶……”【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
悠哉依然 ·豪门 ·完结 ·199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