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725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得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 岂料画风变成这样: 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今天辰时前出门,九成九会遭雷劈。” 摄政王:……有何化解之法? 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 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觉得您似乎又被坑了。 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看,何谓头顶锅盖风轻云淡。 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 上京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尤其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作出极大贡献。 群众:怕说的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八成是个托儿! 三曰:四姑娘克母克兄克叔婶姐妹,得送去庵里放养几年磨磨心气儿。 叔婶姐妹:哭唧唧,求求乃们别造谣了。命苦哇,你们每造谣一次,我们就集体倒霉一回。 数年后,姜奈牵着小版摄政王逛街。 儿子好奇问:娘亲,为什么坊间尚存一赌局,赌你在爹爹手里,活命不过三旬? 姜奈一脸心虚:这事要从一副山居图说起。 当年娘亲年少无知,把你爹坑在一副画里,差点把他给活活饿死啦…… 儿子:……您当时怎么想的呢? 姜奈:就觉得他怪可怜见的,饿得腰太细了……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孽缘说来就来

初冬时节,临晚雨歇。

姜奈紧了紧身上脏兮兮不辨颜色的斗篷,一瘸一拐进了山洞。

抬眼,只见空阔的洞壁前方,端端正正悬着一幅泛黄古画。

姜奈身高不足三尺,圆溜溜的小脑袋仰着。

瞅了好一会儿,这才喃喃自语,“奇怪。”

这荒郊野外一山洞,谁这么无聊挂一幅美人图在此?

小姑娘靠着洞壁坐下,探手入怀取出一颗铁珠,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嗖地弹指飞出。

沙石簌簌而落,画卷飘飘然坠入她手。

展开一观,只见画中独栋木楼,清泉雾气氤氲间,立着一名白衣墨发、修眉入鬓的少年郎君。

衣领微敞,露出一片雪色肌肤。

朗目如星,瞳生琉璃色。

肤白如玉唇如蜜,薄唇微启间,似要附人耳畔温声软语几句。

画的真正是惟妙惟肖妙不可言,如梦似幻仿若真人莅临。

小姑娘暗道一声稀奇:看画中此人奇骨贯顶、瞳色异于常人,倒是莫名有种帝君之相。

她随手将画丢到一旁,歇了会儿便径自到洞口捣鼓一阵,用石头与树枝做了个简易的捕猎机关。

随后就咸鱼一样地睡去了……

她如今身体还小,体力精神皆不够强大,必须时时补充睡眠才有利于生长。

睡到半夜,被一阵细微的扑棱声惊醒。

姜奈坐起身来,下意识动了动小腿,发觉扭到之处已好转些许。

这货蹦跶起身到洞口一看。

只见一只毛发稀疏的小野鸡,正落在她守株待鸡的捕猎机关中,扑腾得欢呢。

没想到竟要自己动手填饱肚子。

姜奈心疼了自己两秒,便就着火光,烤起手里的小野鸡,心中不免生出半点愁绪。

之前在李家屯时,过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咸鱼日子,这才露宿一晚,就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洞外扑进一阵幽幽的风,将火苗吹得飘忽不定时断时续。

眼看这火苗即要歇菜,姜奈随手取过那张泛黄画轴卷了卷,就着火光最盛的地方取点火,扔到干树枝上。

美人图就在火中缓缓燃烧起来。

从画卷下方徐徐往上烧着。

姜奈一心盯着她的烤野鸡,只随意瞥了那画一眼,神色却蓦地一愣。

好像不是自己眼花?

此画初初展开时,图中美男应是立在小楼清泉边上的吧?

可如今再看,那美少年居然褪了白衣,静坐于清泉内。

氤氲的雾气弥漫在他全身,冉冉而升,看上去倒是一副仙气蒸腾之态。

这可真是邪门,画中美少年竟会动?

姜奈惊了一惊,二话不说直接用树杈挑起一簇烈火,扑在剩下的半截画纸上。

却见静坐于清泉内的美少年,陡然张开双目,怒眼瞪向自己。

那双淡若琉璃的瞳眸,染上一丝愕然与惊怒交加。

呃,这特么画里的人好像是活的?

小姑娘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该不会是什么千年老鬼被封印在古旧画轴里,而自己则一不小心,误打误撞烧了他的魂魄容器?

姜奈:……

这是怎样的一段孽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