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84章)
从光绪年间,到新中国成立,跨越大半个世纪的生活场景,以农村淳朴的生活为绪,讲述祖辈人物从普通的农民,到思想上的不断进步,努力将子辈送出山村,走进大城市,成长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再到家族衰落,成为普通社会中的一员,故事以第三者的身份去撰写,讲述乱世中,小人物到人物,再回归小人物的历史转换。

第1章

故事开始于光绪六年(1880年),远离京城2000多里外的一个小县城含山,这里流传着一个故事,与其说是一个故事,不如说是一首连当地孩童都能随口念出的短歌“远看含山县,近看破猪圈,县衙打板子,四门都听见”。说的是含山县,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县城,这里的县衙,座落在县城的中心,而所谓的县城,不过就一条十字街道,以县城为中心,前后不过1-2里地。

这一年秋天的某一天清晨,天空中飘着大雾,雾中一个人挑着担子,担子的两头,是两个箩筐,筐子里不过是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身材不高,但却步伐稳健,远远的看着,似乎有些年轻,一步一步的在大雾中前行,有些漫无目的,其实应该说辨不清方向。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座小村庄,年轻人坚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时他将肩上的担子,轻轻放了下来,坐在扁担上休息着,不时的前后打量着前后箩筐里的物件,又不时的摇了摇头,可能此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突然挑着这担箩筐,就出来了吧。

好一会儿之后,他似乎觉得休息的够了,又重新挑起了担子,向着村庄前行。眼神里又多了一丝坚韧,似乎此刻,下定了决心一般,再没向身后看一眼。

伴着清晨的浓雾,走进了村庄,旧时的人,家家户户,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所以此时,当他进村的时候,也已经有人起来,开始做早饭,准备迎接一天的农活了。

年轻人来到了村口,再次停下来了,他没有进村,因为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兜售箩筐里的生活用品,而是为了留在这里生活,扎根在这里,所以他一直在等,得等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醒了之后,才好询问村长家在哪里,是不是愿意收留他这个外来人。

朝阳升起,大雾初散,村里的鸡叫二遍的时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也重新挑起了担子,进了村子,这时,路边的一家大婶,正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嘴里正嘟囔着什么,像是在埋怨,可他却顾不了这些,走上前去,一弯腰的问道:“这位大婶,请问,村长家在哪里?”大婶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只见问他的人是个年轻人,二十一二岁上下,感觉并不像什么坏人,但也并没放松警惕,反问道:“你是哪里来的,来我们村是干什么的?你问村长家,是想干什么?”语气里透着些许的质问。

年轻人并没因为妇人的语气而恼怒,再次施礼,诚恳的答道:“是这样的,夫人,我是从大胡村来的,因为长大成人,家里人口也多,便想出来自谋生路,不想再为家里添加负担,今天大雾,辨不清方向,所以才来到了贵村,希望能在这里生根落脚。”

妇人见这年轻人说的诚恳,再次打量了一眼,发现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闪烁,便信了他的话,然后转身向着后方一指,说道:“从这里往前,继续十家之后,左转第一家便是村长的家了,村长叫张有道,人还不错,没准你说的来我们村落户的事,能行,但他有个小毛病,就是喜欢听人吹捧,你可别冲了他,好了,没什么事,你就去吧,我也要做自己的事了。”说完妇人转身便向着里屋走去,没管身后的年轻人。

而年轻人,却依旧向着妇人离去的方向再次深施一礼之后,道了声谢,才转身挑上担子离开。

年轻人向着妇人所指的方向,往村长家走去,一路上不时的有人探出头来,看着他,自然是因为他在与妇人说话的时候,惊动了这些好奇的人,村子并不是太大,而且户与户之间,连接的也比较紧密,所以年轻人不时的与探出头来的人,打着招呼,毕竟他想在这个村落户,那未来与这些人相交,自然就成了他的头等大事。

十户人家的距离,并不太长,年轻人很快便走到了村长家,只是村长家的门还没开,他便再次放下身上的担子,停在了村长家门口,等待着村长家的大门打开,村长家这期间,不时的有来往的人经过,他也不时的向着经过的众人行礼,表达自己的善意。

约莫一刻钟之后,村长家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个年近50岁左右的妇人,村妇打扮,只是气势上,要比第一次见的妇人,有了一些明显的高傲情绪,在这样的农村,身为村长夫人,难免会让她有一丝自得的心理吧。

年轻人这时自然站起身,向着妇人行礼,然后上前搭话,说道:“夫人早啊,敢问村长在家吗?我是从大胡村来的,因为起的早,所以到贵村的时候,才会这么早,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您见谅。”

妇人上下打量了年轻人几眼,不无傲气的说道:“你这么大早,来我们村什么事?”语气中有些不客气的意味。

年轻人也不见怪,换作是旁人,这么大早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自家门前,也会有这种疑惑,所以他依然客客气气的说道:“是这样的,夫人,我是从大胡村来的,因为长大成人,家里人口也多,便想出来自谋生路,不想再为家里添加负担,今天又是大雾,辨不清方向,所以才来到了贵村,希望能在这里生根落脚,这不,在前面打听了一下村长家,希望能留下来,还请夫人行个方便,能让我和村长谈一下。”

妇人见这年轻人,并非奸邪之人,说话也是彬彬有礼,语气里便有了些许的缓和,当下便说道:“是这样啊,你等一下,我进屋去跟老头子说一声,看看他怎么说,你等等啊。”言下之意,并没有让年轻人进屋里去说的意思,显然还是有一些不信任,年轻人到也不在意。

不大一会儿功夫,屋里一声轻咳声传来,出来一个50多岁年纪的老头,精神到也不错,抬眼打量了一下年轻人,并没有先说话,似乎在等着年轻人先行礼一般。

年轻人见老者出来,自然迎上前去,将之前向妇人说的话,又再说了一遍,言语中,又加重了一些恳求的意味,希望老者能将自己收留。

老者见年轻人的言语中,确实透着诚恳,便再度打量了一他一眼,说道:“你都会些什么技能呢,我们村子虽然不大,但想留下,总得会点儿什么,否则你靠什么生活呢?”

年轻人闻言大喜,从村长的语气中,他感觉这次之行,是有了一些希望的了。于是答道:“回村长的话,我从小在老家识得几个字,虽然不多,但抄抄写写,还是可以的,另外家里的农活,从十岁左右,便跟着家人下地了,所以地里的活,一点也没落下,如果说村里有大户人家的田,需要人耕种的话,我可以包下地里的农活,先落脚扎根再说。”

村长听完年轻人的话后,点了点头后,向着里屋的妇人说道:“家里的,你出来一下,既然这个年轻人想在我们村落脚,我看也行,我们家也有些多余的地,不如就交给他打理,至于住的问题,我们家旁边有两间空房子,让他打扫一下,就让他住下,你去带他看看房子。”

语气中有些不容置疑,看来这个村长在家里的话,是一言九鼎,里屋传来一声:“唉!”跟着,老妇人便走了出来,接着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同类热门书
投行之路
投行之路
【阅文×人民文学出版社《投行之路》(全三册)实体书现已上市!正在进行影视改编中】【本书荣获“第四届全国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一等奖】秉承大格局悬疑局中局文风,带你进入中国真实投行界。医药生物,国防军工,传统制造,物联网,云计算……一个拥有七千多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市场,不能离开尽职尽责的投资银行。四大平行主角,为大家彻底打开上帝视角,拨开资本面纱,感受商场与职场的碰撞,生活与梦想的厮杀。本书情节为主,专业为辅,不懂金融,也能看懂,看他们投行人如何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将泱泱大国的资本道路铸就得清澈而辉煌!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离月上雪 ·现实 ·完结 ·128万字
8.2分
医旅研途
医旅研途
【新书《白衣为甲》已发,求支持~】小医生逆袭成为大医者,来自前线的纯医疗硬核小说。没有谁生来就是小人物!谁都可以成就自己的社会价值!在这种物欲横流的年代,周野吾不关心娱乐明星是否祸国殃民,他只知道医者要做的便是悬壶济世。他没有后悔年仅20岁就要以大专学历进入医疗体系遭受同行的歧视侮辱。他没有后悔才22岁就穿着隔离衣奔跑在武汉的感染科重症区。他更没有后悔自己24岁披荆斩棘也要考上那么个985末流的研究生。……如果有一天他双手捧起荣耀。“请让他为自己赢得这tm该死的尊重!”注:小说皆是真实病例或者网上临床一线经典病例改编。
你所谓的歧路 ·励志 ·完结 ·115万字
传奇浪潮十八年
传奇浪潮十八年
【获第五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优胜奖】进入2000年以后,中国互联网因为网络游戏的崛起,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传奇人物,以及数不清的梦想。整整十八年的淘金梦。主人公苏清越从一座南方小城,孤身至平京,从一个普通部门经理做起,经历冷眼相待,也经历过爱恨情仇、焚香磕头、割袍断义,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终成顶级人才。本文涉及游戏制作内幕与发行、市场公关、运营活动,到资本市场的刀光剑影、疯狂并购、对赌协议,登陆纳斯达克等诸多真实内容。文中实战案例和发自内心的反思,也对即将进入职场的读者有着极为重要的启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传奇浪潮群:596267648
樊迦 ·励志 ·完结 ·186万字
7.4分
数攻
数攻
一次偶然的机会,失业宅男夏晓数发现,当年还算比较擅长的数学技能居然是自己摆脱生活窘境的神助攻。
山樵守护者 ·励志 ·完结 ·248万字
7.1分
大国军垦
大国军垦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战争时期他们为国家流过血。和平时期又为国家流过汗。他们的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西北边陲。还有他们的子女们。正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国家才会更加繁荣昌盛!
大强67 ·励志 ·连载 ·29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