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66章)
世界是个大囚笼,将所有人锁在其中;身体是个小囚笼,将人的精神锁在其中。 生于太平盛世的白枫却总在思考如何挣脱囚笼,寻找真实。 然后,他看见了,亲人惨死家中,红颜利用自己,杀人犯对他举起屠刀,异能者欲置他于死地。 那时,他才看清世界本来的模样,残忍、却不得不直面漆黑的深渊。 当大多数人被蒙蔽,活在理想中的世界之时,他仰天怒吼,发出震惊世界的最强音。 “雷雨所及之处,风云不复存在!” 他,白枫,将一步一步登顶,睥睨天下,那时,他脚下遍布白骨与尸体。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序幕:卑鄙的杀人犯(1)

华夏,H省,光明市。

“咔!”

当秒针指向12的时候,分针也从59分指向整点。

“铃铃铃——”

清晨的闹钟如约而至,普通14岁初中生一天的日常生活即将开始。

闹钟的声音没响几声便戛然而止,虽然是初二的学生,但白枫却有着比普通人更自律的习惯。

“据报道,红日集团下属建德地产董事长顾兹于今早被发现死于红星区的别墅内,死者被发现时身上有十数处刀口,疑似仇杀,目前警方正全力捉拿犯罪嫌疑人……”

还未到客厅,电视声就传进白枫的耳中。

杀戮会带来恐慌,但对一个连杀戮的概念还未建立起来的少年来说,却没有实感。

听到白枫的关门声,白母唤了一声面色凝重的白父,冲卧房方向努了努嘴,白父会意,立刻关上电视。

餐桌上,白枫默默吃饭,倒是妹妹白芯晴左看右看,似是在疑惑爸爸妈妈为何一言不发。

白枫心中通透,草草吃过饭,将碗筷收在餐盘上往厨房走去,路过妹妹的座位时,他腾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妹妹的小脑瓜。

白芯晴不明所以,疑惑的大眼睛转啊转,直到哥哥的身影没入厨房。

再次回到饭桌,白枫将椅子上的书包背起。

就在白枫穿好鞋准备离去的时候,白母突然放下筷子。

“小枫,今天让爸爸送你吧,你和妹妹一起走。”

“妈妈,不用,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上学。”

白枫不由分说,推开门快步离去,只留下白母无奈苦笑。

“操那么多心干嘛,大小伙子还能走丢了不成?”

白母听闻,瞪了白父一眼。

白父微微一笑:“小枫也不小了,再跟着忙东忙西,他也嫌烦。”

末了,白父微微凑近白母,低声说道:“我小时候也这样。”

白母听后,这才表情缓和,心中仍然不放心,推了推白父的手肘:“晚上顺便把小枫也接回来。”

——————————————

逃也似离开家后,白枫看了看身后,见妈妈没有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白枫知道妈妈担心自己,但是他却不以为然。

光明市有多大?白枫不知道。

光明市有多少人?白枫也不知道。

也许是几十万人,也许是几百万人。

但是在这中间隐藏着一个卑鄙的杀人者,自然是微不足道的。

工作日的清晨格外忙碌,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有的人在打电话,有的人扒开袖口看看手表,生活的旋律突如其来加快,程枫的步伐也不由得快了几分。

走到一半,白枫依旧孤身一人,很明显,白枫骗了妈妈,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约好的朋友。

而白枫却很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背着书包,大脑却飞向九霄云外,想象,便是他一个人的快乐。

他很讨厌自己这副有些孱弱的身体,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肉体便是精神的枷锁,他可以想象自己飞在云端,却被身体牢牢锁在原地,动弹不得。

因为想法的怪异,他在学生中显得格格不入。

越是想要打破桎梏,牢笼就越缩越小,困得白枫透不过气。

有时,他甚至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同学、老师、家人……连他自己也是,无法寻找到真实来让他安心。

这个世界,很可能是错误的吧。

“哎呦!”

就在白枫想入非非之际,一个高耸入云的身影突然横在他面前。

宛如钢面般坚硬的触感让白枫不由得闷哼一声,倒退两步。

“叔叔,对不……起……”

回过神来,白枫连连道歉,抬头望去,一张惨白的面孔映入眼帘。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白得仿佛失去血色,刘海宛如帘幕一般挡在眼前,但透过缝隙依稀能看到一双锐利的眼眸,白色的背景板上,涨满血色的红唇格外妖艳诡异,仿佛抹了最鲜艳的唇彩一般。

眼前的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冷意,最古怪的是在这夏日的清晨,对方竟裹着一层棕色的风衣,这与来往的上班族可显得格格不入。

视觉上的冲击让白枫连话都说不好了,明明是夏天,白枫却感觉到有一双阴冷的手掌正从尾椎开始慢慢往上轻轻地滑。

“小朋友,你要走这边?”风衣男指了指自己身后。

“是、是……”

白枫低着头不知所措,心中埋怨自己,若不是自己过于专注,也不至于撞上这诡异男子。

其实风衣男心中早就有了答案,若非这样,他又怎么会被撞上呢。

只见风衣男咧嘴一笑,鲜艳的红唇一直咧到耳根,好在白枫是低着头的,不然见到风衣男这副样子,他怕是会被吓晕过去。

“路很偏,注意安全。”

“哦……”

白枫感觉和诡异男子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感到窒息,那股冰冷的气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诡异的面庞宛如恶鬼缠在他的心间,久久不能消散。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吧,白枫的眼睛眯出一条缝,透过缝隙,他艰难地发现眼前的厚重皮鞋不见了。

再一抬头,诡异男子早已不知所踪,看了看周围,确定这一点后,他深呼一口气。

热情到有些虚伪的人固然无趣,但冰冷到毫无人气的人更让人胆寒。

白枫连忙走上那条偏僻的小路。

他没有听从诡异男子的话,其实想想也是,每天爸爸妈妈都会提醒他注意安全,但是他又何时遇到真正的危险呢?

所谓的危险不过是大人编造出来用来欺骗小孩子的东西罢了,而白枫自认早就不是小孩子了,至少,他不会和小孩子一块玩。

就像这条偏僻的小路,同样通往学校,白枫更青睐于进入寂静无声的世界,让自己能够安静地思考。

只是白枫却浑然不知,一个路口外的漆黑小巷内,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嘴角翘起,直到耳根,迫不及待的,还有那双厚重的皮鞋。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