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80章)
【已签约出版】 腹黑毒舌霸总vs可萌可御心机娇软毒美人 【恶人自有天收,若天不收我来替你收】 外界传闻c市富商顾江年计功谋利一把好手,所到之处只为利。 可君华老总人人皆知,顾董不仅谋利,还谋人。 谋到何种地步? 要钱送钱、要人送人、你打架我看门,你撕逼我撑场。 婚前,她是极不受宠的姜家大小姐,孤身一人与恶毒后妈出轨渣爹斗智斗勇,日常工作:撕逼!撕逼!再撕逼! 婚后,她是顾公馆备受宠爱被男主人捧在掌心舍不得让人欺负的小祖宗,日常工作:抱大腿!抱大腿!再抱大腿! 【婚后日常一】 某日,顾太太生病胃口不佳,顾先生推掉事物归家,坐在这人跟前,冷冷瞅着她话语冰凉:“不是说老子秀色可餐吗?吃!” 【婚后日常二】 顾太太身陷囹圄,被世人攻击,有记者狂追不舍询问顾江年:“身为君华董事c市首富顾先生对于顾太太意图开车撞自己亲生父亲一事有何看法?” 男人前行步伐猛地顿住,望着记者面色冷寒且一字一句道:“我惯的,你有何意见?” 不待记者回答,这人再度狂妄开口:“有意见你也给我忍着,我顾江年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姜家有女,人称慕晚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

时至惊蛰,春雷炸动。

傍晚时分,一场大雨瓢泼倒下,哗啦啦的砸下来,将路旁的迎春花打的左右摇摆。

车前挡风玻璃的雨刮器忙乱的挥舞着,无声告知人们今夜的这场雨到底有多滂沱。

此时,华众集团顶楼,正在展开一场异位之争。

不日前,华众集团董事长姜老爷子夜间突发心梗被送至医院,一时间,华众股票直线下跌,一夜之间蒸发数亿。

姜家子女自乱阵脚,开启了一场夺嫡之争。

各路才狼虎豹伸出尖利的爪子欲要分一块肉。

c市,是一座无情的金融大都市。

有人拼尽全力奔赴于它,亦有人拖着残破的身躯离开。

CBD商业区清一色的高楼大厦林立此处,挡住了天空本该有的美色,

这里有着世界级标杆建筑,亦有最是心狠手辣之人。

雨幕纷纷下,有一女子着一身黑色风衣站在路灯下,撑着一把红色雨伞,雨水啪啪的落在伞面上,敲打出阵阵声响。

倾斜的雨伞挡住了她半边脸,叫人看不真切,但仅凭这姿态,也足以看得出这女子———不是什么好惹之人。

她立于此处,似过客,亦似归人。

良久,雨伞微斜,露出那张精致的面庞,微昂着脸,缓缓的望着眼前这座大厦。

高傲的姿态,好似在审查什么似的。

这日的雨,下的太过狂妄,从傍晚时分开始一直到夜间,未曾停过。

来往车辆打着双闪从路边纷纷驶过,有出租车行驶而过,见这女子,故意降低速度,似是在等着她招手停车。

可这人啊!岿然不动。

直至许久之后,在暴雨之中,她踩着水渍转身,将这繁华的CBD商业区抛在脑后。

“老板,华众姜副总电话过来了。”

不远处,一辆黑色林肯轿车内,副驾驶的人拿着亮起的手机微微转身,见人侧眸望向窗外,久不接电话,似是好奇,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入目的,是这倾盆的暴雨。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老板,”他再唤。

后座上的人缓缓转回眸,良久,那经久平静的面庞上荡漾起一抹叫人看不透的浅笑。

08年,是徐放跟着顾江年的第三年。

今日,也是这三年中,第一次见这人笑的如此会心。

他正错愕时,只听后座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看似波澜不惊道:“旁人的家事,我们勿要多管。”

08年三月,华众集团股票大跌,国外资本家多方收购,华众副董姜临寻上c市首富顾江年祈求帮助。

恳请他伸出援手救华众于水火之中。

本是板上钉钉之事,可此时,徐放懂。

随手接起电话,及其官方客套的告知顾董正在开会,不便接电话,将姜临给打发了。

他抬眸,望了眼后座,只见这人心情极好,与窗外那阴沉的天呈现出截然相反之势。

华众集团,是家事。

既然是家事,外人怎好多管?

出租车上,女子靠在后座闭目养神,精致的面庞上带着些许疲倦,眼底的乌黑压不住。

车内,师傅开着车载新闻,就着窗外的雨声,缓缓的钻进姜慕晚的耳内。

【君华集团斥巨资在商业区修建的君华兰博七星级设计师酒店已投入试营业当中,昨日,君华集团邀请c市新闻媒体人入住酒店------------】

女主持人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介绍酒店内部设施,光是听着,便知晓是何等的豪华。

司机听着,抬眸望了眼后座,见女子睁开眼帘,就着女主持人的声响同她搭话:“姑娘住在君华,觉得体验如何?”

“挺好,”姜慕晚这夜,恰好入住这家新开的设计师酒店。

“听说这家酒店是君华董事长亲自执笔设计,”司机说着,等红绿灯的间隙抬眸望了她一眼。

姜慕晚未言。

谁设计的,她并不感兴趣。

“c市首富设计的酒店,仅是这个噱头便足以让人心向往之。”

司机说完,见她无意搭话,讪讪的收回目光。

这夜,雨未停。

后半夜,狂风呼啸,似是在洗刷着这座不干净的城市。

酒店套房内,姜慕晚窝在窗边长榻上,眼前放着电脑,上面有一女子在做工作汇报,她夹着烟,偶尔抬起手抽一口,偶尔回应她两句。

那姿态,带着几分颓废的慵懒。

“周一开盘华众股票会抄底,”那侧,女人沙哑的嗓音响起。

这句话,似是在无声提醒她什么。

姜慕晚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缓缓移至窗外,那侧的人,隔着屏幕都能看见她指尖燃起的袅袅青烟。

她静默良久,道:“我离开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这座城市原本的面貌。”

那侧,女子哑然。

透过屏幕望着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将话语咽了回去,端起杯子缓缓喝了口水,稳了稳情绪,望着姜慕晚,话语沉稳:“倘若倾家荡产呢?”

一但华众拉到强有力的投资,跳起来反咬一口,等着她的便是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可姜慕晚如何回应的?她说:“那便倾家荡产,”

有些路,不能回头。

倾家荡产?

那便倾家荡产。

有些东西,本该就是她的。

她怎能拱手让给别人?

不能。

这世间,多的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要死。

大家一起下地狱。

这夜的大雨纷纷而下,下了整整一夜,而姜慕晚,在归c市的第一个夜晚,彻底失眠。

且失眠的,不止她一人。

深夜,静寂的医院长廊里响起高跟鞋的哒哒声,节奏轻缓,缓缓的踩在地上,光听此声,会让人觉得这后半夜,有人在长廊里闲庭信步溜起了弯儿。

片刻,脚步声戛然而止,停在病房门口。

病房里的人此时处于安睡状态,护士台上的人也在抽空打着瞌睡,并未发现这抹深夜出现的游魂。

啪嗒,她伸手,拧开门把进去。

惊醒了守夜的人,本是躺在看护床上的人惊醒,啪嗒一声按开了灯,警惕的望着她。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老管家在这深夜见了姜慕晚,整个人处在震惊中,难以回神。

对于这个离去多年的大小姐,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打招呼。

“老张,你先出去,”深夜,病床上刚刚做完心脏手术的人开了口,话语微薄,出气比进气多。

虚弱的好似下一秒就会得道升天。

老张起身,临出去前伸手拉开了病床边的椅子,一举一动带的是豪门管家的气度,也是对这位离家许久的大小姐的尊重。

“回了,”安静的气氛被老爷子开口打断。

她抿唇,恩了声,坐在了老张拉开的那把椅子上。

“回了好,”老爷子话语虚弱。

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几分温厚。

“我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尽管多年未见,尽管此时病床上的人刚刚死里逃生,可她依然没有半分耐心去同他客气寒暄。

“有所求才会来看我这个将死之人,我若是不给呢?”这话,平铺直叙,没有惨杂其余感情半分。

“我不保证你的呼吸机可能会在下一秒罢工,”简而言之,不给、便死。

“好,”这声好,带着半分浅笑。

姜家子女众多,唯有慕晚最得他心。

那股狠劲,与他年轻时,何其相像?

得到回应,她并不想久留,来去之间,是极快的。

将起身,老爷子呼吸微微急促了半分,急忙开腔:“我有条件。”

经久未见,一坐一起之间不过三五分钟,让老人家急了。

大抵是唯恐大限将至,不想错过眼前这个机会。

话语落地,一室静谧,未曾想到老爷子会有条件,姜慕晚微微蹙起眉头,明显不悦。

寡淡的面容泛起了微微怒气、

正欲发作,只听老爷子在道:“若有一日我撒手人寰,身为姜家长孙,你得捧我骨灰,送我入陵。”

姜慕晚身为姜家大小姐,出生时,承载了整个家族的喜悦,彼时,姜家上下就她一个小辈,全家上上下下捧在手心里宠大的姑娘,她不否认年幼时自己格外喜欢姜老爷子,可也不否认,姜家人都不是东西这个事实。

听闻此言,面容上的微怒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冷哼:“您放心,祸害遗千年,保不齐,您能送我走。”

“瞎说什么胡话。”

“是不是瞎说,您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

一旦她归c市的消息传出去,想弄死她的人只怕是能组成团。

她的出现,是要撼动某些人利益的。

在现如今这个凉薄的世界,谁人不是利益当道?

只怕她活的不比老爷子长久。

“她们不敢,”这是一句中气不足的话语。

“那您多活几年,要死也得等我站稳脚跟再死,不然、你的骨灰怕也只能别人捧,”她不是什么仁慈之人,长辈跟前的谦卑有礼,该有她有,但对于不该有的人,是半分也不会给的。

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可到头来,成于姜家,也败于姜家。

归功于谁?

归功于这一家老小。

这夜,姜慕晚从医院出来,屋外的雨,将将停歇。

昏黄的路灯下,偶有车辆飞驰而过,那是急于归家之人,亦或是急于逃离之人。

这夜,离开时,老爷子问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她未曾回应。

但此时,站在路灯下细细想了想。

不好。

孤身一人,怎会好?

作者还写过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国际谈判官江芙遭人陷害而亡。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一个刚订婚的女大学生身上。与未婚夫初次交锋,傅奚亭语气冰冷带着杀气:“听话,就留着,不听话,就弃了。”再次交锋,江芙站在首都大学礼堂里参加国际大学生辩论赛,望着台下当裁判的傅奚亭,字正腔圆问道:“请问傅先生,婚姻与您而言是什么?”傅奚亭答:“利益。”传闻商界太子爷傅奚亭娶了娇妻一枚。殊不知,新婚夜,娇妻拿着冰冷的刀子抵着他咽喉,嗓音堪比阎罗王:“09年,国际谈判专家江芙携带组员前往东国进行谈判,回程飞机坠机,与你有何关系?”傅奚亭心头一颤,多日猜测成真,望着江芙的目光带着几分无奈:“我的手笔。”婚前,她是一颗握在手中的弃子。婚后,她是舍不掉的药。传闻江家幺女一无所长。江芙:???我该怎么演?【从无动于衷到非你不可,女主双商在线,一步步走近真相寻找自己死亡原因】立意:爱自己,是被爱的开始
李不言 ·豪门 ·连载 ·43.9万字
9.6分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不言新文开坑啦!!!《顾先生的金丝雀》【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他、M国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称行走的阎王爷。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擦出了火花。她怒;“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他轻点烟灰,嘲讽道;“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别名,《总统夫人养成记》《撩总统手册》《总统是条咸鱼》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结局H。推荐不言完结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姊妹篇
李不言 ·豪门 ·完结 ·341万字
8.5分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不言新文开坑《顾先生的金丝雀》【我徐绍寒这辈子没有离异只有丧偶】【离婚?你做梦】【即便是死,你也只能入我徐家祖坟】他是首都商贾权贵长子嫡孙,神秘帝国企业接班人,摧枯拉朽横扫千军的商界大亨。某日,当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以迅雷之势拿下国际大案时,被记者围堵:“徐先生,您在商场上功成名就,大刀阔斧横扫千军可谓是商界霸主,请问此生,您有没有失败过?”男人前行前行步伐一顿,猛然停住脚步,:“有、婚姻。”推荐不言完结系列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李不言 ·都市 ·完结 ·198万字
9.0分
同类热门书
致命偏宠
致命偏宠
【已签出版】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漫西 ·豪门 ·完结 ·242万字
9.6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苏爽虐渣,婚后相爱,双向暗恋,佛系大佬vs娇软甜妻】初见之时,唐菀感慨:这江五爷真如传闻一般,禁欲落拓,骄矜洒然,只可惜,慧极必伤……是个短命鬼!而后的她,被某人带进了屋里,出来时众人瞠目:怎么还哭了?——后来听闻,江五爷养病归来,带回了个姑娘。单纯无害,殊不知最温的酒却藏着最呛喉的烈,得罪了不少人。某人却道,“人是我带回来的,由她闹腾,如果……出事了,我负责。”好友提醒,“唐家的人,你负责?”“跟我回来,就是我的人,一个小姑娘,就是惯坏了,我也是担待得起的。”【婚后篇】唐菀嫁入江家,只有一个任务,在某人没死之前,替他:传宗接代,延续香火。某人狐疑:“白天温软害羞的小姑娘,晚上怎么像变了个人。”唐菀思量:不抓紧时间,怕他时日无多啊。只是……孩子生了,满月了,周岁了,唐菀都准备好做寡妇了。他怎么还没死?后来江五爷低声问她:“听说你天天盼我死,想生生熬死我?”**【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 ·婚恋 ·完结 ·360万字
9.6分
宋家夫人不好惹
宋家夫人不好惹
孟渐晚在圈子里挺出名的,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要当一个样样精通的大姐大。大姐大勾唇一笑:“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赢过我。”宋少发表爱情宣言:“我觉得,爱一个人呢,就是要给她买跑车,一辆不行就两辆,实在不行再加一架私人飞机,或者豪华游艇!”孟渐晚:“OK,我可以考虑一下。”*婚前,宋遇就知道孟渐晚是惹不起的小祖宗,婚后更甚。宋遇正忙着呢,秘书火急火燎跑来:“宋总,夫人她在酒吧把程家小少爷给揍了,人已经进医院了。”宋遇习以为常:“她连我都打,打别人有什么好惊讶的。”秘书:“……其实这事儿不怪夫人,程家小少爷刚留学回来,不认识夫人,把她当成未出嫁的小姑娘调戏了,听说是摸她的脸。”宋遇签字的手一顿,挑起眼梢:“程家小少爷手断了没有?”“那倒没有。”“我去把他打断。”“……”自此,宋总放出话来:“友情提醒,宋家夫人不好惹,见了她最好绕道走。”吃瓜群众:“她这么放肆,还不是您惯的,别墅都改造成养鸡场了,就因为小夫人爱养咕咕鸡、爱捡鸡蛋。”*宋总即兴rap:“以为她是孟德瑞拉,实际是朵霸王花,只好连盆端回家,免得祸害到大家。哟哟哟!”孟渐晚:“你完了:)”
三月棠墨 ·豪门 ·完结 ·113万字
9.6分
有婚可乘
有婚可乘
【新书《夫人是个小撩精》正式开始连载了,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戳头像查看哦!】【甜宠文+影视圈偏执大佬X随性团宠小千金】众所周知,洛城傅家三少清隽矜贵,傲慢且偏执,却不知,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只为得到那个被他侄子退过婚的南家小女儿南烟。南烟也没想到,自己一条腿都已经迈进婚姻的坟墓里了,又被人生生的拽了出来,而那个人正是她前未婚夫的——小叔叔傅璟珩她正庆幸自己从火坑中跳出来时,却突遭他强势表白:“要不要嫁给我!”她避之不及:“小叔叔,强扭的瓜它不甜。”“甜不甜扭下来吃了就知道了。”“要是苦的,扭下来多可惜,你再让它在藤上挂着长长?”后来,某人直接把那根藤一块给扯回家了,还振振有词:“换个地方有助于生长。”*再后来,她前未婚夫迷途知返,前来求和,南烟一边鄙夷一边想着如何拒绝时,那道薄凉中透着凌厉口吻的声线从身后飘来:“你堂婶不吃回头草。”
槿郗 ·都市 ·完结 ·91.9万字
9.4分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宋千媞一直觉得新搬来的邻居不好相处,因为他冷酷又毒舌,直到有一天,她被这个邻居堵在了楼道里——温律师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百姻必有果,你的姻缘就是我。”“……”宋千媞看着衣冠楚楚的男人,对他改变了看法。这哪里高冷了,明明是闷骚啊!她认为谈恋爱可以,结婚绝对不能找律师。因为以后吵架肯定吵不赢他,而且离婚时,对方连律师都不用请就能让你净身出户。听完她拒绝的理由,温律师面不改色的道:“你要是不喜欢律师这个身份,我可以换一个。”原来她的邻居竟然是个大佬,她赶紧抱大腿,从此她的人生跟开了挂似的顺风顺水,简直是爽歪歪。读者群号:217052325
桐芜 ·豪门 ·完结 ·101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