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0章)
六界初创,四分五裂,他在一场远古覆灭的灾难下活了下来,她是远古神后裔,生来带着邪气;一次险些丧命的历劫礼,两人的纠葛从此开始。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我叫古鬿。

我出生就没有见过爹娘,小矮子说我应该称自己的爹叫做父君。

小矮子每次说这话的时候必定插着个腰,脖子晃来晃去,脸上尽显骄傲的神色。“古神是远古之神,纵使天帝在身前,也是配称君王的。”

但司命给我看的那些人间戏本子里,凡人都是叫爹娘的。

那些十几岁的姑娘每每这样叫自己的爹娘时,总会得到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到这我便羡慕不已。

我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总觉得听着不像个女孩的名字。

天池里有条小鲤鱼精,经常从五重天跃到六重天来找我玩。

有一次小鲤鱼精提起他的一个神兽朋友,说他因为喜欢吃人而被天君关进了天牢。

他还拿了一张画稿子,得意洋洋的跟我介绍:“就是他,他叫鬿雀。”

只见画上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像只鸡一样的怪物。

说是鸡,但脚又像老鼠,说是老鼠,但爪子又像老虎一样锋利。

小鲤鱼精说:“阿古,你跟他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鬿字,你的真身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威武雄姿啊?”

我看着画上丑陋无比的神兽,对小鲤鱼精很是无语。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远古神的后代,没有所谓的真身,但内心还是一阵恶寒。

果然就像那些话本子里说的一样,妻子是真爱,孩子是意外,爹果然不爱我,才会随随便便取个名字就带着娘亲云游天外去了。

“殿下,你又在吹崖风,跟你说了这崖风不能吹的,本就没有多少神力,小心给你吹散了去。”

说话的是个一身绿衣的青年,手里拿着件披风。

长得倒是一脸清秀,但是个子有些一言难尽,站在古鬿身后足足两个头的身高差。

青年垫着脚把披风披在古鬿身上,在披风上施了法术:“古神传了消息来,说他一定会在你的历劫礼之前赶回来。”

“小矮子,爹这次是真的说话算话吧?”

历劫礼是作为远古神的劫数,跟仙人们的飞升之劫一般无二。

区别在于仙人的飞升需要法力进阶,需要承受天雷或者情劫等。

但神却很简单,只需在三千岁之前的每个千岁洗涤仙根,掐着法印静心念三天佛法清心咒,一共历劫三次就可以定神根修习法术。

眼前的古鬿被崖风吹得衣裙飘飘,披风里只穿了一件薄纱裙。

白色的薄纱裙尾拖到了地上,在半空中飘着。

她的脸被风吹得惨白,水灵的眼底深处透过一丝悲凉,红唇轻启:“上次你说爹会在我七百岁生辰时回来,如今三百年过去了。”

小矮子看了眼披在古鬿身上的披风。

透白的披风在崖中的一阵阵杀风中金光闪耀,隐隐能看到咒印。

小矮子眼神暗了一瞬,随后看向崖中的云团:“这次一定会回来的”。

小矮子心里暗暗想着,无论如何,古神一定会赶回来的,毕竟殿下的历劫礼,凭他一人是没法撑下去的。

“殿下,回去吧。”

古鬿点点头,回望崖中。

崖里有面佛镜,时时刻刻释放着法印,一般神仙或者什么生灵误闯,瞬间就会变成空中的一缕微风。

但能成功走过佛镜之人,便能在六重天来去自如。

司命是顽皮之人,当年误闯佛镜,古鬿站在崖上,心想又是个送死之人。

却没想到误打误撞竟让司命通过了佛镜看心,能通过佛镜,要么是法力如古神那般,要么就是心性至纯之人,司命属于后者。

从此在六重天上,古鬿便多了一个说话的玩伴。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小鲤鱼精。

他并不是通过佛镜上的六重天,他是凭自己的实力,硬生生从两天之间连接的天河中跳上来的。

当时古鬿吓呆了,直直赞叹真乃神人也,这技法,恐怕就连天君也没法做到。

古鬿被小矮子扶着往外走,直到肉眼看不到佛镜崖才回头。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司命跟小鲤鱼精都没来,他们已经三天没上来玩了,是被什么新鲜的事物迷了眼,不再来了吗?

“小矮子。”古鬿声音里带着娇怒。

小矮子并没有应答,他一听声音就知道殿下又心情不好了。

他也算是看着殿下长大的,当年只是一颗平淡无奇的小树精,幸得古神恩典才能幻化身形。

六重天上除了他就司命跟小鲤鱼精两个能说话的,这几天都没见到,殿下肯定不高兴了。

“小矮子,我想出去。”

两人已经走到了寝殿,偌大的寝殿里,连个老鼠都没有,古鬿坐在榻上,心里悲凉。

小矮子端着一杯果茶,递到古鬿手上,又在古鬿的披风上施了层法术。

随后站在一旁道:“殿下,只要好好修炼法术,出去有何难?”

古鬿把装着果茶的琉璃杯重重的放在矮桌上:“可我才一千岁,要修炼法术还得等两千年呢,我现在就想出去。”

小矮子半跪在地上:“殿下,小矮子做不到。”

那些话本子里每每提到远古神都是百般夸耀,但在古鬿眼里,还不如一条小鲤鱼精。

“古鬿殿下...”

“不准叫我名字,我已经换名字了!”古鬿把琉璃杯拂在地上,琉璃杯摔得粉碎。

惊奇的是碎了一地的琉璃杯居然又重新复原回到了矮桌上。

“殿下,玉梨盏摔不碎的。”小矮子跪在一边冷静说道。

古鬿满脸怒容,又把玉梨盏扫了地上,玉梨盏又像之前一样复原在桌上。

“我不要做古鬿,古鬿什么都做不了,连个破杯子都摔不碎!”

小矮子起身走过去对玉梨盏施了个法,玉梨盏原地碎掉,没有再复原。

“得了吧,你这障眼法破漏百出。”古鬿一个白眼丢过去。

小矮子抱拳道:“殿下英明,法术高深啊。”

古鬿被逗笑,伸手解开披风,仰躺在榻上。

她俏皮道:“以后叫我古法高,法力高深,这名字不错。”

小矮子摇头无奈一笑:“古不爱,古不疼,古开心,古生气,古小鱼,这次古法高改多久?”

一道流光飘进寝殿中,正要说话的古鬿看到流光突然跳起来。

她把流光收到手中放在耳边听了听,随后原地转了两圈跑了出去。

边跑边说道:“是司命的传音术法,小矮子帮我准备果酒。”

佛镜崖边此刻站了一个青衣女子,便是司命了。

司命手里拿着把折扇,头发梳成了男子的束发,眉眼清秀。

她含笑看着古鬿,古鬿跑过去,手一挥,司命才走了过来。

“这结界还真是认人啊,每次来都打不开,可恶。”司命拉着小跑过来的古鬿,略带生气。

古鬿挽着司命,脚步轻盈,一脸开心:“司命,你每次来都要骂它一遍。”

司命拿折扇在脸上蹭了蹭:“那为什么你这么轻易就开了这结界,我可是用了八成法力,毛都不动一下。”

“小矮子说这是我爹用血造的,认主。”古鬿拉着司命往寝殿走去,小矮子已经在榻上摆好了果酒。

“小柳,把果酒搬到后园,许久没见到六重天的美景了,我们去赏景。”这声小柳是在叫小矮子。

小矮子是古鬿的叫法,柳树精自幻化后就没有起过名字。

古鬿看他矮就直接叫小矮子,反正这六重天也只有他们两个人。

后来司命跟鲤鱼精来了,外人叫小矮子就不太对劲,又懒得起名字,所以干脆就叫小柳。

古鬿拉着司命的衣裙:“有什么好赏的,就是些破花破石头。”

司命直摇头,觉得古鬿真的是暴殄天物,满脸不认同:“要是天界那些朽木老头们知道你这么比喻他们口中的神境,可能一口老血吐出三丈远。”

古鬿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想到了一处地点:“不如我带你去看一处神奇的泉水吧,一千年了,最近居然隐隐热了起来,极其有趣。”

“咦,这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发热的汤泉不就是温泉吗,药君那有两池呢,走吧,就当是陪姐姐我,姐姐给你说这几天发生的天界趣事。”

最后古鬿妥协,被拉去了后园。

后园听着就像是说一般的后花园一样。

但是在六界,六重天上的后园有个特别美的名字,海顶云宫。

说是看着就像海上飘着云,而这里的一花一木都是世间难得的精品。

而最难得的是,传说在夜晚来临之际,天河的水会涌入云宫,飘在水里的云上会生出金色的六瓣花。

取其名为:海顶云花。

据说此花能助凡人得道成仙,使修仙者法力暴增。

但没有人见过海顶云花,六重天的黑夜极其短暂,所以很难有人能见到。

更何况还要入佛镜上六重天,第一关就卡死了几乎所有人。

“嗯~美人美酒加美景,恣意快活啊。”司命躺在花丛中的榻上,赏着这六界众生都艳羡不已的海顶云宫,着实惬意。

几杯果酒下肚,古鬿脸上已泛红晕,配上她那水润的红唇,当是一代绝色。

“司命,你倒是快说啊,天界有什么趣事?”

“月老那个木头,跟别人说我是个八卦精,哪天他要是见到你,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八卦精。”

司命用折扇敲了敲古鬿的头,知道她整天待在六重天很是无趣。

便每天找些趣事上来给她说道,不过这次倒真不是她八卦,整个六界怕都吃着瓜子儿看着笑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来找你吗?”司命问道。

古鬿佯装生气:“还能为什么,有新欢了呗。”

司命哈哈大笑:“你个小醋精。”

小矮子又拿了一壶果酒放在一边,司命才慢慢说道:“我在写命簿呢,可把我忙死了。”

古鬿拿了颗葡萄扔进嘴里,问道:“上次你不是说你收了几个文科状元做徒弟吗?让他们写不就行了。”

“嗯~”司命摇摇头,“这次这两个,都是不能假手于人的角色,实在苦不堪言啊。”

“你就别卖关子了。”古鬿道。

司命又喝了口果酒,才娓娓道来:“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天帝独宠妃妾,把天后晾在一边的故事吗?”

古鬿点点头,一脸八卦的表情。

“最近瑶姬,也就是那个宠妃,又怀孕了,结果被人暗害,差点保不住胎,天帝大怒,下令彻查,查到最后你猜是谁?”

古鬿想这哪还用猜,话本子里这种桥段多的是,不是天后就是别的妃嫔嫁祸给天后。

古鬿半疑惑道:“天后?或者是天帝的其他妃嫔?”

司命用手摸了摸古鬿的脸,一脸骄傲道:“真聪明,不愧是我教的孩子。”

小矮子在一边咳了一嗓子,轻声提醒道:“上仙请慎言,殿下是古神的孩子。”

古鬿白了一眼小矮子,司命倒是没在意,又继续说道:“你猜的大概方向对了,是那个不受宠的妃子火姬,虽然被查了出来,但是她死咬住天后不放,说是天后叫她那样做的,还拿出了证据。”

“天后这么傻,做了坏事还留下证据?”古鬿问道。

“当然不是天后的证据,是天后的二儿子,她拿出了二殿下的玉佩,说是天后交给她的信物,并且说自己偷听到二殿下曾经说天帝为君不仁,你知道,做帝王的本就不爱听这些,况且...”司命说得有些口渴,喝了口果酒接着道:“况且二殿下跟鬿雀交好本就不是秘密,鬿雀又在这个当口被人从天牢救走,的确说不清。”

“鬿雀?”就是那只跟她同名的神兽?

古鬿脑中飞快的闪过了一个念头,但是极其快,快得没捕捉到一丝踪迹。

“你认识鬿雀?”司命问道,她记得没跟古鬿说过这个。

古鬿摇摇头:“小鲤鱼精给我讲过,就是经常跳上来的那条小鲤鱼。”

司命也猜到了,眉头皱了皱:“说到这个鲤鱼精,除了天帝天后宫殿,我在各个宫里的天池里都查探过,没发现有这么一条技法高深的鲤鱼精。”

“说不定就在天帝天后宫中呢?”古鬿掰着橘子,喂了一瓣橘子在司命嘴里,“你接着说,然后呢?事情怎么解决的?”

司命把橘子咽下才慢悠悠道:“然后,就苦了我这个写簿子的人啊,事情查到这里陷入了僵局,幸得瑶姬又没出大碍,但是这些人不惩处一番天帝又觉失了威严。”

“于是罚火姬跟二殿下下凡历劫三世,天后严查鬿雀失踪案,这事才彻底了结。”

司命摊摊手:“火姬跟二殿下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所以我这不得苦熬三天两夜想个好簿子交差啊。”

同类热门书
大佬又在窥屏了
大佬又在窥屏了
新书《撩君》已经发布了,欢迎大家来养肥~孟晚,因‘不可告人’的设计被扔进了焚仙穹众人都觉得她会灰飞烟灭,没想到她却去了人界体验千般苦楚第一世,爱而不得?可有大佬随时窥屏,这时,大佬觉得他是个好归宿。第二世,祸国妖妃?大佬又觉得他可以做那个昏君。第三世,揭开真实身份。大佬:来吧,到我怀里来!【注:非传统修仙文,是包裹着一层仙衣的大佬宠妻文。】
H宝藏女孩H ·仙缘 ·完结 ·76.5万字
我把师门送上天
我把师门送上天
花朝阳掉进循环后发现自己成了全民公敌,吓得她赶紧捂严实马甲。有人却偏偏跟她过不去:怕什么,把那几件马甲都脱了,亮出真身吓死他们这群修仙者。被团宠的花朝阳瞪眼:都是我徒子徒孙,何必呢。本师祖只割韭菜不杀人。某人生气:一个内卷都卷不出新意的破师门,让他们躺平好了。花朝阳:不!我要把师门送上天。让他们去天界---躺赢!爱情线:花朝阳捡到一个5岁的男娃,感觉自己捡到一个爹。处处管着她不说,还不允许任何男人靠近她。后来她发现,这男娃会变身,每当月圆夜,就变回花样美男来勾搭她。司命告诉女主:前世你欠下的情债,人家今生来讨回去,因果报应,你合该受着呀。再说,人家为了救你离开循环魔咒,不惜动用元神来陪你,虽然一不小心变成了小孩子,可人家能打呀。你不吃亏。重回天界的花朝阳:不对啊,好像前世欠情债的人是他啊?本文又叫《杀回天界割韭菜》。花朝阳:对我好的人,宠。对我坏的人,割。某个欠了情债的人:夺笋
唐优优 ·仙缘 ·连载 ·21万字
我靠发刀拯救世界
我靠发刀拯救世界
为了保证世界运转正常,容娴被天道绑架要好好走剧情,没人搭戏的情况下,她只能自己写剧本,被迫害的人名单持续增加中……搞事一流的容娴没有半点自知之明。但她是个好孩子,大家看书的时候记得夸夸她。PS:更新说明,不出意外的话,每天21:00掉落更新,有加更的话会提前说。
午夜牧羊女 ·武侠 ·连载 ·36.4万字
9.8分
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
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
“剑道杀神”千仞奚陨落了。因杀孽过重陨落在飞升雷劫之下。重活一世,千仞奚发现自己竟来到了灵力浓郁的上古时代,附身到了一个被饿死的小姑娘身上。开局只是一个乞丐的她,逐渐拥有了唠叨大能师尊,憨傻师兄,冰冷师弟,可爱师妹,更是拥有了修仙大家族嫡系弟子的身份。一心只想飞升的她,慢慢的揭开了自己重生的秘密。原来,是有人散去一身神力,魂飞魄散换她重来一次。天神阻止又如何?穿书女配又如何?千仞奚抬头望向天空,心里对此毫无波澜,眼神里只有无尽战意。重生一次,她誓要护璇玑界周全!(有男主,1v1)
一颗小豌豆呀 ·修仙 ·完结 ·92.1万字
9.7分
一怒成仙
一怒成仙
他要她死的时候,她形容不出心里的感觉。自然是恨的。恨一百七十年结缡双修,在他眼中,自己不过是被利用彻底的炉鼎。也恨自己蠢。悟性最高的女仙偏没有悟出情与爱。怨恨愤怒痛苦后悔伤心绝望——情绪太多,直接把她的心炸碎了。她挣扎着不死,只为再世成仙,与他一决。仙路迢迢,她孤独的行走。曾著《蔓蔓青萝》《永夜》《天上有棵爱情树》无弃坑史。
桩桩 ·修仙 ·完结 ·61.1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