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73章)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 “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 “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 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 “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引子

大夏国玉龙十七年。

后来的人们记起这一年的时候都说是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没有兵患也没有瘟疫,安安稳稳太太平平。

但对于有的人而言,这一年却经历了诸多波折,哪怕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

初夏清晨。

进京的便道上车马稀落,偶尔有几辆驴车赶过去,也多是往城里送菜的,这附近有许多菜农,靠着种菜为生。

赶着菜车的人有些奇怪地看着走在路上两个人,那是一个胖大和尚抱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正在大踏步走着。

朝阳透过薄薄的晨雾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带着几分滑稽。

胖和尚的灰布僧袍上仆仆风尘,俨然走了很远的路程。

孩子还没太睡醒,枕在和尚的肩膀上,闭着眼问道:“舅爷爷,咱们是要回家吗?姥姥在家等着咱们吗?”

和尚听了脸上露出伤痛的神色,粗声粗气道:“咱们不回去啦!舅爷爷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那姥姥呢?”小孩子还是追问。

“你姥姥出门办事儿去了,你乖乖的,到时候她自然会来找你。”哪怕和尚是个粗人,也实在不忍心把真相告诉孩子。

“姥姥的伤好了吗?”小孩子又问:“她吃药了吗?那些打她的人都被你杀死了吗?”

“好了,吃了,都死了。”和尚不耐烦地说,心中觉得让男人哄孩子是这世上第二折磨人的事,仅次于娶妻:“别再说话了,当心柳絮飞进嘴里。”

这时候正是飞柳絮杨花的时节,所谓“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是也。

心中焦躁的和尚一眼瞥见有人在盯着他看,便忍不住发作起来,喝道:“看你家佛爷做甚?!难不成是要我给你剃度?!”

他虽是出家人打扮,但身材高大,举止鲁莽,怎么看都像是山贼走投无路才削发为僧。

赶车人不敢惹麻烦,转过脸去,使劲催动拉车的毛驴快走。

但那小孩子一点儿也不怕那莽和尚,拍着他的秃头道:“舅爷爷,你又犯了嗔戒啦!回头要多念几遍多心经。”

“知道啦,知道啦!不要再啰嗦啦!否则我就把你丢在路边。”和尚重复着不知已经说了多少遍的话。

小孩子嘻嘻笑着,根本不放在心上。

半路歇了个晌,傍晚时分,和尚终于带着孩子来到了大夏国的京城天都。跋涉了将近两月,鞋子走破了三双,辛苦可知。

二人早已饥肠辘辘,嗅着饭铺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忍不住直咽口水。

胖和尚找了个二荤铺,大喇喇坐下,高声点了两套羊汤大饼。

他自己吃一套半,给孩子留下半套。

热乎乎的羊汤配着大饼,既能解馋又能解饿,价钱还不贵。

毕竟有钱人不吃羊杂碎,他们只喜欢吃炙子羊肉,或是羊肉玉糝羹。

虽说出家人不可动荤,可京城这地方什么人都有,也不是只有他一个吃肉的和尚,加上一看他就是外地来的,所以也没人理会。

更何况他并非化缘,而是付了钱的。

夜幕低垂,和尚带着孩子来到天都最繁华的春愁河畔,这里和秦淮河两岸一样,是声色犬马纵情享乐的地界。

“好孩子,你就乖乖坐在这儿别动,等有人出来了你就把这封信递上去。”和尚说着把孩子放到一家花楼的后门台阶上,又把一封信交到她手上。

信皮未封,上头也没落款。

“舅爷爷是出家人,身上没什么钱,还剩这几个铜板都给你吧,留着买烧饼吃。”和尚叹口气说:“还有这个东西,戴上之后千万不要取下来。”

和尚说完从怀中掏出一物,理好丝绦小心地给孩子戴在颈上。

“舅爷爷,这是什么?”孩子摸着脖颈上的东西问。

“这是你的命根子,千万别弄丢了,有了它你姥姥才能找到你,不然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和尚道:“记住没有?!”

“舅爷爷,你不要我了吗?”孩子仰头望着和尚。

“你是个女娃子,舅爷爷没法一直带着你,何况我这么混账,只怕会把你养成一个小混账,思来想去还不如把你托付给更可靠的人,”和尚道:“这人是我的老相好,我当年没落发的时候曾和她山盟海誓过,不过后来既出了家,也就只好撒开手。

她是个难得的奇女子,凡是入烟花的女子都有不得已的苦衷,难免被迫强颜欢笑,又或是长吁短叹的不知足,更有一心要找个好人从良的。可她不一样,她是自愿的,所以做起来得心应手,终于成了京城九街十八巷的总花魁。”

孩子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烟花,又什么是花魁。但听和尚得意的口气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和事,于是边听边点头。

“对了,再把我教你的轻功要诀背一遍,不要忘了。”和尚又说。

孩子一字不差地背完了,问他:“舅爷爷,练好这个能让我像你一样杀那么多人吗?”

“不能,”和尚摇头道:“不过能让你遇到坏人的时候跑的够快,也算是个防身之术。”

“舅爷爷……”

“好啦,不要说啦,舅爷爷要走啦!”和尚不耐烦地挠了挠秃头道:“不能让她看见我这副样子。”

夜半。

楚腰馆的软玉姑娘喝得有些醉了,找个借口从酒桌上逃出来到后门透气。

“这帮王八蛋就知道把老娘往死里灌,”软玉边走边抱怨道:“一群绝后挨囚攮的!”

后门关着,一个姑娘和一个恩客正倚在那里说话,见阮玉来了招呼一声就走开了。

软玉一把扯开门,被夜里的清风扑个满怀,人顿时清醒了几分。

刚说一句“好凉快”,就见个孩子坐在台阶上,身上的衣裳松垮垮,小脸脏兮兮的,一双大眼睛黝黑晶亮,见了人也不怕生。

“你是谁家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爹娘呢?”软玉问那孩子。

“你是老相好吗?”孩子站起身问软玉:“舅爷爷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着递上了那封信。

片刻后------

“姹儿姨---”软玉唱琵琶的嗓子声如裂帛,九拐十八折传遍了整座楼:“你的私孩子找上门来啦!”

作者还写过
春云暖
春云暖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 ·架空 ·连载 ·91.3万字
9.9分
画堂归
画堂归
新书《玉金记》已开,欢迎试读……本文清流正剧风。讲的是一介小孤女只身复仇的故事……
只今 ·架空 ·完结 ·167万字
8.4分
美女为姜
美女为姜
“小孽障!你给我站住!别以为换了衣服本王就不认识你了!”大秦国权势滔天的杀神王爷喝令道。姜姜只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明明都没见过他,怎么就背上这么黑的一口锅?更要命的是,不都说杀神王爷是天底下最高冷、最无情的男人吗?快走开!别挡了本宫发财的路。
只今 ·穿越 ·完结 ·60.9万字
8.8分
同类热门书
锦衣春
锦衣春
韩绮只不过是不想卫武再入岐途,一心想导他向善,凭他的聪明不入奸党,也能做个富甲一方大富豪,只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自己搭进去不说,还让夫君与奸党成了死敌!这下子可如何是好?让夫君抱条大粗腿如何?
江心一羽 ·架空 ·完结 ·161万字
9.4分
逍遥章
逍遥章
华大小姐很烦恼,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英明神武的她被一个傻子赖上了!这一切还要从一块石头说起……
姚颖怡 ·架空 ·完结 ·143万字
9.5分
天作不合
天作不合
人都说那位不可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人的恶鬼以及克人的乔小姐。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之后,方家终于将她赶了出去。赶走当日,便举族相告、奔走欢庆。***三月春的一天,那位人尽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进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自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放个书友建的群号,欢迎大家进群玩耍:215715120
漫漫步归 ·架空 ·完结 ·279万字
9.4分
娘子万安
娘子万安
周如珺蒙冤惨死在大牢之中,再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傻女顾明珠。对顾明珠来说,不但要报仇,还要为那些被陷害的“死囚”洗刷冤情,让真相重见天日。顾娘子安分守己,人前也并不出挑,可他却发现这样一个害羞、胆小的女子有点黑,仔细看起来,她黑得深不可测……顾明珠:那些鼎鼎有名的大盗、骗子、美人、神医都与我无关啊,我更不识得周如珺是何人,我只是一心一意帮大人查案,大人难道还不信?某人倾过身子,细长的丹凤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除非你立下文书,若是此话有假,便嫁与我为妻。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新书《喜遇良辰》书号1028052881
云霓 ·架空 ·完结 ·140万字
9.7分
锦冠天下
锦冠天下
沈家少爷生得俊美,乔云然觉得他太过花枝招展。乔沈两家联姻,乔云然欣喜旁观姐妹们的表演,她从来不曾想过,那姻缘会落在她的头上。
玲珑秀 ·架空 ·完结 ·195万字
9.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