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3章)
盛长宁死于历安三十九年,又在地府游顿数载,在她以为终要适应这“新鬼烦冤旧鬼哭”的日子时,阎王又一脚把她踢回了人间……   #我原只想,护你岁岁欢愉,一世无忧,可这一次我竟开始奢求更多。   【男主两世重生、1v1、不解风情长公主vs掏心掏肺小忠犬】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长宁

盛长宁死的时候不过二八年华,鸩酒是胞兄太子赐下的,酒水很凉,流淌过她的喉间,寸寸封喉,扼窒地让她呼吸都是奢侈。

她努力地抬眼,她的长宁宫门边,立着的那道身影依旧英姿挺拔,璨若灼灼朗日。

可他就那么看着,眼里再没有从前的半分情意,看着她被内侍压着四肢,看着她毒酒浸入肺腑。

尔后他说道。

“臣,恭送长宁公主。”

余光渐渐淡去,盛长宁撑住不地歪了下脑袋。

“喂,醒醒——”

发髻上的珠钗步摇轻轻晃了下,又撞击在一起,发出锒铛脆响,宛如玉珠掷坠在盘中。

盛长宁抬起头,眼神渐渐恢复清明,面前是张放大数倍的脸,那面容,如同抹了整块脂粉膏子般惨白,唇又猩红似滴血,像鬼。

别过头去,盛长宁眼中稍带了丝嫌弃。

“你这只女鬼,真是稀奇,居然能整日打瞌睡。”那鬼没在意她的态度,噌噌围着她转,眼里有着好奇的神色。

盛长宁慢慢抽出被他压着的大袖,云锦质地的袖摆上还染着她生前的血迹,还未干涸,艳红若碾碎的娇花。

“本宫什么时候能走?”兴许是死之前的鸩酒太刺喉,她的嗓音还维持着沙哑。

盛长宁已经在这地府待了好久,看着这来往的孤鬼,有的能喝了那碗汤过奈何桥,有的同她一样,留了下来。

可再不离开,她都快要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了。

白面鬼并不在乎盛长宁的自称,这里徘徊的鬼,大多有放不下的执念,带着些阳间的调调也是正常。

只是听完了她的话,白面鬼倒有些生气:“走?是我不让你走吗?是你自己——”他伸出长长的手指指向盛长宁。

盛长宁垂下眼,看着眼前的这根指头,同主人的面色一般惨白,她有些恍然。

“从前……可没人敢指着本宫言语。”

白面鬼抖抖面皮,艰难地露了个惨绝人寰的笑,“现在可没有什么公主了,你是活生生的鬼。”

话落,白面鬼就直直起身,露出他那同样雪白的袍子,飘走了。

盛长宁愣了下,胸口突然因着这话抽着丝丝的疼意,她怔怔地抬手抚去,却感受不到温热的气息,她垂下长睫,面上的神情是再清冷不过。

“喝吗?”

一只盛着清水的木碗递至眼前,连同一声娇俏的声音落下。

盛长宁接过,她没有起身。

腰板挺直了些,她微微仰头看去,面前的人很眼熟,盛长宁认得她,是在忘川河边布施汤水的孟娘子。

孟娘子生得貌美,不少鬼差都特意跑到这儿来见她。盛长宁想起了刚走不久的白面鬼,心里慢慢思忖着,要是谢必安再耐心些陪她说会话,指不定现在就见着孟娘子了。

“我能喝了?”

盛长宁轻声问道,她眼里有些迷茫,她知道孟娘子的汤水是以八泪为引熬制,珍贵得很,一日只有一锅,来晚的鬼便没有了。

只是,她本该早就喝了这汤转世去了,可当年孟娘子一见她便皱了眉,说她不能喝。

否则轻则永守地府,重则灰飞烟灭。

“你到了时候,自然要和他们一齐去投生。”孟娘子手一扬,点点前头桥边的孤魂,这般说道。

听了这话,盛长宁没有犹豫,端着木碗,咽下了这碗清汤。数载的等待,早就让她难捱。

汤水滑过喉间,盛长宁意识有些朦胧起来,她莫名地,又记起了临死之前喝下的那杯酒。

长宁长宁。

兄长不是愿我一世长乐安宁吗?

………………

“盛长清!滚过来——”

“多日未见,连滚都要本公主教你了?”

一声声尖锐落下,盛长宁还没反应过来,一阵重力袭来,她的身子就抑制不住地往前扑去,掌心顿时被地下的石子刮得生疼。

盛长宁只觉得惊奇,因着这一跌,她能发觉自己的胸腔内,跳动得厉害。

是她在地府渴望已久的温热。

不等盛长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后面踹她的人不管不顾地还要再补一脚,盛长宁忍着浑身的不适往身旁一偏,却未稳住重心,直直从陡坡滚了下去。

这下子,是真的疼了。

盛长宁白着脸,手臂的剧痛感让她躺在地上没再起来,这是第二次她顾不得骨子里刻着的端庄仪态。

第一次是被赐死的那日。

“是了,本公主就说,盛长清这样聪慧,一点即通,果然滚得极好!”

那道声音带着嘲讽和稚气,又透着不屑的意味,赢来了一众儿捧迎的笑声。

不多时,那群取闹盛长宁的人都一一散去了,临走前那位踹了她的公主,还掷了个物件儿下来,骨碌骨碌地滚着,砸在盛长宁的脸上。

要换作从前的盛长宁,这人还没碰着她就被阿南提走了,哪容得她这样放肆地又踢又辱骂盛长宁。

只是,现在哪里还是从前。

长宁公主早就死了,估计坟头草都有半人之高了。

盛长宁轻轻趴了起来,脸上的那块冰凉就顺势落在她手边,她蹙着眉,用那只没伤着的手捡起来看。

是块小巧的银元宝,有一两那么重。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盛长宁长睫微垂,静默了会,她翻过元宝的底面,果然不出她所料,那儿刻着“锦华”二字。

“公主……五公主……”

一声比一声低的呼唤,让盛长宁心下一动,还未思及什么,她就已经脱口而出:“我在这儿。”

那边的声音当即一顿,随着噌噌的踩踏落叶声,有人的身影在盛长宁面前显现出来。

“元儿……”盛长宁试探地唤了她一句。

元儿连忙哀哀低应着:“是我是我,公主您……怎么这样了……”说着,她的嗓音已经有了哭音。

盛长宁被她小心地搀起,元儿扶着她,泪珠子掉个不停,“是不是安乐公主做的,她怎么能这样…您明明……”

她一直在哭,还在说话,吵得盛长宁头更疼了,她有些想念起阿南来,她从来不在盛长宁面前多嘴,更不会哭闹。

“我同她怎么能比?”盛长宁看着脚下的杏色落叶,闷闷说了一句,成功堵住了元儿的话。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原本蔓延天边的大片橙艳被墨色掩盖,再看不到它的鲜活色彩。

作者还写过
世子他暗恋我多年
世子他暗恋我多年
宁簌同竹马两小无猜十数年,陶家式微,她倾囊助人高中状元,大婚当日,本该嫁于公府世子的永嘉公主横插一脚,同竹马拜了堂。宁簌冷眼看着被外人称羡的两人,一纸诉状告进了宫门。未料,候立在碧瓦朱甍的殿外,她听见那位被公主戴了绿帽的宣平公世子音色清润,掷地有声:“臣倾慕宁姑娘多年,欲求娶之。”*后来,披着柔锦霞帔嫁入宣平公府成为世子夫人时,宁簌还在想:勉强娶了不爱之人,世子实惨。直至婚后有一日,宁簌命人翻晒旧物,下人从箱箧中翻出一堆眼熟的物什,她挑出来一看——竟是些她幼时爱不释手的玩偶、早些年赠人的香囊,甚至还有一摞描绘精致的画像。画上的人嫣然浅笑,姿态各异,不是她还能是谁?看着世子面对这些后逐渐慌乱的脸色,宁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难道……世子他喜欢我多年是真的?*人人尽知宣平公府世子尽管不良于行,却依旧风姿卓绝,是京中无数女子的皎皎明月,却无人知道江蕴自年少时慕艾一人,而今已有十三年整。幼年惊鸿一面,少时情愫悄然,到如今情根深种,江蕴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能与她一齐同拜高堂,岁岁年年,芝兰绕膝。
孟妆 ·架空 ·连载 ·48.1万字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姜芙穿成了古早言情文中插足主角团的同门小师妹,对男主苦苦痴恋却爱而不得,一番作妖后她脱下了身上的仙门弟子服,准备投身入了魔界的时候——姜芙穿过来了。就在姜芙咬咬牙去魔族解攻略角色时,她发现那个在资料卡中被画重点的大反派,他居然因为嗑破了脑袋失了记忆,直接成了个傻子!——姜芙嘴馋,准备扒了兔子的皮架火烤,大反派他挥挥袖子灭了火,态度无辜而诚恳:“师尊,万物皆有灵。”——路遇一只嘴炮鸟妖,姜芙摸出怀里的毒粉准备送她上西天,大反派按住她的手,语气哀求:“妖亦有善恶之别。”word天。到底谁是反派?行行行这个仙门正派弟子的身份给你当好吧?*后来,姜芙看着反派乖乖巧巧地写下何为君子之道,看着他立在巍巍山门前拔剑斩杀一只又一只的魔,身影之下是凛然磅礴的大义。姜芙觉得自己任务完成了,可她刚诈死离开,系统就警铃大作——夭寿了!反派他打伤了仙门众人,正拎着刀去灭主角团的路上!刚觉得自己能喘一口气的姜芙:我日……
孟妆 ·仙缘 ·完结 ·48万字
9.7分
穿成男二的白月光
穿成男二的白月光
【单元文、HE、男二上位】No.1【校园文】冷心冷情宅美人×根正苗红乖弟弟#从前她教我处世之道,后半生她教会我思念和爱No.2【年代文】娇软懵懂兔子精×穷抠落魄小可怜#她走的那年,山寒水冷,铮铮傲骨的少年跪在雪地里红了眼眶No.3【末世文】又美又飒×伪小白花(强强)#我从深渊处来,阅尽里头艰险狼狈,你是光明也是救赎No.4【西幻文】灰姑娘的继姐×神殿大神官#你从不被蹂躏脚下的高傲,我能看见
孟妆 ·位面 ·完结 ·50.1万字
同类热门书
凤起之嫡女
凤起之嫡女
新书《春色满汴梁》来啦,大家追起来鸭……前世:赔上了一切,什么也没有留下。今世:努力让自己快乐些,顺道带着那些仇人绕圈圈,等自己玩高兴了,再出手解决。只是,以为自己这世要孤独终老的。却发现,原来自己身边一直有一个人。暮然回首,只愿你一直在。
H宝藏女孩H ·宫斗 ·完结 ·101万字
9.2分
娇鸾令
娇鸾令
魏鸾死而复生的那一刻,才是齐州风云翻涌的开始……昔日的仇人们还言笑晏晏,拉起魏家二姑娘的手家长里短的闲聊,却永远不会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等到众人回过神来,魏家的二姑娘,却成了谁也动不得的人物——齐州大地无人不知,二姑娘手段高明,叫齐王殿下甘心为她摘星捧月。
春梦关情 ·宅斗 ·完结 ·119万字
东宫藏娇
东宫藏娇
起初,池棠原想努力振作,扭转前世命运,然后——被她爹搞砸了……后来,池棠想查出自己前世死因,找出仇人,然后——被隔壁家大哥哥搞砸了……于是,人生就只剩下被隔壁家大哥哥投喂的日子;但是,喂着喂着,好像有哪里不太对?------------------李俨发现一个小姑娘,口口声声说自己心仪当朝太子,见了他却认不出来……
十七年柊 ·架空 ·完结 ·135万字
9.8分
金凤华庭
金凤华庭
老南阳王病逝前,为安华锦选了一个未婚夫,名门世家顾家的七公子。传言顾七公子温雅玉华,风骨清流,是顾家新一代最拔尖的人才。安华锦一听,脸都黑了,摇头再摇头,死活不要。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进京,仰慕帝京城八大街的红粉巷,想去见识见识,没想到没摸到美人的手,却险些死在温柔乡。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八大街背后的公子爷。那是真正的爷。毓秀风流,弹指间让人化成灰。她死里逃生后,命人查了两年,才知道那个人叫顾轻衍,是顾家的七公子。她有多想不开,才会嫁给他?于是,老南阳王直到咽气,也没等到安华锦点头。后来——谁也没想到,她带了三十万兵马,兵临城下,只为逼婚。顾轻衍敢不娶她,她就马蹋顾家!
西子情 ·架空 ·完结 ·152万字
9.6分
掌贵
掌贵
新文《快穿女主真大佬》已开,求多多关注。朱四想了九十九个征服四娘的方法,四娘想了九十九个毁灭朱四的手段。两军对垒,某人作壁上观,啊呸,怎能作壁上观?某人:来,朱渣四,把你九十九招亮出来,小爷只一招,看看谁的拳头硬!
弱水西西 ·架空 ·完结 ·248万字
8.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