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25章)
前世,夏笙歌一直以为自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出生就是原罪。 心甘情愿当姐姐夏若灵的替身和枪手,就算是顶罪进了监狱,也从来没有半分怨言。 直到被深爱的“家人”榨干了最后一丝价值,临死前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骗局。 一朝梦醒,恨意滔天。 夏笙歌从幕后走到台前,扒掉了“姐姐”身上所有的光环。 姐姐是天才作曲家,拥有天籁之音?不好意思,词曲是她做的,歌是她唱的。 姐姐是高考状元,顶级学霸?不好意思,高考是她代考的,姐姐就是个九漏鱼大草包。 姐姐背后有无数大佬撑腰,谁动谁凉? 不好意思,那些大佬真正的救命恩人其实是她,转头就把她捧上云巅。 姐姐暗恋陆氏集团的掌权人陆九城多年,一直炒作只有自己才配得上陆九城。 夏笙歌卸掉故意扮丑的妆容,发誓要夺走夏若灵执着的一切…… 不,等等!这个还是算了。 陆九城这个偏执病娇大佬,云都赫赫有名的“夺命阎罗”,她实在招惹不起。 然而一转头,夏笙歌就被陆九城堵在拐角,炙热的吻印在她的唇上,“是你先来招惹我的,现在想跑?晚了。” * * * 笙歌九城,一世温柔。 这世上,总有些相遇,是因为命中注定;总有些错过,是为了更好地重逢。 【冷酷偏执只对女主温柔的病娇男主Vs致力于夺回自己马甲顺便复仇的重生女主】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浴火重生

滋滋滋——!

刺耳的电锯声响在沉闷的地下室里,让夏笙歌的身体本能地颤抖了一下。

她吃力地睁开眼,透过朦胧的血慕,看到拿着电锯朝她缓缓走来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个悲凉而释然的笑。

在被折磨了二十天后,她终于可以死了吗?

“晚晚,晚晚,我终于为你报仇了,哈哈哈……”

男人歇斯底里地笑着,一边将电锯对准夏笙歌的身体,“等杀了这个害死你的凶手,我就去找你。晚晚你和孩子要等着我……要等着我啊!”

二十天来,这个叫齐铭的男人让她尝遍了满清十大酷刑,生不如死,可夏笙歌却并不多恨他。

因为这个男人跟她一样,都只是被人欺骗的可怜虫罢了。

他以为夏笙歌是害死他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凶手,却不知道他以为的仇人不过是被人推出来息事宁人的替罪羊。

呵,她这一辈子不都是如此吗?

当她姐姐夏若灵的替身,当她的枪手,她的影子。

所有的荣光与美好都是夏若灵的,只有阴暗和痛苦才属于她。

只因为夏笙歌是私生女,她的母亲是破坏夏若灵家庭的小三。

所以她必须永远向夏若灵和她的母亲赎罪,寻求原谅。

为了夏家母女,她被绑架,被千夫所指,被送入地下斗兽场九死一生,落下满身病根命不久矣。

可到头来,却发现这一切只是一场骗局。

什么夏家私生女,什么小三之女,全是假的。

她被这一家子狗娘养的东西PUA了一辈子,临到死了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而这群畜生,在发现她没有利用价值后,就拔了她的舌头,将她送给了齐铭当夏若灵的替死鬼。

钻心刺骨的痛从身体传来,夏笙歌再也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哀嚎。

她不甘心!

她好不甘心啊!

为什么夏若灵抢走了她的一切,坏事做尽,却什么报应都没有?

为什么她会那么傻,被那一家子耍的团团转?

如果……如果能重来一次,她不会再让任何人再有机会踩着她的尸骨来成就自己的人生!

她会让那些毁了自己的人生的畜生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

“咳咳咳……”

夏笙歌猛地睁开眼,只觉得有什么被灌入口腔,顺着食道滑落。

一股辛辣灼烧的味道在胃部与口腔弥漫开来,刺激地喉咙剧烈收缩,引发撕心裂肺的呛咳声。

“哈哈哈,嫂子,你这酒量不行啊,这才是第一杯呢?”

“来来,嫂子你跟文博喝了,可不能厚此薄彼,我这杯你也得干了。”

夏笙歌剧烈咳嗽着,连眼泪都被呛了出来。

透过迷蒙的泪眼,她看到两张近在咫尺,有些扭曲的脸。

这是……钱浩然和赵文博?

夏笙歌挡开推过来的酒杯,茫然地回顾四周。

这才发现周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男男女女们或是暧昧调情,或是已经在角落滚成了一团。

有些男人的脸上还戴着银质的面具,但却露着那脑满肠肥的丑陋身体。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酒气与脂粉气。

这场景……好熟悉。

对了,是她和未婚夫顾辰烨订婚前夜,顾辰烨带她参加的狂欢派对。

可那是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了。

她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她真的重生了?

老天爷真的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正恍惚间,手腕突然被人扣住。

钱浩然不爽的声音传入耳中,“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给我面子?呵呵……你出去打听打听,我钱浩然敬的酒,整个云都有哪个敢不喝的?就你区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真以为嫁给烨哥就能嚣张了?”

说着,他另一只手伸出去扣住夏笙歌的下巴,就要把酒灌入她口中。

夏笙歌眸光一冷,手直接往前一送。

只听哗一声响,整杯酒,兜头兜脑地倒在了钱浩然脸上

钱浩然一时都傻了,双目圆睁死死瞪着她,似乎根本不敢相信她敢这么做。

“小贱人,你找死……”

他猛然抬起手,巴掌朝着夏笙歌脸上狠狠扇去。

夏笙歌不慌不忙往后退了一步,只是身体很快撞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古龙水的香味扑面而来。

这原本是极高雅的香水,可混杂在一屋子的酒气脂粉气中,却只让人作呕。

钱浩然扇过来的手被顾辰烨抓住。

他声音带着几分冷意道:“笙歌到底是我未婚妻,你们也别闹得太过分了。”

钱浩然气道:“烨哥,你看看这小贱人到底做了什么?我身上这件可是限量版的!”

顾辰烨漫不经心道:“行了,我赔你一件就是了。小笙,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就是看我第一次带女人来派对,所以想戏弄戏弄你,其实没什么恶意。这样,你跟浩然干一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浩然,你也不许再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钱浩然磨了磨牙,到底不敢反驳。

夏笙歌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

瞧,多温柔体贴的未婚夫啊!

要是换成前世被猪油蒙了心的她,恐怕已经感动地痛哭流涕了。

可事实上呢?

钱浩然口口声声骂她“小贱人”,顾辰烨却一句轻飘飘的“你们也别闹得太过分了”,就揭过去了。而且明知道她不会喝酒,还任由赵文博和钱浩然给她敬酒。

前世的她到底是有多卑微,才会连这样一点虚情假意,都揣在怀里当宝。

甚至就连顾辰烨接下去更过分的举动,也能轻易原谅。

“小笙?想什么呢?”一只大手落在她的头顶,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去吧,给浩然敬一杯酒。他们是我最好的兄弟,明天就是我们的订婚宴了,我可是特地带你来让他们认认嫂子的。乖,别给我丢脸。”

夏笙歌唇角勾了勾,没有动。

顾辰烨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他正要说话,手机却响了起来。

方才还云淡风轻的面色,在接起电话后立刻变了,声音中带上了平时不会有的急切和担忧:“你说什么?若灵走丢了?”

同类热门书
傅爷怀里的假千金真绝了
傅爷怀里的假千金真绝了
前世的时瑾不仅是公认的恋爱脑、大花瓶,更是时家抱错的假千金,落了个惨死的下场。重生后的时瑾,控干了脑子里的水分,智商上线,抱紧金大腿,发展事业、虐渣两不误。一无所知的众人,还在等着看她闹笑话。真千金:只要时瑾肯留下,我还缺一个保姆。未婚夫:父辈订好的婚约怎么能够不作数?必须和真千金履行婚约。时家众人:离开了时家,看她怎么在娱乐圈混?黑粉:被潜规则就是她唯一的宿命!……不久后。时瑾因为和国际首富吃饭被拍而被黑上热搜,众人嘲笑她果然只能靠身体混圈。时瑾和超级国际巨星出入酒店,被狗仔追了三天三夜。某天,时瑾被某国际神秘大佬按在墙上,吻得眼尾泛滥起绯红。记者撞见后,纷纷收起了相机:亲戚?试戏试得有点过啊!!!神秘大佬:亲自己老婆有问题?@时瑾
甜甜西米露 ·豪门 ·完结 ·190万字
9.3分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明杳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上一世,她失眠而死。重活一次,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喜怒无常的暴君老公。“签字,离婚!”男人将一纸离婚协议甩到她身上。明杳二话不说,签了离婚协议。但不到一晚,她就后悔了。她发现,这一世,她还是患有严重的失眠症。药石无医,能让她入眠的,是她那位老公身上如冷杉般清冽干净的气息。人人都说顾太太爱惨了顾四爷,每天被虐千百遍,依旧待四爷如初恋。直到有一天,明杳终于研究出治她失眠症的药物。宴会上,她笑容明艳的挽着天王巨星,反手将一纸离婚协议扔到顾四爷身上。“顾先生,字已签,从此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顾四爷当场撕了顾太太的离婚协议。他将她抵至墙角,眉眼如锋,“想离可以,先将你偷我的东西还回来!”“我偷你什么了?”“心!”人人都嘲讽明杳是个不学无术,水性扬花。众人都在等着她被顾四爷扫地出门。有媒体大胆曝出,明杳跟国际第一黑客约会。第一黑客,“谁特么造谣,那是我师父!”没多久,又有媒体曝出明杳和奢侈品大牌设计师进出同家酒店。大牌设计师,“我老板。”看着三天两头约会不同男人的女人,顾四爷怒了。他咬住女人的唇,向全天下宣告,“顾太太是我的,谁敢再乱传绯闻?!”
糖果淼淼 ·豪门 ·完结 ·128万字
9.4分
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可咸可甜痴情的假白兔VS面冷心热有病的傲娇大佬】传闻Z国的高冷小仙女梁以橙嫁人了,对方居然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叔,还是个即将离开人世的病秧子。一夜之间,Z国所有的高富帅都不服了,哭着喊着要求梁以橙离婚,投入自己的怀抱。然而梁以橙不但不离婚,婚后还对那个病秧子百般呵护。病秧子傅瑾习告诉她:“我有病。”梁以橙回答:“我知道,我就是你的药。”傅瑾习继续道:“我不能给你未来。”梁以橙:“我就是你的未来。”傅瑾习急了:“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呢,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你赖在我这里干嘛?”梁以橙笑着说:“因为我爱你。”*前世,他是那个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傅瑾习,却为了一个瞎子着了魔,殉了情。他为了这个瞎子寻遍世界名医,又为了她重修全世界的盲道。他说:不管她走到哪里,她脚下的路都是他为她而铺的。她眼瞎,看不清他的绝世容貌,却听见了他说‘我爱你’这一世,她是来还债的。*再后来,病秧子不装病了,他将某个娇弱的小女人按在吧台之上,托起她的下颚,眼神灼灼,声音低沉暗哑低低道:“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许你再招惹别人。”
那一缕幸福 ·婚恋 ·完结 ·93.2万字
9.7分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已签约出版】【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知道,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低微,不学无术。重生回来的宁璃看着镜子里十七岁的自己,微微一笑。这一年,她的容貌还没有被继弟摧毁,她的荣光还没有被继妹窃取,属于她的一切还没有被夺走。重来一次,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想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绝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继承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不要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来继承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低声诱哄:且慢,小祖宗还是先跟我回家。......传闻陆二少姿容清绝,高岭之花。直到某日,有人看到陆二少书里掉下一张手绘,纸上少年短发遮眼,侧影清冷孤傲。一夜之间,全城沸腾!第二天,陆二少就被人堵了。刚巧路过的宁璃念及前世那一点情分,二话不说,上去把人全揍了。她拍拍他的肩:“不谢。”陆淮与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动声色的藏起了手里刚拿到的情书,笑了:“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很久以后,宁璃看着那张素描上的自己,沉默良久。“......误会大了......”
战西野 ·豪门 ·完结 ·241万字
9.7分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
“妞,我们要个宝宝!她一定像你一样可爱!”她是他的医生,却被他看中,要她传宗接代。他是活不过三十岁的陆家独子,江州最尊贵的人物。她只是麦家从小丢弃的女儿……连回家都只是念想。他疼她宠她,凡事独独对她例外,曾经嫌弃她的父母找上门来,求着让她回家。他的家人更是把她当亲闺女一样对待。遇见他以后,她的人生似乎只剩下好事,除了……看着眼前这个每次惹她生气后都装病的男人,麦甜扶额,“陆先生,这个套路我已经看腻了!!!”
无尽相思 ·豪门 ·完结 ·83.1万字
9.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