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9章)
雪月:“刚见面就订婚???还有没有人权啊喂!” 元政:“此事是父皇定下,你若不满意,可以从今天开始了解了解我~~~” 雪月:“还有其他的选择么?” 元政:“没有了。” 雪月(心里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择个良辰吉日!

阳光明媚,轻风吹拂,空气中带着一些龙涎香。

雪月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

一个身着黄袍,约莫四五十岁,眼角已经爬上了些皱纹,依旧能感受到他年轻时的风华。

另一个身着蓝色锦衣,约莫二十岁左右,丰神俊朗,玉面亭亭,有着谪仙般的样貌,却一副傲如翠竹的样子。

不过此刻,两人的表情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八成就是父子...

不消片刻,黄袍男子开口“吾儿元政,今年二三,未有妻室,我看你们正合适,择个良辰吉日,我看这事今早定下来吧。”

“果然~

等等,什~~~~么!!!”这都哪跟哪?要不要进展这么快。

一丝微风吹过,一只美丽少女石化原地…………

~~~~~~~~~~~~~~~

咳咳,房间内的艾米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带着黄帘子的木床上,一个土不啦叽的大花被盖着她,艾米猛地起身,却浑身酸痛不已,挣扎了半天最后又倒在床上。

门口进来一名男子,走到她的床边,看不出情绪的问着她:“雪月,你怎么样?”

定睛一看,这男子目测十七八,生的倒是白净俊秀,但是,怎么穿的是古装???

白衣翩翩,蓝色绸缎打底,外披水兰与白纱...

“我?雪月?”艾米表示很懵。

“小哥,你叫我什么?雪月?“

”你怎么了?落了水,脑袋也坏掉了?”小哥哥回着他。

“这这这是唱哪出?汉服cos节?整蛊?还是我那个坑人的助理,给我扔进剧组了?”

对面的人听到艾米这一连串的问题,一愣一愣的,其实艾米也很懵逼,人家还在探测空间裂缝呢,怎么眨眼就到这了。

刚想起身,抬起手臂艾米发现了不对,她的手怎么这么白?这么嫩???立马意识到了些什么。

(这xx根本就不是我这个裁缝的手,我,不是我了?

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魂穿了?穿了?了???真是晴天了个大霹雳。我就知道那个什么破黑道就是要搞点事,怪不得自己不派人探什么裂缝,妈卖批~~~~)

机智如我机智如我,随机应变吧,总的搞清楚自己是谁吧,然后再想办法回去。

地点,古代,人物,看这手肯定是女的,说不定还是个女娇娘,位置,闺房的床上???既然到了这里,肯定会有一些原由,不知道这小鲜肉知不知道。)

随即挤着笑用最甜的声音问道,“小哥哥,我叫雪月是么?”对面有点诧异,但是点了头。

“这里是我的房间么??我是雪月?”

那人貌似更加诧异,但是也点了点头。

(小哥:不行,的赶紧去找神医~)

(雪月:艾玛是不是问太多,他起疑心了。)

“哎?等会儿,别走啊,再聊会,要不然你先坐旁边凳子上吧~~~~。”雪月张望着,小哥哥愣在原地,倒也也没有说话,想了半天,搬了张凳子,坐在了门口边。

随即雪月开启了嘴炮模式:“你是谁?叫什么名字?跟我什么关系?我又是谁?这是哪?我为什么在这?我怎么受伤了?……”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那人又是一愣一愣的。

只见他脸色越发的黑,雪月看着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半天没敢再说一句话,屋内寂静的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到。

安静的气氛使雪月越发的困倦,再加上魂魄突然进入新的身体,还不是很适应,雪月的脑袋早变成了一团浆糊,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两个时辰后,雪月醒转,随即转头看向凳子处,早已空无一人,仔细看了看屋内,门口的桌子和凳子都是黑棕色,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文样式,离得远看不太清,倒是别具一格。

“小哥,不打声招呼就走了,还真是~~~没礼貌~”

艾米转回头,看着床上得大黄帘,身上盖着的大花被,更加郁闷,于是她想把被子人踢走,是的,只是踢走。

微微抬起手臂,身上酸痛感便如狂风是得袭来,简直就像是被碾压了得感觉。

但是作为顶级裁缝得自尊,让她拼了命也想将这大花被挪走,不想有一毫一分的接触。

于是用尽全力,将它残忍的~踢开,没想到,被子太沉一角落在床沿外,这一通折腾,直接掉在了地上。

好巧不巧,一个老头进来了,正见雪月郡主将被子踢掉,于是,立马转过身背对着她,传来了属于老者专有的声音。

“郡主,请您穿好衣服,老夫来给你把把脉。”

艾米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衣,里面还有个裹胸~呃身材还不错~~~

又摸了摸脸,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立马想起身去照照镜子,不料一起身,酸痛感,沉重感再次席卷全身。

“吇~~~~~~~~~”一个大抽气。

老头再次咳了咳。

艾米想了想,还是看病要紧,得知道自己到底在哪,生了什么病吧,既然没穿好衣服,那就把被子盖上吧。

尽管这身亵衣就挺厚的了,哪哪都没露,还是选择盖上被子。

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踢掉得被子捡起来,重新盖到身上,说了句好了。

老者转身,走到艾米床边为她把脉,把脉后,捻须半天,才想到什么。

“郡主,你可知刚刚那名少年是谁?”

艾米摇了摇头。

“那你可知自己姓甚名谁?”

“这点倒是及其确认自己是谁的。”

“那你还记得是从哪里回来的么?”

“我下海了,然后看见一个很奇怪很美的一个超大的空间,里面发着彩色的光芒,我还以为我得研究又有了一个新的突破,突然一股强流涌动,醒来就是这了,还有这,是哪?”

“这就对了,雪月郡主去倭国游玩,在公海不慎掉落水中,受了些小伤,是翎羽公子救了您。

您大概昏迷了7天7夜,差点就....哎。

幸亏老夫及时用了回魂针才把您救回来的。

可能水下的暗流冲击到了郡主的头部,还有回魂针的作用太过于强大,不仅抓到了小姐的魂,还多抓了些别人的魂,你现在是郡主么?”

“啊?啊哈哈哈,我当然是郡主了。”

“那就好,郡主只要好好养伤就好了,老夫这就走了。”

“哎~等等。”

雪月强忍着病痛起身,用尽全力去够床下的古色生香的鞋子,却因为剧痛又躺回了床上。

~这他喵的是小伤么,7天7夜了,还这么痛,怕不是原主已经gameover了吧。~

“郡主,您大病未愈不易动。”老人还不知所措。

“呵呵,我可谢谢你全家了。”艾米的研究眼看就有新的进展了,回去之后,快乐似神仙的日子在等着她,怎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郡主折煞小民了。”

”那,如果回魂针抓了些别的魂的话,什么时候能回去??“艾米小心翼翼的问着。

“啊,你别多想,呃,我的意思是,如果别的魂在我的身体里,对我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老者恭敬的说着:“郡主,不必担心,理论上来讲,君主的魂魄为正,其他魂魄为辅,过一阵子,正魂就会将辅魂吸收掉的,也就是说过段时间那个魂就会噬灭了,在此期间郡主只要好生休养便可。”

“什什什么!噬灭!!!”艾米忍住没有继续说什么,心里一万句x马飞过。

‘而且郡主这次去公海貌似冲撞了什么东西,郡主体内原有的封印平衡被打破,以后解除封印之路可能会极其坎坷,甚至会有难以想象的危险呐..”

“啊?什么封印?什么危险??”雪月慌乱的问着.

“此时颇为复杂,老夫也不是很清楚,恕老夫不能全部告知,老夫先走了。”

老者说完转头便走了,丝毫不给她问其它任何问题的机会!!!,艾米看着老头的背影,竟然看出了一些逃走的感觉。

后来听说这老者是个神医,来无影去无踪,这番来救她也说是机缘,神秘的让整个雪家都很是诧异。

哎,这些我都不关心,我新设计的衣服刚刚申请专利啊,啊,我刚打拼出来的事业啊,哭死(;´༎ຶД༎ຶ`)..

既然我是被抓过来的魂,那也不应该是我控制着身体啊?难道说主魂还没醒?所以我能控制这副身体?主魂醒了,我就得噬灭了???

目前已知消息,她叫雪月?还是个郡主?嚯,这身份,皇亲国戚的……

可能身体还很虚弱,思考之中就又睡着了,梦中到了另一方天地,隐约见到了一个女孩。

四周空旷只有水面,她就光着脚,一袭白衣站在水面上,身上泛着盈盈得白光,却死活看不清脸~

原主开启嘴炮模式巴拉巴拉半天,意思就是阳寿已尽,还是没有能帮上三皇子元崇,她最爱得人~看来这姑娘铁定原主了。

这次去海上,就是为了帮他找可以保位的遗留卷轴,这卷轴内有可以获得统一九州得神秘力量,可是通往卷轴的路上,危险重重,找到后,突然出现一股强光,将她震晕,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艾米对她说的这一堆丝毫不感兴趣,只是很好奇地发问“为什么神医招魂,把我招来了,为啥不把你本人招来呢?”

“因为我的灵魂太薄弱了,即将要消散了,你是异空间来的,魂气正足。”

我这一生,为追寻所爱倾覆所有,我不悔,他利用我,我心甘情愿被他利用,如今命以到此,我亦不悔,如今这副身体由你支配,我只希望你,在他做错事得时候,留他一命。”说完便消失在原地,艾米如何呼唤都不应,最后掉落一片黑暗之中突然惊醒……

(那这么说,雪月得正魂要消散了,那么就只剩下她这个辅魂了?

也就是说,没有魂魄压制她了?

只要闯过什么封印就能活了?

嗯,得活着,活着才有希望,才能拥有正能量……)

思考完毕,睁眼看了看那带着黄帘子的木床。

叹了口气。

唉,这下好了,莫名其妙了就占了人家的身体,莫名其妙就要破什么个封印,还真是……

想想就觉得刺激!!!好久没有发生这么具有挑战的事情了呢!”

做好思想工作后,忍着痛感缓慢的从床上坐起来,仔仔细细打量起这间屋子,准确的说是闺房。

房子内的家具都是木制的,雕刻很是讲究细致,梳妆台上也是古色古香,上面还摆了很多饰品,屋内还有一些说不上名字的植物和花,因为阳光的投入,泛着暖暖的色调。

雪月颤悠悠的下了地,一步一抖,螃蟹似的挪到镜子面前。

这一看不要紧,看后瞬间惊呆了。

这脸,怎么回事,这厚厚的黑眼圈和垮掉的腮红,活活一个大村姑啊,居然也能叫郡主???

我艾米,怎么也算时尚界的宠儿,这遭殃的妆容,土气的服装,在她身上出现,真是想都不敢想。

“来人啊,本姐姐要沐浴!!!”

瞬间门口出现三名少女模样的丫鬟出现,应了声后,去准备了。

当郡主还真是不错哈哈哈哈,艾米洋洋得意的道。

怪不得那少年看我的眼神是那样的~可以理解了~

沐浴时,特意让人多放了些茉莉。

“最喜欢茉莉清爽的香气了”雪月泡着澡舒了口气道。

沐浴过后终是露出了雪月的原貌,三千青丝垂落肩头,被水浸湿滴落着水滴,线条优美的锁骨,雍容柔美的曲线,肤若凝脂,美目如画,朱唇不点即红,让人移不开眼睛。

同类热门书
医后倾天
医后倾天
(原名《爆萌狐宝:神医娘亲要逆天》)她是华夏古武世家传人,刚穿越就身中暗算,随意强惹了个男人,却不料珠胎暗结。怀胎十月生下的是只小狐狸?这小狐狸还扯着她的衣服喊娘亲?好在小狐宝乖巧软萌,贴心护母,在这龙蛇混杂的大陆,母子联手大杀四方,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极品亲戚悔之不失。可某日,狐宝他爹找上门来,不但要抢她的孩子,连她也打算一起抢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要当狐宝他爹,问过狐宝他意见了没有?某狐宝双手叉腰:“想当我爹,先交银子再去后面排队,娘亲,我觉得隔壁王叔叔挺有钱的,你给王叔叔当媳妇吧。”
萧七爷 ·玄幻 ·完结 ·264万字
9.4分
凤帝九倾
凤帝九倾
《被迫饲养反派狼崽后长公主真香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因一场梦境而来,因一张皇榜结缘。九皇子要成亲,娶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大夫,瞬间引起众怒,皇城哗然。皇上,太后,皇后……警告威胁,明枪暗箭齐上阵,只为阻止这桩婚事。风华绝代九殿下冷笑,“娶她,我活;不娶她,我死。”九个字,所有反对的声音一夜消失。药房中侍弄金蛇的女子云淡风轻般轻笑,带着一种俯瞰世间蝼蚁的漠然无情,“娶我?问过我的意见了?”“如果我现在问你呢?”深情的双眼锁在她面上,一把匕首抵在自己心口,“是你从地狱里救我出来,我以身相许。你若不愿,我将性命还你,再入阿鼻地狱。”“这天下,还无一人有资格娶我,更从未有人敢威胁我。”“那我嫁你,行吗?”
一季流殇 ·玄幻 ·完结 ·295万字
9.3分
校园女特工
校园女特工
【已完结】她,是顶级黑客高手,意外重生竟成为普通初三学生。赌鬼父亲,借了高利贷被追着要债?还有家里跟着的一群极品亲戚。重生而来的云笺扶额冷笑:想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她风华归来,高调回击,人若欺我,绝杀!『女主云笺,男主斯绎』PS:爽文、虐渣、打脸、女强男强,1V1绝对身心干净,不信你拿肥皂擦刷子刮刮看!顺便按按右下角收藏一下哈!【严禁转载、改写!必究!!!】
末烟 ·异术 ·完结 ·327万字
9.6分
随身空间农女奋斗史
随身空间农女奋斗史
推荐连载新文【重生团宠:锦鲤福宝她又甜又飒】完结文【神医娇妻有空间】骂了句苍天,结果被雷劈死,好不容易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却又有个狗血的身世。盼天盼地,终于有个护主的丫鬟带自己逃走,结果不幸被追,不得不把自己放在山洞。不过还好被人捡了,做个小农女其实也不错!爹宠娘充哥哥宠,还有国师做老公,花落觉得,自己瞬间达到了人生巅峰!
花未老 ·玄幻 ·完结 ·65.7万字
9.4分
王的惊世医妃
王的惊世医妃
墨雪薇,神医传人,被坑人师父强行送到中洲大陆成了墨家草包七小姐。当草包变成天才,她惊才绝艳,智慧无双。
杨十九 ·异世 ·完结 ·173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