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22章)
东方肚白,阳光破晓,红云中透出丝丝光线,洒落在这漫无边际的树林中,这里有参天古木,茂林修竹,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既幽静又烦闹。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小恒子偶遇杀戮

东方肚白,阳光破晓,红云中透出丝丝光线,洒落在这漫无边际的树林中,这里有参天古木,茂林修竹,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既幽静又烦闹。

林中不时传来阵阵舞棍声,闻声而望,只见一十二三岁布衣少年正手拿木棍练武,手舞风将周围树叶卷起,飘荡在四周,可看出这少年身手敏捷。

不远处有一茅屋,茅屋前站一中年人,脸色有些苍白,覆盖着纵横交错的刀疤,看起来有几分狰狞,况他目光冷峻,背负双手,直盯着少年练剑,其周身气势令人不寒而栗。

只见少年一个“鹞子翻身”,将手中木棍以“一剑穿心”刺向那树干,可惜力道不够,取向不准,一招刺偏,木棍被戳成两节,“啊——”少年叫了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少年抬起头,头上扎满叶屑,望了望不远处的中年人,歪歪嘴不敢起身。

中年人双目含火,直盯着他,突地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提起少年,如拎小鸡般,周围树叶都被惊起,可看出中年人的怒气极大。

中年人道:“给我站起来,以为趴着就没事了吗!”转手将少年扔出去,少年被抛在地连打几个滚。

少年被摔得生疼,但不敢叫唤,抬起头见中年人又欲过来打他,赶紧站起身,低着头不敢看中年人。

“你是不是存心要气死为父,这套剑法练了这么久都练不好,你的根骨不错,分明有练武的天分,可为什么要偷懒不学好!”中年人怒不可遏,“你能不能让为父省点心!”

“啪——”中年人怒火冲天,打了少年一巴掌,少年左颊立即可见清晰的五指印,嘴角流出鲜血却不敢还口。

“抬起头来看着我!”中年人吼道。少年抬起头,眼中闪着泪光却不肯滴下来,细一看,原来是一俊逸少年,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纯美无比。

中年人见他的面容,顿时心软,却又有着说不出的凄苦,“啊——”大吼一声,饱含凄凉,突地平地一掌,顿时黄沙漫漫,落叶纷飞,余音回响,不绝于耳。

少年则早已躲在树后不致于被伤害,自他懂事起,父亲就不止一次发狂,他知道父亲心中很痛却无能为力。

良久,中年人发泄完,无力地坐在地上。

少年赶紧上前,抓住父亲衣襟:“爹,你没事吧?”

“滚!”中年人一把推开他,吼道,“你为什么不争气!为什么要偷懒!难道真的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吗!”说完拿起身旁的酒坛,抱着大饮,不一下便尽。

坛中酒本就只剩一小点,肯定是解不了中年人的愁,中年人放下酒坛,瞪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少年,叫道:“小恒子,打酒去,打不到今天就别回来。”

话毕将酒坛扔出去摔得粉碎,甩手进屋。

****

小恒子闷闷不乐,在林中漫步,心中万分委屈,又疑云重重:“为什么爹一天到晚总要我练武,练不好还要打我,他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边想边摸摸自己肿大的左颊:“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喝酒,他到底有什么愁啊,又不肯告诉我,真是的,一生气就拿人家出气。”

只听得一阵打斗声,将小恒子从想象中拉回来,小恒子惊道:“什么声音,难道来了人吗,这里很少有人来的。”

循声而去,只见两黑衣人正与一白袍人决斗。

两黑衣人四十岁上下,手持长剑,招招带杀,且面露凶容,望之令人生畏。

白袍人为一六十岁左右的老者,赤手空拳,气定神闲,满头银发披泻在后,长髯平胸,也是银白不染尘埃。

白袍老者拳上生风,脚下旋步,宛若游龙,在两个黑衣人之间穿梭,且在打斗中头发翩跹而起,竟如仙人一般。

三人十几招内虽未真正分胜负,但两个黑衣人已是气喘吁吁,双剑合并速度放慢,身形也不那么敏捷自如,且两人忙活了大半天,竟然连白袍人的衣角都没碰到。

而白袍老者神情自若,手脚工夫未有丝毫减缓,一个“燕子翻身”,脚尖在两剑上一点,借力弹开,站在一丈开外停下,面不红气不喘,剑眉入鬓,双目温润却带有丝凌厉,面容俊朗,儒雅又添加些威气。胜负已自分晓。

白袍老者手抚银须,道:“‘黑衣双煞’,老夫与你们无冤无仇,对你们也是一再忍让,多加留情未下杀手,你们却苦苦相逼,这是为何?”

一人道:“真刀真枪哪有忍让之理。不过你也的确厉害,我们的剑如此锋利,竟然伤不到你半分,甚至连你的衣服都碰不到。”

另一人道:“你不想让我们苦苦相逼,就识相地将‘火莲珠’交出来。”

“‘火莲珠’!”白袍老者双眉微拧,“怎么还是为‘火莲珠’,老夫这一路都不知应付了多少人,也不知有多少人丧命在老夫手下。”

“老夫也一路放出消息,这‘火莲珠’并非凡物,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老夫只是想寻求有缘之人。”白袍老者道,“如果你们要强行食用运功,轻则全身瘫痪,重则筋脉逆行气绝而亡。”

不知道这话说过多少遍了,但仍不耐烦地重复,毕竟这是关乎人命,虽他的双手也沾满血腥,但只杀该杀之人。

“废话少说,赶紧将‘火莲珠’交出来,是不是有缘只有我们用过才知道。”这二人丝毫不畏惧更不领情。

“就看你二人这火爆脾气,阴骘性格,必不是‘火莲珠’的有缘人。”白袍老者道,“老夫好说歹说,怎么你们就是不信呢,若‘火莲珠’在你们身上,你们不仅不能得一分益处,还会招来杀身之祸。夺珠之人掀风逐浪,凭老夫的身手还只能勉强应付,若尔等拿着,恐怕还没走出这树林,就被人大卸八块了。”

二人闻言有些犹豫,白袍老者这话有几分道理,只要“火莲珠”还没有转化为自身内力,就随时有被抢走的危险;但现在“火莲珠”就在眼前,岂有不夺之理,况此地人烟稀少,又有谁知道“火莲珠”在他们身上。

“我们会怎么样就不用你操心了,只要把‘火莲珠’交出来就行。”一人道。

老者摇摇头,仍是无奈和失望:“算了,任何时候你们都是将老夫的好意抛之脑后,既然如此就不必留你们了。况且你们在江湖上也是心狠手辣之辈,解决了还可少些祸患。”语气饱含冷意,让“黑衣双煞”不由一颤,不禁往后退,但仍没有逃跑的意向。

白袍老者双手从腹前往上托,双掌间充满内力,脸和双手赤红,忽一阵狂风起,飞沙走石,将老者衣袍和银发掀起,俊朗无比。

这等浑厚的功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且“黑衣双煞”见老者浑身上下充满慑人的杀气,这下是真的怕了,可想要逃跑却已来不及。

“扭转乾坤!”老者高声叫道,将内力朝前推出,如泰山压顶狂风暴雨般袭向“黑衣双煞”,一切就如闪电般迅捷。

只听“啊,啊——”两声惨叫,但见“黑衣双煞”的两柄剑断成几节,遍插在他们身上,二人即七窍流血而亡,惨状不堪入目。

看到这个画面,小恒子双目圆睁,惊恐万分,使劲用手蒙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

同类热门书
一帘风月九重天
一帘风月九重天
她好像死了,可掐肉会痛;她明明还活着,又好像死了无数回。人生真真假假,恍恍惚惚。一无所知的世界,走下去,才有惊喜,但不包括这个——“你忘了我们在弱水之畔的初次见面了吗?”一名帅哥挡住去路问。她:“……完全没有这回事,你认错神了。”(本文分凡间、修真、天界三部曲,非常见的打怪升级修仙文,男主在最后一部才出现,未必结婚生子。请无CP党、甜文党慎入!!!另,本文一切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过分考究与模仿,谢谢~。)
竹子米 ·修仙 ·连载 ·122万字
9.8分
玄妙大唐
玄妙大唐
经历了许多个快穿任务的李俪君回到了自己出身的大唐她以为自己会过上平静安逸的生活却出乎意料地重新认识了这个大唐原来世界从来不是她以为的模样……
Loeva ·仙缘 ·连载 ·30.6万字
星壶
星壶
新书穿越架空、玄幻、甜宠王爷《冷王,医妃要私奔!》火热更新中~~,欢迎跳坑。见义勇为得星壶,挚诚热血封印开。万千世界壶中藏,历尽世间奇无数。一“壶”在手,天下我有~~~~。--------------以下通俗版:普通女大学生因为一次偶然的见义勇为行为得到一古董“铜壶”认主,壶中居然藏着不同文明的世界,还有“复制”功能,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包会有的,美男也会有的。ps:已完结《丹游记》
寞然回首 ·修真 ·完结 ·114万字
8.0分
谁还没把剑
谁还没把剑
平平无奇沈贯鱼,莫名穿成了道魔两位大佬的亲闺女。御剑飞行,劈山断岳,遨游世间荡不平,好一个修仙世界!!!世人都晓修仙好,不知仙人也操劳,朝游东海斩恶蛟,暮至西极除魔妖!百年易逝,沈贯鱼手握长缨肩背利剑都做到了。“下一个百年,我要轻轻快快飞升成仙!”忽的——某位魔道巨佬在她耳边恶魔低语:闺女,醒醒,别做梦了。沈贯鱼:?!!小剧场:沈贯鱼从坊市捧回一尺三寸木给娘:“娘,别人都说它又圆又坨,拿来当烧火棍真真是恰如其分!可我怎么觉着它暗藏腾腾杀气?”老爹黎川:“闺女,这可是仙剑,你交给我,我帮你找根更好的烧火棍怎么样?”夏初一拔剑挽了个剑花,一泓秋水叩沧海:“谁还没把剑,黎川,你想要?打赢我!”
修仙呢没空 ·修仙 ·连载 ·26.9万字
9.9分
从现代飞升以后
从现代飞升以后
林清婉和易寒飞升时将天邪宗的宗主许贤和清风明月白童三个鬼修也给偷渡上去了,于是三人三鬼一起落到了修真界的飞升台上,一抬头就看到了许多原著居民
郁雨竹 ·仙缘 ·完结 ·99.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