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5章)
本书的内容是1919至1978年的故事,可以称之为沧桑的前传,是创世风雷第二部的延续,第三部的开端。灾难、战争??这是我们长辈们所经历的人生,谨以此篇,向他们致敬!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思来江山外 望尽烟云生

1919年,京城、上港等大中城市,女人们悄然开启了一股时尚风潮-一种短衣长裤的着衣风格开始流行起来,人们的服装逐渐西化,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新鲜味道。哄哄嘈嘈的巴黎和会,正在进行时,参会各国代表足有1000人,其中全权代表就70人;这么隆重的场面背后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政治永远让人看不懂。最终,千人会议开成了“四人会议”。后来又因为其中一位,在战争中贡献很小,是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也被无情地冷落一旁。所以,又开成了“三人会议”。会议中,三人各怀鬼胎。其焦点无非还是霸权,谁都不肯轻易让步。于是,很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就像是三个江洋大盗在分赃,无所不用其极。三位首脑为了经济利益,吵得不可开交:

“你们拿50%,我们得30%,怎么样?”

“不行,绝对不行!这次大战,我们损失最大,我们应该得58%。”

“太过份了,我们不同意。”

“那我们也不同意。”

已经78岁的老总理,虽已满头白发,但仍像一只野兽,真不愧为“老虎总理”的外号。而另一个也百般纠缠,一点儿都不愿牺牲自己的利益。余下那位只好在他们之间周旋,忙着打圆场:

“我们一分钱都不要。你们两国都作些让步,让别的国家也得点好处,你得56%,他得28%,这样可以吗?”其中一个厉声喊着:

“可以。但边界得以莱茵河为界:除阿尔萨斯—洛林归还外,萨尔区也归我们!”

如果他们得到萨尔区,就意味着他控制了欧洲最重要的军事工业区,将来可以在欧洲大陆称王称霸。这一点,另外两个当然不同意。他们从1月吵到4月,谁也不肯让步,都以退出和会来要挟对方。就这样,会开了5个多月,三个人经过无数次的争执和讨价还价,终于有了结果。但作为战胜国的中国代表并没有出席这场分赃的丑剧,拒绝签字。

签署合约那天,京城郊区的张各庄里,方家正给儿子方略过一岁生日,他的生日虽没赶上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却标志着战争的正式结束,也有非凡的意义。早些年,淮河发大水,方家被迫从安平省凤阳县小塘村逃荒到这儿。幸好方略父亲精通木匠手艺,方家在张各庄才得以立足,成就产业。方略在家里排行老三,正赶上了那个极其特殊的时代,“主义”和“思想”作为新兴的词汇,火炬般传入中华大地;新思潮、新风尚逐渐掀起汹涌澎湃的巨浪,一场空前的变革即将到来……

方略的记忆始于上学私塾,学生们之乎者也的读书声,研墨时故意发出的浑身发痒声;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倒背着手、摇头晃脑的教书先生,以及他手里的那把戒尺。方略对那把尺子至今深恶痛绝,因为它曾无数次地令他娇嫩的小手发红、发紫甚至肿胀起来。因此,方略对所有硬条状的东西都极其厌恶,包括后来改邪归正的格尺,以及长牛肉干和条状麻糖……对他来说,最开心的事就是花钱,不管是买糖人、兔爷,还是看拉洋片,最精彩的还是那出《水漫金山寺》;那时孩子们最缺的就是零花钱,只要花钱的事儿,他们都喜欢。

方略人小鬼大,凡事儿都瞒不过他的眼,他既好奇心强,又爱思考。在方略眼中,最神圣的,不是金碧辉煌的皇宫,也不是庄严肃穆的寺庙,而是附近那个非常神秘的镖局。镖局离学堂不远,是个很大的院落,院墙高耸,大门紧闭,高高的门楼上写着四个楷体大字:“威勇镖局”,显得威武霸气。外面没什么人,很冷清,只有四周墨龙的彩色大旗迎风飘抖,里面却并不安生。方略和小伙伴们课间休息时,常会听到里面传来嘿、哈、呀……的种种声音,大家当然都很好奇,也知道肯定是练功的声音。时不时互相挑逗着斗两招,也想学人家练两下。时间一长,院里练武的场景便越发令人神往。终于有一天,先生外出办事,孩子们搬来梯子,爬到房顶看。方略胆小怕事,最后一个上去,还没看几眼,下面练武之人耳聪目明,早发现了他们。一位浓眉男人大喊:“好小子们!竟敢偷偷学艺?!”众学生一听,都害怕了,赶紧顺梯子往回跑,方略刚上来,还没来得及看上几眼,反应又慢,等他再想下去,梯子早让伙伴儿们拿回去了。这倒好,不叫瓮中捉鳖,被人家“房顶捉鳖”了。方略被拿到堂前问话,见有很多人,坐着站着的,黑压压一片,大部分都是光膀的壮汉。那个浓眉的坐在中间,一脸严肃,他旁边一个梳着俩小抓髻的女孩儿问方略:“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到温家大院里……啊,不是……温家房顶上撒野?”这话一出,大家都被逗乐了,方略却更怕了,低头不语。又见一个剃了光头,酷似哪吒的小男孩说:“你不知道偷偷学艺是要挖眼的?”一边儿说,还一边儿伸出两个手指,作弯钩形状,探向方略的眼。浓眉男人一见,连忙伸手拦住:“良涌,别吓坏了他,念他是初犯,先饶了他这回。”男孩听了,向方略作了几个鬼脸,一副轻蔑的样子。方略磕了头,道了歉,才战兢兢地回了学堂,又挨了先生几戒尺,心中煞是不平。

方略家就在威勇镖局南侧,中间隔着的,无非是几间柴房和马概,他谋划着想再去瞧瞧,倒不是为了报复,还是想去看人家怎么练武。方略仔细观察,发现他家柴房的墙上有一个洞,他的身材恰好能爬过去。一日清晨,方略听里面没啥动静,便从洞口爬了进去,见四周果然寂静无人,他走到最靠前的一间柴房,那间房子有个窗,只有密匝匝的格子没糊纸,能看到院里动静不被发现。方略推门进去,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小姑娘正趴在窗台往院子里瞧,正是那天呵斥他的那位。方略正不知如何是好,那女孩却伸出食指竖在唇边,向他示意不可发声。方略正感意外,只听得那些徒弟们已经跑到院子里操练起来,显然有规定时辰,那个浓眉的在旁边指导,不时练几招。有蹲马步的,有打拳踢腿的,有练兵刃的,一时间或伸掌舞剑,或跳跃翻腾,好不热闹。方略从未见过这样场面,看得目瞪口呆,两眼直冒火星,真想冲出去也练几下。这间柴房很大,只见那个小女子也没闲着,拉开架势,学着外面武师们的套路,开始练习。一路咏春打得像模似样,显然练了很久。原来这温家的功夫是传男不传女,只教女儿们些强身健骨的法门,武功则一招不传。可这三闺女是个闲不住的人,不爱红妆爱武装,偷偷自己学些拳脚,以备不时之需。这个柴房是她常来的地方,不料却被方略撞个正着。

正在这时,外面脚步声响,有人进来掏柴,小女子赶紧拉了方略,藏在后墙的一个大笸罗后面。方略当时还小,却也学了一些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不敢造次,可女孩儿却怕她出声,一只手搂着方略的腰,另一只手捂住了方略的嘴。黑暗中,方略感到一阵清香扑鼻,早已不知身在何处,脑子里满是胡思与乱想,禁不住将手伸在女孩儿的腰间。等人走了,方略仍搂着她不放,沉浸在美好的梦幻里,脸上却像忽然被蜜蜂蜇了一下,一种麻辣的感觉……小姑娘推开他,脸上已经红霞飞渡,愈显得妩媚。方略这才感到了疼痛,原来早已挨了一巴掌,急忙捂脸。小姑娘看到他的窘态,格格笑了起来,说:“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敢来偷艺?!”“我……我不是偷艺,只是来看热闹。”“看热闹?!让我爹捉住你,非打死不可!”说完了小姑娘拿眼睛瞪方略,还叉了腰。方略知道她在吓唬人,她自己也属于偷学,低低的来了一句:“你不也在偷练么?就不怕你爹怪罪?”小姑娘一听急了,扬起手想打方略,却在空中划出一个圈,又放下来。方略见说到了她痛处,胆儿顿时大起来,也抱起了胳膊,抬起下巴看她。小姑娘脸色一沉,轻轻说:“那咱俩谁都不许说出去。拉钩!”“对,谁说出去,谁是小狗!”方略也义正辞严地说。小姑娘伸出了弯曲的小母指,方略也弯了小指迎了上去,两个人把手指勾在一起,齐声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从此以后,方略仍不时去温家的柴房里偷看,直到长大了再爬不进去为止。而从之后的结果看,他并未偷得什么高超武艺,却偷了个娇滴滴的老婆-这个小姑娘后来真成了他的夫人,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那小姑娘叫温良祝,是温家最得宠的三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当个儿子养育,直到有了儿子温良涌,热度才稍稍降低。那位浓眉的男人便是老镖头温天化,纵横江湖几十年,人送外号“无人敌”,他闯下的基业,在京城数一数二。除了张各庄的总号,城里城外,还有三家分号呢。三女儿习武,怎能瞒得过他?他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让她有点儿防身之术,有何不可?虽然破了规矩,但想想这每况日下的时局,还是给自己的孩子留条后路吧。至于方略的事儿,他可真不知道,他临死也不明白,给三女儿说了那么媒,有钱有权的多了,可她偏偏就希罕这最穷不过的方家,原来人家两个妙人儿,早自由恋爱了。

那时的中华大地,到处都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唯独西川,因为山高皇帝远,并没有战乱。离西川省央金市不足二百公里,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小城,名叫拉则。这里是嘉绒藏族的聚居地,风景独特、民情淳朴。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这里如诗如画,恍若人间仙境。
拉则四季分明,冬春是冰雪世界,分不清哪里是云天,哪里是陆地,哪里是雪山,哪里是海子。就连树木,也时时被厚厚的雪隐藏起来,仿佛一切都在低温环境里沉沉睡去,忘记了尘世中的一切。只有散放的牛马,不敢虚度这一年中最悠闲自在的时光。它们在田野中随心所欲地游荡,摇着尾巴,喘着白气,像猪悟能一样,用鼻子拱开积雪,寻找着封存的美味。
直到五一节后,布谷鸟开启了春天的按键。鲜草嫩叶就会在不理睬中悄然发生,并且聚成团、连成片,把空间妆点得清新明快,如同一位清纯少女,悄悄降临人间。海子中间,倒映的也全是碧绿色彩,蓝白绿统治着世界。然后,美丽的天鹅按时回归,勤奋的野花相际怒放⋯
夏天的拉则最为舒适,长蛇般盘踞的藏寨,指针般高耸的碉楼,吸引着远方游子的目光。无论是温度和风景,都堪称一绝,是最佳的避暑胜地。杨树的羽毛在地上集结成团,繁茂的树叶够着了行人的肩膀;小雨不知疲倦地下着。若是晴天,景色中都是纯粹的颜色:天空是纯粹的蓝,浮云是纯粹的白,树木草地是纯粹的绿。繁花也是纯粹的色彩,把握着短暂时光,绚丽绽放。
秋天,拉则把精华浓缩,成了一副天然的油画。雾气中,山色垂蓝,黄叶和枫红缀满山林,有的星星点点,像是盏盏灯火;有的黄艳似金、猩红如火,像是燃烧烈焰。此时此刻,城周尽染的,是层次分明的绿,深浅不一,光彩各异,仿佛一切都变得丰富起来,凝重起来,再也无法用泼墨和水粉来表现,只有超现实的油彩,拥有千般变化、万般色调,才可以大致地描绘出它的美丽。秘境中,大梁河水匆匆前行,局部流成一条白线;雪山之颠银光闪烁,像是完全用锡箔纸包裹起来,远远望去,光闪闪、亮晶晶,真可以称为“银川”了。比起拉则,央金要出名得多。它虽是一座地级城市,但风景不比拉则强多少,城也不比拉则大多少。却因为一首“央金情歌”而闻名于世,歌声传多远,央金的名字就传多远。那一年初夏,一群来自宣府的车队,不辞辛苦地来到了这里。马车上插满了龙虎旗和各色番旗,这是“威勇镖局”的标志,青色番旗上印着斗大的“吉”字—这正是吉鸿亮家的车队。

作者还写过
风雨沧海
免费
风雨沧海
这部作品收录了我的散文随笔精华。虽然篇幅都不大,却和我写的小说一样,字字珠玑皆是血,句句生香满书春!敬请各位朋友多多指教!
寒隽 ·随笔 ·完结 ·11.9万字
风雨沧海之风雷
免费
风雨沧海之风雷
上古时代,宇神和宙神再次创立了阴阳平衡的世界,他们生了盘古、伏羲、女娲、共工、祝融、亚当、莉莉七个儿女,分别赋予了五行特质。盘古属金,伏羲女娲属木,共工属水,祝融属火,亚当和莉莉属土。又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创造了风神波塞冬、死神和撒旦,并让死神掌管阴间,让撒旦监督他。但是,阴界的两位魔王,不服自己的地位,与阳界的五行之王发生争执,他们以七宗罪的名义挑起战争。第一部伏羲王讲述伏羲率领义军与撒旦等七宗罪魔头抗战,最终取得胜利。但撒旦未被消灭,他将灵魂分身七处,藏在七大魔王身体里隐藏起来,期待着卷土重来。第二部寻龙诀讲述神瑛侍者炽天使米迦勒投胎于人世。与石猴、猪豚、河伯一起由西向东,找寻九位龙子,夺取九块龙牌,合成东方神龙。为的是打败撒旦的巨蟒合体,此时撒旦依托蚩尤的上古之尸再次复活,神龙虽然合成,却依然战胜不了他。第三部神龙传众神下凡,一切从零开始。他们重修法力,准备再起炉灶。众神均被布散相思,秦淮八艳各有所属,神龙使获得真爱。神龙使找到自己的身世,八部天龙、八驾凤凰、八大麒麟齐聚一堂。神龙使率领七仙八凤,在众神帮助下勇夺二十四圣殿。终于将撒旦和他的魂器全部消灭。
寒隽 ·史诗 ·完结 ·46.1万字
红楼梦惊
免费
红楼梦惊
作者研读《红楼梦》多年,出版40万字《红楼悟梦》一书。认为续写后三十回,应当以程高本的后四十回为蓝本,再加上现有的研究成果,方能在最大程度上接近原著。现将自己改编的结果公之于众,希望能对《红楼梦》这部奇书伟著的推广,尽自己的一点儿微薄之力。
寒隽 ·文艺 ·完结 ·27.1万字
同类热门书
我的1979
我的1979
一觉醒来,回到那个年代,再次面对过往,你猜不透的结局..........
争斤论两花花帽 ·乡土 ·完结 ·400万字
7.4分
从商二十年
从商二十年
新书《我的绚烂人生》已发,原滋原味,欢迎阅读。一个山沟沟里走出的泥腿子,用了二十年成为顶级商人。有人问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说“我不是天生强者,我只是天生要强!”书友QQ群:785266472
井神 ·励志 ·完结 ·330万字
7.6分
大国战隼
大国战隼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榜首作品】“我一脚油门就能到关岛你信不!”别人开飞机费油,李战开飞机费发动机!
步枪 ·现实 ·完结 ·228万字
8.7分
卜筑
卜筑
人到中年万事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将相寻死路。
争斤论两花花帽 ·现实 ·完结 ·53.4万字
8.3分
造车
造车
“我想造车!”韩皓一本正经说道。“就你——”周围的人都笑了,其中有人出言讽刺道。“别人造的汽车都是用钱买,而你韩皓造的汽车得用命买!”面对种种质疑,韩皓依旧不为所动回答。“既然如此,让我第一个试驾,就用我韩皓的命替中国民族汽车产业赌一个未来吧!”
榕之子 ·励志 ·完结 ·230万字
7.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