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7章)
杨洋、李一桐主演同名电视剧于2022年4月5日播出。中国军事文学领军人物、《战狼》编剧纷舞妖姬,继《战狼》后再写特种兵巨作,书影联动,为读者奉上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写透一群不知道死亡和畏惧为何物的超级敢死队,打造新特种兵形象,创造出属于中国的“兵长”!首部换代冲突、信息化转型、鬼才大兵的特种兵大作!兄弟情满分,冲突值满分,爱情也不浮于表面!女性角色不再是花瓶!有撕逼,不狗血,有动作,不套路!全套小说讲述了燕破岳从一名技能突出,却与集体格格不入的“兵王”,在严酷环境与艰巨任务的捶打之下,逐渐融入群体,与军中工程师艾千雪、女兵王郭笑笑、战友萧云杰等并肩作战共同成长,最终成长为优秀武警特战队员的热血军旅故事。
品牌:磨铁数盟
上架时间:2020-06-16 00:00:03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本书数字版权由磨铁数盟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天职》:夜半炮声

时钟的指针,刚刚跳过凌晨四点三十分,辛苦工作一天的人们,正在呼呼大睡,虽然距离起床时间还很长,但是时值六月中旬,白天长夜晚短,深暗的天空中,已经透出一丝鱼腹般的惨白,将黎明前的黑暗映衬得更加深沉。

放眼望去,整个上东村中没有一丝灯光,仿佛一切都陷入沉睡中,只是偶尔隐隐传来一声犬吠,旋即又安静下去。只有熟悉这里的人才会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村民晚上都不使用电灯,而是每一家都在窗户上安装了三层遮阳布窗帘,还有的人家,索性直接在窗户部位安装了拥有滑动轮的日式木门,将光线彻底阻隔在室内。

在村子后面的山脊上,安装了几十台小型风力发电机,它们随着山脊起伏,拉成了长长的一条长龙,在夜风的吹拂下白色叶片徐徐转动,在源源不断创造出清洁电能的同时,也为这个其貌不扬的山村,增添了一丝西方城镇的时代感;而萧云杰脚下这条修得工整而宽阔的柏油面马路,更是将村子与外界的主干道连接在一起,将中国政府宣传的“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发扬得淋漓尽致。

打量着村子里,那些模仿别墅建造的两层、三层小楼,萧云杰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他将警车停到距离上东村五百米的位置,蹲在地上从香烟盒中取出一支烟,再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将香烟从中扭断,把烟丝都放到了纸上,用手指微搓,旋即一支纺锤形的“大炮”就出现在萧云杰手中。

萧云杰今年三十二岁,是本市刑警队队长,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说不上鹤立鸡群,但是长期坚持高强度体能锻炼,却让他拥有了猎豹般敏捷的身手和优美的线条,浑身上下张扬着野性与恣意。还有他那双因为职业关系,显得过于敏锐和深沉的眼睛,让他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轻而易举地挑动怀春少女的心怀。

只可惜……这位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有三大特殊爱好让他至今未婚,而且连女朋友也没有。第一,工作时没有半点形象,总会蹲在地上,不止一次被媒体记者拍到,被戏称为“懒汉队长”;第二,只抽自己卷的“大炮”,别人递过来的香烟一概不接,而且只用蜡梗火柴点火;至于第三条,你只需要知道,这位萧大队长的绰号是“卑鄙无耻太牛皮”,得罪的人太多,谁敢做他女朋友,就会收到恐吓信若干就行了。

至于萧云杰自称的,有一个从小就暗恋的女神,非她不娶的宣言,大家也只是当一个笑话听听。

没有过滤嘴的大炮几口就吸到了底,最后再狠狠吸上一口,萧云杰终于站起来,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大麻雷子,这枚在过年时才能看到的大麻雷子,外表包着一层红色的纸皮,看起来竟然比鸡蛋还要粗,将烟屁股凑到引信上,亮丽的火花随之开始闪烁,直到引信即将燃完时,萧云杰才猛地一扬手将麻雷子狠狠抛向远方的上东村上空。

轰!

在一片寂静的暗夜中,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弧线的大麻雷子,在十五米高空轰然炸响,那股沉闷的轰鸣,吓得村子里上百条狗同时惊醒,它们连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一起开始放声狂吠。

在狗们的集体躁动下,就连村民们在家里养的鸡啊、鸭啊、鹅啊什么的,也开始不甘落后地仰颈高歌,几秒钟前还沉浸在黑暗与沉睡中的山村,在瞬间就变成了一片有闹市之闹、红火之火的午夜梦回档《动物世界》。

萧云杰丝毫没有半夜扰人清梦后的惭愧,他从车里拿出一个拥有微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同时在心里默默数着:“三十,二九,二八……”

当萧云杰数到十五的时候,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一些黑影从院子里翻墙而出,这些身影一个个动作利落,对四周环境更是了如指掌,在萧云杰把三十秒钟数完时,整个村子的街头小巷,到处都是撒腿飞跑的身影,粗粗计算下来已经超过百人大关。

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整个村子里依然看不到一丝灯光,一百多号人在黑暗中高速奔跑,却几乎没有产生碰撞,他们仿佛经历过上百次演习,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跑位,他们就像是退潮时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出,转眼间就汇聚到同一个方向,一起逃进了村子后面的大山。

萧云杰将望远镜丢回汽车,就在准备离开时,路边一个用砖头水泥砌成的宣传牌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个牌子刚刚砌起来不太久,如果萧云杰没有记错的话,他昨天晚上来放麻雷子时,牌子上面还是空着的。

宣传牌上有人用红色颜料,写了一行大字:上东村诚挚欢迎高素质、高学历人才加入,大专学历嫁入本村者,每月可领补助五百元;本科学历嫁入本村者,每月可领补助一千元;硕士学历者,每月可领两千元,可进入村委会工作;博士学历及以上者,每月可领三千元补助,并可享受分红福利,孩子出生后,优先分配土地。

看着这样一个集征婚和人才招聘于一体的广告宣传,萧云杰只觉得喉头发痒,“呸”的一声在上面吐了一口浓痰。

就在他坐到驾驶席上开着汽车时,远处有人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一边挥舞着向他打招呼,一边快步跑了过来。

这个能在一分十五秒内就穿好衣服,并在萧云杰每次放麻雷子都会随机更换位置的情况下,仍能迅速判断出萧云杰的具体方位,并在他离开前一路跑过来的人,就是上东村的村长裴国方。

裴国方今年四十多岁,长着一张貌似忠厚的脸,往人面前一站未语先笑,脸上的真诚与质朴,让你很容易对他产生好感,他身上穿的衣服,更是五十块钱一件的地摊货,怎么看都是绝对亲民加朴素。

“萧队,萧队,请等一等……”

裴国方人还在两百米之外,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萧云杰没有走,只是下了汽车,又蹲到了地上。

这可是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套在戏文里,可是个有点实权的角色,就算现在只要警灯一开,就可以横冲直撞,怎么做人就这么不讲究,不管遇上谁都先地上一蹲?!

在心里腹诽不已,裴国方却只能老老实实蹲到萧云杰身边,习惯性地从口袋里取出一支软中华,递向萧云杰在空中转了一圈却叼到了自己嘴上,人家萧队就喜欢自己卷“大炮”抽,他再想巴结对方,也实在做不到厚着脸皮学萧云杰的样子去扭香烟取烟丝。

一个嘴里叼着香烟,一个嘴里叼着“大炮”,蓝色的烟雾随之在空中袅袅升起。

萧云杰天天晚上跑过来放麻雷子,就算是晚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裴国方的脸上有两个醒目的黑茄花,他脸上满是苦笑:“您连续半个月过来放麻雷子,一会儿凌晨两点,一会儿三点,一会儿又四点,行动飘忽难以捉摸,整得我们上东村鸡飞狗跳,别说是人,就连母鸡都不怎么下蛋了。萧队啊,您行行好,放小弟一马成不?”

“唉,不是兄弟我不体恤,实在是职责所在,不得不如此啊。”

萧云杰的神情比裴国方更加认真,七情上脸,道:“你们上东村家家户户偷车,弄出一个远近闻名的‘偷车村’,偷盗、再加工、运输、销售,已经成为一条龙产业也就算了,现在还弄了个网络销售,是不是太张扬了点?这些事,本也不归我一个刑警管,但你是闲得没事干了,还是港台黑社会电影看太多了,还非要弄个全村学武,你自己说,这小偷学了武术,不变成强盗,还能变成啥?”

一提起全村学武,裴国方也是嘴里发苦。

就是在前年他在村子里选了八名十二到十六岁的孩子,由村委会出钱,把他们送到了河南少林寺学艺。一年后八个孩子艺成归来,裴国方又让这八个孩子为“教头”,对全村老少爷们儿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学武运动。

裴国方本意当然是好的,想要通过学武,让全村的男人磨砺出坚韧的意志,树立面对困难不屈不挠的作风,甚至他在宣传牌上写的“招聘+征婚”广告,也是想要转变本村人的人品素质。

一个盗车村,还提素质,本身就是一件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但是裴国方却在努力做着,但是一些不可控,甚至是事先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就那么突然蹦出来了。

“村长,俺真不是故意的。当时俺还在解锁呢,那小子突然跳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比鸡蛋还粗的大棒子,对着俺脑袋就拍。俺当时真的被吓了一大跳,顺手就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又猛地跪倒,对着他的胸口来了一记‘铁膝盖’,他胸口里传来‘咔嚓’‘咔嚓’两声,不知道咋的就躺在那儿不动了……”

一想起村子里那个吓得脸色发白的半大小子,向自己一五一十汇报当时发生了什么时说的话,裴国方就欲哭无泪、欲语还休,他相信这个小子并不是刻意去伤人,但是毕竟学过武术,面对突发事件,这保护自己的本能,就让他直接从小偷升级为强盗,而且还是在偷窃过程中,把失主打成了重伤,胸口肋骨直接断了三根!

就算是为了让村民们保持“凝聚力”,他这个盗车村村长也得咬牙死挺,还好,那小子接受过村子里的专业培训,知道哪儿可能遇到摄像头,也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让自己的脸被拍下来,只要他们能硬撑住,公安局刑警队总不能把他们全村人都关进去吧?!

只可惜,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引出了萧云杰这尊绰号“卑鄙无耻太牛皮”的大神!

萧云杰一脸同情地望着裴国方:“你也别怪我出损招,实在是你把上东村打造得太过滴水不漏,你们家家户户养狗,形成了一个五百米直径的生态防护网,无论我们从哪个方向接近,都逃不过狗鼻子,狗一叫人就跳墙跑,村子里那些小子,被你训练得一个个活像是特种兵,那动作利索得让我看了都头皮发麻,硬是有了一种鬼子进村的感觉,厉害,佩服。”

面对萧云杰的夸赞,裴国方真的不知道应该是哭还是笑。

“萧队,”裴国方打量着萧云杰的脸色,小心翼翼地低声开口了,“您怎么才能高抬贵手,放上东村一马,开个价成不?”

“行啊。”

萧云杰的回答干脆利落得要命,丝毫没有那些贪官们面对陌生人时的小心谨慎:“你拿三百万来,我掉头就走。”

“太好了,三百……万?!”

裴国方脸上刚刚扬起一丝果然如此的笑容,就凝滞成了石化状态,那种表情,看起来说不出地好笑。愣了好半晌,裴国方才如梦初醒,三百万,他没听错吧?!

他们是远近闻名的盗车村没错,但是想想看,偷一辆电动车能赚几个子儿?现在一般点的电动车在专卖店什么的地方,才卖一两千块,好一点的,三四千块,他们偷过来,首先得对电动车进行维护加工,把坏的地方补补,缺零件的地方添添,总之要让车主站在车面前都不敢确认这是旧车,修得够漂亮,也能卖个好价钱,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二手货,又没有发票证明来源,价格肯定要大打折扣,再加上销售成本,平均下来一辆车能赚个四五百,就足以让他这个村长眉开眼笑。

三百万,想要满足这位队长的胃口,他们全村人就得先偷上一万辆电动车!

“萧队,您看……”

裴国方刚开口,萧云杰就沉下了脸:“怎么,看不起我?”

裴国方拼命摇头:“不是,不是,我哪敢看不起萧队,实在是没那么多钱。”

发现萧云杰的目光落到路边那个刚刚写上内容的宣传牌上,裴国方真的在叹气了,宣传牌上的内容,还是他这个村长起草的,但是亮出这样一份“征婚广告”时,他心里也清楚,盗车村声名在外,没有哪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会愿意嫁到村子里来,他写出这东西挂在外面,其实就是想为村子做一个广告,让大家知道,他们村子注重素质教育,愿意千金买骨地从娃娃抓起。

谁想,就这样一个宣传牌,就让萧云杰认为他们村子有钱,大大地有钱,所以才狮子大开口?

“萧队长,这是广告,广告!”

裴国方自己在打着自己的脸,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难过得想要吐血:“您半夜打开电视机看看,那些一侃就能侃上半小时的广告,哪个不是九分吹一分真,有的甚至连一分真都没有!您不会真的信了我们写在牌子上的玩意儿了吧?”

“噢,”萧云杰理解地点了点头,他对着村长勾勾手指,“过来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等到裴国方凑近后,萧云杰在他耳边低声道:“实话告诉你,我当了这么多年公安,还是第一次收贿,这头一遭,总得多拿点吧,你说是不是,老板?”

裴国方愣住了,他的外表还算镇定,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已经轰轰烈烈同时跑过了一万头草泥马。

“其实我也知道,我要的是多了点。”萧云杰脸上满是理解,拿出了一个折中方案,“要不这样,我们先等等,等我身价降下来,那时候我再来找你,差不多意思意思给点就行了。在此之前,我继续半夜来放鞭炮,你们继续练习跳墙跑大山,如何?”

裴国方差一点儿当场给萧云杰跪了,看着萧云杰那似笑非笑的脸,他终于明白,这位“卑鄙无耻太牛皮”队长先生,为什么在见人时总会蹲在地上。估计聊着聊着,被他气得恨不得当场给跪了,再让人从旁偷拍几张相片发到互联网上,利用“网络暴民”把他名声彻底整臭的人,绝不是少数。

蹲在地上和人谈工作,看起来是不怎么威严,甚至是有那么一点点折损公安形象,但是就算有人往他面前一跪,无论从哪个角度抓拍,都有着一种“你跪我也跪”的公平味道,能防火防盗防偷拍到这种程度,也真不愧是刑警队长了!

“萧队,我㞞了。”

裴国方诚心诚意地对着萧云杰竖起一根大拇指:“我明天一大早,就让打伤人的小子去公安局报到,您老人家让他至少能弄个投案自首成不?”

萧云杰不置可否,发现他的目光盯在那块宣传牌上,裴国方立刻站起来,从地上抓起一块石片,用力刮着上面的字:“在我们摘掉‘偷车村’帽子之前,我再也不发这种广告了,免得真把好人家的闺女给骗进来祸害了。”

萧云杰笑了,他终于站了起来,这场村长和队长之间长达半个月的对抗,也算是进入了尾声。

“汽车,你们不敢偷,偷了也处理不了,所以只敢偷电动车,但是你想过没有,骑电动车的人,有几个是有权有势的,又有多少是靠上班挣死工资的打工仔?”

熟悉萧云杰的人一定会感到惊讶,因为他很少这样认真地对人说点什么:“你们偷一辆车,能赚四五百,人家丢一辆车,重买就得两三千,说不定得几个月省吃俭用,甚至得回去向自家老子伸手!而且人家车子被偷了,哪个不会站在那里,先把你们祖宗十八代骂上一遍?你们偷了这么久的车,也应该赚到钱了,带着相信你的村民,趁早转行做点正当生意,给自家积点阴德吧!”

裴国方呆呆地望着萧云杰,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相信,萧云杰天天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丢麻雷子,不是为了敲诈勒索,也不是为了破案立功升官发财,他是认为上东村做错了,他就是要在上东村错得更多更厉害之前,从偷车村变成抢车村之前,强行把他们给按回去!

他是一个……好警察。

“砰!”

裴国方突然双膝一屈,重重跪倒在萧云杰面前,嘶声叫道:“萧队长,救命啊!”

已经准备登上汽车的萧云杰看到这一幕,他的脸色沉了下来,却没有像平时那样立刻蹲到地上,他走到裴国方面前:“站起来说话!”

萧云杰的声音并不高,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句话所蕴含的分量:“身为人民警察,就应该为人民服务,我知道你听我说这句话,心里也许会感到好笑,但是在我看来,逼得一个平民跪在我面前求救,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都是一个警察最大的失职!”

作者还写过
弹痕
弹痕
当过兵,站过岗,守过边疆上过天。走过南,闯过北,拉着死神跳过舞。挨过刀,中过弹,枕着鳄鱼睡过觉。翻过山,游过海,搂着死人嗥过歌。
纷舞妖姬 ·军旅 ·完结 ·134万字
7.3分
第五部队
第五部队
当国破家亡,当山河破碎,当强敌入侵,当一个民族面对生死存亡,我们需要的是最血腥,最狂放,最张扬,最能激发起每一个士兵不屈、不败战魂的铁血英雄!我们需要的,是一支以坚攻坚,以强克强,强大的可以让任何强敌为之却步的铁血雄师!这是一部描写中国第五特殊部队创始人传奇一生的小说,这是一部贯穿抗日战争、抗美援朝,对印自卫反击战,再现战火飞扬的血之篇章。请每一个中国军人,牢牢记住那个时代的英雄,留给我们的两句话:宁为战场亡魂,不做亡国之奴!
纷舞妖姬 ·战争 ·完结 ·79.6万字
7.6分
诡刺
诡刺
在特种部队,狙击手的代号,一般用“鹰”,擅长丛林狙击的狙击手,叫“绿鹰”,精通山地作战的,叫“山鹰”。专门负责保护重要目标的职业军人,或者在战场上负责为受伤队友实施急救的队医,代号中一般会有“衫”字,比如驻外维和部队中的“蓝衫”。而在战场上拥有超强进攻能力,无论投放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迅速适应,并单独完各成各种作战任务的综合精英,被称为“刺”。而风影楼,他的代号是……诡刺!
纷舞妖姬 ·战争 ·完结 ·113万字
9.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