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8章)
推荐长歌新书治愈短篇《谈恋爱是奢侈品》。这个冬天,让我们与“预言CP“一起见证爱情吧! —— 【都市温暖治愈系,这个夏天,让我们疗愈,遇见萌宠与爱情】 初见,简医生冷冰冰地说:“我最讨厌滥好心。” 后来,简医生一次次亲自下场,把盈利的宠物医院变成了免费救助站。 方见槿:“简医生,你变了。” 原以为男人会一如既往的毒舌,却不想男人反问:“你喜欢吗?” “啊?” 大抵,世上每个人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遇见方见槿,便是简医生的真香现场。 * 宠物医生VS“流浪狗救助群”群主,一场别开生面的爱情。 欢迎入坑。 Ps:推荐长歌另一温情治愈文《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初见

“老板,一根火腿肠!”

“又去喂小白啊?”便利店内,动作麻利的老板抬头笑问。

梳着高马尾、穿着牛仔裤和水蓝色雪纺上衣的女孩“嗯”了一声,正准备用手机扫码结账,手机却“叮”的一声响了起来,弹出了一条消息。

瞅见是银行客服短信,她立即点开一看,随即眉开眼笑,连忙喊道:“等一下,再加一板津威!”

“哟,发工资了?”

“彭老板神机妙算啊。”女孩儿开心点头,这才付了款,拿了东西与老板告别。

出了便利店后,她立即打开津威包装,把四瓶津威都插上了吸管,然后满足地依次“宠幸”她从小最爱的这乳酸菌饮料。

这种跟吹口风琴似的喝法,会让她在这一瞬间感觉自己特别富有、特别奢侈、特别享受。

喝到一半,她来到了楼下的花园,立即弯腰喊道:“小白、小白?”

可是往常听到她的声音就会跑出来的小狗却并没有出现。

女孩儿皱起眉头,又喊了几声,见没有应答后,立即神色一凛,四处寻觅起来,然后她就听到灌木丛里传来了小狗呜咽的声音。

那声音软弱无力,还透着凄惶和无助。

“小白!”方见槿扒开灌木丛就看到小狗躲在里面,正半躺着舔舐自己的脚。

而它脚上的毛已经打湿,隐有血迹。

“你受伤了?”方见槿大吃一惊,连忙将喝了一半的津威放到花坛上,然后伸手试探着朝它靠近,“小白,我看看你好不好?”

“呜呜。”小白狗哼唧,有些警惕。

方见槿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地靠近,直到手轻轻地放到小狗的头上,她才松了口气,然后温言细语慢慢安抚,见小白狗没有排斥她,这才试着伸手,想要将它抱出来。

可就在她伸手朝它前爪靠近、试图将它抱起的时候,手背一不小心碰到了小狗的伤处,小白狗“嗷”的一声叫唤,扭头就是一嘴,将她咬了。

方见槿吃痛,立即缩手,然后就瞅见大拇指上一道牙印,还见了血。

不好,被狗咬了。

她最怕疼,又见小白狗警惕地望着自己,顿时眉头紧拧。

还是她大意了。

想到这里,她立即转身就朝自家单元楼走去,匆匆进了电梯回了家。

甫一开门,厨房里就传来了方妈妈的喊声。

“小槿回来了啊?妈妈马上烧好菜,准备洗手吃饭啊。”

方见槿却鞋也不换,直奔储物间,从里面扒拉出一个空纸箱,又找到伊丽莎白圈。

“喵呜。”一只黄白相间的狸花猫走了过来,弓着背蹭她的脚。

“点点,借用一下啊,回头还你。”方见槿说着,揉了揉猫咪的头,转身就出了门。

“爸、妈,你们先吃饭啊,我晚点儿回来!”说完她拎着东西,砰的一声就将门给撞上了。

方妈妈急忙拎着锅铲走出来,疑惑道:“这孩子是要去哪儿啊?”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方爸爸掸了掸报纸,回道:“又拿着她那些东西下去了,不是猫就是狗呗。”

“喵呜。”花猫则坐在门口,仰头望着门锁。

方妈妈扫了眼自家老公,又瞅了眼门口的花猫,随后耸了耸肩,也无奈的叹道:“这孩子!”

*

回到楼下的方见槿再次安抚小白狗,然后成功帮它把伊丽莎白圈戴上,接着将它抱了出来,放到了纸箱里,认真地观察了一番它的伤口后,立即往宠物医院赶去。

路上,她的手机震个不停。

她也顾不上,为了防止颠簸,两只手抱住纸箱,不敢乱动。

“别怕啊小白,姐姐带你去看医生啊。”

不一会儿,她就来到了小区外临街的那一排门店,直奔那家24h宠物店。

只是刚推门进去,就听到一阵吵嚷声,吓得她连忙护住怀里的纸箱,侧身躲开。

“你就是个兽医!黑心兽医!你们这就是一家黑店,小心我告你们!”

那是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在破口大骂。

“爸爸,呜呜,爸爸。”站在他腿边的小女孩儿却在哭泣,一个劲地抹着眼泪。

“走,妞妞,咱们回家!”胖男人一把拉住小女孩儿的手,拎着她转身就走。

“你的狗。”一道清冷至极的嗓音响起。

方见槿循声望去,就看到坐在后方收银台座位上的那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听诊器的男人。

他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五官精巧清隽,屏幕的白光映在他脸上,让他本就苍白的肌肤几近透明,而他垂眸翻看着手上的资料,不曾抬头,愈发显得神色冷漠。

方见槿注意到,男人白大褂里露出黑色衬衣,扣子系到了最上方的那一颗,包裹着纤长的脖颈。

这个医生,为什么她从未见过?

“爸爸,我们救救可可吧,爸爸……”小女儿扁着嘴巴哭泣,眼泪糊了一脸。

“这是黑心医院,咱们不在这儿,爸爸回家救它,走,我们走!”

“你救它?”坐在收银台后的男人冷嗤一声,随即抬眸,直直地看向那胖男人,唇角微勾,问,“你拿什么救?”

由于声线清冷,这一声问话里的冷意和讽刺便愈发明显。

“简医生。”旁边的店员立即担忧地喊道。

然而却已经晚了,这位简医生的话显而易见地触怒了胖男人。

“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兽医!我的狗你管得着吗?你管得着吗!无非就是为了想挣我的钱,又当又立,算什么东——”

“咚”的一声,飞镖直接从胖男人的脸侧飞过去,然后直直地射在挂在门上迎宾的毛绒小狗布偶上。

霎时间,门铃像是坏了一般的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胖男人的话音戛然而止,不单他,店内的其他人都屏息凝神,被这一手吓到了。

“滚。”坐在收银台后的男人眸光微眯,吐出了一个字。

“哇!”小女孩儿顿时吓哭了。

“你、你……”胖男人伸出手指向男人,最后却只色厉内荏地吼道,“你给我等着,你们这样的黑心医院,迟早倒闭!”

说着胖男人一把抓过挂在门把手上的牵引绳,拽着小狗、牵起女儿就走。

方见槿注意到,胖男人动作粗鲁暴力,牵引绳绕在狗脖子上,他这样猛地一拽,小狗在光滑的瓷砖上打了个转,被绳子勒住脖子,然后直接被拖走了。

“先生,等一等!”方见槿连忙喊道。

胖男人皱眉停步。

方见槿连忙放下纸箱,蹲下身去帮小狗解开绕在脖子上的绳子,低头就看到小家伙的下腹带了血迹。

“多管闲事!”胖男人吼道,竟然直接收紧绳子,将小狗拎得悬空,一把扯到自己脚边。

方见槿面色一僵,还来不及说什么,胖男人就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小女孩儿的哭声也远了去。

店内的气氛诡异的安静,方见槿抬头,就瞧见收银台后的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径直转动轮椅往店内驶去。

竟然是个……是残疾人?方见槿惊疑。

他一走,店内的低气压瞬间恢复正常,其中一个店员忍不住吐槽:“妈妈呀,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简医生要杀人呢?这飞镖也太准了吧?”

“可不是!不过那胖子也太过分了,我们有价目表、有行业指导的好吧,竟然骂我们是黑店,分明就是他自己舍不得钱医治他的狗!”另一个店员接话。

“行了,都少说两句,还有客人呢。”站在最前方的男人拧眉讲道。

“她算什么客人。”先前吐槽的那个男人走上前来,一脸无奈,朝方见槿问道,“小槿童鞋,你怎么又来了?”

“董哥,快帮忙瞧瞧小白!”

“小白?”男人低头一看,立即讶异挑眉,“呀,还真是小白!”

“这是怎么了?”其他人也凑上前来,连忙看向纸箱里的小狗。

“受伤了,你们先帮忙看看,我去洗个手。”方见槿说着就轻车熟路地朝卫生间走去。

“哎,你又让我们免费出诊啊?”男人扭头喊她。

方见槿却假装没听见,径自推开卫生间的门。

只是这一推,就听到“砰”的一声,一抬头就瞧见先前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门正好撞在了他轮椅的轱辘上,所以声音才会这么清脆。

看样子,男人应该是打算用卫生间,正准备关门。

方见槿有些尴尬,立即扯了扯唇角,连忙道歉,然后伸手去帮他拉门。

只是门拉到一半,她又重新推开,问道:“那个,你是大还是小啊?”

男人眉心微蹙,似被她这无礼的问题冒犯到了,眸光愈发清冷。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我这手被狗咬了,需要马上清洗,来蹭一下肥皂和碘伏。如果你是大号,我——”

“借过。”男人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哦。”方见槿连忙让开身体,然后就见男人将轮椅往后退了一些,把门彻底打开,再推着轮椅驶上前来。

但是卫生间门口设有防水的门槛石,瞅见男人推动轮子略微有些吃力,她立即上手帮忙,俯身替他拉轮椅。

这一俯身,两人的距离就有些近。

男人立即后仰,与她拉开距离,声音冷冽,面带不善,皱眉讲道:“让开。”

不是“不用”,而是“让开”,带着几分命令和不悦。

方见槿讪讪地松开了手,赶紧又退了两步,扭头就发现店里的其他人正一脸震惊地盯着她。

男人身上仿佛自带低气压,等他推着轮椅走开后,方见槿才一脸懵地进了卫生间,然后放冷水用肥皂冲洗伤口。

这男人还真奇怪,新来的医生?

耸了耸肩,她开始认真地冲洗伤口,只是望着伤口,不免叹了口气。

这下,刚发的工资,几百块钱又要送进医院里了。

这还只是打疫苗、不打血清的费用。

也是大意了,应该先回家拿伊丽莎白圈的。

又叹了口气,她认命地冲着手上的伤口。

十分钟后,伤口都变得发白了,她这才收回手,用纸将水擦干,又给伤口上了碘伏。

从卫生间出来后,发现男人不在,她在路过宠物区的时候又进去看了看,随后才走出来去到前台,冲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讲道:“我好了,你用卫生间吧,谢了啊。对了,你是新来的店员吧?我以前都没见过你。我叫方见槿,你们医院的常客。”

她大方地介绍完自己,然后伸出手去。

谁知道男人却没有与她握手,而是点击鼠标,随后从打印机里取出刚打印好的单子,将单子放到她手心,讲道:“初步诊断右前肢小腿骨折,需要拍片确诊,拍片费用一百,先交费。”

方见槿愣了愣,低头接过,就看到“缴费单”几个大字,她立即深吸一口气,“那个,这一百元——”

“一百元只是拍片,情况好的话外固定,八百左右;情况不好内固定,更花钱。”男人抬眸,目光直直地看向她。

方见槿心口一滞。

那眼镜下是一双怎样漂亮的眼睛啊。

眼尾微挑,弧形完美,睫毛根根分明,望向人的时候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心跳停止。

眼下她可不就要窒息了?

“方同学。”男人不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方见槿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后退一步,深吸了一口气。

妈妈呀,好是好看,就是……眼神太冷漠凌厉了一些,还有,眼睛里红血丝好多。

她连忙眨了眨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又扭头看向她熟悉的医生朋友们,求助道:“小马哥,董哥,老规矩怎么样?”

谁知道那两人却连忙摆手,其中一个还讲道:“你和我们老板谈吧。”

“上次不是谈好了吗?林老板答应了的。”

“现在我是老板。”清冷的声音在方见槿身后响起。

她惊讶地转过身去,然后望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是老板,那林老板呢?”

作者还写过
密爱追凶之男神住隔壁
密爱追凶之男神住隔壁
【刑侦大神VS娱乐圈花旦】一边破案一边谈情。他,刑侦界的神话,华夏犯罪画像第一人!有胡子的样子荷尔蒙爆棚,剃掉胡子更是帅得无与伦比,偏偏这样一个极品男人,被当红明星季茜堵了门。“我这条腿买了保险的,你要是不开门,夹到了可能有点儿贵。”宋臻望着某厚颜无耻的女人,一张脸寒意更甚。“远亲不如近邻。”女人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无害。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去倒追必后悔!于是,糙汉子的季妹纸开始了跌宕起伏的追夫史,因为伴随着她男神一道出现的,竟然是剥皮分尸、变态杀人、连环杀手、标本血色等等一系列令人心惊胆战的词汇。【精彩片段】季茜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泰迪,一手顺毛一手托腮,扑闪着大眼睛好奇地问:“咱们宋队侧写了那么多犯罪画像,那能不能侧写下我呢?”“不能。”“为什么?””*
半阙长歌 ·推理 ·完结 ·164万字
9.6分
巧为农家女
巧为农家女
推荐长歌新书治愈短篇《谈恋爱是奢侈品》。这个冬天,让我们与“预言CP“一起见证爱情吧!——【非爽文,温馨种田流,偶有虐渣,重在致富】爱看致富经的顾乔一朝穿越,成了山沟沟里的穷女娃。怎么办?撸起袖子加油干!种番茄、辨草药、做榨菜、建农庄……吃饱饭、穿暖衣,然后……养好汉?顾乔看着这小小的一只,不禁叹了口气。“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供你考状元!”却不想小不点长大后,竟是个腹黑的主!==文中美食打卡:美味田螺,酸汤鲤鱼、灰刨豆腐、凉虾等。注:金手指非常鸡肋,可忽略不计。==推荐半阙长歌治愈系短文《24小时宠物医院》、《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推荐长歌悬疑推理文《密爱追凶之男神住隔壁》、《奶凶忠犬护悍妻》。
半阙长歌 ·种田 ·完结 ·162万字
9.0分
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推荐长歌新书治愈短篇《谈恋爱是奢侈品》。这个冬天,让我们与“预言CP“一起见证爱情吧!————【都市温暖治愈系,这个冬天,让我们暖暖的。】“是你?”签售会上,安婧抱着书,惊愣不已。谁能告诉她,当红白金作家、被誉为灵魂写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邻居!“这就是偶像剧的开头啊!”闺蜜兴奋。然而,中间隔了五年的时光,谁又还在原地?*记者采访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男神答:“找到故事里的那个女人。”而现在,故事里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好久不见。”他说。*她以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半阙长歌 ·小说 ·完结 ·28.2万字
9.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