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36章)
祖传的定情小铜锣,只要到了女人手里就会创造奇迹。爷爷把小铜锣送给奶奶,她成了北州城首富;父亲把小铜锣送给了母亲,她也成了南州城首富;阿拜的小铜锣也送给了一个叫粟素的女孩子——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我们不一样

这回,十九岁的阿拜是铁心要离开铜罗镇了。

“我要去闯一番事业,很大很大的那种事业!顺便找寻父母和奶奶的下落,终于长大了,该是尽孝道的时候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激动,声音很高,还特意看了一眼美琪。

让他有点伤心的是美琪正在埋头玩手机,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铜罗镇没有信号,都不用手机。

美琪手里这一部是外面来的一个叫伽罗的富二代送给她的,里面装了好多单机游戏。

镇子上也没有电,为了讨好美琪,那个富二代拿来几个充电宝。隔几天还会开车过来把没电的换走,再放下几个充满电的备用,就好像那东西在外面恨不值钱,随便能捡到一样。

同学们看着很羡慕,都巴结美琪,期望能有机会玩玩那个洋玩意。

阿拜说的话大家应该是听到了,只是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都围在美琪身边看着她玩手机。

这是铜罗镇学堂即将解散的前一天,大家都坐在教室里等待。

老师们已经带着行李离开了。只有校长的东西还留在办公室里,他去壶镇找官方的机构给他们这些人办理学籍延伸,那样他们才有机会继续到外面去求学。办完这些,校长还会把中学毕业证带回来发给大家。

其实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做好离开铜罗镇的准备了。

他们算是这个镇子最后一代留守孩子,现在长大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落后的地方去外面的世界追寻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所有人的都很兴奋。

美琪没有回应,阿拜觉得有点尴尬。

好在粟素就坐在他的身边。

“其实手机没什么了不起的,在外面人人都有的,我们家就有好几部!阿爸有,阿妈有,就连上小学的弟弟都在用!”

粟素说着还很不屑的看了一眼美琪那边,显然是在安慰阿拜。

阿拜知道,从小到大粟素一直对自己很好。但是他心里先已经有了美琪,总是想躲开粟素。有时候还因为他对美琪很刻薄,甚至有些反感。

在这么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周围全是老头老太太。没有互联网,甚至连电视机收音机都没有,他们这些人的精神构建和娱乐全都是从书籍中获取的。

书本里面总是以爱情为主要素材,他们受到影响从很小开始就希冀将来能拥有一份真挚的爱情。

一起长大的十个伙伴中只有两个女孩子。从懵懵懂懂开始八个男孩子就很自然的分成了两拨,一拨追随美琪,一拔则是跟在粟素身后。

偏偏这种事情往往都不能遂人心愿。

阿拜坚信自己爱的是美琪,直到现在已经迈进成年门槛,他还是坚定不移追随着美琪。

于是这十个人就形成了很微妙的格局。

阿拜对美琪紧追不舍,美琪好像并不敏感,对所有男生一视同仁。

而粟素那边态度很明朗,她告诉男生们,自己只喜欢阿拜,永远不会变!

后来,粟素的父母在外面打拼了好些年有所成就,结束了四处漂泊的生活终于在壶镇安下了家。粟素本可以出去过现代生活的,但她咬咬牙继续留在铜罗镇。

男生们都知道这是对阿拜做出的牺牲,深受感动。就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所有人都加入追求美琪的残酷竞争之中。

格局就成了男生都围在美琪身边,粟素则是一个人站在外围关注着阿拜。

再后来伽罗出现了,一切就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这个富二代原本是带着几个狐朋狗友开着越野车到矿区来探险的。意外发现了包围在矿场废墟之中的古镇,又被镇学堂里的两个纯朴无瑕的女孩子吸引住了。

外面来的这些家伙脸皮都很厚,竟然旁若无人上来就搭讪。

粟素很不客气,才不管他们是谁,出口就是一顿臭骂。

美琪到没什么,还冲着那些人咧着嘴笑。

那天男生们因为美琪跟外面来的人打了一架,没想到那帮子人很彪悍,他们这一方差点就落败了。后来镇上的老人们出来帮忙,才把这些纨绔子弟赶走。

谁知那伽罗贼心不死,独自一个人偷偷来了好几次,不知道怎么就把美琪的心给掳走了。

直到男生发现情况不妙,已经晚了。

平时总是笑嘻嘻的美琪板着脸警告他们:“伽罗是我朋友,以后谁再敢为难就是跟我过不去!”

其他男生看见这阵势就彻底死心了。只有阿拜心里不服气,想着美琪早晚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我阿拜才是最爱她的人。

让人心烦的是以后伽罗就大大咧咧开着车来镇上找美琪,慢慢的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现在都要离开了,美琪也毫不隐瞒的宣布她决定先跟伽罗去壶镇,然后再决定下一步去哪里。

这让阿拜有些揪心。他担心美琪跟着那个流里流气的富二代出去吃亏,所以到外面去照顾美琪也成了他这次必须离开的一个理由。

发愁的是自己这一走爷爷阿支肯定会不高兴的,所以思量再三才决定先按兵不动,到走之前再给老人家打招呼。

不过,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爷爷是责骂还是劝阻,这回一定要离开。

只是他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能尽量不让爷爷伤心生气。

决定出发的那天,他早早就起来背着背包站在残破的街道上望着对面铜锣山上的铜锣庙犹豫了很长时间。

爷爷就住在铜锣山上的铜锣庙里。

镇上的人都知道,而且经常不厌其烦地讲起爷爷跑几十里地把阿拜从他父亲手里夺回来的事。

只是阿拜到现在都弄不明白,当时父亲和母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母亲先离开了铜罗镇,丢下刚出生不久的阿拜和他的父亲。

两年以后父亲带着阿拜准备去找母亲。

爷爷阿支反对,更不同意把阿拜带走。阿拜的父亲是偷偷离开的,爷爷发现之后追了几十里地,硬是把阿拜给抢了回来。

有了这些前情,阿拜就知道自己这次远行,爷爷一定会阻拦。

这样的时候他才能很真切的感受到一种无助。

以前偶尔还会抱怨父母,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从来不回来看看。此时此刻就能完全理解他们的无奈了,回来也许不难,但是想从这里走出去那可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天空灰蒙蒙的,看上去像是阴雨天却丝毫没有湿润的感觉。

这其实是铜锣镇的常态,一年四季总是这样,好在阿拜早已习惯了。

说实话铜锣镇的居民对他们一家还是满尊重的,不过这一切全是因为铜锣山上的铜锣庙。

这里的人不拜神不祭天,却对铜锣庙毕恭毕敬,异常的虔诚。

铜锣庙里就挂着一面巨大的铜锣,隔一个时辰就会敲响一次,每次三响。

爷爷阿支就是专管敲响这面铜锣的。

不看钟表,不看日头,全凭感觉就能很准时的敲锣。

居民们敬奉铜锣不光因为那是一件传了几百年的古董,重要的是这面铜锣有灵性。

铜罗镇方圆百里都是各个时期开采铜矿留下的废墟,镇子就包围在正中间。

早年间这里曾经是一个繁华的大镇,开采铜矿带来的财富先要在这里汇集,然后才流向外面的花花世界。

与此同时各种技艺高超的铜锣匠人都聚集在这里,让镇子更加繁荣。

只是随着开矿范围的拓展,周围的水源被切断,年长日久废墟成了荒漠,一年四季浮沉弥漫,寸草不生。镇子与铜锣山之间流过的那条小河逐渐断流,到后来就彻底干涸。

奇异的是铜锣山下有一股涌泉一点都不受影响,泉边的一口井总是满满的,足以保证全镇人饮用和浇灌山脚下的几亩薄田。

在镇民看来铜锣庙和这眼保命的泉水是密切相关的,阿支爷爷之所以一年四季值守按时间敲响铜锣,就是不想让泉水断流。

据说那次阿支爷爷去追阿拜回来,用了几个时辰时间,中间耽误了两次敲锣。有人亲眼看见泉水突然间就像泄底了一样,先是井水回流,紧接着泉眼里不再冒水。

人们慌了,聚齐镇上的所有人爬到山上,才发现阿支爷爷不见了。

整个镇子除了阿支爷爷再没有人知道时辰是怎么来推算的,也没有人知道现在该怎么补救。

铜锣庙的一切在人们心目中是神圣的,谁也不敢乱动,只有焦急地等待阿支爷爷回来。

这面铜锣挂在山顶上有些年头了里,只是没有人能具体说明是哪朝那代的事。

铜罗镇上的人都是历朝历代从各地迁过来的,各种肤色,各个种族都有。久而久之他们已经丢弃了祖辈所独有的习俗,跟铜罗镇所有人一样,不再有信仰,他们只敬奉山上的这面铜锣。

那次因为把阿拜追回来而耽搁了鸣锣,镇上人好几天吃不上水。全村人跪拜也没起作用。

阿支爷爷自己在山顶上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除了到时辰起身敲锣之外,就那么跪着。

好在泉水还是重新开始冒出来了。

镇上的人长出了一口气,给阿支爷爷做出一个承诺:

“阿支老爷,以后有什么跑腿的事情您言语一声就是,千万不敢亲自去了!就是你现在想把阿端少爷找回来,我们也一定会照办的。至于阿拜小少爷,全镇人会把他养大的,您老就放心好了!”

镇民们一直称呼阿支爷爷为老爷,因为他也算是吃管饭的。

阿拜也确实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阿支爷爷虽然有薪水,但银行都在一百里地以外的壶镇,取钱不方便,买东西也不方便。

阿支住在高高的铜锣山上,连吃饭都是镇上的人轮流送上去的。

铜罗镇的人越来越少,最繁华的时候常住人口有十几万,来往客商也有好几万。现在却只剩下几百人,全是老弱病残。

年轻人都搬出去了,阿拜他们这一茬就成了铜罗镇最后一代本地上学的人。

他们毕业之后,学校也撤了。

几位教员走的时候像逃命一样,布巴校长举行完毕业典礼也匆匆忙忙离开了。

这种时候,阿拜心里空落落的。

所有人都有父母为他们安排前程,就连跟他一样父母外出一直没有音讯的美琪也有富二代伽罗帮忙。只有他没有人过问,只能自己做打算了。

对于父母,他几乎没有什么印象,特别是母亲,完全是个空白。父亲阿端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形象,胡子拉碴的,脾气好像有点暴躁。

决定离开的前一天晚上,阿拜找过镇上的所有老者,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指点,怎样才能顺利说服阿支爷爷让他离开。同时尽量多的了解一下父母和奶奶的事情,他想得到一些线索。

奇怪的是平日里对他百依百顺的老人有些闪烁其词。

“孩子啊——,阿支他是不会让你走的!想走就乘早些,像你爸爸那样偷着走得了!阿端还很小的时候阿支就教给他如何看时辰,如何敲响大铜锣了。可那阿端哪里舍得下漂亮的瑾蓉一个人在外面,这小子又帅又多情,可不像阿支那块老木头!”

黄木婆戴着老花镜坐在那间破旧的杂货铺门前绣着一幅好像总也绣不完的十字绣,PG底下的竹椅吱吱扭扭响个没完。

她说话的声音拉得很长,有时候说着眼前的事又把话题扯得老远。但要想多了解一点父亲母亲还有奶奶的消息,只有从她这里获取。

镇上的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关于他家人的事情都不愿意多说什么。

黄木婆这里倒是没什么顾忌,只不过有些事情从她嘴里出来跟讲故事一样,让人听着不知道是真是假。

“婆婆,我爸爸是不是很凶的?”

“阿端那小子可是我看着长大的,跟老阿支年轻时候一样的帅!阿支那老家伙也真是,我打小就开始盯着的,总以为早晚是老娘碗里的菜,就慢慢的跟你熬。没想到半路蹦出来一个狐媚子坏了好事!这货看着就不是个正路人,女人家骑个电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说着是爬上铜锣山去看风景,没想到竟然跟阿支搞一起去了!”

“婆婆,您说的是我奶奶吗?”

“唉,阿支这个老家伙什么都好,就是一根筋!在女孩子面前装强耍酷,我一直等着他装不住了服软求亲的,没成想被一个外来的狐媚子给烹了!”

“烹了?”

“是啊!那一夜,阿支就像焖在锅里炖烂了被那女人吃了一样。唉,这都是命!要是早从了我的话,现在哪用一个人睡在庙里!”

“您是说是奶奶丢下爷爷一个人跑了?”

“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个过日子的,一个女人家骑个电驴子到处跑,PG翘得老高,让一群男人追着看,真不害臊!”

到后来黄木婆的话就不能再听下去来,可以说是脏话连篇。

阿拜跑完了整个镇子,直到睡觉的时候依然没有得到一句建设性的意见。

第二天本来是想早早的离开的,因为这天伽罗说好要开车来接美琪,他不想半路碰上,显得自己狼狈。

阿拜就那么在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都鼓不起勇气来爬上山去跟阿支爷爷道别。

粟素从远处急匆匆的跑过来的时候,阿拜咬咬牙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先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离开。哪怕等到在外面站住脚了,再回来跪着求爷爷原谅。

不然的话,这一步很难走出去。

“阿拜,你个傻子!怎么还在这里?你走不了啦!”

他原以为粟素赶过来是要跟她结伴而行的,听见这话才感觉有些不对。

再看粟素披头散发,衣冠不整。

阿拜吃了一惊。

“镇上的人从昨晚就开始布置阻拦你离开了!担心走漏风声,奶奶让人把我关起来了。”

阿拜往四周看了看,才发现整个镇子早就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

他双腿一软就势坐在街道边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他才想到,不想让自己离开镇子的并不仅仅是自己的爷爷,而是留守镇子的这几百号人!

阿支爷爷眼看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他们关心的是由谁来接替看庙敲锣的差事。没有继承人继续敲锣,仅有的水源就会断,这些人就活不下去了。

至于这些人想把一个人永远困在铜罗镇上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别看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真正是见过阵仗的。

有段时间外面的新闻援引权威文物专家的鉴定结果披露了铜锣镇那面巨型铜锣价值连城的消息,引得各地的江洋大盗蠢蠢欲动,不过好多次的盗宝行动都被镇上的这帮子老炮给挫败了。

也就是说,如果再没有合适的人接替阿支爷爷敲锣,阿拜想离开铜罗镇的梦想基本上是破灭了。

阿拜昂首对着铜罗镇乌蒙蒙的天空绝望的嘶喊:凭什么!

同类热门书
投行之路
投行之路
【阅文×人民文学出版社《投行之路》(全三册)实体书现已上市!正在进行影视改编中】【本书荣获“第四届全国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一等奖】秉承大格局悬疑局中局文风,带你进入中国真实投行界。医药生物,国防军工,传统制造,物联网,云计算……一个拥有七千多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市场,不能离开尽职尽责的投资银行。四大平行主角,为大家彻底打开上帝视角,拨开资本面纱,感受商场与职场的碰撞,生活与梦想的厮杀。本书情节为主,专业为辅,不懂金融,也能看懂,看他们投行人如何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将泱泱大国的资本道路铸就得清澈而辉煌!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离月上雪 ·现实 ·完结 ·128万字
8.2分
死宅飞行员的日常
死宅飞行员的日常
徐清是一个死宅,因为一次意外的招飞,成为了一个飞行员。他以为自己要平凡一辈子,直到一次足以载入航空史册的特情,他开始踏上了传奇机长之路!QQ群:1047042104新书《传奇机长》已发布,请大家支持!
梅子徐 ·励志 ·完结 ·101万字
8.6分
医旅研途
医旅研途
【新书《白衣为甲》已发,求支持~】小医生逆袭成为大医者,来自前线的纯医疗硬核小说。没有谁生来就是小人物!谁都可以成就自己的社会价值!在这种物欲横流的年代,周野吾不关心娱乐明星是否祸国殃民,他只知道医者要做的便是悬壶济世。他没有后悔年仅20岁就要以大专学历进入医疗体系遭受同行的歧视侮辱。他没有后悔才22岁就穿着隔离衣奔跑在武汉的感染科重症区。他更没有后悔自己24岁披荆斩棘也要考上那么个985末流的研究生。……如果有一天他双手捧起荣耀。“请让他为自己赢得这tm该死的尊重!”注:小说皆是真实病例或者网上临床一线经典病例改编。
你所谓的歧路 ·励志 ·完结 ·115万字
流金时代
流金时代
新书《异界之万族之王》小号开书,起点APP搜索(第四届现实征文大赛优胜奖,百家网站百部精品入选作品,万订精品)本故事讲述的是我,一个东南大学高材生硕士,IT精英,如何被老婆这个小学毕业的专业扑街网路小写手忽悠到手,又看着她,如何在中国网络文学和中国房产业十五年的风云变迁中,成功成长为了一个专业老扑街手,顺便用我们仅有的五万块钱启动资金,买房、置业资产千万,创造美好幸福家园的故事。捎带手讲讲社会百态那些令人警醒的事。企鹅群209504061(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全订的群内验粉丝值加全订群)
坤华 ·爱情 ·完结 ·102万字
9.6分
故巷暖阳
故巷暖阳
【中国作协2021重点网络作品扶持项目】【第五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二等奖】【入选光辉历程: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展示】春风巷,是整个城区里最老旧的一片小区,没有物业,也没有人管理,向暖阳带着梦想和满心的热血来到春风社区。旧房改造,家长里短,鸡飞狗跳,最终,旧貌换新颜。
鱼人二代 ·现实 ·完结 ·26.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