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9章)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我有一家铺,足以讨生活。 我有一把剑,足以闯天涯。 我有一面镜,足以观人性。 我有一把伞,足以挡风雨。 我有一双鞋,足以走天下。 我有一两钱,足以饱腹一餐。 我样样皆有,唯缺一人陪我看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 我说,江湖浪人,唯我不快。 却不知道,浪人也有孤单之时。 天下太大,熙熙攘攘,却怎么也寻不到那姑娘的身影了。

第1章 惊鸿一瞥;寒江影心动

大早二人便带着花颜去吃早餐。

“我已经给你爹传了消息,你爹已经在麒云等你了。你同我们一起回麒云便好。”敛香尘嚼着馒头道。

花颜开心的说:“好啊,好啊。”她咬一口包子,津津有味的细嚼。

寒江影摇头道:“果然是牛皮糖,怎么都甩不掉。”

花颜冲他做个鬼脸,不理会他。

“要是云霄在就好了,这姑苏多美啊。”

寒江影道:“云霄那个话痨,一定在我耳边说不不停啊!”

“快点干活,不然我就把你打死!”对面的米铺子,一个铿锵有力的女人声传来。

二人闻声看去,一个穿花衣裳的胖大娘正撸起袖子,手上拿着一根木棍正对着一个豆蔻少女凶狠的骂。

少女身体清瘦,穿一件青色衣裳,扎两只发麻花辫。正吃力的扛着沉重的米袋子,细长的双腿打着哆嗦,胖大娘看准了往她的大腿上打去,她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

“看你都把米给我弄脏了,这要我怎么卖?看我不打死你,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胖大娘的混子飞快的在少女身上乱打。

少女哭着叫到:“大娘我错了,别打了。”

敛香尘道:“小二结账。”

“好嘞,十文钱。”

“小二,这姑娘是怎么回事?”敛香尘问。

寒江影一向不爱多管闲事,只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态看着那少女被毒打。

小二叹口气道:“你们有所不知,这阿瑶姑娘的爹死了。这是她大娘,这阿瑶姑娘太可怜了。每天被大娘打!”

那少女被打得躺在地上,她蜷缩着身体,泪眼婆娑的看向寒江影,双眸如水,寒江影一惊,心中既然激动起来。

‘咻’的一声,一只飞镖从胖大娘的耳边划过,扎在门框上。

她吓得后退几步,停住手中动作,慌忙的望了望四周。

寒江影将杯中的酒喝完,一双桃花眼紧紧的看着那少女。

敛香尘上前道:“大娘就算她不是你的亲女儿,你也不能这样欺负她吧。”

胖大娘张着铜铃大目嚷道:“干你屁事!我管教我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寒江影上前,一把抓住胖大娘的手,一用力胖大娘疼得连叫:“大爷饶命啊!”

少女抬头看他,慢慢的站了起来。那少女长的白净,一双勾魂的狐眸,相貌清秀,恬静可人。

“劝你善良,不然阎王都不收你。”寒江影将她手一甩,她后退几步哭嚷着道:“大爷饶命啊,大爷我再也不敢了!”

少女低声细语道:“多谢公子。”

寒江影不做声,几人离去。

胖大娘看着几人离去的身影,揉着粗大胳膊瞪了一眼少女,这臭丫头长的狐媚,要是以后嫁个有钱的男人肯定要报复我,不如送她去见她死鬼爹,这家产就都是我的了。

晚上,胖大娘将一碗汤放在少女的桌上柔声道:“阿瑶,快把汤喝了,伤就好了。”

阿瑶信以为真大娘是真心对她,高兴的捧起碗大口的将汤一饮而尽。

”谢谢大娘。”

胖大娘神秘一笑,关门离去。

三更,几个男人将她的尸体埋在山坡里,月亮静悄悄的,都看着。

三人回到麒云,寒江影心中总是不安,夜晚难眠,回忆起那少女的眼神,感觉很美好雅致。却又感觉再也见不到了。

麒云的弟子众多,皆穿白衣,头扎红色发带,额间带红色紫襟花钿。

麒云乃女娲补天遗留的一块补天石。悬浮于空中,无四季之分,终年为春。

麒云虽在昆仑山顶,但四季如春,荼蘼花四季常开。后山是弟子习剑之地,也叫做荼蘼花林。

此处山川秀美,草木茂盛,奇珍异兽之多,随处可见飞舞的仙鹤和紫金凤凰。再有,飞天瀑布,忘忧之谷,百里荼蘼林。

麒云是三宗之首,以习剑扬名,所学剑谱为《七星北斗剑》是前五代家主呕心之作。

水月洞天乃家主的闭关之所,洞内灵气聚集,有罕见的药草和清流涌出,彩蝶围绕。

麒云家主墨初和为人严格苛刻,有一子名曰墨焉同花颜大,天生不爱笑。

墨焉穿一身白衣,额间一朵红色紫襟花钿,小手紧握剑柄。他微胖,五官端正,是个可爱的小孩。

“见了伯父和妹妹还不行礼?”墨初和口气冰冷,表情严肃的道。

墨焉恭敬的行礼道:“墨焉拜见花伯父,拜见花颜妹妹。”

他低着头,不敢看墨初和的臭脸。他从小母亲便和父亲和离,父亲从来都是臭着脸,没有对他笑过,更没有夸奖过他半句。

“真是呆若木鸡,看着就来气!还不去后山练剑?等着吃晚饭吗?”

“墨焉告辞。”他低着头默默离去,花颜跟在他身后。

“墨兄,你这样管教孩子不行啊,太严格了。”花子牙拍拍他肩膀,墨初和道:“他可是将来要当家主的人,只能严格相待!”

“可是也不能让孩子丢了童真啊。”花子牙柔声道。

“哼童真有何用?还不如多学点知识,精忠报国,效力大帝,为我麒云争光。”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