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7章)
练笔故事集

第1章 番外篇章 战乱的国度

一阵阵强风铺面而来,天空渐渐阴沉夹带着雷声滚滚宛若即将炸裂而开的蒸炉,沉闷无比。

林中,鸟雀横飞。突然,马蹄声四起,一群快马飞快扑来,手中令牌在烈日照射下异常刺眼,众军无不绕开等待,所到之处浓烟滚滚,呛得睁不开眼。

浓烟渐渐消去,布满灰烬的消炎摸了一下脸庞才依稀可见一队身披甲胄的军士全副武装向皇城奔去。不一会,沉重的马蹄声逐渐消去。

浓烟尽散,消炎看到不远处有一滴血迹滴落在官道上,他翻下马背,上前用右手蹭一下并随手放到鼻孔闻了一闻顿时大惊失色。

“汗血宝马!不好战争开始了。”

众人听闻倍感忧愁。

火裂元年,魔族9部攻打山海关失利,大败而归。再过一年,朝廷下令退兵,消炎作为副将曾多次请求大将军堤防魔族不可轻易退兵,但没过几个月,朝廷前后下达3道退令,大将军不得不派自己的副将协同大太监一起班师回朝留下大将军和5万精兵留守。

看着自己身后这群残军,消炎咬着牙走到大太监所在地皇宫特制马车旁躬身道:“刚才的快马应该是从边境日夜兼程而来,末将请求折返,恐生变。”

“皇上有令,命尔等速回京城复命!你是要抗旨不成?”一道即苍老又有力的声音从马车传出。

问声剧变的消炎躬身,诚恳道:“不敢!属下这就连夜班师。”

“准了!”

“是!”

一旁将士杀气腾腾的看着马车纷纷将肖炎围了起来寻求个说法。

看着众将士怒气冲冲的样子,消炎双拳紧握,伸出右手,大喝:“班师回朝!”

众将士没有回应都默默咽下这口气。经过这将近一个月的返程,他们早已习惯了消炎的软弱,虽说有闹事者但很快就被消炎严厉惩罚过让人敢怒不敢言。

看着他们丧气样子,消炎感叹道“忠言逆耳!”

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已经清晰可见皇城所在地,此时已经下起了细雨。

一袭蓝色官服的小太监冒着细雨向消炎转达道:“大太监命尔等速速前行!”紧接着又小声道:“副将军可以撇下伤残人员,我等先行回朝。”

此言一出,消炎无比震怒向将士所在方向抱拳后对小太监道:“请转告大太监,我将派精兵护送你们先行前往皇城,还望小太监转达。”

小太监躬身道:“将军莫要后悔,下属这就前去传达。”

在挑选精兵强将时,起初都不愿前往,最后在消炎再三要求下一些将士最终愿往,临走时他特意叮嘱了一下,‘莫要犯浑,这可是诛九族的事!’。

当天凌晨时分,一排排久经沙场的老兵分前后两队护卫在精雕细刻的特制马车旁严阵以待。

检阅一圈后,消炎挥了挥手示意前行,车队突然加速前进让马车上的太监们摔得不轻。

看着车队远去的背影众人无不欢呼只有消炎忧心忡忡。

“今天算是正面顶撞大太监,以他的性子肯定要向陛下告我大不敬!”

天色渐暗,大军已经行驶到皇城外围城墙外但并未看到来迎接的人,消炎命令部队在城门百米远安营扎寨,自己独自一人驾马前往西城门一探究竟。

城墙之高让人心惊胆战。消炎对着城墙上大喊:“我乃边城大将军副将肖炎是也,还不速速开城门放我等进去?”

不一会,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出;“肖将军恕末将无能为力,陛下钦点你一人进城!”

“轰……”

一道数尺高的墙门就只打开了一条缝隙自贡一人通过。

一批枯瘦的黑马缓慢的来到城门前,消炎不慌不忙的从马背上下来,侧身穿过狭窄地城门看见一袭有些凌乱衣裳的女子低着头,手捧一套精美的官服向自己走来。

呼的一下,消炎将女子送过来的衣物随手打翻在地上让此女瞬间跪地不起嘴中不断的重复那句话:“大人饶命,都是奴婢的错!”

“你这是在羞辱本将吗?竟然派军妓诋毁我名声?该当何罪?”消炎看了一眼衣冠不整的女子又对着前来迎接的守城将军怒吼道。

守将见此连忙跪下慌忙道:”属下也是听从大太监指示才感这般还望消将军恕罪!”

“城对面百米远我军已经安营扎寨下来还劳您送些物质过去,对了,为本将军备的马车在哪,我要入皇城。”

“将军请跟我来。”紧接着守将向旁边一人怒道:“没听到么?还不快去执行!”

“是、是,属下这就去。”一旁士兵连忙道。

一路上,守将各种甜言蜜语,消炎默默听着,心中早被压抑多时的气被这一发泄渐渐消了许多。

一队身披金甲手持金枪长矛的黄金骑士严阵以待。消炎踏上御用马车还不忘怒瞪一眼守将,让其无不跪拜恭送将军。

“如此之快地马车竟然感受不到丝毫的颠簸感,不愧是皇帝专用。”消炎好奇的拍了拍由兽皮雕刻的御座。

金甲骑兵飞奔而行,所过之处无不跪拜。马车很快开向皇城内,此时城内一队又一队的黑甲禁军反复巡逻见御用马车也只是让道而行。

金甲骑兵散去,消炎从御车上下来,看到一块雕刻着“军机阁”的金色大字异常晃眼。当自己经过第一排黑甲兵士时,众兵士高举着长矛来回剁着坚硬地石梯,呼声一片。

“吼吼吼……”

俩边众兵士目光凶狠的瞪着消炎,但后者并没有因此而心生惧意,双目直视前方,跨越几个台阶而行。此举让众兵士们无不心生佩服,“除了家军,恐怕没有其他人感这么做!”

阁楼里诡异般的安静,消炎跪在殿外大喝到:“大将军座下副将消炎请求面圣?”

“咔嚓”

一袭蓝色衣服的太监脚速很快来到消炎身旁轻声道:“将军,皇上有请!快快进殿。”

一双厚重的双手连忙扶起消炎,搀扶着他一瘸一拐走进大殿中。

刚进门,消炎甩开太监的双手,猛的连跪带伏的请罪道:“陛下!末将有罪!”

大殿之上,皇上高座正前方见到消炎突入其来一跪,双目瞟了一眼两边怒道:“你可知罪!”

“臣知罪!”

“何罪,给朕抬起头来!?”

消炎双手勉强撑起身体大喝道:“臣来时看到西界汗血宝马狂奔皇城定是边界告急,恕臣渎职之罪!”说完瘫倒在地,伸出左手,颤颤巍巍道:“罪臣愿请兵前往,战死边界已报黄恩!”

见到消炎瘫倒在地,皇上立马站了起来,大吼道:“速传太医……”

大殿之上,皇上将众臣子痛训一顿离开了这里留下一群沉默不语的众臣。

偏殿,皇上指着众御医破口大骂:“……要是治不好这箭伤你们统统要死!”

沉闷之气刚刚消散,众御医慌忙翻箱倒柜查找治疗消炎所中箭毒之解药,终于找到了一记猛药,经过多次的探讨他们决定是生是死就靠它了。

将军府会客阁中,一袭身穿紫色衣裙少女用那看似一折就断的玉手猛拍一旁桌子顿时整个人站了起来,原本红润的脸庞转瞬即怒。

“到底还有几天?”

众御医也是见到公主第一次发这么大火纷纷长跪不起,慌忙道:“启禀长公主,将军所中的毒是由西域著名的“鬼毒”,此毒异常诡异,经过我们的调理大人气润一日比一日好,大人一定能扛过这关。”

公主走向前来,奸笑道:“他若不醒,尔等就睡在这里,如有逃离,诛9族!”

“是!”众人其声,直到公主踏出阁楼他们才敢慌忙起身各自叹了一口气。

日复一日流失,长公主每天都要来将军府看望消炎,直到有一天。

大殿之上,一名御医冲向“军机阁”,摔了个跟斗,顾不上整理官服,对着们内大喝到:“将军醒来了!肖将军醒来了!”

一个小太监将们轻开轻关来到御医面前细声道:“快去禀报长公主,皇上随后就到!”

御医告别小太监后来到公主府上告知后,她连夜骑马奔往将军府中。士兵见状无不开门跪拜。

看着消炎在大厅里和众将士们在办公长公主快步走向前大骂道:“身体还没好就下床,你想不想活了!”

将士们刚聊的氛起,听闻,纷纷推开欲行大礼。

“都不要跪了,全部退下。”长公主连忙道。

“山海关破,我妻被虏,大将军奄奄一息岂容我苟活与世!”消炎梗塞道。

“我相信,大将军绝对不想看到自己女婿这般自寻死路,他在三关等你,明天父王就会前来,你现在这样怎么证明你还能战?”长公主背对着消炎说完,含泪而别。

盘坐与轮椅上的消炎望着长公主远去的背影不禁留下了泪水,随即让下人推着进房间,喝完御医的汤药感觉没之前那么苦了。

清晨时分,消炎一起床就叫下人推着自己登车前往兵营,途中,京城官兵到处征兵备战,人心惶惶。

领着将军令牌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兵营,原本被拒之门外的残军开始训练起新军。

“不愧是大将军主力兵种,训练方法都如初一折。”消炎感叹道。

将士们见到消炎来纷纷行礼,他则点了个头并为说什么继续巡查军营。

帐中,军官们同消炎商讨西进之事。

“目前,大将军退守在山海关以东地急流、斜坡和平原三关的平原关中。他们将以不足五万人对抗域外40对万大军。关外百姓饱受俘虏,关内粮草、兵器紧缺。我方粮草已经先行一步就等陛下下令全军出征。”一位军官指着沙盘尔后抱拳道:“末将袁战愿为先锋!”

“陛下有旨,尔等接旨!”一个太监冲进营帐中大喝道。

众人连忙放下手中之物纷纷下跪道:“臣,接旨!”

小太监并未念而是走到消炎身边将圣旨递给轻声道:“以后多多关照。”

接过圣旨的消炎连忙打开。

“朕命肖炎为大将军接管三关,与大太监同往即刻出师西界,不得有误。”

“都下去准备,连夜启程西进。”说完,消炎走出营篷来到一辆简朴地马车旁对驾驶马车的士兵道:“多谢!”

昏暗天空,被无数闪耀的火把照得恍如白昼。长约数丈远的军队行走在通往平原关地官道上。

三关呈梯田装分布,其中,中间的斜坡关前就有一道窄道,魔族分兵连战3天,以1万人的代价拿下窄道并派600人驻守要塞。

次日,魔族发动第一次进攻,大将军以3万人的代价抵御住邪族的入侵。城中,经过此次一战我方重型弓弩以无箭支可用,更糟糕的是大将军已经奄奄一息,如若援兵未到,平原城不保。

天空乌云密布,雷鸣四起。前方道路坍塌,碎石块阻隔了大军的前进,正当消炎为此懊恼时,一个自称谢甲的打猎人士前来拜访。

“将军,我知道一条山道可以供小股兵士前往,不知将军可愿尝试?”一位身穿粗麻布衣的大汉抱拳道。

略微大量了一下大汉,消炎开口道:“请带路!”

此处即狭窄又难行。回到兵营后,消炎重赏大汉,临走时让副将“马士”临时指挥,要其在一天之内疏通一条道路供骑兵前行并要求2天之内疏通道路不然军法处置。

山路十八弯,消炎和800精兵小心翼翼的走出山路,由于是轻装上阵,他们很快出了山路奔向边关。

夜晚时分,一队队运粮车队盘坐在边上睡起觉来,突然前方传来阵阵脚步声。

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露出一身厚实的肌肉配上他脸上那道伤疤显得异常的凶狠。此人提着刀,带着百人来到运粮队后方。前不久他们还狠狠教训了一顿劫匪。

天色较暗,消炎对着前方大汉道:“在下元国肖炎大将军,阁下和人!”

大汉大惊,前不久他们遇到的劫匪就是这般骗取他们的信任但被他识破,尽数斩杀。

大汉大喝道:“将军可敢一战?”

消炎略加思索道:“应战!”

双方同时走出,刚一相遇,大汉连忙跪下道:“大将军,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将军恕罪!”

消炎向后面做了个手势连忙扶起大汉道:“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大汉瞟了一眼后面赶来的诸军道:“在下铁督军,您们请跟我来。”

刚来到运粮队消炎大怒:“铁督军,从现在开始日夜不停运送,分批次在马车上休息。”

督军见状连忙称“是”,不断催促他们整装前行。

远处山顶上浓烟滚滚,消炎所带领的运粮队来到平原关下,前来接应的军民们一个个扛着这些物质上山,其它的留在仓库重兵把手。

一只由运粮队和800精兵组成1千多人的军队在消炎的代理下提前奔赴平原关,应大将军令和他们一起换下城防军队而铁督军则是另有任务。

途中,陆续有士兵沿着弯曲的官道奔赴山下。很快消炎他们就进入城中,到处一片狼藉,哭豪声不断。消炎却没有时间去体恤平民,直奔内城楼。

过道上集满了人群,消炎轻易的拨开这些人推门而入。

一袭官服,面色憔悴的大将军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大将军颤巍巍道:“你来了!”

消炎快步上前握住大将军的手含泪道:“来了,父亲!”

城中,军民们化哀嚎为动力纷纷开始拆家建造灶台和临时灶台,他们必须敢在夜幕降临前完成。

火光四起,浓烟滚滚。铁督军抹去汗水,看着他们瘫倒在地的样子不禁感叹道:“胜败就在今晚。”

魔族,帐中。一袭貂皮裹身,面目清秀的书生样子,大概二十几岁的样子道:“根据探子来报,平原关中尽是烟尘且灯火通明,跟可恨的是对方主将来到,可汗应当将太子掳掠而来的女子绑上邀敌方一战。”

一袭黄皮加身的可汗突然站起怒道:“这个该死的!”

“可汗不必忧虑,传闻敌方主将重情重义,只要明天他出城我们即刻顺势攻城,拿下三关!”

“好!来人,传太子上殿!”

身披黑甲士兵来到太子营帐前被其二个护卫拦下,这时士兵大喝道:“皇上召见,速速前往!”

营帐中不时传出女子的娇喘声,士兵几次催促无果后退到一边静待着。

久久后,一个壮硕年轻男子衣衫不整大步而出,不耐烦道:“吵死了!我现在就过去。”

大帐篷外,太子大手一挥,将阻拦的士兵推到在地夺门而入,看到皇上和书生正在指着沙盘嘀咕着,这时一排护卫军从帐外冲了进来将太子围住。

看到太子这般娇狂皇上也是无奈道:“护卫军都下去!”

军士都散去,太子这才开口道:“父皇召我何事?”

“你是不是俘虏了一个将军的女儿?”

“这,好像有这回事。”

“她现在在哪里?”

太子慌忙道:“此女骄傲不逊,已被我关在大牢中,我这就派人将她带来。”

“不必了,明天你亲自将此女押送到平原城门邀大将军一战探探虚实!”

“定不辱使命!”

平原关,一个身披黑甲大汉冲上城门,不顾众人阻拦推开大门,一袭白衣加身的少将军跪在老将军身旁。大汉上前一把将少将军提起扔在地上愤愤道:“老将军已逝,现在大军压境正是需要新任大将军的时候,应当杀敌为老将军报仇。”

消炎紧握拳头,站了起来:“三叔,这里交给你了。等我拿军师李智的人头来祭奠父亲。”

“嗯!这才是大将军该有的魄力,放心这里交给我了。”

次日中午,一位衣衫不整地女子被铁链靠在斜靠地厚实木板车上。几个士兵推着车来到城门口叫战。

“少将军可敢出城一战!”

望着前来叫嚣的士兵,消炎拿起长矛向城门口走去却被连夜赶来的大太监拦下,以对方8品实力自己犹如鸡蛋碰石头明显不是对手只好作罢。

城门上,原本主导丧事的三叔握着长弓看向远方的女子猛的举起长弓,取出一只箭支,拉满弓,射向女子。

“不要怪叔,这个恶人就让我来做。”

一只箭划破天际,原本挣扎的女子看着它露出久违的笑容。

一箭穿喉,魔族太子震惊道:“撤兵,将她送还给他们。”

一个士兵推着载着尸体的女子来到城门下,两个士兵从城门两边沿着绳索下来将绑着她的铁链解开,一双勒得暗紫的双手格外显眼,抱着尸体向上缓缓升起。

看着妻子一眼,消炎拍了拍三叔的肩膀道:“交给你了。”背对着他强忍着泪又道:“不怪你,不必自责。”

大军沿着弯道排成长长的队入城,这让消炎感到不可思议。打听过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用火药将塌下来的山石炸开而来刚好中午赶到平原关。

略做休整,一支由铁督军带领600人敢死队潜伏在进出平原关地窄道上待战斗开始后就拿下它。

吃过午饭,敌军疯狂向平原关扑来。密密麻麻的军队借助弓箭手掩护,携带着攻城器具冲来,不惧生人死。

平原关并没有发射重型武器。敌军很快冲到城下,双方展开搏斗,顿时,箭如雨下劫杀后方敌人,云梯更是遍布城墙,将士们早已将房屋拆卸下来砸向敌人,杀生一片。

窄道东面树林中,铁督军带领着600勇士分兵潜伏两侧,平原关战斗一打响他们同时向驻守在两侧的敌军发动突然袭击,由于我方用的大多是手提式弩箭而对方则是弓箭手不利与丛林发挥,很快就将敌人全部射杀、斩杀,无漏网之鱼。

战斗一直到晚上才结束,双方营地上布满烟火,这一战敌方算是试探性攻击。在几次攻防战中,大将军多次阻止将军们动用大型弓弩射杀敌方将士,可憋坏了他们。

魔族大营篷中,书生李智多次向皇帝请求调兵一万驻守在离窄道口不远的平原上却被太子多次拒绝并请战,一天内拿下平原关。

天初亮,一台台大型攻城云梯阶车借助人力驱驶分三排奔向平原关后,一排排兵卒借助由一块不大木板制作地防护车的掩护快速奔向城门口。双方你一箭我一箭射向他们,此时,一排大型投石车下,兵卒们靠着木板顶着箭雨挪动着,还有些则是依靠早就搭建好的草庐抵挡它以及,一堆堆土包将城门堵住只留下一条供俩人过的道路。

当第一排攻城云梯离城墙只有数尺远时,一队队手提小型球体状火药分批次抛向攻城云梯,终于将其点燃。

乱石滚木抛下。一个大型推车上架其一根巨大树木其尖头处不断击打着城门,没有丝毫停顿。

不多时,一架接着一架地攻城云梯已经接近城墙,消炎拔剑冲向外城墙,各大将官不得不咬着呀紧跟其后冲向其余云梯所在地,霎时,城墙上杀生一片。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争夺战,遍体鳞伤的消炎看着城上堆满地尸体在看看远处迟迟不敢靠过来地云梯挥剑斩向扑来的敌军并对着一旁副将大喝道:“让第一道城门口的人撤下来!”

“将军,我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副将话音为落,消炎怒道:“这是命令!众将士随我杀出一条道路!”

将士们在大将军的鼓动下身先士卒挡在前面,不一会就杀出一条出口供副将突出。

一个督军多次冲入魔族太子营帐中道:“殿下!为何将剩下地大型云梯止步不前,我们应当一股做起拿下平原关!”

太子暴怒道:“给我拖下去斩了!”

正当太子对着众人呵斥的时候,一个兵卒冲向大帐,满身伤痕,颤巍巍道:“禀将军,我们攻下第一道城门了,目前敌方大将以身作则攻势凶猛请求将军再派军队前往拿下关中。”

太子拔刀而出,兴奋道:“来人将此人扶下去好生照顾。”又道“众将士,随我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全军出击,无需再议。”

一只约三十万地大军趁着夜色将太子包裹在军中开向战场。

天色渐暗,敌军攻势异常凶猛,尤其是外城城口,双方展开激烈争夺战。

“靠,将军们是怎么想的,就让我们隔段时间射射箭,叫叫阵,真憋屈!”一个监军看着敌军用盾牌将城门口堵成一道墙,愤愤道。

望着外城墙残酷的厮杀,消炎从位上站起:“敌军突然疯狂进攻,看来上钩了。”

“来人?将大型弓弩推向外城墙。”消炎严厉道:“2为督军,我不希望这大型弓弩受到影响,你等领100勇士去,可敢一战!”

俩位督军面面相觑后道:“弩在人在!”

外城墙上,一只身披黑甲兵士的队伍借助着周围士兵负死拼杀来到城门口正上方后迅速列队,盾兵在前长枪兵在后不断击杀来犯敌军。

“轰隆隆……”

当魔族三十万军队来到大型云梯时,前方魔族无不拼命上前,犹如受惊地猛兽一般。

“云梯已动,给我把大型弓弩搬出来。”消炎对着传信官道:“传令,大型投石车装上火球射向天空,切记一定要击中敌军后方。”

“轰……”

漆黑的夜晚被一个个巨大的火球照耀得恍如白昼。

看着划破天际的火球,两位督军慌忙望向城外寻找魔族太子的位置。果然,在城门口正前方看到一排盾兵望向天空,他们趁此机会瞄准停滞下来地小型指挥台中的太子,居高临下,一箭射去,顿时整个人都向后倒退一步。

“咻。”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魔族太子将目光下意识的收回,一支数尺长的箭穿透胸脯,硬生生将他从椅子上射翻在地上插着,紧接着又是几支数尺长的箭将盾兵击散在地,周围人看见主帅已死无不大惊失色,乱作一团。

随着火球的消失,天空又暗淡下来,一阵阵巨石砸击地面之身震耳欲聋。原本固守城门口敌兵不要命的冲击内城门被城上抛下地石头和小型瓷罐火球弄得欲火焚身、瞬间人山火海般哀嚎声一片。

城外,魔族军队被硕大地石块砸得血肉模糊,问声色变。后方军队得知太子战死后纷纷溃退,紧接着一个又一个……

看着近在咫尺地大型攻城车上没有人前来,袁将军脱下布满伤痕和血迹地甲胄,伸出血淋淋双手将架在城外地长梯一节节提上来,身旁兵卒见状皆上前护住和帮忙。不一会,一只长梯在众人努力下架在不远处地大型云梯上。

举起大长刀,袁将军大吼道:“兄弟们,敌军已经败退,都随我脱下上衣,趁着夜色杀向敌军,建功立业!”

眼看将军就要冲到云梯上,众将士看了看四周已经没有多少敌军再冲上来纷纷脱掉上衣跨过长梯,借助云梯的宽大道路他们一路杀向地面展开肉搏战。

“我靠!竟然违背本将军的命令!”消炎看着他们都朝着大型云梯方向杀向城下愤怒不已:“快开内城门,组织骑兵来回冲杀敌军,要快!”

被这突然的命令,三叔大吃一惊,顾不得细问,亲自召集骑兵一万余人冲向城外。

“传信官!将我地大将军印和一封信拿去,命令急流关留百人其余一万余人轻装上阵,连夜向山海关进发并强攻下来,违令者斩!”

“是。”

“你们其余军官都随我下城门召集五万精兵携带军粮奔赴斜坡关集结。”说完,消炎将插在地上地剑收回向城下奔去。

城内,三叔派步兵沿着狭窄的道路将破损严重地大门全部毁掉后带着将近一万人骑兵和重甲骑兵借助士兵掩护冲出外城门,大吼道。

“火国重甲骑兵在此,尔等速速退让!”

骑兵速度极快,敌我双方纷纷退让开,不乏一些死在刀下的亡魂。就这样,他们一路冲杀,杀的敌军丢盔弃甲,闻声色变。

手上拿着太子死讯的魔族皇帝,泪流满面、双手颤抖不已。

“来人,朕要御驾亲征为皇儿报仇雪恨!”皇上悲愤道:“谁敢阻拦,杀无赦!”

听闻皇帝要亲征,李智军师慌忙从骑兵营里乘坐吉吉尔将军地快马来到大帐旁,冲进帐中大跪,哽咽道:“皇上,敌军趁我方大将无人率军杀出就快要杀到这里了,恳请陛下发兵前去阻截,微臣万死不辞。”

皇帝听闻大惊失色:“军师,快快协本王宝剑带兵前去!”

“微臣领命!”说完,接过宝剑,带着吉吉尔将军所部重骑兵飞奔战场。

望向远方败退下来的兵卒们,军师阻止了一旁将军的请求并严肃道:“此等有失天理,你们速速派2千骑兵强占窄道,不得有误!”

吉吉尔拔剑指向火国骑兵道:“众将士,随本将军杀死这群禽兽们!”

看向远方,众将士满脸杀意,战马在平原上飞驰,不乏一些魔族步兵死在他们的马蹄下。

三叔见状,高呼一声,身先士卒,冲向敌人骑兵,顿时杀生一片,敌我步兵无不退让。

窄道,敌方骑兵纷纷下马分兵左右与我方展开丛林战,直到凌晨时分,敌军二千余人攻下了层层机关我方驻扎地点。600人壮烈牺牲却杀得敌军不足百人,尸横遍野,异常惨烈。

魔族皇帝携带不足万余人的护卫队趁着夜色驶过窄道向山海关进发,然而这时,一只挂着魔族标志地骷髅旗帜冲急流关驶出,先行一步,双方展开激烈的追逐。

平原上,随着我方重甲骑兵全部阵亡,敌军退守在窄道口的开阔地带请点人数,原本三十万地大军现在不足十万,为防火国占领出入窄道的唯一出口,军师趁着天初亮派遣五万精兵防守在出口严阵以待。

凌晨时分,一台担架路过消炎身旁,他俯身一看:“三叔,你以不足一万余人杀得敌军闻风丧胆又带着不足二千余骑转战敌方重骑兵毫不退,我定向皇帝禀明功绩,厚葬。”

山海关下,一万多人顾不上休整向它发动猛烈进攻,很快就将此关攻下,击杀千人,无俘虏。

即刻钟后,魔族皇上带领着军队来到城下看到城墙上插满火国旗帜悲愤不已。

一个士兵冲入后方向盘坐与一块石头上的皇上,呈上,道:“陛下,这是从山海关里射过来的信件。”

一旁护卫将信件递过确认安全后交由皇上。不到一会,皇上命人将信件烧除看向西方,若有所思。

又一个士兵冲入后方禀告:“皇上,山海关城门大开,他们要求带一句话?”

皇上猛的站了起来,双拳紧握道:“说!”

“恭迎魔族皇上西归!我方绝不会,也不敢阻你。”

“给我回一句话。希望说话算话。”

皇上力排众意,带兵挺近山海关,在城墙上和墙下士兵的目送下出了山海关。此时城中火国士兵不足三千。

一辆由三俩骏马拉着的黑色木质马车在烈日炎炎下,沿着通往三关地官道上飞驰着。

傍晚时分,一个身披黑色斗篷人影来到临时搭建地帐篷中:“皇上有令,令你即刻赴死以保种族免于战火。”

军师仰天长叹:“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交代完后事后,军师李智喝下毒酒后就被士兵砍下头颅送往斜坡城。

看着敌军排列有致的撤退,消炎感慨道:“我不杀你,他日你必定死在自己人手中。”

“此战,敌我双方各自剩下十一万左右。不过,山海关还在我们手中……”

听着统计官的报告,消炎一壶又一壶往嘴里灌酒,看着墓碑上俩人不禁泣不成声。

魔族与火国士兵一个前一个后,直到山海关,五万士兵才停滞下来看着犹如丧家犬般的他们。

次日,天格外耀眼,消炎带领着几万军卒返回皇城,剩下的士兵等待交接。返程途中,除了大太监有事先行外,他们一路畅通无阻。

同类热门书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伴随着魂导科技的进步,斗罗大陆上的人类征服了海洋,又发现了两片大陆。魂兽也随着人类魂师的猎杀无度走向灭亡,沉睡无数年的魂兽之王在星斗大森林最后的净土苏醒,它要带领仅存的族人,向人类复仇!唐舞麟立志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魂师,可当武魂觉醒时,苏醒的,却是……旷世之才,龙王之争,我们的龙王传说,将由此开始。
唐家三少 ·异世 ·完结 ·495万字
9.3分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在夏族的安阳行省,有一个很小很不起眼的领地,叫——雪鹰领!故事,就从这里开始!**继《莽荒纪》《吞噬星空》《九鼎记》《盘龙》《星辰变》《寸芒》《星峰传说》后,番茄的第八本小说!
我吃西红柿 ·异世 ·完结 ·360万字
7.9分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一万年后,冰化了。斗罗联邦科考队在极北之地科考时发现了一个有着金银双色花纹的蛋,用仪器探察之后,发现里面居然有生命体征,赶忙将其带回研究所进行孵化。蛋孵化出来了,可孵出来的却是一个婴儿,和人类一模一样的婴儿,一个蛋生的孩子。
唐家三少 ·异世 ·完结 ·432万字
9.0分
史上最强赘婿
史上最强赘婿
(已完本)穿越异世成为财主家的小白脸赘婿,因太废物被赶出来。于是他发奋图强,找一个更有权有势绝美高贵的豪门千金做了上门女婿。练武是不可能练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练武!我要把老婆培养成天下第一高手,谁敢惹我就让我娘子打死你!
沉默的糕点 ·东方玄幻 ·完结 ·451万字
7.4分
诡秘之主
诡秘之主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触及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远离,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
爱潜水的乌贼 ·异世 ·完结 ·447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