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2章)
从小失去父亲的白梅,在坎坷生活中,不畏磨难,守护着兄弟姐妹,最终,用自己的双手和头脑收获了幸福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承诺

夜,已经很深了。

淡淡的月色下,影影绰绰的群山静静地立在天边。

山间某个孤独的小坳里,偶尔一两声凋零的犬吠来回荡着,显得格外刺耳。

白梅和弟弟妹妹挤在里屋的小床上,竖着耳朵听着外屋的动静。

爸爸躺在外屋的床上,轻轻地呻吟着。

妈妈红着眼睛,把白梅从被窝里扯了出来。

白梅感到凝固的空气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

她赶紧穿好衣服,跟着妈妈,来到了外屋。

屋子里,弥漫着难闻的药味。

散发着霉味的煤油灯上,黄豆大小的火苗在夜风中摇摇欲坠。

爸爸侧躺在床边,深深凹下去的脸庞,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格外瘆人。

白梅情不自禁地将脚步定在了门口。

头斜靠在门框上,怔怔地看着爸爸。

前不久还强壮如牛的爸爸,突然间就生病了,什么也吃不下,一下子瘦得皮包骨头。

“白梅,来,过来。”

爸爸伸出枯瘦如僵尸的手,无力地冲白梅晃了晃。

平时看起来温和可亲的爸爸,此时此刻,却让白梅感到十分害怕。

白梅死死地倚在门框上,动也不动。

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白梅,来,听爸爸的话。”

爸爸再次向她晃了晃手。

这次,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白梅,来吧,过来。”

妈妈过来,牵住她的小手,朝爸爸的床前走去。

“白梅。”

爸爸抓住白梅的手,轻轻地在她的手上摩挲着,眼里泛起了泪光。

白梅“哇”地一声就哭起来了。

“白梅,乖,不哭。”

爸爸用已经只剩骨头和干皮的手指,给她擦着泪。

白梅撇着嘴,努力地憋住哭声。

“白梅,来,跪下!”

爸爸的目光,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白梅吓了一跳,赶紧听话地跪到了爸爸的床头。

“白梅,爸爸的病,是绝对好不了了。”

爸爸摸着白梅的头,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你们娘几个,往后的日子,肯定会很艰难,咳咳咳......咳咳咳......我想了想,要不,把弟弟妹妹们都送人吧,好不好?”

爸爸说完,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

眼神慢慢由清澈变为混浊。

“不好,爸爸,我不要把弟弟妹妹送人!”

白梅一听要把弟弟妹妹送走,一下子就哭出声儿来。

“白梅,你是老大,如果不送走弟弟妹妹,那你要帮助妈妈,照顾好弟弟妹妹,你做得到吗?”

“嗯,我做得到!”

白梅用手背在眼睛上抹着眼泪,坚定地冲爸爸点了点头。

“嗯,那好。”

爸爸缩回手,放进被窝里,闭上眼睛,满意地点了点头。

“白梅,去睡吧,记住,以后要好好照顾妈妈和弟弟妹妹。”

白梅回到床上,刚躺下没多久,就又被妈妈拉了起来。

这次,弟弟妹妹们也都被拉起来穿上衣服,齐齐地围在了爸爸床前。

此时,爸爸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张着嘴,鼓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们。

“你安心地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妈妈“嘤嘤嘤”地哭着,眼睛肿地跟屋前那颗桃树上接的桃一样。

那一天晚上之后,爸爸就走了,彻底走了。

他被装在一个很大的木箱子里,埋在了后山上的一个坑里面。

白梅和弟弟妹妹们成了没有爸爸的孩子。

那一年,白梅7岁。

弟弟白风3岁,妹妹白月1岁。

妈妈秦玉兰28岁。

爸爸死后没几年,陆陆续续就有媒人上门说亲了。

白梅打心眼里不喜欢,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妈妈,这么年轻。

这个家,这么贫穷!

他们始终是要过活的。

懂事的白梅默许了妈妈的再嫁。

带着弟弟妹妹们,跟着妈妈到了一个新家。

可谁想到,拖油瓶这顶帽子被人毫不客气地扣在他们的脑袋上。

怎么甩也甩不掉。

妈妈的再婚之路充满了苦涩。

白梅的生活,也经历了一段梦魇般的折磨。

所幸,一如名字里的梅一样,她骨子里透着不容忽视的坚韧和不屈……

多年之后,终是咬牙熬过了彻骨的寒冷。

白梅实现了对爸爸的承诺,照顾好了弟弟妹妹,守住了家。

可是......

白梅用力嗅了嗅飘着淡淡幽香的梅花,努力熨平心中的那个小突起。

微风中,梅花树依旧在那,雪压枝头,芬芳吐蕊。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