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68章)
十年前, 一起恶性案件,让她成了唯一幸存者,同时也成了人人厌弃的“扫把星”。 唯有他,好像深渊中照入的一抹阳光,给了她最暖的照顾和保护。 只是,人言可畏。 她明白,自己是不被允许留在他身边的。 至少,现在不能! 十年后, 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她以最潇洒的身姿,出现在案发现场。 只是,听完他初步的尸检分析,便已锁定了凶手。 结案后,她看着他,脸颊微红,缓缓伸手:“白法医,我……” 话没说完,就听到一句疏离到不近人情的话语: “不好意思,我有严重的洁癖,不能跟人肢体接触,先走了。” …… 三秒钟后,他被她一把抱住,狡黠的眼眸微微一闪,“显然,对我没有。” 在场,一片瞠目结舌。 * 安雪:少时的悲惨经历,让她成为了W市最年轻的刑侦队长,聪慧狡黠,屡破奇案。 白旭:大学时,邻居家的惨案,让他成为最出色的法医主任,严谨腹黑,智商爆表。 * 男强女强,女主一点小无赖。 悬疑言情,雪儿一贯风格。 PS:并非专业刑侦人员,有BUG请自行忽略,不接受攻击性评论。 如有中肯建议,可留言商榷。 不喜,请点“叉叉”离开。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王者归来

雨后初晴的江南小镇,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泥土芬芳,清新舒润。

蔚蓝的天空中,几缕如烟似雾的薄云,为整个城市,频添了几分含蓄和朦胧之美。

一架白色铁鸟划过长空,缓缓降落在梁溪国际机场。

伴着一声手机铃音,一个20岁开外,穿着短款黑色皮衣,混搭浅蓝色破洞牛仔裤和白色棒球帽的女孩,潇洒地从机舱走出来。

她的肩上挎背着一个运动背包,拿着手机道:

“喂,师父,我到了,刚下飞机。”

安雪的声音很好听,清脆灵动,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活力和朝气。

电话那头,显然是位长者,磁性的声音,低沉缓慢:“怎么样,累不累?能不能立刻投入工作中?”

“立刻?什么意思,是有案子要查吗?”

安雪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惊讶。

“是啊,就在你降落的机场,可以吗?”

这句虽是问话,却已是笃定的回答了。

安雪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我还没有去警局戍职,他们不会让我进现场调查吧。”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把委任书发到现场负责人的手机上的。”

“哦,那把案发地点给我吧。”

安雪的语调轻松,欣然答应了杨局的请求。

下一秒,她突然紧张起来,追问道:“等等,这个现场的法医主任,不会是白旭吧?”

“很明显,就是他。”

“师父,你……”

“我什么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对方真的就是长辈教育小辈的口吻,语重心长道,“师父只是帮你少走点弯路而已。”

“那也不能这么直来直去吧。”

安雪嘟着嘴,小声嘀咕。

其实,她真的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白旭。可是,作为女孩子,总该有点矜持吧。

“那你想怎么拐弯抹角?要不,我直接告诉他,你回来了?”

“别!千万不要告诉他!”安雪连忙阻止,说:“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诶,这才对嘛!我们小雪有什么事情摆不平呀。”

他的话,听起来特别自豪。

安雪无奈地撇了撇嘴,说,“那先这样吧,挂了。”

“好,晚点师父给你接风。”

……

手机挂断后,安雪从裤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了包装纸,就往机组人员休息处走去。

没过多久,她就站在了案发现场门口。

大约10分钟后,她站在了员工休息室的楼下。

很明显,警方和发证人员已经达到现场,周围拉起了封锁带。

安雪咬着棒棒糖,朝着8楼处看了一眼,四周都是落地玻璃窗式样的结构,很滑溜,也没有外置的凸起物,可以让人从外面攀爬进入8楼。

所以,犯案人,只能是楼内的人。

确认完这点之后,安雪抬手,掀起封锁条,想要进入,就被看守的制服小警员拦了下来。

“警方封锁现场,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额,我也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

安雪从外套口袋李拿出自己的证据,递给小警员。

对方看了一眼,依然不予通融。

“抱歉,你这个不是本国的警员证,所以,还是不能让你进去。”

这时候,想是算准了时间一样,小警员的通话器响了。

他连忙按下了接听键,下一秒整个人都怔住了。

一双黑眸,上下打量着安雪,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很快的,他回过神,连连点头,道:“是,明白!立刻放行。”

说罢,便主动掀开封锁带,恭敬地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雪也没有迟疑,走进封锁区之后,立刻停步,转身打量着面前的小警员,说:“把你的证件给我。”

“啊?我的证件?”

“是,拿出来。”

安雪点头,态度明显是不容置疑的。

小警员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真的就把自己的证件送到了安雪面前。

安雪收下证件,看了一眼,立刻朝他“嘻嘻”一笑,说:“借我用一下,等会儿还你。”

说完,不等小警员反应,已经不见了人影。

很快的,她乘坐电梯到了8楼。

在电梯门打开时,挂上了小警员的证件。

她快步走进死者办公室,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站在尸体前,做初步查验。

此时,他是背对着门口的,自然也就看不到他的长相。

不过,对于安雪来说,这个背影,已经足够熟悉。

未免被白旭一眼认出来,她特意拉低了帽檐。

白旭仔细检查过尸体的初步情况,说道:“刑侦队的人呢?到了吗?”

“到。”

安雪特意走到了逆光的位置,压低了嗓音,答应了一声。

白旭蹙眉,朝着声音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能看清对方大概的轮廓,知道她是个身高160左右的女警员。

“新来的?”

“是。”

安雪伪装了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只有你一个吗?周队还没到?”

白旭虽然这么问,但是语调中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似乎这是一种常态。

安雪真的很不想跟他对话,但又不能不回,只好点头,低声应答:

“嗯,我离得近,他们等会儿就到。”

“那我先简单说一下,等周队到了,你复述给他听。”

白旭本就是个追求效率的人,不喜欢做重复的无用功。

安雪没有说话,只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的目光,静静凝视着他,竟然有些贪婪。

十年过去了,他比过去更加清隽帅气了。一双不怒自威的凤目,看似淡漠疏离,实则深邃含蓄,给人一种暖暖的安全感。

他的唇,更加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害她不由自主的想入非非起来。

“咳!”

白旭察觉到安雪的目光,眉心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他挺讨厌花痴的,甚至怀疑这个新来的小女警,是怎么从警校毕业的,到底能不能胜任刑警的工作。

不过,说来也奇怪,原本从来不会多看异性一眼的他,竟然认真地打量了安雪几秒钟。

但,也仅是几秒钟而已。

很快的,他就垂下眸子,陈述道:“死者身体表面没有致命伤,只有右手手背处,有一道细长的伤口,应该是被某种金属制品划伤的。伤口微微发黑,加上嘴唇呈现暗紫色,说明他是中毒身亡的。”

说着,他抬起死者的手臂,继续道:“从尸僵程度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在1-2小时前。尸斑集中在背部和臀部,说明死后没有被移动过。”

“那他中的是什么毒?”

安雪随口提问,忘记了伪装声音。

白旭微微一怔,转头看了她一眼,依然是背光的身影,看不清楚面容。

但脑中,却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白旭也没有过分在意,指着死者右手背上的伤口,道:“这道伤痕处,有轻微的杏仁味,应该是氰化类毒物。”

“你的意思是,毒物可能是从手上的伤口,扩散至全身的。”

“有这个可能,毕竟他的口腔内,没有检测出服用过毒药的痕迹。”

白旭比较简单地解释了这个问题。

安雪认真想了想,又问道:“那这种情况下,毒液从伤口渗入,他会立刻死亡吗?”

这样的提问,让白旭微微愣了一下,再次抬头看向安雪,解释道:“不会立刻死亡。”

“也就是说,从伤口接触到氰化物,到他真正死亡,需要间隔一段时间?”

安雪一旦进入案件调查,就非常专注,连最初的伪装都忘记了。

“是。”

“那是多久?”

“二三十分钟。”

白旭再次做出回答,原本淡漠的眸子,此刻仅有一丝光彩,但又转瞬即逝。

安雪抬手,捏着棒棒糖,默默嘬着,而后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小声嘀咕:“也就是说,上午9点半到10点半之间,跟他接触过的人,有可能是凶手。”

正想着,身后的清洁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靠近。

安雪本能地侧身避开,反手擒拿,将人按在桌上,却不想还是迟了。

棒球帽落地,乌黑的长发,瞬间垂落。

白旭清楚了看到了她的长相,眉心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内心巨浪澎湃,脸上却不动声色。

是她,真的是她!

十年了,她总算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安雪尴尬,察觉到他颇带怒气的目光,连忙低头避开。

白旭看着她回避自己的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甚至是恼火的。

他故意提出质疑:“这警员证,似乎不对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混进案发现场?”

这话,让在场的其他人,都齐刷刷地朝着安雪的方向看去。

安雪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心里知道他是故意针对自己,毕竟当初是自己不告而别的。

她清了清嗓子,将扣住的清洁工交给身旁的警员,道:“我确实是警察,今天刚从M国回来,即将到C区警局戍职。”

说话时,她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外籍证件和委任书。

白旭看着她手上的东西,已经明白她当年不告而别的原因了。

果然,她还是做了自己最不希望她做的职业。

“也就是说,你还没有去C区警局报到?”

白旭接着开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是。”安雪点头,一双明亮的水眸,静静地注视着他,眼神可怜兮兮的,又无比真诚。

白旭几不可见地皱眉,心头的气未消,不打算给她好脸色,冷冰冰道:“那你不能在这里查案,先回警局戍职,然后再过来。”

“那多麻烦啊,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安雪朝他嘟嘴卖萌,试图讨价还价。

白旭却态度坚决,冷声回绝,“不能。”

……

安雪无语地咬着棒棒糖,满腹委屈地盯着白旭。

下一秒,也不知是怎么了,早就想好不给她好脸色的白旭,竟然于心不忍了。

他暗暗掐了自己一下,依然沉着嗓音,道:“除非,你能在一刻钟的时间里,找出真正的凶手,否则……”

“我可以。”

不等他说完,安雪已经给出了笃定的回答。

作者还写过
侦婚之警花妙探妻
侦婚之警花妙探妻
W市,周日。初冬的早晨,阳光明媚。童心穿着居家的宽松毛衣和蓝色牛仔裤,安静地坐在“Polo”咖啡馆内,靠窗的位置。卡其色的高领毛衣,在日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温暖。干净的脸庞,脂粉未施,却依然唇红齿白,流露着青春的朝气。若是不明言,只怕没人会把她和“警察”这个职业扯上关系。连着叫了几次续杯服务之后,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略有不快……
情雪凝钰 ·推理 ·完结 ·42.9万字
8.7分
病王爷的坏王妃
病王爷的坏王妃
曾经,有人许她一世荣宠,此生不负。何曾想,一切美丽誓言的背后,都隐藏着最恶毒的真相。她,不过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当正主回宫,她便失去了所有光环。不仅是后位,还有样貌,声音和腹中骨肉,无一幸免。一场大火,焚尽世间繁华,却让她得以重生。从此,这世上只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至于那些欺我,骗我,害我,伤我之人,定要他们血债血偿。*姬玉:青鸾国七公主。市井传言:其人冷静睿智,美艳无双,有孔明之才,却无闺阁品行,入幕之宾无数。龙北辰:龙啸国宸王爷。坊间传闻:其人面容尽毁,口不能言,虽曾为国之战神,却已病入膏肓,需每日饮血续命。当这样的两人,因为一纸和亲文书,成为夫妻,谁才能笑到最后?有人说是公主,也有人说是王爷。可结果到底如何,只能说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终归是一物降一物。*本文女强男强,一生一世一双人。
情雪凝钰 ·架空 ·完结 ·102万字
9.3分
我们复婚啦
我们复婚啦
相信很多人的童年,都经历过父母不停争吵的日子。于是,大多会在心里默默念叨:自己以后的婚姻一定不会像爸妈这样,在争吵中度过。田馨,就是其中之一。大学毕业后,她和大多数女孩一样,工作,恋爱。纪德,就是她的男朋友,一个游戏编程员。两人没过热恋期就结婚了。再然后,他们就开始为了各种小事争吵。田馨也在一次次的争吵中,变成了父母那样的人。“纪德,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与大部分女人一样,说“离婚”,不过是希望另一半能变得更好。纪德也知道这点,所以每次争吵,都不会真的答应。直到某天,在田馨还没提出“离婚”前,他便拿着结婚证,说:“我们离婚吧。”于是,两人去民政局办了离婚。……一个月后,纪德突然出现在田馨面前,就像刚认识时的样子。“嗨,今天可别说没空了。”田馨很困惑,恼火地质问:“你玩什么把戏?我们已经离婚了。”纪德愣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什么,尬笑着说了句“玩笑”,便离开了。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之后的每一天,他都重复着同样的举动,好像记忆就停留在两人初识的那刻。后来,她才知道,他得了阿兹海默症,早老性痴呆。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的爱人因病忘记了你,你会怎么做?【现实向故事,励志,温馨】
情雪凝钰 ·都市 ·完结 ·58.6万字
同类热门书
嘘顾队来了
嘘顾队来了
问:有一个刑警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答:因为自己也是个刑警,反而没有那么多狗血的聚少离多,没事撒撒狗粮,秀秀恩爱,遇到可怕的案件还可以随时躲到男票胸口嘤嘤嘤,小日子过的赛神仙问:有个爱秀恩爱的同事是个什么体验?匿名回答1:说好一起单身狗,你却偷偷屠起狗匿名回答2: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被师父打,因为我会喊“师娘,救命!”匿名回答3:我拿你当好兄弟,你却只想泡我小青梅?!皮到飞起女刑警x荷尔蒙爆棚男队长食用须知:本文现代架空,架的很空,很空所有人名、地名、案件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这只是一篇甜到齁人的推理言情文
栾小妖 ·推理 ·完结 ·74.8万字
9.4分
侦情档案
侦情档案
一个是主攻犯罪心理学的海归美女,一个是刚直不阿的睿智刑警这样的组合在重重悬案面前,将会有着怎样的碰撞?联手查案的他们,发掘他人生活中的蛛丝马迹,而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东西,是最难侦破的。那,就是人心。【新书侦情档案二,精彩继续~】~~~~~~~~~~~~~~~~~~~~~~~~~~~小莫的群:114962225欢迎加入!VIP群:200144356【有独家番外福利哟!】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68.4万字
7.2分
凶案侦缉
凶案侦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只要是网,就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就像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总会有邪恶如细菌般滋生。正与邪,此消彼长,幻化出一幕幕人间悲喜剧。小莫的V群:200144356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46万字
9.0分
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从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你惯的。”“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群:36138976)
姒锦 ·推理 ·完结 ·279万字
9.5分
邪骨噬灵
邪骨噬灵
【架空+邪骨阴阳系列文】云缨禾,一个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孩子。从生下来便不知父母的去向,被人称之为怪物,躲之不及。云老太见她有缘收养了她,这孩子有一身怨骨,教导好了是大善,教导不好便是灾难。她始终坚信前世因,今世果,每一个相识的机缘都蕴藏着一份渡你一程的缘分。云锁深山行人少,古洞修真彻夜寒。清泉缭绕伴仙客,香烟腾腾吐真言。-殿宇庙堂,云烟缭绕。伴随它升起的还有虔诚的祈祷。-——云缨禾
小鬼七 ·惊悚 ·完结 ·78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