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5章)
K集团和唯里公司都是当地的服装代加工企业,一个是龙头老大,一个是小作坊,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家公司却因为一场商业变革,错综复杂的交错在一起。一场以爱之名的商业游戏就此拉开了帷幕.... 她一脚踏入职场,一脚踏入深渊…… 她以为的真爱,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圈套……倔强的不愿活在规则里,甚至看不起规则,却悄无声息的被规则强奸。 她是周瑶!弱者亦强者!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卓小蝶之死

周瑶还是像昨天那样挽着阚起胳膊,两人肩并肩走进集团大楼。

正值上班时间,引来所有走进大楼的人异样目光,和闲言细语。

周瑶微微靠近阚起耳边,小声嗔怪地说:“都怪你,这些人现在不知怎么议论我呐。”

“那就让他们议论去,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阚起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周瑶陡然抽掉挽着阚起胳膊的手,冷着脸说:“你当然不介意,可我是女孩子,我介意!”

阚起顿住,看着她片刻。又默默将她手臂塞进自己的胳膊弯里。

电梯口处,阿娣正焦急的四处张望,看到阚起时飞快朝他走去。

阿娣脸色微红,气息不稳,看着挽着阚起手臂的周瑶愣怔了一下。

阚起看出他的疑惑,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好不容易抓住的”。

阿娣其实并没有那么八卦,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听他们的八卦,半蹲着身体缓和着气息。

阚起见阿娣不太正常的样子,脸色冷了冷,微微蹙起眉,说:“发生什么事了?”

周瑶哭丧着脸,不停拉扯着他的胳膊,极度不安的小声嗔怪:“看着我们的人越来越多了,快走吧!”

阿娣看了一眼神色慌张的周瑶,然后郑重其事的对阚起说:“卓见女儿死了。”

阚起脸色骤然大变,周瑶震惊地松开了挽着阚起胳膊的手。

阚起冷着脸看了她一眼,默默又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胳膊弯里。

阿娣看着眼前的一幕,差点没将下巴嘎子掉下,只能默默腹语:“闷骚男,假正经。”

昨天阿娣回到公司没见到阚起,本来想打电话询问一下,又一想老板的去向还是不要打听的好,也就放下了刚刚拿起的手机。

就在这时候,卓见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脸色如土,极其难看。

阿娣陡然愣怔,等回过神来之后,便礼貌的招呼了他,还给他泡了一杯茶。

只是他一口也没有喝,依然面色如土,冷冽的说道:“我要见阚起。”

阿娣从未见过卓见这么冷冽的一面,开始惴惴不安起来,他不知道阚起昨天跟卓见到底谈了什么,又谈的怎么样。

只能努力陪着笑脸尽量去安抚卓见,潜意识里感觉会有什么隐晦的大事会发生。

周旋了半天,阿娣找了一个理由将卓见弄走,然后就一直在联系阚起,一直联系不上。

阚起的脸上慢慢笼罩上一层冰寒,淡淡说道:“办公室说。”

阿娣又看了一眼周瑶,快一步按了电梯按钮,电梯很快到了顶层。

阿娣关起厚重的办公室大门,肃然立于阚起身边。

进门后,周瑶本能的想要抽出挽着阚起的手臂;阚起却直接牵起她的手,走到偌大真皮沙发跟前坐了下来。

“卓见是不是,你们集团销售部总监。”周瑶打破沉寂到吓人的气氛,也挣脱了阚起的手。

“前总监,”阿娣依然肃然而立,只微微抬眼看向周瑶,告诉她。

“她的女儿是怎么死的,死的不正常吗?”周瑶疑惑不解的看着他们,小声发问。

阿娣:“他杀。发现尸体时,身上没有一件衣服。”

周瑶一阵发寒,感觉口感舌燥的,坐在一边不在说话。

阚起的脸色越来越沉,“这事不太对劲。”

办公室门陡然响起几声闷闷的轻敲声,周瑶细微的发现坐在身边的阚起,身体微微一紧。

阿娣也略显紧张的看着阚起,然后在阚起的示意下开了门。

进门的是秘书,她非常有职业素养,眼睛只看着阚起说:“阚总,楼下前厅有两位警察到访,他们说要见您”。

“该来的总是会来,请他们上来吧。”

阚起顿住片刻,忽然轻松的起身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身体微微靠后,双手放在椅子扶手上一下下轻轻弹着。

秘书出去后,阚起看着周瑶说:“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入职了,我担心牵连你。”

然后看向阿娣吩咐:“你马上带她离开。”

两位警察一进办公室就亮出证件,阚起说了一个请字,把二位迎到沙发上坐下。

阿娣给他们泡了两杯茶,带着周瑶默默退出办公室。

“阚总,我们今天一早接到报案,一位初中生女孩被人奸杀,他的父亲是前段时间在集团工作的卓见。

所以,我们有几个问题希望您可以配合我们回答一下。”

其中一位警察肃然说着,他们此次到访的目的。

“可以。”

“死者的父亲,也就是卓见为什么被开除。”

警察的第一个问题就非常尖锐,这样的问题就好像变相的告诉阚起,我们怀疑女孩的死跟你们集团脱不了干系。

阚起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脸上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异样,他原原本本的把自己从国外回来想要变革,以及集团内部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全部告诉两位警察。

包括老曹的解雇,常姬被他扒光衣服,阚起都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诉了他们。

他知道,必须从国外回国的那天说起,而且只字不漏的说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测底排除他们对集团的怀疑。

才能不影响集团的正常运转和自己的正常工作,只有一点他没有说,就是邀请周瑶来做设计师的事。

“但是我们听他本人说,他并没有递过辞呈。”

询问的那位警察安静的听他讲完,不停转头看另一位警察手里的记录本,又问道。

“?”

阚起震惊且茫然,愣怔片刻说道:“他真的递了辞职信。”

“那能麻烦阚总,把卓见辞职信拿给我们拍张照片吗?”

警察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继续惯例似的提问。

阚起完全没想到,一封辞职信居然会害了他:“被我撕了!因为当时看到他的辞呈非常生气,我是不接受他辞职的。”

“好吧。谢谢阚总的配合,我们今天就先这样。”

询问的那位警察起身伸出右手,另一位警察也收起笔录。

阚起赶紧回礼握手说:“好的,辛苦二位跑一趟了。”

“没关系,这是我们警察的职责,只是有可能还会再来麻烦阚总,到时候还请您腾出宝贵时间配合。”

“一定一定。”

阚起把警察送到办公室门口,又让阿娣送送他们。

阿娣道是,便领着二位警察离开了顶楼。

阚起站在顶楼,从偌大的落地窗看向下面,阿娣刚好领着他们走出来。

之前问话的那位警察抬头看了一眼顶楼,正好看见阚起,阚起也看见了他,于是朝他们举起右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警察也举了举手回礼后,便上了警车离开。

“老刘,刚刚为什么不继续问下去?

这个阚起之前一直待在国外,突然回来,还在集团做了这么大的动作;刚刚你让他把卓见辞职信拿给我们看,他拿不出来,显然在说谎。”

做笔录的老朱一边快速的打了一个方向,拐到右边的道路上,一边问着老刘。

“不一定,如果卓见真的没有递过辞呈,而阚起又想冤枉他,就必然会伪造一份辞呈放着备用,完全不需要等到我们去,让自己露出惊慌之态。”

“你也发现他有片刻的惊慌了?”

“不是废话!你都发现了,我能不发现?

但是这个说明不了什么,也有可能他真的收到了辞呈,但也是真不愿意卓见辞职。

所以撕了或者烧了都是有可能的,他不是也说了并不想卓见辞职。”

“你的意思是阚起排除了嫌疑?”

“我没这么说,这些只是我就今天的问话做出的初步推测,我刚刚也对他说了,可能还会再去麻烦他。”

阿娣送走警察迅速来到顶楼,阚起还站在落地窗跟前看着外面,周瑶也缄默不言地坐在沙发上。

“老板,您在想什么?”

阿娣心里惶恐,他不知道此时能说什么做什么。

六神无主的一会看看周瑶,一会又看看阚起,问了一句毫无用处的话。

“我在想究竟是谁,这么恨一位还未成年的初中生女孩子,手段这么残忍。”

作者还写过
在噩梦时分
在噩梦时分
我有一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但我很想倾诉,可是所有人都告诉我,秘密应该烂在肚子里。我的世界是灰色的,那些体现在我身上的阳光,只是我伪装的铠甲。我早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人会在乎我经历了什么,那些人在乎的只有他们自己的快乐和所谓的面子。我曾经有一个他,后来也被我弄丢了。我是方云,一名实习律师,我有一个秘密,和无数个梦想。后来他问她:“你有梦想吗?”她:“有,很多。”他:“都实现了吗?”她:“梦想和现实,一个是灵魂,一个是生活;生活过好了,灵魂自然就会得到安放。”他喜欢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但是心里依然期待,依然坚持等待。他笑着告诉她:“有坚持,梦想就一定会实现,你就是我的梦想……”
瑶孤 ·探险 ·连载 ·12.5万字
嘘,凶夜将至
嘘,凶夜将至
组织将她秘密训练成狼一样的女人,在执行任务中不幸受伤失去记忆,生死未卜。他奉命去她所在地方办案,为的就是暗中保护她,却发现每一起命案最后都指向她……他:“你变的不在可爱了。”她:“姐本来就不是可爱的类型!”他:“不要再打打杀杀了好吗?”她:“我除了会打打杀杀没事可消遣。”他:“你可以消遣我!”她:“……”
瑶孤 ·推理 ·完结 ·40.6万字
9.7分
偷笙
偷笙
商贾后裔千金之躯,被大哥卖给书香门第三代单传的公子做小媳妇。历经一切的一代人,把已经渗入血液的思想尊为至高无上的神,传承则是第一要素。因为第二代的盲目服从,直接影响他们对第三代的教育。肖笙的反抗挑战到他们的强权思想,他们便将她视奴隶一般看管,剥夺。深陷泥泞的肖笙痛苦、讨好、隐忍,每天唯一的期待就是上学,她希望通过努力读书改变命运,却因为家庭的原因深受欺负,上天像在跟她开玩笑似的接连二三的噩运一路跟随她。她麻木、沮丧,想要逃跑,抓住谁都是救命稻草。可所有的善终将都是插肩而过,她想到死,却发现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其实我们不管生活在虐境中,还是生活在溺爱里,畸形的教育爱与不爱一样狼狈不堪,如何学会自我教育,请看全文。
瑶孤 ·家庭 ·完结 ·29.4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