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3章)
海边的悬崖发生命案,悬崖边咖啡馆的主人金荧和助理秦涛成为了嫌疑人。警察武峯负责调查此案,在他一系列的逼迫下,秦涛说出了金荧隐藏的身份,以及他们与《山海经》的不解之缘……神秘男子的突然出现,让金荧陷入危机,秦涛一次次舍命相救之后,渐渐对她产生了奇妙的情感,然而自己背负的特殊使命,也让他陷入两难。到底是谁让他们屡陷危难?《山海经》里隐藏的千年杀机,正等着传世解局人。
上架时间:2020-04-01 13:44:53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一起跳舞吧

这座临海的城市,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是四月。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了,风越来越和煦,穿着艳丽长裙摆拍的游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家紫藤花咖啡馆,正坐落在悬崖的顶端,门口除了一小段平路,其余全都是坡度极大的小径。但若是有懂行的客人照着介绍摸索到这里,在紫藤花咖啡馆的二楼大厅转一圈,就会发现自己左边的大玻璃窗里外就是悬崖,海浪在巨石上碎成泡沫,风大浪急,连咖啡馆二层小楼的木地板,似乎也随时会被波浪掀起来。

秦涛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围裙,左耳挂着一个形似羽毛的小银耳环,中长的头发遮住了部分面孔,阴影衬得他眼睛和鼻子的轮廓更为突出,加上他高耸的眉骨,引得常来这里的小朋友们都管他叫“泰山叔叔”。

“泰山叔叔”秦涛正在打扫咖啡馆门前的那片空地,眼角余光瞥到了放在咖啡馆大门左边阴影处的一大堆木板。这些木板是按照咖啡馆窗户的大小订制的,为了能彻底遮蔽二楼的大观景窗,他当初可是找了好些家木料加工厂。这些木板每片都超过10厘米厚,全是原木制成,还进行了特别的防腐、加固处理,除非是大口径子弹打过去,否则轻易不会损坏。

秦涛抬头看了了天,晴朗,无云,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今天是4月21日,阴历三月十五,又到了每月一次生死一搏的时候。至今,他已经这样搏斗了整整36回。

他里里外外忙了大半天之后,金荧才刚从卧室下来,手里捧着一只巨大的咖啡杯,杯口几乎比她的脸还大。

她似乎睡得不是很好,整个人看起来困恹恹的,素着脸,大眼睛下面能看到明显的黑眼圈。她贪婪地吞咽着杯子里的咖啡,喝得很快,差点把她尖尖的下巴都泡在了咖啡里。

“精神很好啊!”金荧走到秦涛身边,主动想要接过他手里的抹布,却不想眼前一花,差点栽倒了。秦涛一个箭步托向前,把金荧扶到了放在门口的椅子上。

“昨晚,又没睡好?”

“……嗯。”金荧回答的有些犹豫,好像是为了怕秦涛担心,她马上又补了一句,“但是最近这个月我做噩梦的次数少多了,你别担心……”

“我不担心,你就在这里好好坐着。”秦涛把手在金荧肩膀上按了按,快速把最后一张桌子擦完,然后拖了张椅子在金荧身边坐下了。

金荧看着秦涛的脸,眼神开始放空,“说起来也很神奇,三年前,我还差点死了,现在竟然有了一个咖啡馆……”

“死不死的,我们不说这个。”秦涛打断了金荧的话,手里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堆CD光碟,“今天晚上,你想跳哪一支舞?”

金荧笑了起来,“你这个人,总是惦记着跳舞。你不是个观鸟爱好者么,怎么对跳舞这么着迷……”

“快选,怎么这么多废话……”

“这个吧!”金荧见他坚持,就随手选了一张CD塞到了秦涛的手里,然后起身朝咖啡馆大厅走去,“我要去检查下,我最好看的裙子是在洗衣机里还是衣柜里!”

秦涛微笑着注视着她的背影上了楼梯,嘴角的微笑随着的她的脚步渐渐变幻成冷峻表情。他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卫生死角后,又拿出一个狗粮盆子放在咖啡馆门前,一只黑色的凉山猎犬悄悄跑到狗粮盆前,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晚上7点,紫藤花咖啡馆就打烊了,今天的打烊还算顺利,没有那些没完没了摆拍的观光团姐妹花,只有一个棒球帽男人不愿意离开。秦涛和他纠缠了一会儿,好说歹说,男人总算是恋恋不舍地走了。

天空开始擦黑,秦涛加快了速度,一块一块地把那些厚板子装在咖啡馆的每一块窗户上。

“今天天气这么好,为什么还要装上防护板呢?”金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卧室里出来了,站在他身边,浑身被淡淡的墨色笼罩着。卧室就在二楼大厅的侧面,经过大厅就能看到。

“天气好不一定不会下暴雨,我用鼻子一闻,就知道晚上会有一场狂风暴雨。”

“那你应该去气象局兼职。”

“可以,只要老板娘放我去。”

金荧突然浑身一颤,紧紧拉住了秦涛的手,“我不准……我怕你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不会的……”秦涛安慰似地拍拍她的手,“如果我打算走,三年前我就不会留下来,别犯傻了。”

金荧点点头,帮秦涛拿着干活儿需要的工具,等他全部弄完,又把大门从内反锁上。

此时这紫藤花咖啡馆,已经彻彻底底和外界分隔开了。

金荧换好了衣服,把长发简单地盘了个髻,穿着一件香芋色的露背长裙,微笑着把CD放进了唱片机里。

秦涛也穿着西装,打着领结,中长发上了发蜡,露出了整个额头。

音乐响起来了,秦涛向金荧鞠躬行礼,金荧提着裙角鞠躬还礼。

秦涛扶住了金荧的腰肢和冰凉的手,两人一起朝大厅中央滑去。

音乐是四三拍的华尔兹,两个人旋转了起来,金荧的裙子仿佛开成了一朵花。

“你说实话,当初是不是因为垂涎我的美色才救了我?”

“是。”

“那后来是不是因为对我的魅力无可抵挡所以才爱上了我?”

“是。”

金荧的两个问题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脸颊上浮现出了得意的微笑。她刚要开口问第三个问题,却突然脖子一硬,猛地往后一扬,浑身筛糠似的发抖。

“我……我……”她嘴唇颤抖着,用尽了全力脖子却还是直不起来,被迫望着天花板的眼神流露出惊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秦涛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紧紧抓住她,带着她轻盈地转圈。

“别怕,我在这里,在这里呢!”他伏在金荧耳畔,轻声说。

几秒钟的功夫,一层薄膜渐渐在金荧的眼睛中升了起来,让她的整个眼白变成了红色,瞳孔却是蓝色。

她额间放射出细细的金光,又从光线里慢慢长出三根红色的翎羽。

红着眼睛、长出翎羽的金荧活动了下脖子,好像刚刚从长久的禁锢中解脱出来。她慢慢扳正了头,想扭动一下身子,却发现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秦涛紧紧箍住,只得冲着秦涛恐吓似地呲了呲牙,瞪着血红的眼睛,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

秦涛面无表情,两只手像是两只铁箍,紧紧匝住了金荧的身体,纹丝不动。

这个陌生的金荧脸上浮现出不屑一顾的笑容,声音也变成了一个很是沧桑的女嗓,“你这样多费力,在我出来前绑住这女人不就好了。”

“不用,我有自信能随时制住你。”

“你是怕绑住那女人她会疼吧!”这声音的主人突然大笑了起来,震得整个房子的木板都颤动了几下。

眼前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还是金荧的样子,但所有见过她、听到过她声音的人都会明白,这已经绝对不是金荧了。

“闭嘴!你今天最好不要瞎折腾,老老实实地挨过羽化期,不然我保证有你好看!”

“诶呦呦!秦猎人生气了,我好怕啊!怕得毛都要掉光了!”这女人嘴角边浮现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却突然向前猛地一探,冲着秦涛的耳朵狠咬了一口。秦涛吃痛,手上的力道一下子松了,那女人就势一倒,在地上滚了两下,单膝跪在了离秦涛不远的地上。

只见她两眼红光一闪,背后凭空多出了两只巨大的翅膀。那翅膀展翼极宽,伸平了之后足有接近三米,原本宽阔的二楼大厅也一下子显得拥挤了起来。

她身上零零落落长出了很多羽毛,和翅膀一样,都是白色羽毛,只有翅膀下缘一圈羽毛为红色,这让她看起来像是身披了一条红色的彩带。

“精卫!我警告你,别妄想今天能够从这里逃出去!我不想伤害你,但你也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你是怕我,吞了那女人吧!”精卫一边嘲讽秦涛,一边在大厅里绕圈飞了起来,瞅准机会低头一个俯冲,冲遮盖在窗户上的木板撞了过去。

“咚!”木板猛烈震动,但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么多次了,你还是没有学聪明。”秦涛声调冷冷地,一点没有了白日里暖男的样子,“这木板你以前撞不开,现在撞不开,未来也绝对撞不开。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大厅里飞两圈,权当放放风吧!”

“看来你也知道我这是在坐牢啊!”精卫继续在大厅天花板四周盘旋,“又过了一个月了,一个月才能放风一次,坐牢的囚犯待遇也比这好吧!”

“这种生活,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的责任,只不过是不让你伤害到别人罢了。”

“伤害?你放心吧,在我完全占领她的身体之前,我是不会伤害她的,更换羽种那么麻烦,现在我又被你困着,一定得多留她些时日。但除了她之外,对其他人,我可就不能保证控制得住自己了。”

精卫瞥了秦涛一眼,突然对着秦涛猛冲过来,她翅膀下缘那些红色的羽毛,在灯光的反射下,闪着冷冷寒光,看起来竟如同刀片一样锋利,正冲着秦涛脸上割去。

秦涛向后一退,忙从怀里掏出一个银色的小哨子吹响。

哨声凄厉而急促,浑身漆黑的凉山猎犬随着哨声从楼梯拾级而上,一跃而起,以秦涛单脚跪地的膝盖为支点,借力一蹬,和冲过来的精卫正面冲撞在一起。

仅仅凭借冲力,那猎犬就张口咬住了精卫的脖子,精卫被痛得重心不稳,拼命晃动头部,试图甩掉猎犬。但那猎犬不慌不忙地加重了嘴上的力道,能看得到淡淡的血痕从精卫长了绒毛的脖子上渗了出来。

精卫尖叫一声,双翅一振,带着猎犬飞回天花板,狠狠地绕着秦涛绕圈子,却再也不敢向下攻击。

“小黑,注意别咬太狠,我们不要她死。”秦涛冲着被精卫带上天花板的猎犬喊道。

“你是不要那个女人死吧!”精卫呛声说。秦涛也不反驳,静静观察着精卫,只间她似乎越来越疲惫,翅膀的拍打越来越慢,渐渐离地面也越来越近了。

“你个死猎人,你等着,等下回我再醒过来……”

“好。咱们说定了,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你下次醒过来。”秦涛边说,边从西装的袖口里抽出一根短笛,冲着还在挣扎的精卫挥了挥,“今天,你想听什么催眠曲?”

“谢谢你啊,还给我安排了福利!”精卫冷笑说,“既然如此,我就还是选上次那首吧!我喜欢那首曲子,又哀怨、又轻盈……”

秦涛点点头,拿起笛子吹了起来。从笛子里飘出来的音符,像是有实体一般,缓缓包围住了精卫的身体,她似乎不堪重负,浑身的羽毛一片一片从身上脱落下来,整个大厅像是下了一场羽毛雨。她也如同羽衣被剥掉的仙女,逐渐缓缓飘落在了大厅的地板上。

小黑在喉咙里低低吼了两声,秦涛走了过去,在一大片羽毛中躺着的,正是已经失去意识的金荧。

“小黑,干得不错!”秦涛摸了摸小黑的头,小黑激动地摇晃着尾巴。

“但下次,下次你能不能咬得再轻一点?制住那妖怪当然重要,但若是伤了金荧,我保证会把你做成带皮狗肉火锅,明白么?”

小黑支吾了两声,像是知错似地跑下了楼。

秦涛把金荧打横抱起来,此刻的她轻得也如同一片羽毛一般。秦涛把金荧放在卧室的大床上,替她盖好蚕丝被,摘掉头发上粘着的两片羽毛,轻轻摩挲着金荧脖子上隐约留下的齿痕。

他叹口气,从卧室的抽屉里摸出一小瓶绿色的草叶。他捡出来几片,用牙齿细细嚼碎了,小心地一点点敷在金荧的伤口上。

“还魂草,应该能把你身上的痕迹都消除掉吧。”秦涛呐呐自语说。

他刚打算离开,突然注意到金荧长发下似乎有什么金色的东西猛地一闪。他连忙把蚕丝被挪开,把金荧整个人翻了个身。

浑身赤裸的金荧,从脚后跟开始,整个身体的背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羽毛状文身。秦涛撩开她的长发,发现这文身,如今已经长到了金荧的脖子根上。

秦涛皱起了眉毛,用手扶住额头,半天没动。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又把蚕丝被给金荧盖好,退出了房间。

夜已经深了,除了永不停息的海浪声和风声,四周就只有秦涛在拆除木板所发出的声音。拆掉二楼最大的那块木板后,漆黑的夜色一下子涌进了咖啡馆。秦涛看着窗外明亮的月亮,不禁停下了手里的活儿,靠着窗户四下远望了起来。

他想起三年前,自己第一次踏上这片悬崖的时候,穿着一袭白裙的金荧,就正站在这凸起的悬崖边缘,打算跳下去。

说起来,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里留下来,会为了一只鸟妖伤透了脑筋。

秦涛苦笑了一下,继续着手里的活计,虽然他竭尽全力,但似乎金荧的生命到底也还是保不住了。

第二天一早,金荧照例披着晨衣黑着眼圈抱着巨大的咖啡杯,冲正在准备开业的秦涛甜甜一笑。

“昨晚睡得怎么样?”

“不好……”金荧摇摇头,“浑身的骨头好像都要散了,而且……”她扯下晨衣的领口,让秦涛看她脖子上浅浅的痕迹,“昨天晚上我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脖子上又多了这个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昨天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秦涛无辜地耸了耸肩膀,“昨天跳舞的时候你突然就睡着了,我就把你抱回了房间。因为还要准备今天的特别蛋糕,所以我在厨房待到快天亮。”

“啊!又是我的生日了!”

“恩。”秦涛的眼睛里浮起了笑意,“每个月的这一天,都是你的生日。”

“我看你只是换着法子想把我喂胖而已。”

“确实也有这个私心。”

“你真好!”金荧突然猛地搂住了秦涛的脖子,眼泪窸窸窣窣地掉在他的衬衣上,“有时候我在想,我真应该早点死掉,这样你就自由了。”

“我最不需要的就是自由。”

“你骗人。”

“骗你我不是人。”

金荧被秦涛逗笑了,擦干眼泪,拖着脚步摇摇晃晃上了楼。

——

秦涛把今天的特别菜单写在门口的小黑板上,很快就有几个观光客找到了这里,点了不少食物和饮料,然后大呼小叫地在一楼唯一的靠窗位摆拍起来。

秦涛在柜台后面把准备好的食物放进托盘,正打算端出去,却听到那一桌的客人冲着柜台跑了过来,一脸的慌张。

“您稍等,这就给你把食物端过去。”

“不是……”这个二十几岁的女孩,戴着凹造型用的宽边草帽,却惊惶地连话都说不清楚,只是不住地用颤抖地手指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这是一张自拍,这女孩正在观景窗前摆着优美的姿势,拍照人为了突出草帽的观影效果,好像踩了张椅子,从上往下拍,拍摄的角度正好拍到了一般人很难拍到的悬崖正下方。

那是一片非常狭窄的小沙滩,宽度应该不会超过三米,因为悬崖本身外突,所以如果不是视角特殊,根本看不到这片海滩。

秦涛放大了图片,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女孩会吓成这个样子。

在这片小海滩上,躺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楚面目,但额头上能看到明显的血痕,似乎是在被海浪冲到礁石边时撞破的。

“他是死……死了么?”女孩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音。

“不知道,我现在就报警。”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宋檀记事》已发布,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