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4章)
谁说抑郁就不正常?也许不正常也是一种正常。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精神病院走一遭

要说唐水水去年有啥特殊的经历,那肯定得说她到精神病院住院的事情。

你没看错,精神病院,病因是重度焦虑性抑郁症。

对于诊断结果,唐水水并不意外,只是对重度这个定语惊讶了下,原来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唐水水患上抑郁症也不是一天两天,病到主动找医生,自然是自己已经控制不住了。

一直知道自己情绪糟糕,这些年来抱怨、愤怒、抑郁等等负面情绪如影随形,开心很少,痛苦很多。

一天一天的熬着,一天一天的受着,觉得自己能克服,觉得自己能控制,反正别人也帮不了自己。当地医院没有好的心理医生,唯一一次就诊,兼职的那位只会指责自己的不是,唐水水感受到了深刻的羞辱,从此之后再也不相信本地的诊断水平了。

很多时候,意志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当环境变化,当压力增大,病情变得越发严重,那段时间天天头炸疼炸疼的,一头短发揪地像狮子头,一宿一宿睡不着,丝毫没有进食的欲望,呆在办公室就想出去,什么都想快点快点再快点,否则就是焦虑。控制不住情绪,动不动就发脾气,公众场合也快要克制不住自己,快失控了,唐水水知道。

终于,唐水水主动对爸妈说,她要预约省城精神病院的医生,她的状况很糟糕。

女儿的病情父母都看在眼里,唐水水愿意主动就医,唐爸唐妈自然乐意,安排好以后,舟车劳顿,一家三口到了预约的医生那里,一番诊断下来,确诊为重度焦虑性抑郁症,必须入院治疗。

唐水水当时是没啥感觉的,唐爸唐妈可是心急如焚,女儿大龄未婚,又得了这病,这可如何是好。

当时的唐水水根本无暇思考未来的风言风语,也许并不在乎,依然不爱言语不想吃饭,其他的听之任之。

纠结一番后,唐爸唐妈帮女儿办好了入院手续,有一点很坚持,就是办理住院手续后晚上还是回家休息,事实上唐水水的家离医院有几个小时车程,唐爸唐妈宁愿花钱住在宾馆里,也不让女儿晚上一个人趟在病床上。

当时的唐水水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第二天早上等候查房时,听同一病房的病患亲友交谈,才知道如果不办理晚上回家的手续,如果没有爸妈的监护,病人是无法自由走动的,如果这样关在医院里面,心情恐怕会更加抑郁。

唐水水如今回想起来,她的病友前前后后有几个,她们住的那一层楼属于抑郁病区,还有睡眠障碍病区,这两个病区还好,让人心生恐惧的是真正的精神病人病区。

有一次唐水水刚出电梯门就觉得病区好安静,根本不像平常的嘈杂声,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按错了楼层。

不知道那一层的病患是个什么模样,但唐水水害怕那出奇的安静,死水一般的安静。

唐水水后来想,幸亏她的医生让自己住在了抑郁病区,虽然自己和病友都不爱说话,但病人亲属之间的交流让病房有了生机和活力。

唐水水当时的病房有四张床,几个病友的病情也各不一样。

一个是读高一的小妹妹,幻觉幻听,耳边总是听到有人在说话,说是有鬼跟着她,她父母猜测是女儿早恋引起的,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早恋与患病有啥关系,情伤?会不会夸张了点!

一个是读大二的小妹妹,躁狂症,爱跳舞爱看书,她妈妈说女儿胆子天大地大,个头小小的她凡事爱冒头,吵架争论不在话下。医生查房时,总问她还吹不吹牛?唐水水一直嘀咕,真没看出来,她感觉这孩子很优秀的啊,哪里像吹牛的人?

还有一个是已婚的20几岁女性,据说是第二次住院了,在家操持家务,没有收入来源,她丈夫挺照顾她的,至少唐水水觉得是这样。具体症状看不出来,也是,抑郁症本就看不出来。

唐水水对病友的印象如此,她想,如果别人想起她来,估计印象最深的应该是那句“不想上班。”

唐水水从工作以来就想辞职,一开始是觉得不适合这个单位,后来慢慢地发展到哪个单位都不喜欢,就想宅在家里看书看剧哪儿也不去,不想被人管,不想看人脸色,自由职业吧,可是好难。

好吧,反正呆在精神病院的,都是各式各样解不了心结的人。

病友们住院的时间并不相同,前前后后有人出院,又有人入院。

大二的女孩出院了,因为她想上学。

高一的小女孩也出院了,因为她想回家。

然后,又来了一个女孩子,这回的她比较奇怪,看到她的第一天就是蒙头大睡的情形,看不见脸,也听不见声音,护士给她吃药,立马掀开棉被扔掉,护士给她打针,立马推开针头拒绝。

不吃不喝,也不洗头,是,护士们喊她起床的理由就是头发太脏了该洗洗了,结果依然是不理不睬。

唐水水当时想,这女孩牛逼啊,住院都可以这么横,自己果然是乖孩子(嗯,中年少女),连在精神病院都是服从安排,绝对不当刺头。

暗暗钦佩的情绪还没发酵,第二天早上唐水水就没看到那个女孩了。

听同病房的病友说,昨天晚上那女孩“越狱”,被保安和护士抓回来了,一怒之下,将她妈妈买的盒饭全部扔在了地上。

结果,结果就是这菇凉被清扫出门,被强制送到了楼上,楼上是哪里?哦,你懂的,那可怕的安静。

唐水水当时想,哦,原来在精神病院,胳膊也拧不过大腿呀。“我是精神病人我怕谁”,这话在医院还是行不通。

唉,作为正常的抑郁症患者,唐水水引以为戒,乖乖听话好好吃药,莫触强权不怕认怂。

吃药打针吃药打针,唐水水也到了出院的日子,反正她明白了,出院并不意味着治愈,只是说临床治疗结束。

看着药房买来的一堆药,唐水水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得与之为伍。

唐水水精神病院一游,至此告一段落。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