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章)
一段爱而不得的往事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换座

云飞只活到26岁,他是晓海的初中同学。

白雾镇中学的初二教室,中午阿伟来找晓海。

“过几天咱班排座位,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坐,我们可以一起讨论功课。”阿伟道。

“好啊,班主任会同意吗?我这个头,坐后排不太好吧。”晓海道。

“没事,我去和班主任说。”

“哦。”

座位很快搞定,晓海把书一摞摞搬到阿伟边上的空座。

他整理书本,换了新地儿,有些兴奋。

“晓海。”云飞见晓海在摆书,憨笑着和新邻居打声招呼。

“嗯,云飞。”晓海笑道。云飞就坐在他后面,是最后一排。以前座位离得远,两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97香港回归的时候,学校欢庆游行的队伍里,云飞是领头的那个,举着红旗,个头高出周围同学一大截。

“诶,你怎么坐到这么后面?”座位右手边的鸣良也笑道,他和乔兵同桌。

“对啊!”晓海道。

夏天。

一日体育课,晓海提前溜回教室,路上在学校的小卖铺买了几颗糖。

晓海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云飞也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

他搬过来后,还没怎么和云飞说过话,看向云飞的时候,云飞正好抬头。

“你吃糖不?”晓海递了一块糖给他,打破四目相对的尴尬。

这是一种“爆炸”糖,可乐味,嚼碎了,就有一堆汽包在舌尖炸开。

云飞笑着,接过去。

吃了一会,又笑。

晓海也笑着看他。晓海不笑时有些严肃,笑起来憨憨的,亲切很多。

阿伟父亲在政府上班。阿伟不是本地人,跟着父亲换过好几个学校。他们家就在政府大院里,在小镇的北面,清水溪边上。溪上有个石拱桥,桥南边是政府大院,北边是医院和车站。云飞家就在车站边上。

清水溪原来是从白雾镇中心穿过,八十年代在镇北边的马鞍形山坳里炸开一个豁口,溪水就从北面绕镇而过。原来的河床被改造成镇中心的繁华商业街。

“早上是云飞叫你起床啊?”晓海道。

“是啊。他上学的时候路过我家,我最近经常起不来,我就叫他路过我家楼下的时候喊我一起。”阿伟道。

“那你们晚上也是一起回去的吗?”晓海道。

“有的时候是。”阿伟道。冬天赶早自习,天都是黑的。

云飞常常和乔兵,鸣良他们一起进出教室,一起打球,一起在走廊说说笑笑。

云飞和别人说笑的时候,晓海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偶尔聊上几句。云飞偶有学习上的问题,也会问晓海。两人才慢慢熟悉起来。

一日,课间十分钟,晓海坐着发呆,忽然后背被人戳了一下,一扭头见是云飞。

云飞用纸环拖着一个苹果,递给晓海。纸托是用上百张分币叠出来的。

晓海还以为有人要“作弄”自己。转身时把苹果碰掉了,滚在地上。

云飞手里只剩下纸托。纸托叠地很精致,晓海想。

“给你的。”云飞捡起苹果擦了擦,递过来,傻笑着。

苹果不大,皴裂不光亮的表皮,晓海愣了一下。想到他一路揣在兜里带到学校,又喜悦起来。

一日,下午放学,晓海在座位上看书,等着饭点去宿舍楼下取盒饭。住校生都统一在学校食堂蒸饭菜。铁锨大煤块烧锅炉,大米和水装在铝饭盒里,菜装搪瓷杯里。饭和菜码在大铁架里进蒸炉,蒸好后值日生负责抬出来,就搁在露天的水泥板台子上。

“我要回家了。”云飞道。初中一半多都是住校生,他们家不在白雾镇上,周末才回家住。云飞不住校。

“哦,我想去你家看看。”晓海道。

“好啊,走吧。”

两个人一起出了校门,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巷子,走过一间杂货店,一段靠山的上坡路,一座大石拱桥,一直走到汽车站。汽车站对面就是云飞家的三层小楼。

晓海那天刚好穿着他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不过他妈妈买的时候大了一号,衣服的下摆快到膝盖了。

深秋的天气有点冷,衣服的拉链也坏了,幸好衣服上还有一跟系绳可用。于是,就这么拦腰“捆着”。

晓海想说点什么,又想不到要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边安安静静的走着。

走到云飞家,上了二楼,进了客厅,一开门就看见他母亲。

“你带同学回来啦?”云飞母亲笑得很是热情。

“嗯,这是晓海。”

“阿姨好。”晓海道。

“看电视吗?”云飞道。

“好啊。”

“哪个台?”

“都可以。”晓海补充道,“有武侠剧吗?”

云飞跳了几个台,有一个台在播《神雕侠侣》,停了下来。

云飞母亲在厨房里烧点心,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两个小孩说着话。

“云飞平时都很少带同学回来的。不过,我倒是常常听他说起你,说你学习很好的。”

云飞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你们是同一个班的吗?”

“对,我也是2班的。”

“你家是哪里的?”

“柳桥村的。”

“哦,柳桥村。云飞他爷爷原来就是柳桥村的。”云飞母亲嫁过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搬到镇上来住了。

“你爸爸叫?”

“吕江桥,就卖布的那个。”晓海道。他父母都是做布料生意的,附近村子里人大部分都认识他们。

“认识的。那咱们还是本家哩。云飞的爷爷和你爷爷是堂兄弟。”

“好像是。”晓海也想起来。他有一次聊到云飞的时候,他母亲忽然就说云飞家是“自己人”,他爷爷原来就住在村尾的老祠堂附近。他爷爷兄弟过世的时候,云飞的父母和爷爷都来吊唁过,一个桌上吃过饭。他当时还问了一句“云飞有没有来的?”。

“那我们不就是亲戚了吗?”晓海回转头看着吕云飞道。

“呵呵,是吧。”云飞只是笑,继续看电视。

“你爸今年几岁了?我记得还很年轻啊。”

“我爸比我大三十岁,今年。。。44了。”

“真是看不出来,你爸很显年轻。不像云飞他爸爸,做小后生的时候,就看着像30好几的人了。”

晓海一边看电视,一边仔仔细细的看着整个房间:客厅,两个卧室,厨房,卫生间。这种套间的格局,晓海还是头一回见,心想这样的布局比自己家里好太多了。

“对了,刚刚楼下进来的时候,看到一楼怎么有好几张台球桌?还有乒乓球桌?你们家是开台球室的吗?”晓海道。

“嗯,都我妈弄的。”

“你们家不种地吧?”

“嗯,只种了一点桑叶。”

“你爸做什么的?”

“我爸在预制板厂,开拖拉机。”

“你们家有一点,淡淡的,什么的味道?”

“蚕的味道吧。”

云飞指了指一间关着门的卧室,“我妈在那间屋子里养蚕。前段时间还在消毒。”

“你们楼上也住人吗?”他们上楼的时候,晓海看到楼上的栏杆上挂着小孩的衣服。

“嗯,三楼租出去了。”

云飞母亲把面条端上来。

面条装的很满,上面还浇了一层火腿片和葱花。面条底下,还铺了一个荷包蛋。

“怠慢了,将就着吃。”

“没有没有,这么多肉。”晓海赶紧回道。

“你要吃吗?”她问云飞道。

“不吃。”

“哦,那就等你爸爸回来,我再给你们做饭。”

“云飞就是学习上不太肯努力,上次你们班主任还和我说。晓海,你平时可不可以多多帮助他啊?”云飞母亲道。

“没有啊,云飞读书还是很用功的。”晓海道,“我可以陪他一起做做作业的。他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好啊!你以后常来家里坐。”

“嗯,云飞他体育特别好。上次班主任还说,他已经被选去县里运动会。县里比完了,还要去市里比。如果比赛得了名次,中考还可以加分呢。还有可能保送市里的体育特长生呢!”

“对的,他老师说过。”

云飞不插话,看着电视。

晓海吃了几口面,味道和家里的不太一样,不过也还挺好吃的。好像是加了酱油的缘故。

看着晓海吃面的样子,云飞妈妈忽然笑起来。

云飞也笑起来道,“我妈肯定是想说,你拿筷子的姿势不对。”

“云飞也不会拿筷子,我怎么教都教不会,和他爸爸一样。”云飞母亲笑道。

晓海家的三层红砖楼在柳桥村村口,就在马路边上。他家门口,跨出几步,就是柏油路,往来清河镇和白雾镇的车辆行人都要从他家门口过。他早习惯了夜里轰隆的车鸣声和窗外忽明忽暗的灯光。

一日,晓海在家门口站着,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云飞。

云飞手里推着自行车,笑着立在那里。

“欸,你怎么会在这里?”晓海道。

“哦,我刚从清河镇下来。刚看到你,就喊你了。”晓海开心地笑着。

“你去清河干嘛?”晓海道,他还以为晓海是从白雾镇那个方向来的。

“我外婆家在清河,呆了几天。这是你家?”

“哦,对,我家就在这里。那。。。”晓海一时想不到要说什么,他心里是想晓海留下来陪他玩。

“你先不要走。。。”晓海道。

云飞愣了一下。

晓海还是想不到下面的话。

两人笑着看着对方。

“好吧,你先走吧。。。到学校我再找你。”

“嗯。”云飞笑着,骑上车走了。

晓海望着云飞远去地背影,有些怅然若失。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