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53章)
  这个世界有点怪。   你不会知道和你一起开黑打游戏的队友究竟是号称键盘侠杀手的蜘蛛女王,还是一头暴躁手残的百年老僵。   你也不会知道给你发自拍的网友到底是一条快乐的咸鱼还是可怕的噩梦制造者。   动漫里的原型也许正在荒野里捡垃圾吃,和你一起出游旅行的朋友也可能是隔壁出差的天使。   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之后,程海忽然觉得这么死去有些可惜了。 …… (ps:东西方大杂烩的平行世界,部分都市传说的怪物设定有所更改。) 全订群:1054595634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神父你印堂发黑

“连环杀人犯再度作案,正义何时才能得以伸张?”

看完手机里的新闻,在窗台边享受着阳光的神父放下了他的二郎腿。

加上这一起,萩海市这个月一共发生了十五起命案,凶手每次在完成作案后都会留下一道奇怪的符文,十分邪门。

更诡异的是,每一个死者离世时都挂着微笑,在夜行者们(指不择手段抢在警方之前赶到现场抢占头条的无良记者)的镜头下显得无比的狰狞。

一时间整个萩海人心惶惶,街角的发廊都因此提早了关门的时间,令神父唏嘘不已。

“这么疯狂,该不会是撒旦的那帮信徒干的吧?异端,果然是异端。”神父咬了一口蜜瓜,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担忧。

他可是“正规军”,理论上和那些歪门邪道是对立的关系。万一凶手哪天心血来潮,忽然想起了这点怎么办?

明亮的阳光从窗口中斜射而下,神父却感觉有点冷。

“已经下午三点了,要不……我今天早点关门,回一趟娘家吧?”

正想着,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高高瘦瘦,被兜帽遮挡着的半边脸上透着苍白的病态。

风衣男停在教堂的中心打量了一阵,看了一眼神父,又看向了一旁的告解室。

“稍等。”

神父心领神会地擦了擦手,小跑着走进了告解室。

风衣男面色阴沉地走进了另一头,沉声道:“神父,我有罪。”

“说吧孩子,你犯了什么罪,主会宽恕你的。”神父和颜悦色地说道。

“我害死了我的父母,害死了我的好友,我……不该降临到这个世上。”风衣男语气沉重。

“……”

神父的面色骤然严肃,身体都坐直了几分。

杀人犯找神父忏悔,这种桥段在影视剧中十分常见。

但在这座城市里,神父平日的工作也不过是和困扰的大妈们聊聊人生罢了,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但萩海市的连环杀人案件正闹得沸沸扬扬,他不会运气刚好就这么“好”吧?

“倾诉吧,孩子。告诉我你的罪恶,主会宽恕你的罪过。”隔着一块不透光的幕帘,神父的语气还算镇定。

毕竟风衣男用的词是害死,而不是杀死或者弄死。他肯上门忏悔,说明事情还存在着回转的余地。

风衣男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在片刻的思索后,反问道:“神父,你见过恶魔吗?”

“恶魔?”

神父眉头一皱,这话题一开始就不大安全啊……

他连忙正色回答道:“孩子,你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有光吗?”

“为什么?”

“因为太阳无时不刻不在进行高热的核聚变,所以能源源不断地向我们提供光和热。”

“……”

神父又问道:“那你知道这世界为什么没有恶魔吗?”

“你说。”风衣男对此不置可否。

“因为这不科学。”神父摊手道。

“噗嗤,哈哈哈你这神父可真有意思……”风衣男笑了。

“混口饭吃而已,不然主也没别的办法填饱我的肚子。”

神父倒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继续道:“在我没当成神父之前,我也曾是一个拥有着远大梦想的心理系高材生。奈何时运不济,毕业后居然连个要我的单位都没有。那时候我求了很多次神,结果彩票都没中过超过50块的。所以这东西啊,没用的……”

“那你是怎么……”

“怎么当上神父的对吧?”神父陷入了回忆之中,语气有些沧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一个公务员。”

风衣男:“……”

“为了促进国内外的友好交流,展现出大国慷慨包容的广阔胸襟,萩海市才决定在这建了一座教堂。我的专业对口,所以被分到了这里。

一开始我还是不愿意的,但想了想我这是在为国家建设贡献力量,这才忍痛留下,放弃了儿时的梦想。”神父一脸的唏嘘,字里行间里无不透露着“真香”的气息。

废话,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也整不到这种悠哉又稳定的活啊。

“这么说,我来错地方咯?”

“这倒没有。”

神父摊开了手,让自己显得更亲和些,说道:“我没事的时候也研究过神学,有什么不懂的我可以帮你解惑。我希望你不要陷在这里面,人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那我姑且就说说吧。”

风衣男坐正了身子,开始了他的故事:“在我八岁的时候,校车不受控制翻入了江中,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死了。在水底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东西。”

“姑且把他称作恶魔吧,他和传说中的一样,长的十分丑陋。他皮肤是紫色的,脸像是被人用钉耙犁过一样裂成了几块,獠牙歪歪斜斜,直插鼻孔……”

神父听着听着,脑海渐渐有了画面,想笑,但是忍住了。

这种时候,还是严肃一点好。

“那恶魔对我说,说我是一个灾厄,说这个世界,有我就会有灾祸。”风衣男忽然有些烦躁,点了根烟,这才继续道:“我无法反驳,因为那种事情,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一岁的时候,我和我的父母一起出海,船只发生了海难。我独自在大海里漂浮了一天一夜才回到岸上,而其他的人,全部陨难;五岁的时候,院里的导师带我们去游乐园玩,摩天轮发生了故障,整个倒了下来,最后也只剩下我一个……”

“请问,我可以离你远一点吗?”

“不准。”

神父乖巧地坐着,眼睛被二手烟熏得发酸,一动也不敢动。

他现在忽然觉得,恶魔说的话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这家伙,就是个天煞孤星!

“神父。”

“啊?”

“我就要死了,我感觉那个东西就要来找我了。假设上帝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要死了?”神父试探着问道。

“一个月前,我的癌症就确诊了,大概还能活个一年吧。”风衣男吐出一口烟雾,将头靠在座靠背之上。

“一个月前?”

不知咋怎的,神父忽然想起了那条新闻。

那个杀人犯第一次作案时间,差不多也是在一个月前吧。

难道……

神父的心头咯噔了一下,当即答道:“那当然是积极治疗,携手美好人生!”

“治不了的,也就延缓一阵罢了。所以,我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为什么还要痛苦地在病房里等着死亡来找我呢?”风衣男自嘲地笑笑,眼神变得坚毅,仿佛在那一瞬间做出了某种决定。

“孩子,希望总是有的,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神父仿佛感受到了那股杀意。

这家伙,不会真的是那个被洗脑的异教徒吧?

他不会真的那么倒霉吧!

“神父。”

风衣男仿佛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板起脸来。

“怎么了?”

“私事说完了,咱聊聊正事吧。”

“正事?”神父的心头咯噔了一下。

风衣男递上了一台手机,直接地问道:“你认得这个东西吗?”

手机里显示的是一道符文,它由一个圆圈引伸而出,连着一段又一段的长短不一的回转折线。最终形成的图案不对称也就算了,闭合的边角部分还都突出去一截,强迫症看了简直要当场窒息。

这玩意儿不正是凶手在现场留下的那个符文吗?

“没见过!绝对没见过!”

神父当机立断,说得斩钉截铁,心中却在默默的发誓,“耶和华老祖宗啊,这是他逼我撒谎的,不算我违背教义啊。”

“没见过就没见过,你吼那么大声干嘛?”风衣男纳闷地看着他,耳朵在嗡嗡作响。

“抱歉……”神父降低了声音。

“其实你说谎了,对吧?”风衣男挨着椅子的靠背,仿佛早已看穿了一切。

神父连忙否定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啊!”

“我说实话吧。你的印堂发黑,元神涣散,今夜必有血光之灾。不若与我共商大计,以御外敌。如何?”风衣男摊开了手,让自己的显得更亲和些。

遗憾的是,在神父的眼里,他反而更狰狞了。

……

华灯初上,夜渐渐地深了。

脱离了喧闹的人群,一个穿着兜帽长衫的男子停在了教堂阶梯前。

由于是上面派发的工程,萩海市教堂的装修还是有模有样的。

植被齐整的庭院,颇有仪式感的台阶,还有那厚重而神圣的大门,让此地成为了萩海市逼格最高的中老年妇女心理辅导中心。

平日里到了饭点就不会再有信徒上门了,神父也会在每天的五点半准时关门下班。但是今夜……教堂的门却是虚掩着的,里头散发着昏暗的灯光。

教堂的神父,总不至于要加班吧?

兜帽男的心底闪过一丝不妙,快步走上阶梯。在看到门前绘着的符文之后,那种不安转为了现实!

诡异的圆圈,不规则的折线,这不正是那个连环杀手的符文吗!

“我来晚了一步!”

兜帽男眯起了眼,当即放轻了脚步,悄悄地将大门推开一个缝,暗中查探。

幽静的教堂里摆着一圈红烛。神父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身下的鲜血染红了符咒,散发着诡异的荧光。

兜帽男闭上了眼睛,袖口下弥漫出两道黑气,游弋过教堂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

没有其他人。

得到了影子的反馈,兜帽男这才从门后走了出来,来到了神父的跟前。

神父虽然留了不少血,但还残余着微弱的气息,看样子杀人者的手法并不专业。而地上的那一圈符文,也只是普通的鬼画符而已,并无实际的意义。

“模仿者?”

模仿杀人,顾名思义,即是杀人者出于对另一名杀人者的仰慕,在行凶时使用相同的手法向其致敬的一种犯罪行为。

这种现象多出现于一些特点鲜明的连环杀人案件之中,而像萩海市杀人犯这般独具仪式感的作案手法,更是容易吸引到那些脑子不正常的狂热分子。

“真是闲的没事干了!”

兜帽男烦躁地俯下身子,想要从伤口中查探出有用的线索。

就在这时,神父却异常敏捷地翻了个身,手里出现一物,对着兜帽男的脸上就是一下!

“嗯!”

兜帽男闷哼一声,捂着眼睛向后退去。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凶名赫赫的他,有朝一日居然会被辣椒水暗算!

“没想到吧,老王!”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兜帽男只感觉下巴挨了一下重击,就昏了过去。

“呼……”

“神父”甩了甩发疼的拳头,擦掉了脸上的血迹。

这时,真正的神父才从大门后探出了一个头来,弱气十足地问道:“程先生,我可以报警了吗?”

同类热门书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因为怂所以把san值点满了
一个精神污染过高,就会变成怪物的世界。一个身世离奇的异文杂报记者,突然诞生了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副人格。天宫秩序统治世界,扼罪院,裁判所,心理评估局。异术、机械、肉体、置换,一个全新的世界。主人格:“我们逃吧?要不你上。”副人格:“我都行,你随意。”群号:568487932
懒惰的秀某人 ·奇妙 ·完结 ·153万字
9.0分
全境污染
全境污染
“我是旧神之子,还是天外来客?”读书会信主、巫师联盟荣誉大魔法师、超人协会灾害顾问、绿焰兄弟会首领之父、守秘人、奈亚使徒……夏仁。旧日阴霾笼罩,冥河亘古流淌,惨白月光注视大地,可憎之物在深渊中等待着苏醒。慈悲母树、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旧印、文明烟火、时间停滞块……疯狂山脉、阿卡姆市、印斯茅斯、敦威治、塞伦……拉莱耶在深海中沉浮,谁会带来末日?审判之星苏醒时,人类又将何去何从?迷雾中,夏仁一步一步,在古梦见证隐秘过往,撕开世界的真相。“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亦会害羞!”…………这是一段深受污染,意义不明且难以理解的数字:662373688……
白胡子的猫 ·推理 ·完结 ·151万字
8.2分
吾妻非人哉
吾妻非人哉
为了朋友的业绩,王泉不得已花了698注册了她们相亲网站的VIP会员。又花了九块九申请了相亲匹配的他原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相亲,可是......抬起头,看着面前这道身影,王泉陷入了沉思:三百米高,背后是无数触须组成的翅膀……九个脑袋,每个脑袋都是没有五官只有五个黑洞的怪物头颅……那五个黑洞还往外淌着殷红的鲜血......王泉默默拨通了相亲平台红娘的电话:“你确定这玩意是我相亲对象?”群:908776453(就这一个)
奈何笑忘川 ·悬疑 ·完结 ·112万字
8.5分
仿生纪元
仿生纪元
【新书《基本演绎法则》已发】陆文重生为家政型仿生人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做做家务了可被雇主带回家的第一天,他得到了这样两条指令:“不要去三楼。”“在后院挖一个可以埋下成年人的坑,挖深一点。”……书友群:603322391
南朝近卫 ·推理 ·完结 ·113万字
9.1分
诡秘世界之旅
诡秘世界之旅
“小和尚,你在佛前干什么?”“听佛讲皈依。”“三皈依吗?”“四皈依。”……佛度众生,我来度你。【诡异秘闻交织氛围中的一段青梅竹马故事。】
梦里几度寒秋 ·奇妙 ·完结 ·111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