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58章)
曾经的几份投资合约,让林东跟韩国娱乐圈产生了莫名的联系,于是他便有了一个个大胆的想法。

第1章 初醒

南中国海。

波涛汹涌恶浪滔天,天空布满铅灰色的阴云,厚重而令人窒息,暴雨滂沱伴随着划破天际,龙蛇飞舞般的弧形闪电,让整个天地间看起来犹如末世降临。

一艘约500吨级的渔船,在怒涛间颠簸起伏忽高忽低,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

船舷一侧,黑色的身影正努力扶着钢铁栏杆腰背挺直,昂首冲着天际高声怒吼。

“。。。首领在这儿!”

“信!。。。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快!。。。快把首领送回去!”

几个身披雨衣的男子,七手八脚的拉住还要继续引吭高呼的身影。

“你们。。。放开我!。。。快放开我!”

挣扎无果,被称作“首领”或是“信”的“大湿人”,终于让众人拖进了船舱。

。。。。。。

“信!。。。好好睡!。。。最多还有一天咱们就回到泰国了!”

陆英豪看着床铺上好半天被安抚下来,皱着眉头沉沉睡去的表哥林东或是叫信.林(信“Sing”泰语里意为狮子),心里的担忧也越发凝重。

三个星期前他们这帮人,从泰国北大连港出发,前往加里曼丹东马的沙巴州首府亚庇追债,但是债务人早在两个月前就去了印尼爪哇岛,于是接下来的时日,林东带着大家从雅加达找到泗水,又从泗水赶往万隆,结果便是一无所获,在回程的路上,心里怒懑交加的林东一病不起。

说起来对方所欠的债务其实也没多少,“区区”三百万美元林东原本是不在意的,当然这也是在继承了父亲留给他大量遗产后才有的“豪”态,可促使他依然不远千里去追债的真正原因,还是因为对方的欺骗,确切的说是欺骗了他异常尊敬,并且已经去世的父亲。。。林文山!

毕业于泰国曼谷吞武里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的林东,是土生土长的泰国华裔,自五岁那年跟姑妈一家生活在曼谷起,就没再见过父亲。所以那时候他对父亲的印象总是断断续续,而唯一可加强他记忆的就只有那张摆在床头,父亲身着戎装的老照片。

。。。。。。

林文山不是土生的泰国华裔,而是1967年那会儿带着年幼的妹妹,跟一些街坊从缅甸仰光逃难而来,那年他刚十四岁。

进入泰国后这对落难的兄妹,生活反而变得顺逐起来,因为逃难时带足了家里长辈预备好的细软,所以手上有钱的林文山,不仅重新进入私立学校读书,最后还考入了泰国著名军校。

七三年他进入泰国陆军服役,因毕业于朱拉隆功皇家军事学院,所以在军中有大批同僚互相帮衬,升迁之路更是异常顺利。

当然,如果有人稍微了解点他毕业的这所军事院校,一定会对从这间军校毕业的所有人,有着某种特别的“期待”与“敬仰”。

从1932年开始,泰国每次有军人搞“变革”活动,其带头人必定是毕业于此校。以致从军十二年间,林文山就跟同僚与上峰,参与过此种“集体活动”整整四次,而且正是最后一次的“活动”让他无奈退役。

1985年9月,三十二岁的林文山,已经是泰国南部第四军区下辖的独立步兵营主官,并且儿子林东那会儿也才刚出生四个月,所以旧日同僚与上峰的几通联系与召唤电话,让他有些犹豫并最终没有参与,可结果还是遭到牵连。

由少壮派军官集团头目马侬上校组织的“集体活动”,仅仅十个小时后便宣告失败,所有直接参与者都被捕入狱,而林文山则被勒令退出现役。

作为一个老“活动家”,骨子里原本就透着不安分,林文山并没有为此沮丧多久,便跟几个同样受到退役处罚的同僚,集体消失在泰缅边境。

当他再次出现在时,林东已经五岁,而且妻子也因病刚刚去世。

匆匆料理完妻子后事,又将儿子拜托给妹妹一家,林文山便再次消失无踪。

。。。。。。

渔船继续在大海里挣扎前行,而蜷着身子缩在床上的林东,却像在经历什么酷刑与折磨,原本清秀俊朗的面目,由于脑中思绪的混乱,以及强烈耳鸣显得有些狰狞。

。。。。。。

“拔!(爸爸)。。。不要走!”

陋巷中,五岁的孩童正拼命追赶,而眼里那逐渐远去的高大背影,却头都没回的消失在巷口尽头。

。。。。。。

“打头起势随脚走,走时速起站中央,脚踏中门抢四位,两肘齐发人难当!。。。”

十三岁的少年身似蛟龙,步履迅捷而轻盈,在一旁师傅的监督下,唱着功法歌诀习练着苗人武学。

。。。。。。

“信!。。。他们以后就是你的同伴,你不光要做好他们的头领,还要当他们是兄弟!”

模糊的面容显得很亲切,又伸手在少年的头顶揉了揉。

“头领!。。。”

四五个年龄相近的少年,异口同声并身形笔直。

“。。。叫我首领!”

“首领!。。。”

。。。。。。

“唰!。。。”

身体条件反射般的惊起,双目怒睁,随即又缓缓瘫靠在舱壁上。

对于周遭的环境,林东已经熟悉。

其实先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穿了,大脑一时混乱到按耐不住才会跑出船舱,冲着惊涛骇浪吟了段《海燕》。。。压压惊!

按照套路这刻的他已经融合了记忆,并且对自己成了泰国华裔并没有感到惊讶,还知道由于主动报名加入现役,所以在上大学前“他”就服完了六个月的优待兵役。

作为泰国人除了硬性规定的两年现役外,退出现役后还要继续服长达23年的预备役,但是这预备役也就是个过场,不然自己父亲消失了这么多年,陆军署国土保卫厅也不会一直没动作。

。。。。。。

“现在是2012年?。。。唉!。。。”

林东喃喃后又是一声叹息,似乎在向某种过往告别。

他来自于八年后,而曾经的“过往”却充斥着平庸与无奈,在经历了种种社会毒打后。。。总之穿越的人,“以前”的一切都是不如意地。

但是现在他却很有钱。

虽然父亲还留下了一些“麻烦”,但想来今后的日子,他一定会过得很精彩。

。。。。。。

2012年1月20日凌晨,渔船终于驶进了曼谷港。

“嘀嘀嘀!。。。”

白色丰田埃尔法的电动滑门,正缓缓打开。

“。。。姑父!”

林东叫了声,率先钻进车里。

他用的是中文,由于发音很标准,惹得姑父陆承安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拔!。。。”

随后上车的陆英豪,见是自己老爹亲自开车来接,便亲切的叫了声。

“。。。回来就好!”

陆承安语气里透着随意,但是细品还是能察觉出关怀的意味。

林东本人和父母都是“纯种”华裔,与现今泰国九百多万华裔里,有八百万祖籍是潮汕人不同,林东的祖籍在中国北方,至于姑父陆承安就显得有些过于“普通”,父祖辈上跟本地人有过混血,而祖籍更是随了大溜。

。。。。。。

从渔船上下来了六个,除了林东跟陆英豪外,其他四人都上了后面的车。

“信!。。。你现在普通话,怎么说的这么好?”

半路上,开车的陆承安突然想起了这个,并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问道。

长期生活在泰国尤其还是出生在这里,哪怕再是华裔,说话的第一习惯肯定是泰语,当然家里也会说华语,但是发音什么的就有点走调,而不像林东刚才那样字正腔圆。

“对啊!。。。我也觉得很奇怪!”

陆英豪说着泰语。

“我以前不标准吗?”

林东也用泰语回问道。

“拆!(是的)。。。”

两父子异口同声,还是非常肯定的语气。

“。。。我以后会经常说!”

林东笑了笑,将身子靠进了柔软的座椅里。

。。。。。。

车辆此刻已经驶进了曼谷,而属于中心商务区域的沙吞大街,却异常的繁华与热闹,一栋挨一栋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行人与游客更是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各种户外背景照明与霓虹灯光竞相辉映,让林东眼里的这座泰国最大城市,显得更加的灯火阑珊熠熠生辉。

他“以前”没来过泰国,但这刻脑中的“回忆”,已经与眼前的场景完全贴合。

不久,车子停在了一栋大厦门厅前。

“。。。抛甘买!(明天见)”

下车后的林东,冲两台车挥了挥手,转身便走了进去。

同类热门书
半岛的秘密青空
半岛的秘密青空
为了老李的遗愿和女儿的梦想,再次接过dsp的大旗。二代皇冠、三代阿粉、四代噜妹、五代失意者联盟。从今天开始,我要dsp的大名再次响彻半岛大地!(ps:简介无力,取名废物。总之,hy,就是一位退休老父亲为女儿重出江湖的故事。)
咸废九段 ·娱乐 ·连载 ·42万字
半岛与七
半岛与七
“七,是一个很神奇的数字,在西方,七这个数代表幸运与美满,最有名的便是LuckySeven。在东方,七代表阴阳与五行之和,民间也有许多故事都与七有关,比如战国七雄,七擒孟获,甚至我的姓名李竹贤也源于竹林七贤,还有董永与七仙女…”
吃粗粮的咸菜 ·娱乐 ·连载 ·39.5万字
半岛餐厅物语
半岛餐厅物语
一本HY,不喜勿入.一位厨师,一家餐厅,一座半岛.一位损友,一场节目,还有她,她,她,她.
顿顿大米饭 ·生活 ·连载 ·20.2万字
那是我们的光
那是我们的光
许多年以后有记者采访到了他们。当时他们手牵着手面对着镜头。“林宇哲xi您好,现在你已经成功的成为了一名特别优秀的艺人,请问你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林宇哲宠溺的看向一旁的她,慢慢的道“接下来的目标吗?应该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万水千山百年一心!”
独梦孤殇 ·生活 ·连载 ·60.5万字
等我拿到影帝就退圈
等我拿到影帝就退圈
“剩余寿命29天。”别的系统都是带着装逼带着飞,为啥我这狗逼系统就要我命呢?“…….屮!”我特么都只剩29天可活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显示我可以活的时间,但两个记忆重叠这种事都发生了……如果就29天,考虑那么多干锤子啊?浪起来!
写本小说娱乐自己 ·娱乐 ·连载 ·56.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