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8章)
大学生因为一对青铜虬龙,意外穿越到一千多年前额尔古纳,从此开始放羊,贩羊,获得异能,还有爱情,并经历战争,最后称王。

第1章 阿布的心事

农历九月末,草原上常年有风,蚊虫少了。

快到家了,老远看见毡房的烟囱冒着炊烟。

大羊圈里的羊挤满了,站的卧的都有。

阿哈比他俩早回来了。

外面两个拴马桩上栓着两匹黄棕色的马。高的是巴图的坐骑。

另一匹马,看体型和毛色,品种也不错,姿态放松,间或悠闲地甩一下粗粗的尾巴。它原来是莺莺传儿额吉的马。

“阿布,阿布,帮我一下,田哥摔伤了。”莺儿大声呼喊。

巴图应声从里面走出来:“哎呀,怎么伤啦?”

“骑马摔了,都怪我。”莺儿自责道。

“没事的,就一点伤。”尹永田说。

“哦,我来圈羊,你扶他进屋!”巴图说。

“好!”莺儿从马前面高抬右腿,跳下来,抓住尹永田的胳膊腕和腿帮他下马。

“没事,我自己来吧,可以的。”他怕自己太重,担心莺儿扶不住。

莺儿扶着他进了毡房里躺下了,拿了一块干净的手帕,沾了点马奶酒,轻轻地擦掉他脸上的血。

在回来的路上,因为风吹得血迹已干在脸上。

巴图圈好了羊,拴好了马。

进来问:“除了脸,还有哪里摔了?”

“胳膊肘擦伤了一点,没事的,歇一会儿就好了。”

他没说身上疼,强作状态很好。

“嗯。”巴图看了一下他的伤,说:“嗯,是不太要紧。”

他转身出去,没几分钟便回来。

手里抓了几根刺儿草,递给莺儿说:“捣碎敷上。”

莺儿赶忙拿去,拿出木杵和木碗,很快把草叶捣碎。用手捏起来轻轻敷到尹永田的伤口上。

敷上就没有那么疼了。

“谢谢你,好多了。”

“还会疼一阵子的”

莺儿没了刚才的焦急,松一口气说:“你好好休息,等一下准备吃饭。”

躺下后,感到舒服点了,父女的照顾和屋里的烟火,让他感觉像家。

莺儿细心照顾他。

不过他还是想起了家人,很想打个电话告诉父母他的所在,报个平安。

但是现在不可能,心情不免又灰暗起来,无奈地叹口气。

眼前,好歹遇到一个善良的人家,心情又慢慢好起来。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八点多。

巴图在外面照料马匹,莺儿在屋内做饭。

地上多放了两三个餐具,铁锅和饭盆。屋里西边换了一张大点的长条餐桌。

马奶酒铜壶,银碗,木碗,摆了好几套。

身上的疼减轻了许多,尹永田爬起来问莺儿:“有客人要来吗?”

“嗯,阿哈会来。”尹永田不解,她解释,“我亲哥哥。”

“哦,那我要准备一下吧!”

莺儿“扑哧”一笑:“你要准备什么?”

“刚来就挂彩,多不好看。”他说,“衣服袖子摔破了,想换一件。”

莺儿给他找了一件亮蓝色的蒙古袍。说:“这是阿哈以前穿过的,后来胖了不能穿了,你这体型应该能穿。”

他试了一下挺合适,还挺搭配。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一阵马蹄声,到跟前,勒马停下,一个洪亮的声音和巴图打招呼。

称呼巴图“阿布”,他一定是“阿哈”了。莺儿招呼他进屋。

阿哈掀起门帘低头走进来,个子有一米八五,身材魁梧。

他披着长头发,嘴上和下巴都留着胡须,脸型略胖。

眉头似皱非皱,一双乌黑的眼睛在圆脸上非常有神。

长相跟巴图有几分像,但比巴图高大。

穿一件墨绿色长袍,上面有暗褐色的、细细的卷草纹图案。

腰间是绸缎宽腰带,约二十多厘米宽,上面垂着几个精致的吊坠。

从腰部护到肚子上,中间有一个刺绣的虎头图案。

然后从腰间的右边连着腰带,又一条经过胸前直搭到左边肩膀上,连到后背腰带的左边,上面有黄色刺绣的椭圆形回形纹。

相比尹永田穿的这件长袍,阿哈穿的衣服做工精致。

尹永田穿的是以前莺儿为阿哈做的。

阿哈成家后,衣服就由嫂子齐齐格做了,看来嫂子心灵手巧,技高一筹。

尹永田也学莺儿称呼:“阿哈,你好,我叫尹永田。”

阿哈略躬身右手扶左肩行礼,尹永田也立刻照样回礼。

莺儿微笑了一下说:“不必客气了,我跟阿哈说过你了。”

原来昨天莺儿让尹永田替她看羊群,就是去告诉她哥家里来客人。

并且叫阿哈来和巴图一起宰羊,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全羊大餐。

阿哈把尹永田上下打量一番后,问他脸上怎么了。尹永田说:“我骑马不小心摔的。”

阿哈对莺儿说:“怎么客人刚来就受伤了。”

莺儿还没说话,尹永田就说:“不关她的事,是我想学骑马。”

“不管是你自己要骑还是怎么,你在这里受了伤,就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你,我替妹妹向你道歉!”

说罢,他端起酒碗,自顾倒了一碗酒,仰头一饮而尽。

“真的不能怪她。”他准备倒酒回敬。

阿哈用手挡住尹永田的手,说:“让我来倒,你是客人,应该由我为你斟酒。”

盛情难却,尹永田双手捧碗,阿哈斟满。他一饮而尽。

两个人喝酒的时间,巴图做完手头的活儿。

进来从西边的地上拿了几盏青铜的酥油灯,一个个点亮,放在屋内一圈,顿时灯火通明。

莺儿将好多食物端到桌上。有一盆羊排骨,肉已经炖的很软,一根根羊肋骨被掰开放在盆中;

一盆是几个羊腿;还有一盆烤肉;还有烤羊肠火腿。

马奶酒必备,蒙古包里溢满了香味儿。

巴图对尹永田说:“这就是莺儿的哥哥,你知道了吧。

昨天你来的匆忙,没有时间准备招待你,所以今天好好招待一下你,吃吧。”

“谢谢阿布,其实我是不速之客,不用那么客气,你们吃什么我吃什么就行。”

受到莺儿一家这么热情的招待,内心百感交集。

巴图倒了一碗酒,给尹永田敬酒。尹永田连忙站起身来,双手要接碗。

巴图像寺庙里的和尚诵经一样,唱起祝酒歌。唱了一段,抬手示意尹永田喝酒。

莺儿跟尹永田说:“这是我们的礼节,给客人唱歌祝酒,先行谢礼,然后喝酒。”

她给尹永田谢礼,跟刚才他和阿哈见面时一样。

尹永田也躬身行谢礼。礼毕接过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阿哈又给尹永田唱祝酒歌。

阿哈嗓音洪亮,有点像歌唱家腾格尔的声音,粗而低沉有力。

蒙语,尹永田听不懂。

但是当面前站着蒙古人,唱着蒙古歌,身在蒙古包中,尽管不懂,但歌声感动了他。

两位淳朴的草原男人,和美丽的莺儿,如此热情。

他的眼睛湿润了,也许有酒精的作用吧。但是他控制住,这时怎么能掉眼泪?

三碗酒下肚,微微上头。酒精的作用很神奇,能让人的感觉变得更敏感,情绪轻易就能爆发。

所以有句话叫:酒后吐真言。

酒就是一种催化剂。但是尹永田有强大的控制力,和同学们聚会喝酒,很少喝醉,醉了也不会胡说八道。

祝酒礼过后,巴图招呼尹永田吃肉。

好丰盛的晚餐。主要是几种肉,酥油馒头,马奶酒,奶茶。羊肉很香,炖的酥软。

没有什么调料,吃起来也是香喷喷的。

这得益于羊儿吃的天然牧草。没有农药,化肥。

所以炉子里烧的牛马粪也不臭,只是有股淡淡的草料味儿。

羊肉肠鲜美,面塞的肉,有肥的羊油,碎的羊肝,羊肚。

吃起来口感丰富,味道好极了。

巴图给尹永田递上一只大羊后腿,尹永田想说吃不了。

但莺儿说:“拿着吧,拒绝是不礼貌,阿布今天很高兴,你来之前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哦。”大羊腿,被炖的酥软的红肉,有的已经和骨头分离,快掉下来,肯定好吃。

以他平日的饭量估计吃不完。

可是既然不能拒绝,放开吃吧,吃撑了睡觉呗!

他肚子已经撑了,还剩一点,他硬是吃完了。

吃饭期间,阿哈和阿布间或说一些牧羊的事。

尹永田听到,莺儿嫂子齐齐格在家里为他制作一件新的衣服。有两只羊快要生小羊羔了,需要转移毡房寻找新的草地等等。

巴图叮嘱阿哈要照顾好母羊和小羊羔,以及注意什么事情等等……

阿哈听得频频点头,他非常尊重阿布,看得出父子感情很深。

莺儿也是默默地听他们对话,有时轻轻地抬头看一眼尹永田。

有一阵儿,阿布歪过身子低声对阿哈说一些话,尹永田听不懂了。

莺儿也停下来听,忽然她脸上飞过一片红晕。

尹永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酒足饭饱,酒精上头,他有点晕。

身上发热,脸也红,他一喝酒脸就红。

酥油灯的红光,温和地照着屋里的一切。

两个蒙古男人又说又笑,莺儿脸红地坐在那里发了会儿呆…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