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37章)
特别纪念小知闲闲,抗战普通人的平凡故事,平凡人简单抗争才是这个世界主旋律,缅怀先烈。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消息灵通

致:各位亲爱的读者、逃兵们、先生们、女士们。

看本书之请务必先看:绝对、百分之一百、史上最好看的抗战小说《烽火逃兵》⋯

要是有谁说不好看,横霸今天就站在这里,石头、鸡蛋随便你扔⋯

呃…你扔一个,我替闲大大扔你十个!

(以下...正文)

第一章消息灵通

营房里,胡义背着双手看挂在墙上的地图,这种感觉似乎很不错。

如今两眼一抹黑,敌情不明,暂时不能贸然行动。

李有才电话迟迟没有打来。

营房门外,高一刀站在屋檐下,透过窗子看着对面不远处军火库仓库,里面一只小老鼠正在折腾。

作为军需中转站,弹药库里子弹多得吓人,圆头的、尖头的,各种没见过的,一盒盒油纸包着甚至没开箱,不知道有多少。

木柄手榴弹,同样多得晃眼!

鬼子看不上收缴国军溃败部队手中杂牌枪支弹药!

直接配发给各地治安军、警队、侦辑队,甚至...不少的弹药还卖进黑市。

准确来说,应该叫弹药库。

诺大的库房里,偏偏没有一支完好的枪。

好在二连现在暂时不缺枪。

看着小红缨上蹿下跳着实碍眼,高一刀直接晃到仓库门口:“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下?”

“要你管...”小红缨抬头,翻了个白眼。

“反正等会儿要分,你们那点人,除去抬伤员的人,能带多少?”幸灾乐祸的声音从高一刀嘴里蹿出。

“你心操得也太宽了吧...管好你自己的破事...猫哭耗子假慈悲,”

高一刀心情愉快走开。

越想越兴奋。

呵呵,胡杂碎可真带种!竟然偷偷摸摸娶了狗汉奸李有才他姐!

得违反多少条纪律?

八路军二五八团才能结婚的资格,胡杂碎绝对一条都够不上。

跟汉奸私下联系,政治部的人眼里绝对揉不得沙子,因为这个原因掉脑袋的不知道有多少!

真当纪律是闹着玩儿么?

至少得将他撸成个大头兵,嘿嘿,这事嘛,肯定没完!

收编九连的美梦即将开始,他不断提醒自己要镇定,千万不要笑。

九连迟早得并进二连,暂时由得缺德丫头折腾。

很快,从幻想中回过神来。

如今身处敌占区。

后有鬼子骑兵追杀,伪军疯狂围剿,无孔不入的侦辑队汉奸到处搜索。

危机重重。

姓胡的暂时还用得着。

等疲惫手下睡醒,先把弹药分了再说...

下意识走到旁边粮库,存粮一袋袋摞成小山高,大灾年月,如此多的粮食,还是头回遇上...

二连九连就这么点人,要想在敌人四处围剿的情况下将粮食全部运进山,绝对不可能。

不缺弹药不缺粮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看着这么多好东西弄不走,心里不禁又开始担忧。

还是出去转悠转悠,也许感觉会更好。

操场上,人声鼎沸。

穿着五花八门打补丁的灰军装,来来往往。

一个个小算盘打得丁当响,看上的东西直接打包带走。

无不大包加小包,眼都瞅着弹药库方向。

都在猜测,什么时候分弹药!

热火朝天的场面中,却总有那么些耗子屎不合拍,一伙衣衫不整的战士,正东倒西歪躺在军营中炕上睡大觉。

呼噜声此起彼伏。

不用说,肯定是九连那些歪瓜裂枣们。

在门口转了转,看着不少人流着口水说梦话,脸上还带着笑。

遛了半圈到这里的高一刀心情开始不爽。

眼骨碌一转...

你笑,我看你笑,等会就让你哭!

狠狠地啐了一口。

转身到操场,清了清嗓子:“二连、集合!”

一时间,背上的三八大盖上的刺刀,寒光闪闪乱七八糟往他身边凑。

看着威风无比的连长!

手下的二百五们无不眼冒星星。

气势不凡...好一个天蓬元帅...

呃...天蓬无帅其实另有其人。

此时正在伙房折腾。

王小三打从参加八路军就一直熬稀粥的炊事兵,心里第一次有底气。

治安军仓库里,到处一袋袋码成堆的大米小米白面杂粮。

穷耗子掉进了米缸里,粮食晃瞎了他的眼。

大嘴都笑得咧到了后脑勺!

良好的节约习惯是一种美德。

大灾之年,必须响应师里号召:勤俭节约。

于是,依然熬了几大锅能照见人影,只是破天荒加了罐头肉的稀粥,蒸了白面馍。

天蓬元帅可不是他。

五大三粗的天蓬元帅此时正瞪着丑眼,右手揪着王小三衣领,出奇愤怒:“你是缺心眼儿?那么多粮你熬个粥⋯插不稳筷子我能忍,竟然还弄得跟以前一样能照见人影?你姥姥是成心的…还是你比吴石头还要傻?”

“骡子,我警告你,你爱吃不吃⋯哎...哎…你放手⋯”王小三怒了,双手使出吃奶的劲,也没能扯开那只丑陋粗手。

罗富贵抬起蒲扇般大左手,一把扯住端着刚出锅一筐馍走过他身边的炊事班战士。

右手将王小三推开,顺手从战士手中抢过筐子,直接往放在案板上的小米袋子里倒⋯

动作行云流水,王小三还没站稳,罗富贵已经开始扎袋口。

在仓库里连一个罐头都没捞着,熊心里原本就憋闷。

收了一筐馍,大手一拨拉,直接将再次凑上来的王小三推开,将布袋扔上肩头,也不怕烫。

骂骂咧咧准备出门...

在旁边帮忙烧火、和面的罗富贵排战士,看看山一般的排长威,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罗富贵是排长!

包括王小三的的炊事班,都归他管,这原本是李响排的活。

弹药库门口设了双岗。

屋里,头顶冲天辫系了根红头绳的小红缨,头绳以上的头发部分散开成一朵花,此时正瞪着大眼珠子,流着哈喇子,在弹药间翻腾。

忙碌了一早晨,随身挎包里,塞满压上了子弹的弹夹,一盒盒没开封的子弹在身边摆成一片⋯

傻眼、喘气、包太小了,根本装不了多少东西。

两撇缺德眉愁得揪到一块,只怪弹药太多,太晃眼。

高一刀离开后,窗口立即挤满红眼观众。

要不是守在门口的铁面无私的傻子子弹早上了膛,这些观众说不定早就冲进了弹药库。

小红缨抬头,发红的眼珠子转了转,从两警卫身体间往外看。

正看到骂骂咧咧的罗富贵从伙房里出来。

小红缨晃了晃起身,脸上挂满贼笑,到门口推开两警卫,扯开清脆的嗓子:“死骡子,赶紧过来。”

一只脚才迈出伙房大门,缺德丫头破啰嗓音就传入耳中,罗富贵心里一个激灵,大清早缺德丫头叫唤,准没好事,一脸晦气的死鱼眼转向仓库:“死丫头,又发什么疯?”

说完转身就想开溜。

“你跑一个试试!”声音...威严,也许不是威严,应该叫魔力。

熊不情不愿的转身挪步过来,一把推开门口阻拦他进去的二连战士。

哨兵就两个,二连快腿,另一个是傻子吴石头,正咧开嘴对熊傻笑。

二连、九连联军,把守着弹药库。

看热闹的观众没人敢造次,他们怕的就是吴石头。

屋里边那丫头对吴石头下了命令,谁敢进屋就开枪,吴石头根本不会给你讲道理,他才不会管你是不是战友。

熊从冒热气的袋子里掏出几个馍,顺手丢给吴石头。

“赶紧把手榴弹子弹再扛两箱。”小红缨直接下令。

“个姥姥你是不是傻啊?这玩意儿能有什么用?带上几个就行了,多背点馍实在。”罗富贵斜撇着眼没动。

“你背不背,嗯?”小鼻子里的声音高八度。

“背还不成么,死丫头,一会走不动,别让我背你。”罗富贵没拒绝,顺手将小辫儿面前结实的厚帆布四角拢在一块打成结,提起。

厚帆布中,一箱手榴弹三十个四十五斤,一箱子弹一千五百发!六十斤⋯

满身土黑着脏兮兮没洗过脸的罗富贵,满腔怒火迈出弹药库。

在军营员没搞到适合他穿衣服,又藏在坑里伏击鬼子骑兵斥候。

得手后身上全是土,使出吃奶力气撵上队伍,到现在身上仍穿着满身泥的破灰军装。

小红缨缺德眉上扬,背着小挎包,歪着头跟在熊身后叮嘱:“看你那德性,你仔细点别整破了。”

...

二连集结完毕。

高一刀带着一几个背着明晃晃刺刀的狗腿子们,漫不经心走向弹药库。

原本应该等胡杂碎一起分赃,但他呆在屋里似乎忘了这一茬。

高一刀看着在弹药库门口站得笔直的吴石头跟快腿,给快腿使了一个眼神。

快腿忽然对旁边的吴石头发起突袭,高一刀旁边几个二连战士直接上前,将拼命挣扎的吴石头堵嘴直接绑了。

瞬间,分散在四周的二连兵开始往仓库汇集。

人多力量大,几个眨眼的功夫,诺大的弹药库就被搬得只剩下几只老鼠蹿上了屋顶!

能动弹的战士们全副武装,腰上有鬼子子弹盒的,压的皮带蛇一样弯弯扭扭。

子弹…装满子弹袋为止!

可惜,地上还堆着几十箱子弹。

高一刀对快腿下令:“赶紧叫老孟集合队伍过来。”

老孟面色红得像关公,他手下的游击队员身下,散落了一地充门面的高梁杆...

好在这回子弹袋里全换成了货真价实的子弹。

土包子们心花怒放,兜里能塞的地方全填满。

这就是传说中的土豪?

洞房花烛夜不过如此⋯

人生赢家莫过于此!

九连兵仍然呼呼大睡,对热火朝天的场面似乎完全不屑一顾。

二连战士眼中,九连就是废物,除了田三七排勉强能入眼。

其他人不练拼刺,成天身上绑树枝三五一群,挖坑、钻屋、上房、溜巷子有个屁用!

把扮乌龟逃跑当成训练科目,团长政委也从来不管。

所谓烂泥糊不上墙,他们自己找死,何必去管他们?

秋风游击大队人数不多,子弹袋装满后,不再好意思留在这,一哄而散。

穷惯了的战士们却并没有放弃到处溜达、搜刮。

找袋子装东西,根本没打算放过军营中一切看起来有用的东西。

破烂枪械、配件,粗陋的维修工具,一样不放过。

六七十斤重的老虎钳铁圪瘩,也被游击队战士抬了出来。

被松了绑的吴石头,哭丧着脸找小丫头报信去了。

歪扭小辫儿晃晃悠悠坐在胡义对面。

抄起桌上的高级有盖的钢质水杯往嘴里灌茶水:“呸,这么苦,跟吃药差不多...”

胡义眯着眼,眼缝瞅着对面那歪扭的小辫,有些奇怪:“咋了?”

小红缨叹了一口气:“弹药太多,高一刀那缺德货正在分家产,气死我了...”

“又不是分你的,你哭丧着脸干什么?”

“⋯”

铃铃铃⋯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吓了正大眼瞪小眼的俩位一跳。

胡义抓起电话,沉声屏气。

电话听筒里嘶嘶声过后,传来一个烦燥的声音:“叫你们副营长接电话!”

“你谁啊?”胡义压低声音。

“你娘的管我是谁?”电话里透出更加的不耐烦:“赶紧去叫你们副营长来接电话,误了事你承担不起!”

“营长不在,带着弟兄们昨天走了。”副营长⋯不也是营长么?

“放屁,不是让他留在营的么?这不省心的,哎,你们留在营里还有多少人?”

“两个班,十九个弟兄,留着看家。”

电话里沙声声提高:“你班长呢?“

“一大早出去巡逻去了。”

“放屁,你们会一大清早出去巡逻?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是不是大清早在赌钱?赶紧给老子去叫。”

胡义一头黑线,留守班长此刻正被绑着,躺在柴房里,跟指导员老秦非常友好的谈心。

语气诚恳:“班长一大早出去,说是巡逻,顺便去镇里办个事儿,要不你等等,兴许等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这狗日的,大清早的钻哪娘们裤裆去了?你们排长呢?”

“班长跟着排长一起去的。”

“那你赶紧招集几个人向东搜索⋯听好了,要是发现有情况先别声张,赶紧给我打电话汇报,回头我就升你当班长。”紧接着,电话被挂断,传来嘟嘟声。

汇报?你是谁我都不知道...

小红缨好奇的看着这电话:“你在跟谁说话?”

“不知道...”声音里带着火,这样的电话已经接了七八通。

没多久,电话再次响起。

胡义抓起电话,狗汉奸李有才急促的声音终于从听筒中传出:“喂...”

“是我!”

“初步判断八路往西跑了,李有德已经在山脚建立防线,彻底断了八路进山的路,梅县到兴隆镇之间,皇协军已布下天罗地网,警队与侦辑队倾巢出动,抓住那伙八路指日可待。”就几句话,幸灾乐祸的语气急速说完。

根本不带听回话,电话啪的一声挂断,听筒里传来一阵盲音。

胡义放下电话,看着桌子上的地图,陷入沉思…

见胡义又发呆,小红缨觉得无趣,直接起身离开。

形势恶劣,东、北、西三个方向全是鬼子、伪军、侦辑队,这一回连警队的人都跟了出来。

南面嘛一马平川,是鬼子集结重兵与南边国军对峙之地,往那边去根本想都不要想。

四面皆敌。

窝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最多两天,出去的治安军就会派人回来弄粮食,一不小心就会暴露。

鬼子骑兵从东部南下,算算时间,应该还在搜索,只是暂时没找到自己一行人踪迹。

出路只有向东进入平原,或者向西突破治安军封锁线。

无论走哪个方向,一旦被无孔不入的侦辑队发现行踪,以鬼子骑兵强大机动能力,对九连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山脚的李有德治安军可以不考虑。

只要能到达山脚,就算被鬼子骑兵咬上,也不怕。

进了山的骑兵就是个鸡肋玩意儿,现在弹药不缺...重机枪是骑兵的噩梦。

那挺民二四...

李响正在处理枪机故障...

一大帮人围观民二四重机枪,从胡义处离开的小红缨,蹲在旁边,歪辫左右摆动看热闹。

枪机外壳水筒变形内凹,枪机部弯曲变形,不能复进,修复难度好像不算大。

枪机变形,这个好解决,在老虎钳上校正过来应该能成,再把枪机挫小一点,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李响把枪机用老虎钳压住,找了根废枪管借力,正在慢慢的撬动,一会儿后,复位成功!再微调,嚓,枪机从中间裂开,一变俩,直接报废。

看得李响傻眼,彻底没有了脾气。

意外有时会让人受伤,有时候也会给人惊喜!

满仓鬼鬼崇崇来到陪李响唉声叹气的小红缨后面,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疙瘩,递了过去。

小红缨顺手接过,左右看,不懂这什么玩意儿,不过,跟李响正折腾的那玩意有些像。

旁边给李响当苦力维修机枪的无聊熊眼尖,一把抢过来:“姥姥的这不就是民24的枪机么?哪搞到的?”

满仓有些腼腆:“本来就有备用枪机,趁他们不注意,我偷偷藏了一个。”

骑兵大尉带着一百多骑,狂风般在平原上疯狂打转。

荒废的田野,战马一脚下去,一个坑跟着出现,雨后的地面不实,快速奔跑很可能会折断马蹄。

骑兵不得不变成步兵,拢成一团。

最后停在荒野中。

大尉仔细地看地图,分散的游骑兵,逐渐的归队。

八路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以为这样就能逃脱精英们追捕?

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土八路能跑哪儿去?

北面治安军在拉网式推进,八路没往北。

南边有皇军大部队驻扎,自然不可能。

土八路如果不是耗子钻了老鼠洞,就只有两个方向可去,

向西或者向南,为防万一,还是叫过一队骑兵斥候,去南面找友军部队询问消息。

目前,八路最大可能绕过梅县往西南。

大尉白手套沿着地图一路指,地图上标注:兴隆镇。

旁边的助手立即查阅随身小本上记录的附近驻军情况:“兴隆镇是才收编的治安军营,北跟梅县县城五十里,西部山脚由治安军李有德部布防。”

(本章完)

请各位逃兵兄弟抬贵手下载个起-点读书看正版,支持作者君熬夜,咱们一起把逃兵坚持到底。

同类热门书
抗战之关山重重
抗战之关山重重
老哲写实风格抗战新书“我们一定会回来的!”有军官对手下数千名官兵说。可是自打他们出关以后,侵略者强大,国尚危急,家又何安?战线一路向南,战关山无数,却又丢关山无数,直至苍山之巅洱海之畔!回望来向,狼烟无尽,关山重重,多少官兵埋骨他乡?一场抗战打了十四年,几人又能返回故乡?
老哲 ·抗战 ·连载 ·206万字
抗战之草莽英雄
抗战之草莽英雄
“爷爷,那时候你是英雄吗?”小小宝问爷爷钱小宝。“我只知道那时候我不是狗熊!”钱小宝答道。“你看见过的英雄是什么样子的?”小小宝又问。“我见过的英雄差不多都死了。他们就是那些默默做事,默默去死的人。就是那些明知道会死也毫不犹豫去死的人。”钱小宝答道。
不稳定平衡 ·抗战 ·连载 ·170万字
9.8分
抗日之敌后争锋
抗日之敌后争锋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一个边防军排长,一个敌后工作队的老八路,两人灵魂合二为一。看周成如何在敌后周旋于晋绥军和日伪军之间。走出一条不同的抗战之路!
574981 ·抗战 ·完结 ·279万字
谍海争渡
谍海争渡
谍海争渡,回头无岸。1938年8月,江城的沦陷难以避免,我党中共特科人员楚新蒲,奉命加入江城特委,潜伏敌后长期抗战。…………本书第一书名《争渡》,后台显示有人使用,加了谍海二字。
只爱煞英雄 ·激战 ·完结 ·168万字
9.5分
蛰雷
蛰雷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潜伏出去。你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我是第一层,实际上我是第五层。书友群:578700671
只爱煞英雄 ·激战 ·连载 ·280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