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39章)
阳阴爻,觅宝境,看山观势寻龙穴。 探山铲,凿天井,打洞追踪匣子棺。 还魂香,探仙人,祭棺叩敬八方侯。 宝光器,敛阴财,取金摸玉承天命。 ——————————— 凭借【觅宝境、凿天井、探仙人、敛阴财】十二字真言,自秦时起,莫氏族人过着寻墓挖宝的生计。 面对墓穴里种种危机, 是身手不凡的摸金校尉如鱼得水? 还是不善言辞的闷油瓶勇破险境? 亦或是身份诡异的身后之人觅得天机? 古玩界奇书《素鼎录》的由来以及又是如何流落到许一城的手中? 仅以此书致敬《盗墓笔记》、《鬼吹灯》、《古董局中局》 ——————————— 读者大大闲扯群【QQ817772588】,在此感谢大家的打卡、评论、投资、收藏和推荐票。。。

第1章 莫五贝死了【求推荐票】

“长叔公,他睡下了。”

“睡下也好,发生了这件事是谁也没预想到的,你多抽些时间陪陪他。”

“好,明天就是老五的头七,事情都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妥当了,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那些在墓里死掉的人,你多贴补他们家人一些钱财,这次虽然是走了不少货,但还是坏了名声。老四和老六那里,你一会儿知会他们来我的书斋一趟,下去吧。”

“是。”

紧跟在莫一闻身后的莫六指把事情交待完以后,然后双手插在绵袖口里往花园那里走去。

这个高寿的莫一闻现在早就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几进几出墓穴的小伙子了。

一阵秋风吹过,他感觉到身上一股阴风钻进后背,那感觉像极了墓道里身后倒灌进来的冷风。

他的左手紧紧抓着那个用鹿绒毛缝制而成的手笼,拄着松木手杖进了屋子。

随着一声沉闷的关门声响起,屋里面亮起了昏暗的烛光,几声咳嗽声在莫一闻的嗓子眼里冒出来,屋檐处的松树针开始摇晃起来。

没过一会儿夜空里面慢慢地落下雨滴,雨滴声渐渐开始密集起来。

雨滴敲打在窗台上的花盆里,盆景下面土壤的颜色暗沉了起来。

躺在屋里熟睡着的莫子笙不知道怎么得烦躁不安,盖在他身上的被子让他踢到了地上。

他紧闭着双眼,额头上却冒出冷汗,他的手时而放松,时而紧紧在半空里慌乱地抓着什么东西。

“爹......爹,快拉住我的手,墓道快塌陷了,爹~~~”

梦魇里面的莫子笙怎么努力都抓不住他爹莫五贝的那只手,惊出一身冷汗的他睁大双眼发现原来是一场噩梦。

这个时候窗边逃过去一只黑猫,月光打在黑猫身上,投在白窗上的黑影映出诡异的人形影子。

莫子笙刚一从床上坐起身来,一声猫的尖叫声响起,黑猫已经消失在了窗前。

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才是九点三十分,他盯着挂钟几分钟,然后晃了晃有些疼痛的脑袋起身出了屋子。

屋外地面上的雨水顺着水道流进廊眼里,他穿着一件单衣急匆匆地往后院跑去。

从莫一闻屋里议完事情的四叔莫奈河和六叔莫一尽走了出来,他们面露难色,似乎议事进行的不顺利。

急跑过来的莫子笙碰到了莫奈河,莫奈河手里的烟斗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

烟嘴处烧红的烟丝一沾到雨水,嘶嘶地冒出声响,火星一下子便熄灭了。

“子笙,你......你醒了?”

“醒了。四叔、六叔,长叔公他睡下了吗?”

“还没有,不过好像咳的很厉害,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你爹的事情,长叔公会处理好的,明天是你爹的头七,你还是养足精神好忙活起灵的事情!”

“你怎么没有拦住他?”

“他的性子,拦也只能拦住这一时,刚刚大哥说的话,你都忘了嘛,想想还是怎么应付老五那些手底下的人吧。”

“哎,希望明天不要生出事端来。”

“但愿吧。”

————————————

“长叔公,长叔公,我是莫五贝的儿子子笙,您还没睡下吧?”

“咳~咳~~”

“长叔公!”

“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还没等到屋里的长叔公莫一闻回话,桌子上的灯便一下子熄灭了。

几声咳嗽声后也没见屋门打开,莫子笙实在是不甘心,他一下子便跪倒在脚下的青石砖上使劲儿地磕头。

雨越下越大,雨滴声叮叮咚咚地响了一夜,躺在床上的莫一闻一夜未睡。

————————————

“小叔,小叔,快醒醒!”

“是......是你啊,一隅,有......有没有看到长叔公出来?”

“没有,小叔,你看我手里的木铲雕的怎么样?”

“不错,不过铲子这么小,是挖不到三色土的。”

“我知道了。”

“没关系,下次有时间我再教你。”

“好!对了,其他人都在找你呢。”

“再见到找我的人,你知道说什么的。”

“嗯,小叔也许在宗嗣堂里找猫,或者是躲在屋里睡大觉。”

“没错!”

莫子笙吃力地从青石砖上站起来,晃晃悠悠地绕着后院的小门走了。

莫一隅拿起手里的木铲用力地狠撞了几下青石砖,没想到木铲咣的一声竟然断成了两截。

他捡起木铲往灵堂那里走过去,刚一出园门便被莫一闻一把抱在了怀里,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坏人,坏人!”

“是我啊,我这把老骨头都被你打疼喽!”

“小叔也许在宗嗣堂里找猫,或者是躲在屋里睡大觉。”

“哈哈哈,那你一定是见到他了,快告诉我他在哪里?灵堂那里的人都等着他呢。”

“没见过,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你去玩吧。”

————————————

“这人怎么还没来啊,时辰都快到了。”

“昨天听说长叔公找四叔和六叔谈过了,八成是关于五贝叔手下人的安排,你就在这瞧好吧,今天的起灵肯定没那么简单。”

“莫子笙那小子还小,有些人一定会紧盯着这个位子的。”

“说的是啊。”

“找到子笙了吗?”

“找遍了莫宅上上下下,都没有找到他,要不我再去外面找找?”

“现在这种情况,他是不是生出什么事端的,你先下去吧。”

“是。”

————————————

“长叔公,您来了,时辰差不多了,您看。”

“子笙,我知道你在这里,你的事情我会考虑的,快出来吧。”

躲在角落里的莫子笙听到莫一闻的话,眼睛里面顿时眼滴涌出了眼眶。

他明白长叔公的意思,然后从兜里摸出来一条细长的白布条系在了额头上,一步步从石路中央往灵堂那里走过去。

他走过的地方,其他人都赶紧往后面退让着,莫五贝的手下都一个个在他身上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鼓励,他眼睛里他爹的灰白照片看起来格外精神。

灵堂左右各两把紫檀椅子,莫天明、莫六指、莫奈河、莫一尽坐在上面,众人中央一方整块石头布雕琢而成的水缸坐落在大家眼前。

莫一闻坐在棺材一边的椅子上,他看到莫子笙走了出来心里算是放心了。

随着一句「起~~灵~~」声起,比莫五贝辈分小的人全都朝着灵像的方向低下头悼念。

穿着一身素衣的莫子笙始终不相信他爹没在了墓里,所以他没有穿手下人准备好的麻衣。

正当莫子笙准备在灵前跪下的时候,突然一个东西飞速地穿过树叶径直打在了桌子上面的小奠炉上,奠炉里的香灰一下子从里面撒了出来。

刚弯下腿的莫子笙重新站好,环顾四周根本就没有看到扔东西的人,其他低着头的人也全都四下探头。

“是谁?”

“那是什么东西!?”

“谁那么大胆,敢在这里放肆!”

“这珠子有些眼熟!”

“这是墓里的东西,我见过!”

“没错!”

屋顶上一阵黑影闪过,莫子笙顾不上其他人便转身追了出去,摔在地上的羊脂玉玉串散落了一地。

莫天明一眼便认出了玉串,因为在入库盘计的时候也有同样的一串。

莫六指捡起地上的一颗珠子抛向半空,然后从桌子上取过来一只茶杯。

只是简单地往面前一伸,那珠子正好落入了茶杯。

他拇指和食指捏住杯底轻轻一摇,里面的珠子便开始顺着杯腹转了起来。

这个时候只见莫六指的左手轻微地抖动着,珠子碰撞杯腹的声音均匀地响个不停。

他又将珠子取出放在眼前,透过清晨的阳光,珠子里面清亮地看不到丝毫杂质,莫六指心想这东西是真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派人给我追!”

“是!”

“你给我站住!”

————————————

莫子笙一直跟着黑衣人跑过了三四条街,最后黑衣人见四下无人竟然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喘着粗气的莫子笙,然后从腰间取出一只扳指向莫子笙扔了过去。

莫子笙一把接住扳指,这枚黄皮碧玉扳指刚一落入他手里,他便一下子认出了这个东西正是他爹第一次带他下墓顺走的上货。

等到他再抬起头的时候,那个黑衣人早就已经翻过丈高的围墙消失不见了。

“我爹在哪?”

“晨雾遮不住眼,镇钉盖不紧棺!”

“你到底是谁?”

————————————

“有没有看到人去哪了?”

“没有。”

“走,再去前面看看。”

“子笙哥在那里,子笙哥!”

“长叔公让我们跟过来瞧瞧,怎么样,你没事吧?”

“没事,人跑掉了。”

“我们回去吧。”

“是啊,可不能耽误五叔起灵的事情。”

莫子笙把黑衣人留下来的玉扳指藏进袖口,他紧跟在一行人的后面往回走,不过他脑子里想的全是黑衣人留下来的那句话。

刚一进宅院的大门,那些因为他跑掉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的人这才一个个有人主意。

长叔公示意面带着木雕面具的尸仪可以继续往下进行丧事,尸仪穿一身黄色法衣、腰别判令。

当尸仪进入宗庙走到神位下,他伸出的指从高足香鼎里取出一些炉灰涂抹在眉眼之间。

四周的人们都知道尸仪这样做会顿开通神之眼,然后尸仪慢慢两步一停三步一看西边的方向。

他顺着莫五贝的棺材顺时针走了三圈,最后停在灵前跪拜的莫子笙前面。

落下来的判令紧贴在莫子笙的头顶,莫子笙感觉到判令的那头重有秤砣般的力量压着。

随着尸仪一声「时~~令至,亲~~扶灵」的高喊,众人的身后便响起了小木槌敲打倒甲形钮钟的清脆声。

莫氏一族的所有人都清楚地明白宗庙里面鼓钟腔内音脊的击打声是那样的沉重,这已经是莫一隅第二次听到钮钟的声音。

莫子笙擦干眼泪背靠着棺材头部蹲下,六个身强体壮并且脑袋上勒紧丧巾的次亲拿着棺柱走过来,他们将棺柱从棺材架空的缝隙下方插过去。

棺柱另一侧紧靠在肩膀上的手掌上,随着下面撑木慢慢地移开,棺材被次亲架起来。

棺材头部压在了莫子笙的后背上,他咬咬牙扎紧步子站了起来。

莫氏一族的男子自幼便被长辈以重石历练肩膀处的力量,就是在起灵这一刻用的。

别看莫子笙看上去瘦瘦弱弱的,还是扛起了这个担子。

起灵的位置距宗庙百步的距离,每走一步莫子笙的额头上都淌下豆大的汗珠,最后棺材被放在宗庙的右侧偏堂里静祭一日后入宗牌。

————————————

“听说咱们的人要被分散到四叔和六叔那里了,你去哪边?”

“别瞎说!”

“你们几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长叔公,没......没什么。”

————————————

“灵~~归~~!”

“风声都放出去了?”

“放出去了,四叔,你瞧五贝叔手下那些人,都开始不知所措了。”

“好,这回下墓咱们也死伤了不少兄弟,用老五的手下充数,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四叔说的是。”

“老五手下的探子是时候出来把这水弄浑了,你告诉他,一会儿莫子笙一出来,你就让他行动,闹的动静越大越好。”

“明白!”

果然莫子笙刚一从宗庙里面出来,莫翔宇给混进莫五贝手下的探子一个眼神。

那人便将袖口挽起朝旁边两个犹豫不决的人身上推了一把,那两个也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探子大声喊句了一声,这一声足以将其他人担心的疑问脱口而出。

长叔公莫一闻咳嗽了几声,那人也吓得不敢在造次。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莫五贝一出事情,这些手下像失了领头羊的羊群,他们都等着长叔公莫一闻发话。

“直接有一件事情要告诉大家,就是老五手下的人,大家都有何打算,都说上一说。”

“长叔公,我也算是跟随五贝叔做事有些年头的人了,希望您能让五贝叔的儿子子笙接下他手里的行当。”

“我觉得行,我和拐哥的想法一样。”

“我不同意,我觉得下墓首门、中门以及尾门三门应该加入其他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把下墓的事情做好。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

“这不是刚入门的老药嘛,我记得以前他一向是个话很少的人,怎么今天倒是说起了愣话?”

“是啊!”

“人挑得不错,说出的话就像刀子,很好。”

“长叔公,我爹的事情算是内门的事情,希望大家不要起内讧。”

“大哥,您是忘了老五当时是怎么成为坐上中门的位置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办法,赶快命人去准备这些东西。”

“是。”

“莫氏一族到底凭的是什么本事才能从数千年的战乱中苟活下来,我想在座的各位心里都有数,祖话说的好,「觅宝境、凿天井、探仙人、敛阴财」,咱们靠的就是这十二个字。这「觅宝境」讲的是根据山河之变化洞悉乾坤之奥秘,「凿天井」则是墓中天井开凿的本事,「探仙人」指的是破解墓穴机关的手法,「敛阴财」呢,便是顺货的慧眼。”

“没错,这老五一直做的是就最后一个生计,只要子笙能够慧眼识物,便自然能接下老五的担子。”

同类热门书
虚境调查员
虚境调查员
自古以来,虚境之中无数不可名状之物觊觎着现实世界。人类接纳它们的一部分,支付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正神,护佑人类,与人类共存共荣;人类排斥它们的另一部分,拒绝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邪神,猎捕人类,令人类恐惧疯狂。时光变迁,星辰易位,人类迈入了工业时代:这是最美好的时代,美好属于泰西列强;这是最悲惨的时代,悲惨属于被泰西列强奴役和压迫的民族。享乐者不再需要正神,受苦者已对正神绝望,本来躲在正神阴影之下的邪神逐渐浮现。处理浮现在人类文明世界边缘的小小异常的人,称之为“虚境调查员”。
棒香 ·奇妙 ·连载 ·217万字
逝者敲门
逝者敲门
“监控显示,偷走遗体的人是我。”法医齐翌满脸迷茫。
意赅 ·推理 ·连载 ·37.7万字
捡了一片荒野
捡了一片荒野
一家人和房子一起出现在了荒野?野兽、饥饿、神秘建筑物、各种诡异事件。为了家人,努力吧!
奥比椰 ·悬疑 ·完结 ·153万字
7.0分
虫屋
虫屋
微胖的男人,拿着扫帚走到院子里,他扫了扫落叶,转过头,看门上的牌匾——虫屋。“再不现形,就把你们做成花肥。”
金柜角 ·奇妙 ·完结 ·117万字
8.1分
恶魔公寓
恶魔公寓
一旦被恶魔公寓选中成为住户后,就必须强制完成十次生死任务,任务中必定出现难以理解的诡异现象,一旦无法完成任务就注定堕入幽冥!续写地狱公寓的剧情,但没有看过前作的人看本书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黑色火种 ·悬疑 ·完结 ·219万字
7.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