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4章)
风和日丽的夏季星期六下午三点,推理小说作家林静家的天台花园上有时会举行午茶会,形形色色的参加者们讲述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件;在悠闲的茶会中,主人公通过缜密的逻辑推理,将案件发生的真相一一娓娓道来。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破镜之歌

在风和日丽的夏季的星期六下午三点,推理小说家林静的家里有时会举行一个小型的茶会。这个在林家美丽的天台花园里举行的茶会实际上是有关推理的研讨会,参加的人包括从事不同行业的形形色色的人。林静的好友方玲,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活泼的短发女孩,和她在著名律师事务所当律师的哥哥方俊是从不缺席。

“如何?听说过有关我们学校图书馆的传说吗?”在六月的一次茶会上,一位在H大学当化学教师的朋友王歆边喝茶边这样问道。“一个女学生被谋杀了,被淹死在图书馆天井的小池塘里。接下来她的两个好友也接踵死去,一个在阅览室看书就突然暴毙了;另外一个则在几天后在图书馆的一间旧藏书室里上吊身亡。导致这一连串离奇死亡的原因至今还不很明确,不过已经有几种猜想。”

“我听说过这件疑案。虽然警方和大学都极力想把这件案子低调处理,但是我真的很感兴趣,所以从一位警察朋友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方俊兴致勃勃的说,“第一个女学生是被麻醉了以后再扔进池塘里淹死的,第二个也是先被麻药迷昏,然后再被注射了某种毒药,在她的手腕上有个针孔,这两个人都是被谋杀的。第三个女孩从表面上看是自杀的,但是从以上两起案子的犯罪手法来看,也有可能是犯人先将她麻醉再伪装成上吊的。”

方玲喝了口绿茶,总结性的说:“那么,这三起案件都是同一个人干的了,他(或她)为什么要这么干呢?”在座各人都露出疑惑和探究的表情。

“这就是大家纷纷加以猜测的内容啊。”王歆说:“不过最具有迷信色彩又最离奇的是这样一种:她们三个人是被附着在图书馆一本旧书上的诅咒杀死的。第三个死者上吊的旧藏书室里有一本旧书是关于各种古老的诅咒的,发现第三位死者的时候这本书正放在尸体的正下方,打开到了用咒语使人上吊自杀的那一页。而前面也有两篇文章是关于用咒语将人淹死和毒杀的。”

“真离奇,这已经超出逻辑推理的范围了吧。”另一位在座的同在H大学教书的美丽的英语教师江瑶说:“诅咒是有关神秘学的话题吧。”

“我看,我们不要脱离现实谈什么诅咒,还是看看这三起案件的具体犯罪事实吧。或许可以从中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茶会的主人林静首次发言,她是个有着黑色长直发的女孩,身材纤细苗条,白皙端正的脸上乌黑的美丽眼睛闪闪发光。她接着说道:“首先我们来弄清楚为什么这三个女学生会被谋杀(让我们假设第三个女孩也是被谋杀的)。她们都是你们两位教师所在大学的学生,是哪个学院的知道吗?”

“是英文系的。”江瑶回答道。“第二位死者在死之前的一段时间正在阅读丁尼生(Tennyson)的诗集中的一首诗——《夏洛特女郎》(The Lady of Shalott)。”

“你记得真清楚。”方玲摸摸茶色的短发,赞叹地说道。

“因为这首诗是有些特别的,其中有几句我印象特别深刻:面前的镜子突然崩裂,‘咔咔’作响;‘诅咒已降临我身上。’夏洛特女郎惊叫道。在第二位死者的死亡现场,也就是阅览室,靠近死者的一扇窗户的一大块玻璃被打破了。这跟诗里所描写的破镜预示死亡的意思很吻合。”

“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方俊接着说:“第一位死者死亡的地方,地上有一面打破了的化妆镜。”

“第三位死者死亡的现场也有被打破的镜子或者玻璃吗?”林静问。

“好像没有,地上只乱七八糟散了些女孩子常用的零碎物品,记事本,唇膏,纸巾什么的。因为第一个案子化妆镜的缘故,我的警察朋友还特别注意了镜子,他说没有化妆镜,带镜子的粉盒一类的东西。”

“他仔细检查过唇膏了吗?”方玲突然问道。

“唇膏?跟镜子有什么关系啊?”

“你们男人可能不会注意到吧。有一些唇膏本身是带有一个极小的镜子的,说不定这个死者的唇膏也是这一种。”

“我现在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方俊说着,拿出手机到旁边打电话去了。几分钟后他回来兴奋地说:“确实是这样,那个死者唇膏里的镜子被弄得粉碎。”

“真有趣,这三个女孩都是同一个学院的,都被麻醉后杀死,死亡的现场都有破碎的镜子。现在问题在于谁杀了她们和为什么要杀死她们?江瑶你对她们有什么了解吗?”林静问道。因为思考问题大家感到有些饥饿,林静从微波炉里拿出热气腾腾的松饼和奶油巧克力蛋糕,马上就被一扫而光。

“这三个女学生家境都相当宽裕,她们在大学里就是什么也不想,轻轻松松享受青春的那种学生。”江瑶咬了一口英式黄油松饼说。“这样的学生成绩不会太好但是男朋友不会少,平时不是出去约会就是逛街。”

“这样的女生和图书馆沾不上边吧,居然死在这个她们做梦也不会去的地方,真讽刺。”林静说,“警方抓到嫌疑犯了吗?”

“第一个和第三个死者都是死在午夜以后,没有目击证人,也很难圈定嫌疑犯的范围。而第二个案件发生时正是下午将近闭馆的时候,大批人涌出图书馆,可奇怪的是几乎没有人听见窗户被打破的声音。工作人员去巡楼检查时发现了尸体和破碎的窗户,可是凶手早就随着人群走出图书馆了。正是期终考时期,来图书馆的人比往常多很多。”方俊说。

“发现尸体的阅览室在几楼?”林静问。

“三楼。是个光线并不是很好的房间。老式的布置,靠窗有一排单人坐的桌椅,被书架隔开,每个看书的人都自成一体,看不到其他人。”

“很理想的犯罪场所,可是凶手是怎么把她们带到图书馆去的呢?”江瑶问。

“她们都被麻醉了,要搬动她们应该不会很难。”方玲说。

“是的,”林静说:“特别是第一和第三个案件都发生在晚上,凶手的作案时间很充分。像第一个案子,凶手将死者引出来麻醉后运到图书馆天井里(事先凶手必须偷到钥匙复制一份,这并不难,因为图书馆钥匙总是挂在传达室墙上)。然后将受害人推入池塘淹死,再从死者包里拿出化妆镜摔碎;而第三个案子则是大同小异。第二个案子的作案手法稍有不同。先将死者引到那间特殊的互相看不到对方的阅览室里,将其麻醉后打入毒针,接下来凶手要做的就只有等待闭馆的时候随人群一起走出去就行了。打破镜子是这个凶手执着要做的一件事,所以他(或她)弄碎了第三个死者唇膏里的小镜子。凶手的这个做法也同时给我们提供了一点线索:凶手很有可能是个女人,因为她知道有些唇膏里有镜子这个男人一般不会注意到的事实;凶手跟这两个死者比较熟,因为她知道第一个死者有化妆镜,而第三个死者有带镜子的唇膏。”

“有道理。可是为什么凶手非要打破镜子不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王歆问。

“这就涉及到有关凶手的其他特点了。”林静说道:“我们知道疑案中的三个死者都是不爱学习的,那么第二位死者怎么会在死之前阅读著名的英国诗人丁尼生的诗呢?虽然她是外文系的学生,但是这次的期终考试不包括英国文学。她不会阅读这本深奥的英文诗集的。另外,关于先前提到的那本有关咒语的书我也顺便查了一下,那本书是讲古老英格兰维多利亚时期的咒语巫术的。”

说到这里林静停了下来,给每个人的茶杯斟满了绿茶,又在碟子里加了些奶油土司和巧克力蛋糕。其他人都等着她继续讲下去。“现在我们可以了解这个凶手的某些行为模式了吧。这个凶手非常喜欢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化,因为丁尼生是这一时期最有代表性的诗人。由此也可以看出凶手受过较高的教育,对外国文学特别是英国文学有较深的认识。凶手对三位死者比较熟悉,甚至是对她们携带的物品都了如指掌,最后还有一点,凶手是个女人。”

天台花园里一片寂静,在座的五个人都沉默不语。林静再次站起来泡了一壶茶。这时有人开口说话打破了沉寂。

“大家都感觉到了,是吗?凶手就在这里了。啊,我们的主人看着我了,我想说你的推理确实精彩,可是你不得不承认我做得确实很有艺术性。很难找到证据证明是我,不是吗?”

“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是所有凶手的通病吧,你对自己真的很有自信。破镜的线索是你的得意之作,也许是一时兴之所至。说到这里我想纠正一点,也许你是在干第二个案子的时候才想到破镜这个主意的。第一个案子中的镜子只是偶然被打破的,也给了你一些灵感。我说的对吗?”

“很好,这一次推理完全正确了。我看见打碎的化妆镜,马上想到了破镜之歌。然后我记起第三个死者有带镜子的唇膏。而第二个死者就算没镜子也无所谓,我可以用类似镜子的玻璃窗代替。可是证据在哪里呢?你还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啊?”

“第二件案子里的破镜的样子真的相当奇怪,破口的边缘很整齐,没有裂纹,像是用玻璃刀割下来而不象是被打破的。我想你在杀人之后离开现场之前用玻璃刀将玻璃按破碎的样子划好并取下来,然后稍早下楼到正对着谋杀现场阅览室的窗户下的草坪里将这块玻璃踩碎,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危险,因为从外面可以看到草坪的地方是一个大湖,没有人会看见你的,而且也没有人会听见打破玻璃窗的声音。你在杀这三个女学生的时候应该都戴了手套,可是做第二件案子的时候,你走出阅览室前必定会摘下手套,因为白天图书馆人来人往,在夏天戴手套会惹人怀疑的。这就是为什么其中一块碎玻璃上会有一个清晰的指纹。”

“你能确定这是我的指纹吗?”

“当然可以了,我刚才为你们换茶水的时候是把杯子拿到一边去倒茶的,顺便把你用的茶杯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我想这个杯子上的指纹和那块玻璃上的指纹是一样的吧。”

笑容从那人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灰的神色。“当然,会吻合的,它们都是我的指纹。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怀疑我?”

“是那首诗。”林静回答说:“也许它给你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破镜预示着死亡。可是在这个案件中这并不是受害者的心理,反而是凶手的内心写照。当你为我们吟诵这首诗的片段的时候,我就有种强烈的凶手在展示其最得意的杰作的感觉。但是我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光从这三个女学生身上你是找不到原因的,可是她们的先辈是有共同点的——三十多年前,她们三人的祖父不知从哪里得知我爷爷手里有一面价值连城的古铜镜,就想方设法诬陷他,逼我爷爷交出铜镜后,还把他折磨得自杀身亡。这些人的子孙居然都生活顺遂,有人还大发其财,不愁吃穿。而我父亲却一直郁郁不得志,两年前去世了。我从父亲留下的日记里知道了这些事情以后,就一直想找这些迫害我们家的人报仇。古铜镜不知道被他们弄到哪里去了,没办法拿回来。我只好杀死这几个被父母看作是掌上明珠的女孩子,这应该是对她们的父辈们最大的报复,后来我在报纸电视上的新闻里也看到,事实果然如此。”

“这些女孩子一个个都好逸恶劳,从父母那里得到很多钱来打扮自己,在人前显耀自己,从来不曾认真学习过一天,凭借父母的金钱和权力就轻而易举地进入大学。这对那些付出极大的努力,克服学习上和生活上的重重困难,最后才能来到大学的学生们真是极不公平。所以我选择在充满学术氛围的,与死者完全不搭调的图书馆杀死她们。选择在杀人现场留下破镜是我受到自己喜欢的丁尼生的诗的启发。”

“更重要的是,我想让那些迫害过我家的人想到古镜,知道是哪位复仇女神光顾了他们。我杀他们的孩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手软,就像踩死几只微不足道的寄生虫一样。当然我也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的。以前我是个受人尊敬的大学教师,可现在我成了一个犯下杀人大罪,必须接受法律制裁的杀人犯。也许当我萌生杀人念头的时候,诅咒就已经降临到我身上了吧。”说着,她迅速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天台上消失了,随后大门口传来了重重的关门声。

“她到哪里去了?”方玲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呆呆地问道。

“到她该去的地方去了。”林静叹了口气,望着已经空了的江瑶座位前的那杯冒着热气的茶:“她不喝口茶再走,我特地为她泡的,是道地的英国红茶。”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宋檀记事》已发布,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