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1章)
十八岁的路南,从小就成绩优异,高中更是名列前茅的学生,但他的性格却不像大家所认为的多数优秀学生那样活泼开朗。他羞涩、他敏感、他脾气差而且自尊心过强。在严肃的家庭中,在压抑的学校里,他这个好学生都过得并不开心,他想要反抗,但又怎能抵得过那么大的环境甚至是整个社会的风气? 忙碌的时候就经常会想: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而无聊的时候又会想: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这些问题很难回答,可能也从来都没有个固定的答案,或许有的人有着属于自己的答案。让我们在故事中寻找答案。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这是1996年平常的一天,这是南京的一个普通小村子。一切看上去都是普普通通,再平常不过,但是对于每个人来说,他们内心可能正潜伏着并不普通的东西。

这夜晚像浸在墨里一样,土路上的泥巴在路南的鞋底上粘了一块叠一块,走起来费死劲儿了。

因为刚下过雨,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又不是小孩了,让我跑腿!”路南嘴里嘟囔着。

“奶奶!”路南拐进小胡同来到第二家,边喊边拍着大门。

连喊了五声,一次比一次声大,把这寂静的夜空都划出口子了,但这房子就是没有丝毫反应。

“里面的人都死了似的。”路南念叨着,又大喊:“开门!”

声带由于绷得太紧开始撕痛。

他甚至气得用脚去踹门。

然后又用拳头使劲儿的锤。

对面人家被惊到了,开门探出头来。

“你要把门给拆了吗?”

“不给开门我能怎么办?”

“你爷爷他又听不到。

“他还没完全聋呢。”

“差不多了!”

“我奶奶总该听得到。”

“我前面看到她出去了。”

“让我来拿东西,自己倒是跑出去了!”

路南又使劲儿在门上跺了一脚,那门栓已经在断裂的边缘了,墙上掉下土块来。对于这个控制欲很强的小子来说,事与愿违就可以彻底激怒他,而他一发怒就非得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可。

他是真打算把门拆了,但在他又飞起一脚时,另一只脚却在泥里滑了一下,他来了个狗啃屎顿时涨红了脸。那邻居也没笑他,因为知道这人的暴脾气,要是笑出声非得打起来不可。

他带着满满一肚子的怒气往自己家走,脚上因为粘上泥走起来很费劲儿,他干脆把鞋子脱了,光着脚。

这事儿没完呢,因为路南他爸也是个暴脾气。

“以后这破事可别给我干了!”路南把鞋往屋子里一扔,对他爸喊道。

他爸看着满身泥巴的儿子一回来就这脸色,气也是不打一处来。

“十八岁了,还跟个小屁孩似的。还没你妹省心!”路南他妈鄙夷地瞥了一眼说道。

路南把睁大眼睛在里屋门口观望的妹妹推进去,关上门,又回来舌战二老。

路南从来不是能说会道的人,况且是在父母面前呢,很多话不能说。

当他无力辩解时就怒火烧得就更猛烈了,不能通过语言倾泄出来就得另寻途径。

他的怒火是被眼泪浇灭的,从这一点上讲妈妈说的没错,他一个男的,十八岁了,还是动不动就哭呢。他一气之下又从家里跑出来了,父母倒是也习惯了。

他跑到村子外面,在无人的田间游荡,愤怒和悲伤给了他勇气,让他不至于在这黑暗并且布满坟头的地方感到害怕。

哭完了他内心就只剩委屈了。

路南心想:大人们总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也总说自己小时候有多么苦,从多小就担起重任。是啊,我们这一代多幸运,和平年代,也没挨过饿,但和你们父辈比起来多惭愧,我们既然享了福就要挨说的,这也公平。

走累了,就找到一个麦秸垛,躺在上面,刚淋了雨,上面很湿,但至少没有满是泥巴。四下里没有一点声音,天上没有星星月亮,隔上几百米的村庄里也基本没了灯光,人们都睡觉了。父母是不是来寻找自己让自己回去的,路南心里清楚,小的时候离家出走父母还会来找,但现在父母早就习以为常了。

湿漉漉的麦秸凉透了路南的背,他一动不动,不然就要弄湿更多地方了。

“孩子就活该被父母冷嘲热讽吗?要不是我学习好,这家我如何待得下去!”

路南一直游荡到第二天下午,饿得没有脾气了,但他还不能回去。

一直到天又黑透了,他开始缓缓地往回走,大多数人家大概在吃饭呢,少数人家刚开始做饭,烟囱里飘着袅袅几缕炊烟。

离家越近路南走的就越慢。

家里灯还亮着,他在门前站了好久,想着怎么说比较有面子。想着想着肩膀又颤抖起来,他真不想再这样折磨自己的尊严,他有种一去不回的冲动,但自己终究还是不够勇敢。

突然那木头大门发出“吱吱”的响声,从里面被打开了,他下意识后退,看到是妹妹。

“爸爸说的真准,你回来了啊!”妹妹过来牵他的手。

“小雅,爸爸怎么说的?”

“爸爸说你去同学家玩了,说这会儿差不多要回来了。”

虽然家里总闹各种别扭,但大家一般都避着这个小姑娘,不想让这些消极负面的情绪影响到一个小孩。

穿过院子,堂屋的门开着,爸妈正坐在堂屋正中央的桌子旁,饭摆好了,路南低着头走进去。

妈妈瞥了他一眼,路南看到那不屑的一瞥气差点又升起来,或者说眼泪差点又冒出来。爸爸让他快坐下吃饭。

路南不好意思地坐在妹妹旁边,也不好意思吃饭,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犯了错,但怎么能吃自己正反对的人的东西呢,这实在有损尊严。

“哥哥,你手也太脏了吧!”

他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看大家都开始吃了终于也轻轻地抓了个馒头。

像这种家庭矛盾算不了什么,按次数看的话应该早习以为常了,或许爸妈都习以为常了,但路南却始终无法平淡看待,每次都会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伤害。而且他的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和其他孩子的父母比,自己的父母算好的了,在外人面前挺给自己面子,在家对自己也很不错,至少很少打自己,但他还是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但无论是父母还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到底缺少了什么。

路南的父母都是极严肃的人,平时严格管教,但该奖励的时候也不会吝啬,不过都是物质上的奖励,家长的权威是不可以丢失的,他们永远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永远不会和路南像朋友一样交谈。自从断奶以后路南和父母就没有过什么肢体接触。这在中国当时的很多家庭倒也常见。

墙上贴满了路南的奖状,他的聪明似乎是不可否认的,倘若他的脾气温顺,那肯定是父母和老师眼中最完美的孩子。不过最近他的成绩下降了,因为他不想再严格遵循父母、老师的教诲了,他想按自己的想法做点事情。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