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9章)
传说中,死者的灵魂会化作星星,在岁月长河中洗去记忆,等待一份缘分转世。河汉便是由此而来。 那满天的星辰,其实是一个又一个灵魂在沉睡。 有一天,两个灵魂在梦中相互吸引,呼唤着对方醒来,然后相约下凡。他们化作流星降落人间,用一生去寻找对方,紧紧纠缠。 *这是一个关于侠骨、关于柔情,关于情动与宿命的故事。 *武侠奇幻×解密冒险×群像×清水慢热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棠梨?情痴

草泽堂。

红嫣在病榻悠悠睁眼,入眼便是林决在一旁调汤药的身影。她瞧见匕首搁在一旁,伸手便抽出架在他颈上,冷眸道:“小贼,我的东西呢?”

林决微笑道:“我不知。”

“那豹子不是你养的么?偷了我的灵晶,还如此伤我,可恶至极!”

“她不是我养的,我亦不知她为何取你的东西。”他将汤药递到她嘴边,笑道,“快吃药罢。”

红嫣略一展眼,察觉此处应是药馆,又见他笑容温和,便信了他的话,放下匕首吃起药来。汤药清苦,她虽隐忍下咽,微蹙的柳眉却显出难受来。待一气饮毕,林决接过药碗,往她手心放了一颗糖,温声道:“这药余味甚苦,你含一粒糖,可好受些。”

她将糖送入口中,抿着丝丝甜味,笑道:“你真好,我喜欢你。”又期盼道:“你跟我一起罢,虽说灵力弱些,也还够用。我让虚大人不杀你。”

他听得一头雾水,道:“虚大人是谁,为何要杀我?”

“虚大人就是虚大人。他现在当然不会杀你,可你若妨碍了他,又被察觉是巫师,可能会被杀掉哦。”她嫣然笑道,“就像那头豹子,等我向虚大人告上一状,定让它死无全尸。”

林决端着药碗的手一顿,面不改色道:“那位大人这样厉害么,他平日做些什么?”

“才不告诉你,”她转目笑道,“你不用担心,虚大人很喜欢我,只要我开口,他会留你一命的。”

他因对灵秀衔走她灵晶一事很在意,问道:“你说我灵力够用是指什么?你们找那晶石又为了何事?”

“说了不告诉你,这么紧问干什么?”她嗔笑一声,又道,“你若答应跟我一起,我就说与你听,怎么样?”

“你不说,我怎么跟你一起?”

红嫣噘嘴道:“你讲话好生绕口,不和你说了!”

林决一笑,嘱咐她在此休养,端碗出去了。红嫣口里噙着糖,小心抿化了吞入喉中,凤眸泛起一层笑意。

她小腿受伤,休养好几日才慢慢好转,渐至可以下床了。林决替她换药后离去,她便瘸着腿跟出门,见他或问诊或送药,或检查病人伤势,言行皆温和有礼,不由得升起一股醋意,叫住他道:“你为什么对别人也那么好?”

他奇道:“药师照顾病人,不应该么?”

“我不要你照顾别人,你只许照顾我!”

他愈发惊奇,微笑道:“这不成,我还有其他病人,总不能放任不管。”

红嫣气道:“那我把他们都杀光,看谁还敢让你照顾。”

林决神色一凛,沉下脸道:“你先时说一两句也就罢了,如今竟到这程度。我乃药师,此是药馆,容不下这样的玩笑,还望以后莫要再说!”

她未料到对方竟如此生气,一时万分委屈,咬牙道:“不过是百十条人命,你怎么能这般凶我?”

“偏生我最在意人命!”他拂袖转身道,“你伤势未复,还是回病房歇着罢,莫耽误我诊治。”

她闷闷地回到病房,把房中器具砸了一地。李伯听见声音进来,急叹一声,忙要收拾,她怒道:“我不想见别人,你快出去,让林决过来!”

李伯道:“少爷好心带姑娘回来治伤,费用分文未收,姑娘却把病房砸了,是何道理?”

“我想砸便砸了,你管我?”

他还要说话,却听门外林决道:“李伯,此事交给我处理,你去别处忙罢。”

李伯应下出门,他走进房中看着一地狼藉,俯身收拾残片。红嫣见他赤手触碰碎碗,忙道:“小心受伤!”

他将碎片收在盘中,道:“总要有人收拾。你不收,亦不允旁人收,便只好我来了。”

红嫣觑着他阴沉的脸,蹙眉道:“你莫生气,我不砸了就是。”又嘟哝道:“往先随我怎么闹,从未有人管我,你这里怎么这么多规矩?”

“不管你从前如何不经人事,既然在此处活动,自然要按这里的规矩来,往后莫再胡闹了。”

她不情不愿道:“我听你的就是了。——你能不能多陪陪我?旁人换药送药我好不习惯。”

他见她收起刁蛮脾性,便也敛了冷色,温声道:“好。”又将她匕首收走:“刀具先放在我房里保管,等你伤好离去,我再还你。”

又过了两日,林决因要进山采药,提前通告她道:“我明日进万重山,下山前便由我二叔照顾你,好么?”

“不好,我才不要别人照顾!”她生气地别过头,又转目偷偷觑着他道,“你去山里做什么?”

“采药治病。”

“你骗我。我昨日跟你去药房看过了,那些药分明还够,怎么又要去?”

他道:“那些药皆离山太久,不得用了,需采最新的才行。”

红嫣听了这话便转头笑道:“以灵力护着不就可以了么?我还当你如何厉害,竟连这技法都不知。”

林决霎时一喜,脱口道:“当真?”

“我骗你做什么?”红嫣下床道,“带我去药房,我亲手施展给你看。”

两人来到药房,林决寻了前次剩余的药草给她,只见她凝神催动灵力,枯死的药草竟迅速更新复生,恢复了刚采摘时的鲜活模样。他道:“你这是木灵么?我却是火灵,不知是否有效。”

红嫣伸出手指戳他脸颊,笑道:“你好生蠢笨,火木乃外形,内体却都是灵气,你渡灵气给药草便可,又不是叫你烧它!”

他便恍然笑道:“原来如此,多谢指教。往先我不知巫术是何缘由,竟废了那许多药草。”一面说,一面在心里盘算如何采药保存,一时喜形于色。

红嫣笑道:“我指教你,你怎么谢我?”

林决面色一窘,钝道:“这等大恩,我却不知如何还谢了。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力所能及,必定应你。”

她转目笑道:“我常在山中,极少到人间游玩,你便给我讲些人世故事,怎么样?”

林决便问甘棠借了琵琶来,一得闲暇便为红嫣弹唱故事,上至神话传说,下至市井生活,历史、婚恋、公案、传奇等题材应有尽有。他口才、曲功极好,声音亦清润动听,将各方故事娓娓道来,很得她喜欢。每每演讲,红嫣便撑着下巴含笑聆听,眼中映出少年翩翩模样,似有异彩。

近来草泽堂收了一名病重婴孩,因婴孩父母四处奔忙筹钱治病,不能时时照看,林决便多费了些心力在那婴孩身上。这日他为婴孩诊过病情,见其哭闹不止,便抱着一面踱步一面柔声哄睡,眼眸极温柔。

红嫣坐于一旁石阶望着他,笑道:“我以后有了小孩子,你也会这样哄么?”

林决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红着脸慢慢往病房去了。红嫣追上他道:“你跑什么?”

他低头道:“往后的事,你和我说干什么?”

“我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生小孩子,当然要和你说啊!”

林决头低得愈深,进房将睡着的婴儿放下,见她要跟进来,他忙快步出去,将她引到一边了。红嫣抬头看着他眼睛,认真道:“林决,我喜欢你。”

林决脸色通红,眼神闪躲着不知该看向何处。

她贴上前抱住他,热切道:“我真的好喜欢你。”

他浑身僵硬,缓了许久才勉强沉下心道:“我不知道你竟……为什么?”

“因为你对我很好,比虚大人还要好。”红嫣眸中一片天真。

他静默良久,轻轻推开她,认真道:“只因为这个,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才相识不到一月,你并不了解我,如何能断定?或许你没分清感动和喜欢的区别,就这样轻易说出口——”

“你不要跟我讲道理,感情是没有道理的。”红嫣目光灼灼,紧步上前道,“我喜欢你,我心里知道。我喜欢看见你,喜欢和你说话,喜欢你对我笑,喜欢你哄我吃药,喜欢你给我讲故事,喜欢你所有的样子。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能怀疑?”

林决低声道:“你说这些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我喜欢你,所以你我彼此亲密,相携一生,就像那些故事一样,不就可以了么?”

他缓缓道:“故事终究是故事,你想得过于单纯了。你知道两个人若要相携一生,最紧要的是什么?”不等她答,他又兀自道:“是感情。不管你对我如何,我对你,却没有喜欢的感情。”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仿佛没有料到似的:“你说什么?你、你怎么能……你竟然不喜欢我?”

“抱歉,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且放下不提罢。”林决正色拒绝,转身去别的病房了。红嫣愣在原地,恍惚许久才回过神来,失力往后一退,低低抽泣起来。

午间林决为她送药,红嫣道:“怎么没带琵琶来?”

他道:“我肚里的故事已经讲完,再寻不出别的了,往后便不讲了罢。”

她眸中顿时含了泪,泣道:“不行,你答应了我的。”

“擅自失约,很是抱歉。”林决低头道,“你若还想听,便去勾栏瓦肆找游吟师罢。”

“我只想听你讲故事,不要听别人的。”她一把抓住他手臂,见他目若磐石,竟丝毫不肯动容,便抹泪咬牙道,“有什么了不起,我让虚大人抓个游吟师来天天给我讲故事,讲不出我就杀了他!”

“你我之间的事,何必迁怒旁人?若是玩笑也就罢了,若真心如此,你可知人间行事皆受律法约束?纵便安国律法不禁私斗,却也不容你无端滥杀。”

“我就杀了,怎么样?我无家无国,管他律法做什么?”

他正色道:“玩闹也要有个限度,这等话往后莫要再说。”说罢再不理她哀怨,兀自出门了。

红嫣咬牙良久,仍是放不下他,偷偷跟出去打望。

是时林决坐在近旁一间病房,正端着药碗温柔劝一个小女孩吃药。小女孩名叫妍妍,八九岁年纪,一双大眼睛愁得快要涌出泪来,只嫌那药苦口,不肯下嘴。林决耐心哄了许久,她才皱眉小口饮用。待她喝完,他又拿出一块糖给她,妍妍含着糖,终于甜甜笑了。

红嫣在窗外不远处斜眼看着,眸中满是幽怨。

待林决出门,妍妍独自在院中玩耍,红嫣走去抬手便打了她一巴掌:“你凭什么让他给你糖吃?”

妍妍冷不防挨了这一掌,顿时大哭道:“坏姐姐打人……”

“你说谁坏?”红嫣气极,掐着她脖子冷冷一瞪,手掌便倏地生出无数长藤,将她身子死死缠住。妍妍想大声呼救,却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双脚腾空徒劳挣扎,慢慢失了力气,垂头晕死过去。红嫣却不松手,木灵藤蔓愈缠愈紧,一心想取她性命。

“妍妍!”一道火焰伴随着惊呼从走廊转角飞来,藤条瞬间散开。

同类热门书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将门嫡女,贞静柔婉,痴恋定王,自奔为眷。六年辅佐,终成母仪天下。陪他打江山,兴国土,涉险成为他国人质,五年归来,后宫已无容身之所。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该退了。”女儿惨死,太子被废。沈家满门忠烈,无一幸免。一朝倾覆,子丧族亡!沈妙怎么也没想到,患难夫妻,相互扶持,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他道:“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赐你全尸,谢恩吧。”三尺白绫下,沈妙立下毒誓: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极品亲戚包藏祸心,堂姐堂妹恶毒无情,新进姨娘虎视眈眈,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但是那谢家小侯爷,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偏立在她墙头傲然:“颠个皇权罢了,记住,天下归你,你——归我!”----------------------------------------------------------——幽州十三京。——归你。——漠北定元城。——归你。——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都归你。——全都归我,谢景行你要什么?——嗯,你。-------------------------------------------------------------最初他漠然道:“沈谢两家泾渭分明,沈家丫头突然示好,不怀好意!”后来他冷静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沈妙你安分点,有本候担着,谁敢逼你嫁人?”再后来他傲娇道:“颠个乾坤不过如此。沈娇娇,万里江山,你我二人瓜分如何?”最后,他霸气的把手一挥:“媳妇,分来分去甚麻烦,不分了!全归你,你归我!”沈妙:“给本宫滚出去!”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宠文一对一。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
千山茶客 ·架空 ·完结 ·140万字
9.5分
神医七皇妃
神医七皇妃
太医家的嫡女,却被无情的父亲逐出本家,目睹母亲分娩难产而死。一朝法医天才重生,一随身空间助她事半百倍。他是人人皆知的废皇子,从小身中剧毒养在宫外不受恩宠,母妃受奸人陷害禁足深宫。然而却无人知道他便是江湖中人见人怕、霸气狠厉的鬼皇。医女遇上毒皇子,当他去除体内毒素之时,也是他皇临天下之日!青鸾大陆,看谁医手遮天!PS:本书书友群【118481553】
楼星吟 ·穿越 ·完结 ·203万字
9.2分
四爷的心尖宠妃
四爷的心尖宠妃
‘悲惨’的事实告诉我们,穿越是个技术活。而显然叶枣技术一般。被自家便宜舅舅骗进人家府里做小妾也就算了,为毛是四爷府上?还是个侍妾,这怎么混?起点太低,出身太差,筹码太少!大BOSS血太厚,小BOSS个个要命!左思右想,装贤惠会死,因为前有乌拉那拉氏。装泼辣会死,因为后有李侧福晋。生儿子不能养,不生儿子没依靠,这日子怎么过都是个愁!好不容易从府里混进宫里,上头还有一位太后娘娘嫌弃她长得不庄重!还好四爷不嫌弃,并且暗戳戳的就是喜欢她长得不庄重!叶枣的目标是好好过日子,锦衣玉食高高在上。
雪中回眸 ·穿越 ·完结 ·308万字
9.4分
药妃在上
药妃在上
帅哥,江湖救急!借你衣服穿穿!”某女剥光正修炼某邪王,然后逍遥跑路。某邪王清醒之后咬牙:搜!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搜出来!他是这个大陆众生膜拜的圣尊,神秘,高贵,不可攀。。她现代杀手之王,对他的评价是:妖孽,变态,神棍。她避他如蛇蝎,他缠她如缠藤。她无情无爱,快意恩仇。他却将她放在心尖尖上,不容任何人轻辱,他说辱我者尚可原谅,辱她者杀无赦!
穆丹枫 ·穿越 ·完结 ·314万字
9.5分
盛世嫡妃
盛世嫡妃
古言新文《皇城第一娇》求关注求收藏~【甜宠】【虐渣】【爽文】本文简介:一纸诏书,一场赐婚。三无千金——无才无貌无德。废物王爷——毁容残疾重病。世人皆言:绝配!喜帕下——她浅笑吟吟,悠然自若。历经生死她只愿今生静好。喜堂上——他唇边含笑,心冷如冰。受尽羞辱终有一日他会将天下踩在脚下。.——他是我夫君,欺他就是欺我,辱他就是辱我,害他就是害我。人若害我,我必除之!——本王不信鬼神,不求苍天。她若殒命,本王便将这天下化为炼狱,让这山河为她作祭!.*本文男强女也强*女主淡然男主腹黑。女主是好人,男主是坏人。坏人不好惹,其实好人更不好惹。*如云美男可以有,但是请注意本文1V1。
凤轻 ·穿越 ·完结 ·252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