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2章)
庆余年同人小说。 他原名陈五常,是庆帝府中的一名小太监。 从没有人看的起这个小太监,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叶轻眉。 她叫他陈萍萍,对他没有半点歧视,把他当成哥哥一样尊重。 后来他成为了威慑庆国朝野的监察院长,只为一心守护她留下的孩子范闲。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常守小太监

庆国,京都。

皇宫大内。

寒冬腊月,风雪交加。

一个年轻的小太监被脱去了帽子和外衣,只留了一件单薄的中衣,他被按在一条刑凳上,可却依然努力抬起头,目光看向天空,那里没有太阳,只是漫天的乌云和飘洒的雪花。

四名宫内太监手执着红色的木杖,站在他的身旁,一个五品绯袍内给事太监站在他的面前,冷脸喝道。

“打!”

内给事的声音不大,可却透着恐怖,对于高高在上的内给事来说,一个小太监的生死尽在他掌握之中。

四名行刑太监立即高高举起木杖,狠狠的挥下,沉闷的杖击声在宫庭中回响。

一棍棍打下。

小太监一遍遍苦苦求饶,“我没有偷金器,偷金器的是何七干,请张爷爷明查。”

“请张爷爷明查。”

二十棍打完,他已经昏死过去,一盆冰水当头浇下,小太监又醒了过来。

“张爷爷········”小太监缓了过来但十分虚弱,可他还是挣扎着叩了个头,“我真没偷金器,请张爷爷明查········”说着呜呜哭了起来。

“你们都出去。”张四功站在那里道。

四名行刑太监应声提着棍杖退出。

张四功手笼在袖里面,闭着眼睛,“孩子,谁偷的不重要,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才是要命的,我问你,何七干是谁的人?”

陈常突然便明白了过来,何七干虽然跟他是同一批入宫的人,又分在同一殿做事,可何七干拜了义父,他义父虽也只是个寻常宦官,但何七干义父的干爷却是何四时,而何四时又恰是宫里几大宦官家族之一的张氏族长。

他陈常跟何七干没法比,就因为何七干名字里多了个七字辈,那是宫里几大家族的人名字里才特有的标志,如果他叫陈七常,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祸事了。

“张爷爷,我知错了。”陈常哭喊着膝行到张四功面前,抱住他的大腿哀求道。“你老就帮我一把,我跟你身边这么久,我是您的人啊。”

“起来!”张四功冷喝。

“张爷爷·····”陈常哆嗦着站起。

张四功却只是摇了摇头,他拍了拍手掌。

四名行刑太监便又出现。

“再打二十杖。”说话时,他那双原本呈外八字站立的脚慢慢移动,换成了内八字站站,这是死杖之意。

小太监哭喊求饶,他不想死。他是庆国澹州穷人的孩子,家里孩子多,父母无力抚养,又遇大灾,便把他卖给宫里为奴。

入宫之后,他只是最低贱的小杂役宦官,他想要出人头地,平时表现积极,做事勤快,可惜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张四功也不愿意护着他,他开始明白了点这个世道,光努力是没有用的,还得有靠山,还得跟对人。

他没能跟何七干一样加入了宫里大家族,也没能与何七干一样跟到一个肯护着他的人。

任他如何哭喊求饶也没用,张四功并不愿意为他这个卑贱的小太监而去得罪宫里几大宦官家族之一的何家。

乱杖打下,小太监的臀部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

风雪中,一行人路过。

“张爷好兴致啊,寒风大雪的却还在这里教训奴才?”为首的也是一名绯衣太监。

张四功看到他,面色有些不好看,“洪爷。”

“这是犯了何事啊,非要置人于死地?”说话的是常守太监洪四痒,跟张四功向来不太对付有点恩怨。

“此人陈常,偷盗宫中金器。”

“有证据吗?”洪四痒冷笑着道,“估计也没吧,若有证据这小家伙直接就让有司带走了,也轮不到你在这动用家法。”

张四功站在那里,冷冷回应,“这是我的家事,轮不到你来干涉。”

洪四痒不客气的道,“他不是你的义子假孙吧?”

“我怎么可能收这种蠢货做义子。”

洪四痒对身后一名太监道,“看下还有气没。”

一名太监蹲下去,把小太监上身一抬,结果他两条手臂立即松垂了下去,他的身子也软弱无骨。

太监放下他,又扯着他的头发提起他的脑袋,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他口鼻前,只有微弱的气息。

“还有气。”

“嗯,有气就好,我瞧着这孩子挺好的,既然大难不死,那必有后福,从现在起,我便收他为义子,他原来叫什么名字来着?陈常?那现在开始他就叫陈五常了。”

“你?”张四功大怒。

洪四痒哈哈大笑,看到张四功恼怒的样子,他越发心里畅快。

庆国皇宫大内,太监们中有些人名中带数字,这个数字代表的是资历辈份,洪四痒和张四功都是四字辈的,当初也是同一批入宫的,还曾一起共事,后来张四功得以加入了宫中张氏家族,于是便开始欺压洪四痒这些没依没靠的小太监们来。

洪四痒吃过他不少苦头,后来终于也拜了义父,加入了洪氏家族,可两人明争暗斗多年,这恩怨倒是越结越深了。

有机会能让对方不爽,总是值得一试的。

正说着,那具身上已经落下一层薄薄积雪的小太监居然动了一下,然后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小太监陈常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努力的伸出手抓住了洪四痒的腿,“孩子陈五常,拜见义父。”

洪四痒是宫里的常守太监,为八品高手,他有些意外这个小太监如此顽强和聪明,“居然这么懂事,好孩子”他笑道。“把他抬回去。”

张四功怒道,“姓洪的,莫要欺人太甚!”

“难不成你想跟我打一架?”洪四痒问。

张四功阴沉着脸却不敢应,洪四痒可是八品高手,跟洪打,那是找虐。

·······

雪小了些,但还在下着。

宫中一角,洪四痒带着昏迷的小太监陈常回到自己的住处,两名太监迎上来。

“爷爷,这是?”

“一个蠢货。”

“这已经没救了吧。”

“那也不能让人死在我这院里,晦气,给他寻副药,死马当活马医吧,就算死,也得过完这个年再死。”洪四痒道。

陈五常迷迷糊糊之中,听到这对话,心中不由彻底心寒,想不到自己一条人命,在这洪四痒的眼里,也不过是拿来气张四功的工具而已。

可他只能紧紧的咬紧牙关,把一切都藏在心中。

一夜过去。

小太监陈常的命很大,虽然只是给他随便寻了副药,可居然挺过来了。

“这是哪?”他明知故问。

屋里生着暖炉,很温暖。陈常觉得屁股火辣辣的,一双腿更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没了知觉。

“醒了?你小子挺命大的。”

陈常抬着沉得的眼皮,目光打量着屋里,“这是哪,你是谁?”

“这是洪爷爷的地方。”

小太监只是冷漠的回答。

他想去拜谢洪四痒,却被拒绝,“洪爷爷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他从此被留在了洪四痒这,每日将养身体之余,他也会主动帮忙做些洒扫等杂活,没人提起洪四痒曾收他为义子并赐名陈五常之事。

他见到洪四痒的假子义孙十分恭敬,就算是那些普通小太监,也都十分讨好。

可是没有人搭理这个小子,洪四痒虽救了他回来,但也再未来看过他。

陈常夹起尾巴,这里人冷漠,经常有人故意找茬欺负他,经过了先前的鬼门关,现在只是默默的隐忍着。

陈常发现洪四痒每日不当值的时候都会在院里练武,他还有数名太监义子假孙在随他学武。陈常从小太监们口中知道洪四痒是常守太监,为八品高手。

天下武道高手,大宗师为最,大宗师之下则有九到一品。但天下已有多年未有人突破到大宗师境界,九品高手已经是顶级强者。

八品者,也是寥寥无几。

陈常想学武,想要成为洪四痒一样的武道高手,这样在宫里便无人敢欺负他了,经历了这趟鬼门关后,他对于宫中人心险恶更有体会。

他想跟着洪四痒学武,可不被允许。

不过他没有放弃,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学武,成为洪四痒一样的高手。

成为高手便可不受欺负,被冤枉了也不会无能为力。

洪四痒不教,他就自己学,不让旁观,就偷看洪四痒的弟子们练习。

每天清晨他比别人都早起一个时辰,偷偷的习练招式,等到别人起床了,他又去做每天的杂事,空闲之时,也会仔细的钻研。

“师父,那小子一直在偷学,是否教训惩治他一下?”

武学之道,偷师是大忌。

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洪四痒却只是不以为意的道,“随他吧。”

洪四痒没有惩罚偷师的陈常,甚至没有制止他的行为,他只是冷眼旁观着这个年轻人。

他觉得这小家伙有些意思,性格坚韧执著,而且就凭着偷看他门下弟子练习,居然反倒比有些亲传弟子还练的好,论说他的资质和天赋只能说一般,可其努力和毅力却十分了得。

早上别人还在睡觉他已经起来了,晚上别人已经睡下了,他却还在钻研。

习武之人,天赋很重要,可后天的努力也更重要。

对这样努力的年轻人,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陈常每天早起贪黑,努力的偷师练武,洪四痒这里的太监们对这个小师弟小师叔更加孤立了,可他依然坚决不懈。

这天清晨,陈常又独自早起练武的时候,洪四痒突然出现,并指出他许多错误之处。

陈常想不到洪四痒会出现并指出他的错误,心情万分激动。

“我有个活想交给你,你也可以拒绝。”

“我愿意。”陈常直接道。

“你还没问是什么活。”

“义父对我有救命之恩,不管什么活,我都愿意去做。”陈常道。

洪四痒有些意外。

“明天,你去诚王府给世子做伴当,暗中监视诚王府。”

“好!”陈常极力表现出万分激动的样子,就像是终于能够得到洪四痒的认可的喜悦,“这本书你收着,可以照着上面练,好好练,别丢了我洪四痒的名头。”洪四痒丢下一本武道心经给他便走了。

同类热门书
战国大权臣
战国大权臣
穿越之后竟然还能重生?第一次穿越,想要当个好贤臣的李建被秦昭王嬴稷、秦始皇嬴政接连吊打,还被众多猪队友所拖累。第二次重生,李建决定,辅佐别人什么的玩蛋去吧,自己要先做权臣,再做华夏新王朝的皇帝!
熙檬父 ·先秦 ·连载 ·51.9万字
山野农民称帝了:我竟然是太子
山野农民称帝了:我竟然是太子
贾鹤春本想凭着自己穿越知识,挣点小钱,小富即安。可谁曾想自己父亲一个山野农民,翻修院落的时,意外挖到一块陨石,上书“奉天承运,帝业永昌”……在落魄秀才的怂恿下,一众村民的拥护下,老农民贾神京便觉得自己乃是天选之子,有皇帝命在身,竟然堂而皇之的建国称帝了。建国大魏,年号建仁,自立皇帝。皇后、太子,将军、宰相册封的一应俱全,整个村子里人人皆官……每日坚持不懈的在自己的金銮殿(茅草房)里,上朝议政。消息一经传出,大吴帝国举国沸腾。县令立即纠集大队人马围攻而来。西南将军率领了五千兵马集结到位。京城十万御林军,蓄势待发。主角贾鹤春有些慌了,父亲称帝,为什么倒霉的是我?看来大魏国快要亡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宰相傅顶宗:先帝创业未半,蹦迪花光预算……破虏大将军王二麻子:希望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对陛下尊敬点。柱国将军李大牛:我只是凑个热闹,没成想还真成了开国功臣。县令李斌:这帮农民胡闹建国称帝,没想真让他们打出了一个伟大的疆域和国度……景隆皇帝:朕手握天下,万里江山,没成想竟然败给了一帮子称帝闹着玩的山野农民,可恶啊!
缘雨如梦 ·架空 ·连载 ·35.5万字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推荐一本新书《破产大明星》,都市娱乐文。王与马,共天下,谁说王家不能得天下?公元383年夏,淝水之战前夕,历史系摸鱼研究生穿越到了琅琊王谧身上,捡到了一只战神……刘裕:算命的说我天生皇帝命!王谧:不,你没有,那都是幻觉!书友群:191714222。
洗澡的兔子 ·两晋隋唐 ·连载 ·185万字
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
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
颜政带着各类土法小册子的记忆穿越到了一个原始部落,他带领族人村战无敌。得意之际,发现自己其实在明朝,原本菜鸡互啄的他,只得走上一条工业党人之路。为了建立近代工业体系,他从大明吸纳人才、资本。为了白银、工业原料和市场,他舰炮开路,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洲,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种植园……
龙越岳 ·两宋元明 ·连载 ·42万字
我在明朝当衙内
我在明朝当衙内
公元1406年,朱老四靖难成功登基称帝已有四年。时年皇太孙朱瞻基已经八岁,大学士解缙正为编永乐大典绞尽脑汁呕心沥血,黑衣宰相姚广孝为修紫禁城迁都事宜而焦头烂额,三宝太监郑和第一次下西洋的船队也已经扬帆起航。靖难带来的阴影也正逐渐的散去,一切都在向好发展。唯一不和谐的就是朱老四的三个崽为了至尊宝座而明争暗斗。与此同时安远伯柳升的府里,发生了一件震动京师的事。他那原本被御医诊断为活死人的二小子柳天赐,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
中州郎 ·架空 ·连载 ·33.1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