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5章)
想忘却忘不掉,想见却不敢见的人,在三年之后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面前,应该是什么反应?什么表情?乐颜心里如万鼓雷鸣般震撼,如万箭穿心般的疼,面上却尽量保持波澜不惊。纵使自己再怎么喜欢他,也不能表露出分毫。爱却被厌弃的滋味太疼了,再也不要经历。 从高中到大学,最好的时光都用来喜欢一个人,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靠近他,结果却渐行渐远.....远到如今相对而站,无话可说……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高级中学

校门口灰白色的石头上镌刻着红色的大字“D市高级中学”,简洁,醒目。

其他高中的名字要么响亮、朗朗上口,比如育才高中、振华高中;要么简单好记,比如一中、五中。偏偏D市这所高中的名字既没有优点又特立独行,就叫D市高级中学。

乐颜一直觉得,高级中学这个名字起的随性、任性,且霸气外漏,实打实的高调标榜本校实力强大。

不止是乐颜,大部分在这所学校读书的学子都觉得高级中学这个名字不太好听,甚至有点难以启齿。

逢年过节,经年未见的那些几杆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寒暄两句后就没什么可聊的话头,这时候就免不了要往孩子身上扯话题,“哟,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上次见还是个玩过家家的小破孩儿呢,多大了?这都上高中了吧?念哪个高中啊?”

被点名的孩子有礼貌的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我在高级中学读书。”

哪怕声音再小态度再谦虚,听着也像炫耀,而且是一览无余的炫耀。

为了避免被误解,大家一般都用高级中学所在的那条路名指代,“我在凌水路的那个高中。”久而久之,D市人都叫高级中学为凌水高中。

乐颜细细的端量着“高级中学”四个字,正在感慨未来的三年将在这里度过,身后传来清脆欢快的声音,“乐颜乐颜”。

不用回头乐颜就知道是谁,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不远处,顶着一张明媚美艳笑脸的张明兮穿过人群跑过来,“好久没见了,想死你了。假期你都干什么了?想没想我?你自己来的吗?”

一连串的问题,乐颜只选择回答最后一个,“自己来的,我爸妈今天都上班。”

乐颜的爸妈在教育问题上,一贯奉行和平、民主、独立、自主的方针政策。昨天吃晚饭的时候,爸爸说“颜颜,明天我和你妈妈都要上班,你自己去学校行吧?从咱家到学校用不上半个小时,就是去学校看看分在哪个班,自己去可以的吧?”

乐颜点点头,“可以的”。

于是今天早上,乐颜一个人背着书包来报到。

“我妈陪我来的。张明兮朝后面指了指。

乐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后面端庄浅笑的宋阿姨,礼貌的向宋阿姨问好。

“我以为你爸妈会陪你来,就没喊你,早知道叫上你一起了,怎么也没跟你同学一起来呢?你们班都谁在这儿?”张明兮的胳膊很自然的搭在乐颜肩上,叉着腰斜挎着包,半支半倚的靠着乐颜,一副小太妹的样子。

乐颜对她这幅样子见怪不怪,平淡的回答,“我们班只有我一个人考到这儿了”。

“你们班也太逊了吧,只有你自己考上了呀,我们班起码还有四个人考上了呢。哎呀,这个假期我窝在山沟里陪我奶奶,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惭愧惭愧。不过话说回来,你每次考试都是你们班第一名,初中三年,回回如此,毫无例外,这给别人多大压力呀,长期处在压力中不利于身心发展,发展不好自然是上不了重点的。但是呢,你也不用自责,是他们抗压能力太差,不怨你。”说着伸手勾了勾乐颜的下巴。

乐颜白了张明兮一眼,这个和自己小学六年同班,初中三年同校,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说话还是那么的夸张和犀利。真不明白宋阿姨那种气质如兰的美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儿。乐颜觉得张明兮的性格可以用她的名字来描述,嗯……,张牙舞爪,明媚爽朗,神经兮兮。她是个人见人爱的漂亮姑娘,就是有时候脑回路奇特的让人叹为观止。张明兮能把任何一件平淡无奇的事情描述的波澜壮阔,乐颜觉得她很有说书的潜质。

彼时乐颜还没有接触过脱口秀一词,当时如果知道,她一定觉得张明兮去说脱口秀会大红大紫。

初中是按区划片,就近入学,那时候大多数家长对学区房没有概念,哪个学校离家近孩子就去哪念书,乐颜家所属区域的初中连年升学率都在市内几所学校里排名靠后。乐颜爸爸妈妈秉承着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理念,还是毫不多虑的把乐颜送进离家近的初中。

乐颜其实属于比较随遇而安的性子,并不争强好胜,初中能次次考试拿班级第一,靠的是各位老师不断的关照。乐颜挺乖的,上课认真听讲,放学按时做作业,再加上有一点小聪明,深得各位老师喜欢。初中第一次考试,乐颜凭借小学还算扎实的基础知识偶然得了第一,从此之后,她就被当成是进重点的苗子培养了。

乐颜,你来做一下这道题;

乐颜,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乐颜,背一下这段课文。

接下来的考试乐颜还是第一。

自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老师更愿意提问乐颜了,越是连续的第一,老师越劲头十足,觉得孺子可教。在如此的循环往复中,乐颜不负众望,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

乐颜和张明兮在学校大门口驻足,查看新生报到指示公告。概括出来就三条:一、分班信息在第二教学楼,自行查看。二、住宿的同学到宿舍楼领钥匙,放置行李。三、家长请在操场等候。

乐颜和张明兮都走读,可以忽略第二条。

分班信息贴在二教的外墙上,大红纸黑色字,每一个名字都是手写的,毛笔楷书,透着传统又严肃的劲儿。这届高一分为十二个班,十二张红纸整齐的一字排开,从东墙贴到西墙,蔚为壮观。

每一张红纸前都围了几十颗脑袋,声音此起彼伏,“喂,我在三班,找到你的名字了吗?”“儿子名字在这,十一班……”

学生们三三两两兴奋的讨论谁和谁分到了一个班。围观的家长谈论着这届高一新生的任课老师,某某老师去年带的班考上多少个一本,升学率是多少……

张明兮的妈妈来到一班的红纸前,看了两行就找到张明兮的名字,“明兮,你在一班。乐颜......不在一班。”

乐颜站在人群后面,踮着脚看,从人群缝隙看,好不容易搜索完二班的红纸,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宋阿姨,我还没看到我的名字。”

“乐颜,我从前面的班级往后找,你从后面的班级往前找,这样快。妈,您去操场等我们吧。”张明兮分工明确。

乐颜跑到最后一个班的名单前,这边人太多了挤不进去,索性从人相对较少的九班信息开始看。九班没有她的名字,八班也没有。

八月末的D市还是很热的,明晃晃的阳光照下来,一丝风也没有,乐颜觉得口感舌燥,从书包里掏出瓶矿泉水瓶,扭开盖子,边喝水边往前面凑。

“徐楠,咱俩都在七班。”前面个子高高的男生眼睛紧盯着七班的信息,头也不回的高声喊。乐颜正打算看看自己是不是在七班,男生突然转身超后面大概叫徐楠的同伴跑去,猛地撞到正在喝水的乐颜,乐颜站立不稳,后退了几步,拿着水瓶的手也随之一抖,一大口水灌进喉咙。正觉得要摔倒的时候后背被人扶住了,身子站稳了,脑袋却在惯性下后仰,磕到扶她那个人的下巴上。乐颜的余光扫到后面人的衣服,蓝色校服。还没等乐颜看仔细,就剧烈咳嗽起来,刚才一口水呛的她喘不过气。乐颜弯着腰,一声接一声的咳嗽,白皙的小脸憋的通红,好一阵才缓过来。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刚才扶自己的人已经走远了。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乐颜幽幽的想,还没说声谢谢,不过他走了也好,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太丢人了。

乐颜四下看了看,周围好像没自己认识的人,同一个初中考上来人少的好处这会儿体现了,丢人的时刻没被熟人看到。正暗暗的松了口气,乐颜发现旁边有个男生正用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她。

“那个,同学,对不起啊。”男生挠了挠头。

哦,这就是刚才撞到他的男生。乐颜赶紧摇摇头,给了男生一个安慰式的笑容,“没关系的。”说完溜到前面继续找自己名字。

乐颜两个字赫然在列,嗯,七班。

乐颜朝张明兮跑去,“找到了,我在七班。”

两个人的教室不在同一层,各去自己的班级报到。

进了七班教室,乐颜发现班级里已经差不多坐满了。讲台上站着一位中年男人,微笑着对乐颜说,“看黑板,找自己的座位。”

这应该就是自己的班主任了。乐颜觉得他的笑容特别有亲和力,积极阳光的感觉。长得也很帅,成熟有魅力的中年大叔。

黑板上的名字是按座位位置写的,乐颜,第二列第五排。

乐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刚放下书包,就有人敲他肩膀。转过身,一张帅气的脸正对着乐颜笑,“同学,咱俩是一个班的。”

“是你啊。”是刚才撞到他的那个男生。

“你叫......?”男生看了看黑板上的名字。

“乐颜,快乐的乐。”乐字有两个读音,很多人看到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应该读yue,还是读le。

“我叫安宇。”男生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你好,安宇。”乐颜也冲他笑了笑。

“你好,我是徐楠。”安宇的同桌凑过来,和乐颜打招呼。

也是个帅哥,两个人都很养眼,只是在一起却更多的是喜感。安宇肤色偏黑,徐楠偏白,单看都属于正常肤色,两个人在一起,白的显得愈发白,黑的愈发黑。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乐颜笑着跟徐楠打招呼。

“同学们都到齐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数学老师,我姓陆,陆元齐。”讲台上的陆老师给了所有同学一个亲和力十足的笑容。“你们将在这所学校度过你们人生中精彩的三年,我将陪你们走过这段青春洋溢又艰苦卓绝的三年......”班主任的口才不错,乐颜觉得他教语文应该也行。

接下来就是惯有的报到流程,老师点名,点到名字的同学简单做个自我介绍。所有人都介绍完,陆老师发军训服。从明天起,将开始为期一周的军训。

同类热门书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同学聚会上,昔日同学得知当年风靡全校的校草江淮宁被陆竽拿下了,全都惊掉了下巴。后来玩起真心话大冒险,陆竽输了,选了真心话,有同学问她:“你和江校草,谁先表白的?”陆竽看了一眼身边相貌清俊、气质干净的男生,眉目稍稍低敛,红着脸腼腆一笑:“是我。”同学们互相对视,心中了然,肯定是女追男啊!另一个当事人神色一愣,笑着戳穿她的谎言:“陆同学,玩真心话怎么能撒谎呢?明明是我先向你表白的!”众人“哇哦”了一声,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暗道有好戏看了。陆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什么时候?”江淮宁回忆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年的愚人节吗,我说‘我喜欢你’,你祝我愚人节快乐。”陆竽:“?”还有这回事?虽然她完全不记得了,但不妨碍她反击:“照你这么说,我比你更先表白。”众位同学快笑死了,他们俩这是杠上了吗?江淮宁也问:“什么时候?”陆竽:“学校运动会聚餐,玩游戏的时候!”江淮宁想起来了,是玩“你说我猜”,他和陆竽被分到一组,他抽到的卡片是“我喜欢你”,要引导陆竽说出这句话。*年少时的喜欢充满小心翼翼地试探和克制,所幸,千帆过尽,回过头来发现我身边的人依然是你。【双向暗恋,从校服到婚纱,学霸校草x元气少女】
三月棠墨 ·校园 ·连载 ·14.5万字
9.9分
蓄意沉迷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 ·校园 ·连载 ·21万字
9.6分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清冷型又闷又骚学霸×牛奶味身娇体弱甜妹】姜迟自小被寄养在姑姑家,随后被母亲接到宋家过好日子却被年纪幼小的妹妹失手推阻引发车祸。她成为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两年,意外醒来,她早已无亲无故,晕倒在医院住院部楼下被程津捡回家。他不止一次嫌她麻烦,但每每她体弱倒下,照顾她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亲力亲为。单纯简单的姜迟很喜欢依赖程津,不单是因为他脾气好,成绩好。有天,程津带姜迟去超市买日用品,走到售卖女性卫生巾货架,准备问姜迟要什么牌子,低头就见姜迟眼巴巴的盯着不远处一对小情侣,他问,“看人家干吗?”姜迟疑惑,“为什么那个男孩子可以牵那个女孩子的手?”程津耐心解释,“情侣关系,牵手很正常。”只见姜迟缓缓抬起手,沉思片刻,她伸手碰了碰程津推着购物车的手,“我手好看,给你牵。”程津:“?”他挑了下眉,轻笑了声,“要跟我谈恋爱?”“一定要是情侣关系才可以牵手吗?”姜迟仔细思考着。程津诱骗,“嗯,不是情侣关系就是占人家便宜。”姜迟反应迟钝了些,直勾勾盯着程津另只垂落在裤腿边好看的手,“那我跟你谈恋爱……你牵我手好不好?”“好。”他眼里蓦然荡起笑。【无逻辑小甜文】
颜栖迟 ·校园 ·完结 ·62.5万字
8.6分
重生小保姆
重生小保姆
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生的机会你将如何选择某女:首先偶要拼命长个美女样儿然后端个悠闲滴铁饭碗,金饭碗更好最后勾搭哦不觅个温柔体贴成熟稳重......的年龄最好大个6—8岁的老公最最后生个哦不生俩小猫咪般乖的小公主......所以在她通往幸福的大康生活的康庄小道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老爸挡着,杀鸡老爸语:杀鸡能吓唬谁某女:吓着谁是谁,爱咋咋地感谢侠女凌小宁给本文制作的封面^_^******************************小雨新文《鱿鱼公主翻身记》,欢迎来踩
江微雨 ·校园 ·完结 ·107万字
9.3分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县一中数学老师丁安城是偌大怀溪县少女争相想嫁的大好青年,模样好、工作好,虽然性子冷了些,可这不算缺点啊,能利落的拒绝旁人,这是妥妥的安全感。可是这样美好的人却便宜了空有美貌没有脑子的易柔静,不知让多少少女悲痛唉呼。没有脑子的易柔静……不,她不是啊。她是集美丽、聪慧于一身,且被老天爷眷顾在这个票据年代混的风生水起的幸运儿。丁安城发现婚前使劲往眼前贴的媳妇变了……哦,自己也变了,变成了媳妇的狗皮膏药!
一只小胖 ·纯爱 ·完结 ·107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