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10章)
月章,一个来自外地的小青年,在本地结婚后,进入机关却被秘书长赶到农村支农。谁想,农村的天地大,养鸭鹅、办卤味厂、建新房、收土地、当包公、怼乡长,在磕磕绊绊中逐渐成长的基层干部。有想法、有热血、有理想,在波澜壮阔的时代里,正需要这样的乡村建设者!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明月

秋月儿明,秋虫儿惊,天色渐晚,秋色渐轻。

长长的过道中见不到窗外的黄叶,隐约响起金属碰撞声音,不见人却到处窃窃私语,间或几声啼哭才让昏暗的空间有点生气。蹒跚走入过道,月章有点气喘,心中惴惴,在最重要的时刻没有陪在妻子身边,感觉自己多少对不起她。转念间,又有些欣喜,妻子十月怀胎,终于功成圆满,不知生下来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娃。

月章大高个,三十岁,这已经是妻子第三次怀孕,前两次因为身体弱,孩子都没留住,这一次在漫天神佛的诵经中终于盼到了最后的结果。说是十月怀胎,算一算还差了一些日子,月章盼望着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再给这个艰难的家庭带来什么灾祸。月章的妻子名叫秦岚,周围识字的人不少但有学问的不多,都以为是秦兰,平时也就兰花、兰花的叫。秦岚身体瘦弱,若以今天的眼光看是符合大众的审美,虽说不上排骨精,可弱不禁风的身体让她往常吃了不少苦头,少不得被邻居偷偷议论。尤其是在生孩子的事情上,不说生男生女,不下个蛋的女人都被说成了筛子。今天可好,受苦受罪熬了快十个月,终于快要补上筛洞最大的那个。

长长的走廊通道像通往未知世界的幽暗道路,月章不知怎么走到手术室前,伸出手推了一下门,门晃了一下却没有开。这时,月章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能进去。仿佛回过神的月章退了一步呆呆站在门前,一脸的不知所措,嘴里念念叨叨:“可别出问题啦,老天爷,可别出问题啦……”

漫长的等待,似乎是世纪的呼唤,终于、终于门开了,秦岚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眼角隐约有些泪痕,嘴唇微微颤动不见一丝血色,原来俏丽的瓜子脸也是苍白一片。从未看过妻子这样的月章忍不住上前趴在妻子头上轻声安慰:“兰花、兰花,出来就好,出来就好,我真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一前一后两个护士推动秦岚,月章紧紧跟着,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刚出生的婴儿此时不知自己已不在羊水荡漾的子宫中,被年近五十的护士抱到育婴师,静静躺在暖箱中。

“要喝水吗?”健壮的汉子喏喏道。

秦岚有气无力地摇摇头。月章不知道这个时候能做些什么,只能虚握秦岚的无力的右手。秦岚看着满脸犹豫的脸庞,内心不由想到:这个耿直的汉子也会犹豫。仿佛看透了汉子的犹豫,秦岚轻轻晃了一下头,眨眨眼,月章放下心。

带着刚刚亲吻过妻子的嘴唇,月章迫不及待地奔向家庭的新生命。

双脚交替,恨不得变成蜈蚣,在几个护士的指引下找到了育婴室。还是白色的门,还是推不开,月章再次被拦在了门外。当值的护士隔着玻璃看到他,伸出头说:“哪家的,产妇是谁?”

月章忙道:“我老婆是秦岚。”

护士低头查了查记录,抬头回复:“孩子刚生,不足月,在育婴箱观察、观察。”

“我什么时候能看到孩子。”

“估计下午。”

“是男孩女孩?”

“女孩。”

月章并没有如一般人一样失望,反而非常高兴,毕竟自己一直期盼着能有个“千金”。月章看看手腕上的表,十点四十六分,到下午医院上班至少还有三个多小时,还有三个小时才能见到家庭的新生命。

来的时候从家里炖的鸽子汤还没给秦岚拿来,月章下楼,出大门,到车棚,拿保温盒。回到秦岚床前看到秦岚已经微微睡去,鼻子随着气息一动一动。放下保温盒,坐在秦岚的身边,把手伸进被子握住秦岚的手,感受比自己柔软多的小手,月章感到从未如此幸福。也许“幸福”两个字不会从月章的口中说出,但满满的心收不住溢出的愉悦,嘴角也会不住上弯。看着妻子沉睡的面庞,苍白的脸颊,月章隐隐有些心疼:难道天下的女人都要受这么一遭罪,想不到平时瘦弱的秦岚能够坚挺过来,坚持没有剖腹产,把孩子顺利生产下来。

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下,再睁看眼已经过了一个小时。秦岚眼睛微张看着自己,月章请问:“身上疼吗?从家里带来鸽子汤,喝点吧。”

秦岚微摇头,说:“不想喝,孩子呢,孩子看到了吗?”

月章把保温盒打开,边盛鸽子汤边回答:“孩子在育婴室,还不能看,下午才行,等等我去看看。你喝点汤吧,刚生完身子虚,补补。”说着就把汤勺小心伸向秦岚的嘴边。秦岚想摆过头拒绝,转念间又放弃,微张嘴喝了一口。

“烫。”秦岚差点没含住汤,只能小小吸溜两口,咽了下去。月章赶快勺子撤了回来,吹了吹,再喂秦岚。

“真羡慕你们,有人照顾,现在鸽子可贵啊。”纤细略带虚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隔壁床位住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二十出头,自己来医院做了手术。从医生的叮嘱看,应该也是妇科手术,然而从未见过年轻姑娘的家人来看望过她。月章转头笑了笑,继续用勺子喂秦岚,每一口都要小心翼翼地吹一吹。

“身上疼,刀口疼,连口水都没人帮忙倒,你们夫妻恩爱,真羡慕。大哥,能帮忙到些水吗,也让我以水充饥,解解馋。”姑娘对月章说道。月章是不舍得把好不容易熬好的鸽子汤给别人喝的,权当没听到。秦岚却摇摇头,用眼睛指示月章分点给隔壁床。月章不情愿拿来碗分了些给姑娘。

“哎呦,谢谢大哥。我只想喝点水,还是大哥大方。”说着自顾自地小口喝了起来。

秦岚身子虚,不能多口说话。月章也舍不得让秦岚累着,喂完秦岚,没有理会隔壁床的絮叨,让秦岚先睡下,自己去看看孩子。

出了病房,看看时间,才十二点半,不到医生上班时间,月章到医院食堂随意吃了点,又来到育婴室等待与孩子的第一次相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章身体有点疲劳,精神却很亢奋,毕竟第一次做爸爸。在育婴室门外来回踱步,心里想着要为孩子准备什么。“名字,先取个名字,是按照以前商量好的,还是重新取一个呢。女孩、女孩,女孩的名字要文艺些,要不回去再想想……”在矛盾重重的犹豫中,终于到医生上班的时间。

“秦岚的孩子,家人来了吗?”护士喊道。

“来了,来了,我是她丈夫”月章迫不及待,“孩子呢?”

“稍等,孩子刚吃完奶,正在抱出来。”护士说道。

终于,一个襁褓被另一位护士的抱了出来。“今天上午就你们一家生育,自己看看孩子吧。”

月章小心翼翼伸出手,想两手捧住孩子。“别,一手托着头,一手托着屁股,小孩子骨头软,不能闪着脖子。”护士教训道。

“好的,好的。”月章按照护士的方法,双手托着孩子,手臂弯曲把孩子抱到了怀里。没有想象中的饱满、白皙、可爱,甚至有一点点“丑陋”,紧闭的双眼,砸吧的小嘴,黑黑瘦瘦。月章想要逗逗孩子,又怕声音大吵到她睡觉,只能咧着嘴小声笑,眼睛盯着孩子的脸,万分欣喜,一股血脉至亲的感觉油然而生。

月章抱着“丑陋”的婴孩,内心融化了一般,暗暗道:宝贝,你就是月明,我们的月明啦!

第一次见自己的骨肉,让月章感动不已,欣喜不已。小小的嘴,眼睛不明显,鼻尖有点翘,太好看了,更重要的是这是女孩,期盼已久的小公主。短短的几分钟,月章把孩子抱在怀里不肯给护士,护士再三催促,月章才依依不舍让护士抱回了孩子。

看完孩子,月章带着满心的欣喜快步走回病房,急切想把这时刻的快乐心情分享给妻子,也想向妻子描述孩子的样子。

病房中,秦岚已经恢复些体力,不知是不是护士帮忙,秦岚半坐在床上,和隔壁床的姑娘聊了几句。了解到隔壁的姑娘做了妇科小手术,她一个人从外地跑过来工作、生活,身边连个能照顾的人都没有。秦岚有心帮助姑娘,可是自己家庭并不富裕,又刚生了孩子,实在没有精力帮助别人。

姑娘心思玲珑,看到秦岚的犹豫,说道:“姐姐,不用担心,只是个小手术,我能撑过去。刚才大哥的汤真好喝,要是我在家乡,也有父母照顾。出来挣钱哪能不受点罪。”

秦岚觉得姑娘开朗,能想得开,也没多说什么,安慰道:“一个人不容易,还是姑娘家,在本地有没有朋友,过来看看你。”

姑娘道:“本来是有的,可这几天都不在,赶巧了,明天估计他们就会来了。”正说着,月章回到了病房。

“兰花,你起来了,我看到孩子了,长得真想你,可好看了。”月章手舞足蹈地向秦岚描述孩子的情况,“眼睛、嘴巴最像你,可爱,耳朵像我,是个女孩。”

秦岚看着丈夫兴奋的表情,微笑说:“好了,别太激动,孩子什么时候能抱回来。”

“坏了,我忘记问了,我再去问问。”

“不用,”秦岚拦住即将转身的月章,“下午再说吧,等医生来再问问。”

月章不好意思笑笑,光顾着抱孩子了,什么都没问当值的护士。月章伸手把秦岚身后靠的枕头整理好,让秦岚更舒服些。月章说道:“下午医生来了没,怎么说?”

“还没来,上午刚接生,医生也要休息,别这么着急。”

“我可要好好感谢医生,幸亏医生医术高超,母女平安,在产房外我担心死了。”月章是从工作单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鸽子汤还是找单位同事帮忙炖的,幸好赶得上,领导也准了假。

“不知下午还有没有查房,希望能快点回家,在医院还是有点闷。”

“没事,有我陪着你,要是闷,等你好点,我陪你出去走走。”

月章和秦岚轻轻聊着,时不时畅想孩子的未来,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下午快四点,医生专门过来了一趟,问问秦岚的感觉,说孩子整体不错,晚上就可以抱回来,端的让秦岚放下了心。

接近傍晚,孩子被护士用小推车推了回来,静静躺在车里,不哭不闹。秦岚看到小推车进了病房,迫不及待坐直身子,伸头想快点见到孩子。护士将小推车放到床边,抱起孩子放到秦岚早已高高举起双手。母亲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照顾孩子,没有护士的叮嘱,秦岚就把孩子全身托住。

第一次见到孩子,与自己同呼吸、共生活,在自己身体里面存在近十个月的孩子,秦岚不禁流下眼泪,甚至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孩子。忍不住亲了一下孩子脸蛋,孩子好像感受到母亲的怀抱,轻轻摇摇头,蹭蹭身边的母亲,小嘴砸吧砸吧,舌头还伸不出来。慢慢的,孩子微微睁开眼睛,又快速地合上,蹭秦岚的胸部越来越起劲。秦岚笑出声,知道孩子饿了,开始了第一次哺乳。

顺产恢复的时间比较快,产后一天就可以出院,秦岚没有选择在医院多住几天,第二天就催着丈夫办理出院手续。丈夫是单位职工,无权无势,幸好领导理解,给放了几天的产假,不然这几天的工资又要扣掉了。几天的时间不长,对于小家庭来说多多少少有些影响,家里的每一分钱都要算计着花,正像俗话说的“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现在的日子里,双职工家庭已经是很好的条件,比起在社会浮沉的人来说,至少有了保障,心里有底,不慌。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家里人少,孩子没有奶奶、外婆照顾。丈夫的老家在六百里之外,孩子的奶奶有好几个孩子,注定不会跑到几百里外的他乡来照顾媳妇。秦岚的父母虽能帮点忙,可是家里的天地和他们的儿子才是命根子,自己终究是泼出去的水,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

浪费一天时间就是耽误一天的生活,虽然很享受丈夫在医院的悉心照料,但现实的生活教会秦岚要为家庭的实际着想。为了省下一两天的住院费,秦岚拖着虚弱的身子坚持回家,月章拗不过只能去医院小窗口结了账,花出了半月的工资。对于半月的工资,月章没有意见,秦岚却小小埋怨了一下:好不容易从牙缝抠出的积蓄,可以给孩子买好几件好看的衣服了。出院的时候,隔壁床的姑娘还要待几天,没有办法下床,祝福了宝宝几句就说了再见。

天很蓝,空气充满市井的热烈,到处吵吵闹闹,秦岚感觉自己重生了一次,这世界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那么不真实。秦岚紧紧抱着怀中的襁褓,给孩子头上蒙了一层布防风。不热不冷的温度让秦岚不致受寒,头上包的毛巾显示她的刚刚生产的状态。坐在丈夫的二八大杠上,一路的光线晃花眼睛,头脑混沌,秦岚抱着襁褓像抓着现实世界的稻草,稍稍感觉到了一丝人的气息。

丈夫在车坐上上卖力蹬车,是不是转头看看自己和孩子,眼神、脸上透露出温柔和关切让秦岚真切看到男人柔软的一面。车头两边挂着脸盆、毛巾、衣物,车前杠还帮着薄薄的毛毯,丈夫骑着车带着家当,载着妻女,好像承载着全世界。为了身体孱弱的秦岚,丈夫专门在车后座上加了一层棉布的坐垫,让秦岚坐起来软软的,过坑越岗也不会太颠簸。

和煦的阳光,懒懒的细风,秦岚抱着孩子,俏皮的发梢随风上下摇摆,嘴中轻哼:“秋月儿明,孩儿跟着娘亲走,我牵你,你牵我,大手小手牵着走。秋虫儿惊,娘亲追着孩儿走,我追你,你赶我,娘亲陪着孩儿走。”

小小的两口之家增添一个生命,变成小小的三口之家。以后的日子如同以前的日子,每日采买、上工、回家、欢笑,看日出日落。以后的日子又与以前的日子不同,喂奶、换洗、玩耍,看春去秋来。小小的凤凰车承载小小家庭的希望,小小人儿带着小小家庭的期盼。

同类热门书
医旅研途
医旅研途
【新书《白衣为甲》已发,求支持~】小医生逆袭成为大医者,来自前线的纯医疗硬核小说。没有谁生来就是小人物!谁都可以成就自己的社会价值!在这种物欲横流的年代,周野吾不关心娱乐明星是否祸国殃民,他只知道医者要做的便是悬壶济世。他没有后悔年仅20岁就要以大专学历进入医疗体系遭受同行的歧视侮辱。他没有后悔才22岁就穿着隔离衣奔跑在武汉的感染科重症区。他更没有后悔自己24岁披荆斩棘也要考上那么个985末流的研究生。……如果有一天他双手捧起荣耀。“请让他为自己赢得这tm该死的尊重!”注:小说皆是真实病例或者网上临床一线经典病例改编。
你所谓的歧路 ·励志 ·完结 ·115万字
我真不想当包工头
我真不想当包工头
刘长江不喜欢钱,对钱没什么兴趣,胸无大志。这次迫于无奈外出打工,他也只是想挣够房子装修费,就回老家结婚生子、守着小店过日子。可现实,逼着他一步步往前走。他也很无奈:我真不想当包工头啊!注:三千常用字,如有重名,纯属巧合(如:二十万个张杰、李娟,三十万个张伟、王伟)。
寒风刺客 ·现实 ·连载 ·56.8万字
数攻
数攻
一次偶然的机会,失业宅男夏晓数发现,当年还算比较擅长的数学技能居然是自己摆脱生活窘境的神助攻。
山樵守护者 ·励志 ·完结 ·248万字
7.0分
大国军垦
大国军垦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战争时期他们为国家流过血。和平时期又为国家流过汗。他们的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西北边陲。还有他们的子女们。正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国家才会更加繁荣昌盛!
大强67 ·励志 ·连载 ·269万字
老兵新警
老兵新警
不想退役时脱下了军装。从未奢望过能成为警察竟穿上了警服。下定决心扎根边境坚守国门,却又被调回了老家。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且看韩昕从橄榄绿到藏青蓝的精彩人生!PS:老卓书友群:978418538。VIP群:760351091(需2000粉丝值)。
卓牧闲 ·现实 ·完结 ·211万字
8.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