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82章)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 (爱与救赎,1v1双处) 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 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 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 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 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 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 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 ——小剧场—— 郑小姐无意中看见, 陆先生坐在书房里, 手上拿着照片, 神色专注。 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 一岁的、十岁的自己。 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 她被吓到, 终究没有克制住, 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 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 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 “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 陆先生红着眼睛想, 原来上天待他, 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请问你是自愿的吗

郑轻轻总是在做同一个梦,梦里她坐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四周没有陈设,一片空荡惨白,只有绿色的藤蔓植物爬上窗沿,成了整个房间里除了白色以外,唯一的亮色。

她就坐在房间的正中央,背影瘦削,整个人都在颤抖。就像是某种濒临破碎的瓷器,已经从表面开始斑驳破败。

然后她听见身边有很多嘈杂的声音,或近或远,他们说:“郑轻轻,你们全家都有病,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待在家里,为什么要出来惹人恶心?”

她想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可是声带好像生锈的发条,缓慢老旧,一个字节也发不出来。

那些声音见她不语,越发惹上了快意:“别和她说话,她有病。”

梦里的郑轻轻将头埋在胸口,了无生气地低下头。

在无数的诘问责难中,她终究没有勇气把那句话问出口。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郑轻轻以为,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个梦。

所以每每醒来,她就会庆幸地和自己说,这不是真的,只是梦魇罢了。

所以哪怕日夜困扰,那也不过是她一个人的,不堪言说而已……

———————————————-

s市民政局。

男人拿着笔,正在填写一份《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

他微微低着头写字,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笔,不紧不慢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陆郗城。

写完,他抬头,将笔递给一旁还在发呆的女孩子。

他喊她的名字,语调柔缓,音质很低,富有磁性:“轻轻,签字。”

这个叫郑轻轻的女孩子,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活灵活现,招摇生气。她的模样只能算中上,可是那双眼睛太出彩了,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多看两眼。

而此时,她正抬起头,仔细地看向喊她的男人。

男人的眉眼疏朗温柔,眼睛是很好看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翘,弧度很撩人。比起惊艳繁复的眉眼,他的唇色却是淡淡的,嘴唇也偏薄,倘若不是一直挂着笑,其实很容易让人想到凉薄二字。

郑轻轻觉得迷惑,明明从头至尾,他都在微笑,可是周身气质,却有不容滋扰的味道。就像是落拓纸上的一笔丹朱,可远观,却很难叫人生出亲近之感。

但是总的来说,这是一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十分翩然俊美的面容。

她被他好看得晃了一下神,神情有片刻微微恍惚。

郑轻轻回过神,从男人手中接过笔。

她看见纸张上,对方姓名处,写着“陆郗城”三字。字迹极雅致,力透纸背。

郑轻轻抿了抿唇,打算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大概是她的模样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

工作人员是一个微微有些胖的中年女人,她突然开口,制止了她:“这位小姐,请问你是自愿结婚的吗?”

她被这话吓了一跳,笔尖划过纸张,墨水氤氲开......

她沉默了一下,才低低地说:“我是自愿的。”

陆郗城看了她一眼,讳莫如深的眼神。他将划花的纸递给对面的工作人员,语气谦和:“麻烦换一张新的。”

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手中各拿着一本红色的小本子。

郑轻轻站在阶梯上,翻开小红本,这才有些清楚的意识到,她是真的结婚了啊。

嫁给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作者还写过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处,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42.3万字
9.8分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1v1,双洁)表面温婉行为大胆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疯批的病娇男主。苏娆穿进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说后,兢兢业业地致力于同一件事——让冰清玉洁的白月光男二爱上自己,之后黑化。一开始苏娆觉得,有什么事能比让白月光堕化,成为全书最大反派更刺激呢?可后来,当白月光们如她所愿,都变成了黑月光,甚至一个比一个狠戾阴鸷时,她的下场也同样越发惨烈了。等到一切结束,她才终于发现,那些各个世界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月光,原来都是同一个人。兜兜转转,为她而来。……这世间的人于我而言,不过芸芸众生,于是浮沉潦草也是应当,历经苦难也是难免,可后来我遇见了苏娆,她身上哪怕沾了一点点灰尘,我都心疼得不得了,我才知原来我所有的灵魂,他们或放肆或温柔或不讲理,可无一例外,他们都爱她。她是我的无上荣光,亦是我的星河如灿。
傅五瑶 ·位面 ·完结 ·47.7万字
9.7分
同类热门书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致命偏宠
致命偏宠
【已签出版】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漫西 ·豪门 ·完结 ·242万字
9.6分
宠婚入骨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众人:哇哦……【吃瓜表情】许呦呦:哦豁。下一秒,白皙细软的小手攥住男人的衣袖,甜糯糯的语调:“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所有人都说墨深白娶许呦呦一定是协议婚姻,一年后绝对离婚。许呦呦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瓜,只是吃着吃着就发现好像不对劲啊。逛街购物不需要买单,吃饭不用点餐,不管走到哪里大家热情跟她打招呼:墨太太好。后来墨深白的白月光回来了,前未婚夫深情表白:“呦呦,只有我是真的爱你,回我身边,我不嫌弃你。”许呦呦还没来得及回答被男人霸道的揽入怀中,低音性感撩人:“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有了我们爱的结晶。”温热的大掌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许呦呦红了脸,渣男红了眼……【无脑玛丽苏先婚后爱文|专注虐男二】
妖妖逃之 ·婚恋 ·连载 ·108万字
9.4分
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96.7万字
9.7分
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
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
【新坑《姜队她不解风情》已发,求踩~】结婚一年,终于接受高医生并不爱自己的事实,江安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远走他国,不曾想离婚后人前清冷禁欲的高医生每日堵在她门外哭着喊着求复婚。**某日,喝醉了酒的高医生强吻了她,说着一口醉话“要不是怕别人把你抢走,我能那么快跟你结婚?”“江安,我没爱过什么人,但我知道,我想拥有你的一切“每日一问: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复婚大作战**1.肿瘤外科狼系闷骚男主×软妹温柔萌系女主2.本文1V1,HE,双C3.死鸭子嘴硬式直男男主,女主先软后刚,双向治愈成长,男主每天一个离婚小技巧。4.女主原型取材于<百年孤独>雷梅黛丝。5.偏文艺文笔,耐心入坑,不喜勿喷,欢迎温柔指点【扮猪吃老虎??追妻火葬场??死鸭子式男主】爱,让每一个被爱的人无可豁免地也要去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曦城泪 ·婚恋 ·完结 ·66.6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