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86章)
他从冰河上漂下,身上布满奇怪的伤痕,浸泡使他肤色改变,眼睛形状也已不同,他熟稔刀术,手上的茧子却不是刀能磨出;他人在最著名的商路,却不是那些商人;他已忘记自己是谁,却获得天降横财;他刚刚记起自己是谁,却已遭到连绵追杀;当他掀起商战风云,当他纵横两国划界,当他造出犀利火器,变化的已然变化,失去的也已不再,最后一枪,来自他永远想不到的地方。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从天赐熊人开始

“熊来袭!警戒!”

“河里!它走的是水道!射箭!立刻射箭!”

一头大黑熊,乘风破浪,从流金河的上游飞流直下,出现在众人视野中,伴随着咔嚓咔嚓的破冰声飞速靠近,竟然毫不惧怕弓箭。

持弓的汉子们抽出了腰间的刀。在草原上,没人敢惹冬季里醒过来的熊,它那愤怒的起床气,会把一切都撕碎。

“熊来袭?——正好试试我手里的新武器射程如何。”

一个金马族装扮的瘦瘦的年轻贵族,迎风站在一座华美的帐篷门口,右手拿出一架手弩,左手举着一个小圆管,兴致勃勃的向着河上看去。

镜头中,果然是一头黑毛耸立的大熊越来越近,已经看清那浪花里露出的表情愤怒而狰狞,似乎要把这里的人都撕碎。

年轻贵族聚精会神的盯着镜头里的黑熊,举起手弩,就要发射。忽然,他脸色一变,“呸!”了一声,转身进了帐篷。

河面上黑熊越来越近,已经看清那愤怒的双眼一片深邃——深邃成两只血窟窿!它的愤怒永远的冻结在面孔上,它的四肢永远的不惧怕箭雨——原来,来的是一只结冰之熊。

熊已死!

河边的众人不像年轻贵族那样,为天赐毛绒玩具变死熊而失望,他们更关注的是天赐熊皮、熊胆、熊掌。熊已经死了?那只有更好,谁想和它搏斗呢。没有人关心熊怎么死的。

它来了,就是缘分。

他们只需感谢昊天,接受缘分。

至少今天有熊肉吃了,烤熊肉是难得一见的美味。冬日进补,抵得过一冬辛苦。

众人精神抖擞的把这头大家伙拉上岸来,打碎薄冰。

“啊——”忽然一声惊叫划破众人耳膜,是一个心急的人在扒拉熊身时,忽然发现自己手上拉住了一只青紫冰冷的——人手!

“哗啦”一声,众人都全身戒备的退开。

几息之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终究这些人是草原上闯荡的汉子,胆子颇大,并不惧怕人手断肢,于是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上前,吐了一口唾沫,伸手去拉那只断手。

拉!——拉出的却是不止一只断手,青紫的手还连着胳膊,胳膊后面是肩膀,脖子也出现了,然后是一团染着血污的黑发。

拉到这里,拉不动了。

众人缓了缓心跳,提着刀上前,合力将那头黑熊翻过身来。

饶是这些汉子纵横草原、见多识广,却仍然被眼前景象惊住了!

一个人,紧紧抱住黑熊,蜷在黑熊的胸口,黑熊的两条粗壮的胳膊也紧紧抱着这个人的后腰——哦,不,两只大熊掌是被紧紧绑在这人后腰上了,看那绳子,像是这人的腰带。这倒霉的黑熊是死了,而这个躲在黑熊身下的狠人,也浑身血污,气息全无。

难道是这人与黑熊搏斗,以至于同归于尽?

不,绝不是!

黑熊再凶猛,也只是头野兽,不会捅人刀子,而这个人的肚子上,明显插着一把刀。

众人都是在草原上挣命的人,一看之下,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情形。只是众人难以置信,这人身负重伤之后,竟然还能杀死一头熊?

至于抱着熊跳进河里,这个想法更是异想天开。

想必是因为天气极寒,这个人想要用黑熊保暖,他蜷在黑熊胸口,利用黑熊身体的余温和厚厚的肥油,为自己的身子保暖——同时,也是躲避追杀的绝招。冬季河水温度高于陆上,正是有了黑熊的皮毛和肥油护体,这个人才能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中,没有被冻成一块冰坨子,还顺利躲过了追杀。至于他怎样把一头熊从冬季的睡眠中弄醒、弄到河里,大约有他的办法吧。

想明白这些事情,脑补了一系列场景,众汉子均觉得后背上凉丝丝的。

绑着熊掌的裤腰带割断,黑熊被拖到厨子那里,众人想把僵硬的熊人——汉子们都这么叫从冰里捞出来的人——重新扔进河里,被鱼吃了总比被野兽吃了好一些。

“等等!”一位穿着脏腻袍子的老人从人群中挤出来,清晨就似有微醺之意,众人纷纷让开。

胡子拉碴、喷着酒味的老人一伸手,就摸往那熊人的脖子,咦,居然有轻微的脉动。再一摸胸口,还有微微的温度,心脏还在极轻微然而极倔强的跳动着。

老人随手从脏袍子底下拿出一个皮囊,撬开那人的嘴巴,灌进些烈酒。熊人脸色稍稍回转了一些,不那么青紫了,但是也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莫达在做什么?难道妄想救活这个人?”人群中有人问。

“莫达最喜欢治病、救人,没有活人练手,死人也可以。莫达当年是一个绰班。”一个汉子回答。

“绰班是什么?”

“绰班,就是军队中——马匹、骆驼的医生!”

“那不就是兽医嘛……”

老人不理会看热闹的人,直接粗暴的撕开熊人的衣服,查看熊人的伤口。

这个熊人全身都是伤,而且伤口形状不一,明显不是一种凶器所致。好在天气严寒,微微的冰碴子倒是替他止了血,没有使他失血而亡,只是有些失血严重。最大的伤口是腹部的刀伤,然而最严重的,是熊人后脑勺上一块青色的鼓包,不知被什么重器击伤,难为他挺到现在,如果普通人头上吃这么一记,也许当时就已经死去了。

莫达搓搓手,要是牲口身上有这么多伤,主人早就放弃了,还治什么?没错,他只是个兽医,而且现在是在荒野上,没有任何药物,他虽然喜欢动手动脚,却也没有什么可以救这个人了。

莫达念了几声牲畜往生咒,祈祷熊人下辈子托生个好人家,然后准备放弃。

忽然,他的目光却被熊人腰间的东西紧紧吸引了。

熊人腰间贴身系着一根看不出材料的绳子,绳子上挂着几样小东西,大约是腰链子之类的,听说中原人有系腰链的习俗,就像草原人脖子上挂一串狼牙。

看着这些东西,莫达眼睛却难得的幽深了起来,他的心猛地开始不为人知的剧烈跳动。

看来是那个东西……

一咬牙,他跑向自己帐篷。不知是因为酒意还是因为激动,他居然自己把自己绊了两跤。

很快,众人看见莫达拿了些奇怪的东西,烈酒,剪刀和缝衣针,还有火把和几块冰块,回到熊人身边。

为方便操作,莫达干脆让人把熊人拖到河边,拿剪刀直接将碍事的衣衫全剪开,用河水给熊人冲洗身体的血污,然后才用烈酒清洗熊人的伤口。

此时的老莫达很像在洗牲口,而且酒意明显没醒,几次差点把熊人掉进河里。

苍天在上,草原在下,寒风吹过河边。老莫达卷起袖子,就这样恣意妄为,就地动起手来。他用烤过的缝衣针和鱼线给熊人缝伤口。粗糙的鱼线在皮肉上穿行,针脚歪斜,看热闹的人在旁边看得脸直抽抽。好在老莫达此时专心致志,眼睛贼亮,脚稳手准,认真的样子颇具震撼力,再也不像酒鬼的模样了。

冰块是用来止血的,不过,此时一经刺激,熊人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最后,剩下熊人肚子上插着的那把刀了,怎么办?冒失的拔出来的话,这人就是一个死。

双手沾满鲜血,莫达踌躇了。

也许是被缝衣针的穿行刺激到了,熊人嘴里忽然发出呓语:“白骆驼……快!白骆驼……要死了。”

莫达蓦的抬头,白骆驼?白骆驼!

“快!快去宰一头白骆驼!”喷着酒气的老人吼道。

“宰白骆驼?少主不会同意吧?要不宰那匹老骆驼?”旁边的人迟疑。

“你懂个球的骆驼!必须是白骆驼!我是管骆驼的,我说能宰就能宰——那骆驼病了,留着也是祸害驼群,快去!”莫达抬起头来:“再说,你们不懂,少主才不在乎这点子事情!”

他们不知道,他刚刚已经下定决心,拼着挨少主骂和打,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人救到底了。

总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人,白骆驼被迅速宰掉,内脏掏空,这边莫达也准备好了,趁着热血喷出的时候,将那个奄奄一息的熊人放进白骆驼内腔里,同时快速拔出腹部的刀,手上一阵操作,迅速合上骆驼的皮,隐约可见那人淹没在白骆驼以及自己的血泊中。

“……”围观的几个人无语了。

“这就是死马当活马医?”

“不,这是活人当牲口医。”

同类热门书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
影视剧《云南虫谷》8.30开播,官方正版原著在101章到176章~远古的文明,失落的宝藏,神秘莫测的古墓。一本主人公家中传下来的秘书残卷为引,三位当代摸金校尉,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中,揭开一层层远古的神秘面纱。昆仑山大冰川下的九层妖楼,这里究竟是什么?藏着消失的古代魔国君王陵寝,诡异殉葬沟,神秘云母,地下九层“金”字高塔,堆满奇特古装的干枯骨骸。这里又有那些未知生物?漫天带火瓢虫袭来,巨大神秘爬行怪物。一群人险死求生!
本物天下霸唱 ·生存 ·完结 ·91.2万字
7.6分
虫屋
虫屋
微胖的男人,拿着扫帚走到院子里,他扫了扫落叶,转过头,看门上的牌匾——虫屋。“再不现形,就把你们做成花肥。”
金柜角 ·奇妙 ·完结 ·117万字
8.1分
虚境调查员
虚境调查员
自古以来,虚境之中无数不可名状之物觊觎着现实世界。人类接纳它们的一部分,支付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正神,护佑人类,与人类共存共荣;人类排斥它们的另一部分,拒绝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邪神,猎捕人类,令人类恐惧疯狂。时光变迁,星辰易位,人类迈入了工业时代:这是最美好的时代,美好属于泰西列强;这是最悲惨的时代,悲惨属于被泰西列强奴役和压迫的民族。享乐者不再需要正神,受苦者已对正神绝望,本来躲在正神阴影之下的邪神逐渐浮现。处理浮现在人类文明世界边缘的小小异常的人,称之为“虚境调查员”。
棒香 ·奇妙 ·连载 ·201万字
罪无可赦
罪无可赦
“我死去,并不是你们的胜利,顶多证明庸才对天才发动了可怕的战争……你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剿灭异己,颠倒黑白……你们笔下的史书记录我鲸吞一切,横行霸道,压制弱小。多年后,我的优点会变成缺点,唯有借我之手得到正义的人,将铭记我的功德。”——摘自本世纪最负盛名的天才语录。
形骸 ·推理 ·完结 ·146万字
8.4分
玄门妖王
玄门妖王
【最火爆】身负洪荒,天赋异禀,玄门之术,样样精通。二十出山,拳打宗师、脚踢泰斗、名扬华夏,雄震九州!我叫葛羽,一路荡平不平事,你不服,尽管来!
紫梦幽龙 ·奇妙 ·连载 ·855万字
7.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