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589章)
这是穿越者带领小门派崛起的故事。 凡人流种田争霸文,无系统。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争位

在中土大陆北方边缘继续往北的地方,是无尽的黄沙和戈壁。这里被中土人称为北方大沙漠,也被称为无尽沙海。

这里虽然荒凉偏僻,人口稀少,但还是有着众多的修真势力。

小小的太乙门,就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家。

就在两天之前,孟章成为了太乙门新任掌门。

此刻,孟章双腿盘坐在蒲团上,像个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脸上神情不断变化,心中更是思绪万千。

作为太乙门的新任掌门,孟章在门派大殿之中,已经静坐半天了。至于太乙门中的各项事务,他此时一概不想处理。

反正太乙门不过是巴掌大一个小门派,地盘不大,门中弟子不过寥寥十来人,门中自然也没有多少需要急着处理的事务。

此时的孟章心中,前任掌门,也是他的恩师兼养父玄灵道长的音容笑貌,不断在他心中浮现。

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具身体还是一名婴儿,一眨眼的功夫,十六年就过去了。

在玄灵道长的养育和苦心栽培之下,孟章不但完全融入了这个叫做钧尘界的世界,几乎不再怀念地球上的生活,而且还成为了一名炼气四重的修真者。

在孟章的恩师玄灵道长生前,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对孟章说过。太乙门这样的小门派,根本就容不下孟章这样的天才。

传承几乎流失殆尽,门中没有太多修炼资源的太乙门,对孟章来说,根本提供不了什么助力,反而耽搁了他的修行。

如果不是心中私心作祟,实在放不下太乙门的一切,希望孟章能够重振太乙门,玄灵道长早就将孟章送到其它大门大派了。

以孟章上品灵根的资质,就算是那些拥有金丹真人的大门派,也会争抢不已。孟章只要一入门,不说真传弟子,一个内门弟子的待遇,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上乘的修炼功法,充足的修炼资源供应。以孟章的天赋和努力,他现在起码已经有着炼气期圆满的修为了。

可惜,玄灵道长心中对复兴太乙门的那点奢望,以及孟章对玄灵道长的感情,让他留在了太乙门之中。孟章也如同收拢翅膀的雄鹰一般,不得伸展,只有暂时蛰伏起来。

一阵阵刺耳的争吵声,从大殿外面传了进来,而且越来越近。被打断思绪的孟章,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大殿的大门被重重的推开,两道身影毫无停留的跨入了大殿之中。

领头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大汉,方面大耳,满脸厚厚的胡须,迈着大大的步伐,一副粗豪的架势。

跟在大汉后面的是一名留着山羊胡,满脸阴鸷之色的老者。两个绿豆大小的眼睛灵活的转动,一看就是心思复杂的家伙。

早就吩咐过门中弟子,自己要在大殿之中追思上代掌门,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打搅自己。可是这两个讨厌的家伙,分明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就这么粗鲁的闯了进来。

毕竟还有几分顾忌两人的身份,孟章压下心中的不快,客气而又疏离的招呼起来。

“真灵师叔,方猛师兄,不知二位有什么大事,这么急着闯进来?”

眼见孟章端坐在蒲团上面一动不动,将掌门的架势摆的十足。那名粗豪大汉,也就是玄灵道长的大弟子方猛,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生硬的说道:“孟章师弟,我们太乙门现在虽然没落了,但毕竟还是名门正派,讲究一个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你身为师傅的小弟子,却越过我这个开山大弟子,继承了太乙门的掌门之位,实在是不成体统,难以服众。”

“为了你好,更为了太乙门的前途着想。小师弟,你还是将太乙门的掌门之位交出来吧。”

面对这样毫不遮掩的上门逼宫,孟章心头火起。不过,考虑到方猛的粗鲁本性,孟章还是大度的没有和他计较。

一个多月以前,孟章的授艺恩师,太乙门的掌门玄灵道长,被双丰谷征召,和众多修真者一起,前往讨伐一支流窜的沙怪群落。

两天之前,双丰谷的使者,来到了太乙门之中,带回了玄灵道长战死的消息。

根据玄灵道长的遗言,在双丰谷使者的见证之下,作为玄灵道长关门小弟子的孟章,继承了太乙门的掌门之位。

当着双丰谷使者的面,门中没有人反对孟章继承太乙门掌门,更没有人敢闹事。但是双丰谷的使者一走,门中不同的声音就出现了。

方猛作为玄灵道长的开山大弟子,一向以玄灵道长的正宗继承人自诩。在他看来,玄灵道长死后,自己理所当然的应该继承太乙门掌门之位。

也不知道这个平日里面在门中不声不响的的小师弟,什么时候迷惑了师傅,让师傅在临死之前,居然将太乙门的掌门之位交给了他。

“还真是咬人的狗不叫。”方猛心中骂道。

眼前孟章面无表情,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要求,让方猛发怒了。

“孟章,你何德何能,居然窃据太乙门的掌门之位。师傅肯定是老糊涂了,临死之前昏了头,才会将掌门之位交给你。”

“太乙门掌门这个位子,你是坐不稳的。小师弟,你将掌门之位交出来,等师兄我成为了掌门,也不会亏待你。”说到这里,方猛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

“没脑子的蠢货,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孟章心中骂道。他也懒得同方猛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说了几句。

“大师兄,师弟我继承的掌门之位,可是有着双丰谷使者的见证。你图谋不轨,想要争夺掌门之位,你是要违抗双丰谷使者,还是要反对双丰谷啊?”

双丰谷是周围区域的统治者,门中修士众多,还拥有多位筑基期修士,而且属下附庸的门派家族不少。

太乙门这种不过十来名弟子,连炼气后期修士都没有的小势力,在双丰谷面前不过就是一只蝼蚁。

借方猛十个胆子,他都没有反对双丰谷的勇气。

当然,方猛虽然脾气不好,但不是傻子。他心里也是知道,孟章这是在扯大旗作虎皮,拿双丰谷压自己。

双丰谷将玄灵道长的遗言带回来,并且保证了遗言的实行,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至于太乙门日后如何,多半都是懒得过问的。

毕竟像太乙门这样的附庸小势力,在双丰谷统御范围之内数量不少,双丰谷可没有那么多精力来一一过问。

只要太乙门不跳出来造反,能够保证每年的供奉如数上缴,双丰谷多半不会过问太乙门的内部事务。

但是双丰谷毕竟威名赫赫,让方猛心中有几分顾忌。而且方猛心中还是有几分天良的,并不愿意和同门自相残杀。

眼见孟章神情坚定,并无丝毫让步之意,显然是下定决心做这个太乙门的掌门。方猛也就不再多做纠缠,同样下定了某种决心。

“小师弟,以你的本事,太乙门落到你的手里,想必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这个掌门之位,我也不同你争了,免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欺负你这个小师弟。”

“从此之后,我方猛退出太乙门,与太乙门再不相干。小师弟,你日后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方猛也不再多说,居然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别看方猛话说得漂亮,真要动手,他虽然修炼的年头多上不少,但是对上孟章这个小师弟,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

方猛三十多岁,才不过炼气四重的修为,而孟章不过十六岁,就同样有着炼气四重的修为。而且孟章修炼的还是太乙门中修炼难度最大的《少阳气功》。若论斗战的威力,《少阳气功》还在方猛修炼的《黄沙诀》之上。

既没有战胜孟章的把握,凭借大师兄的身份又压不住孟章,脾气暴躁的方猛更不愿意屈居人下,居然就这样脱离了太乙门。

孟章也懒得同方猛这样的粗人计较。天要下雨,方猛既然下定决心要走,孟章更不会挽留他。

大家好歹同门一场,好聚好散,总强过同门相残,自相残杀。

目送大师兄方猛离开大殿,孟章的目光转向了真灵道长。比起脾气暴躁,直来直去的方猛,真灵道长这个老狐狸,才是真正的麻烦。

在孟章的师傅玄灵道长生前,真灵道长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为了争权夺利,争夺修炼资源,真灵道长在太乙门之中,常常兴风作浪,和玄灵道长明争暗斗。

真灵道长不过炼气五重的修为,实力远不如炼气六重的玄灵道长。但是这个诡计多端的家伙,靠着各种阴险的小手段,确实给玄灵道长舔了不少的麻烦。

为了门中安定团结,也为了照顾师兄弟之情,脾气温和,一副老好人做派的玄灵道长不但没有仗着实力强行压制真灵道长,反而对他多有忍让。

玄灵道长的好心并没有换来真灵道长的体谅,反而让这个家伙变本加厉的在门中作怪。

玄灵道长生前,真灵道长还多有顾忌,不敢太过分。现在玄灵道长过世了,这个家伙立即就跳出来兴风作浪了。

虽然平日里少言寡语,而且和其他同门也并没有密切的来往,但是孟章并不是糊涂人,而是将门中的各种事情都默默看在眼里。对于真灵道长暗中的小动作,他看的太过清楚了。

今天方猛这么急吼吼的跳出来逼宫,除了方猛本身的性格之外,其中肯定少不了真灵道长的挑拨。

既然已经看透真灵道长的为人,孟章也懒得同他虚与委蛇,而是直接问道:“师叔来找我,有什么要事吗?”

看着方猛负气脱离太乙门,真灵道长心中暗自高兴。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惋惜不已的神情。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大家都是同门兄弟,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啊……”

叹息了半天,真灵道长才对孟章说道:“孟章师侄,虽然今天方猛师侄太过冲动了。但是呢,太乙门这座小庙,确实太过委屈师侄你了。”

为了保护孟章,玄灵道长生前,并没有向门中其他人透露过孟章有着上品灵根资质的事情。门中其他人,都只是知道孟章灵根资质很好,大概是中品灵根。

实际上,就算是中品灵根这样的资质,在双丰谷周边区域,已经算得上非常好的资质了。像太乙门门中的弟子,基本上灵根都不怎样。在下品灵根之中,都算是歪瓜裂枣。

“孟章师侄,以你的灵根资质,确实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前途。像去年路过太乙门的安前辈,就非常欣赏你。”

真灵道长口中的安前辈,说的是大名鼎鼎的安家家主安磊。

去年的时候,安家家主安磊路过太乙门,无意中发现了孟章这块良才美质。虽然并没有看穿孟章上品灵根的资质,但只是孟章表露出来的潜质,就让安磊大生爱才之心。

安磊当即就当着太乙门众人的面表态,想要将孟章带回安家,收为自己的亲传弟子,并且可以将自己的爱女许配给他,让他真正成为安家的核心弟子。

孟章的这番际遇,可是让太乙门中不少人心中羡慕不已。这可是天降奇缘,人财两得啊。

要知道,河东安家,可是拥有数位筑基期修士,和双丰谷同样层次的修真大家族。

像太乙门这样的小门派,向安家这样的大势力输送优秀弟子,在整个修真界,都是一件非常常见的事情。

对于孟章来说,能够进入安家,那就等于是鲤鱼跃龙门,跳出了太乙门这个小池子。

但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孟章却自动放弃了这份天降的机缘,婉拒了安磊的邀请,执意要留在太乙门之中。

还好安磊气量恢宏,颇有上位者的气度,并没有因为孟章的拒绝发怒。反而留下话来,如果孟章什么时候改变了想法,安家随时欢迎他。

安磊离开之后,太乙门中不少人,都笑话他是傻子,白白放弃了大好的机缘。当然,孟章对师门的忠诚,对恩师玄灵道长的感情,却被某神秘存在暗暗看在了眼里。

“孟师侄,你因为和玄灵师兄的师徒之情,放弃了不少的机缘。现在师兄已经逝去,太乙门也不应该成为你的羁绊。以师侄你的资质和才情,应该拥有更好的未来。”

“以师侄你的潜质,如果能够有更好的环境,早就一飞冲天了,是太乙门耽误了师侄你啊。”

“师侄啊,你的前途在远方……”

真灵道长一副完全为了孟章的表情,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放弃太乙门掌门之位,去加入其它更有前途的大门派。

“说的这么好听,还不是为了独霸太乙门这点基业。”孟章对真灵道长腹诽不已。

看穿真灵道长图谋的他,和真灵道长敷衍了几句之后,就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既然师傅将太乙门掌门之位交给了我,我就要对太乙门负责。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对不会放弃太乙门掌门之位。”

说完之后,孟章就闭口不言,无论真灵道长说什么,都不再理会。

眼见孟章不为自己的言辞所动,真灵道长说了半天之后,就悻悻然的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