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9章)
颓废学生何知乐暑假收到一部手机,开机后只有一个倒计时界面——“您的死亡时间为72小时后”。 本以为是恶作剧,却出现了更多诡异的迹象:阳台绿植一夜枯萎、冰箱里长满紫色苔藓、家门口堆满死猫、电脑反复重启、马桶里爬出人形怪物……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死亡倒计时

天已经黑了,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的光亮着。房间里安安静静,能听见鼠标的点击声,吧嗒又吧嗒。

何知乐带着大耳机,坐在电脑前打吃鸡。

“吃鸡”是大逃杀游戏的俗称。所谓大逃杀游戏就是许多人聚集在一个地图里,靠着捡拾道具和武器,互相逃跑和杀戮,直到留下最后一个人活着。

何知乐打吃鸡已经是老手了。技术蛮棒。并不是天赋,有兴趣,打的多,唯手熟尔。

某天闲来无事,他专门去搜了一下吃鸡一词的来历。搜索结果叫他大吃一惊。

“吃鸡”的由来是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中有一种晚餐,简单管饱,主要是三块鸡肉和一些土豆配菜。当时两美元就是赌场中的一个标准赌注,而这个鸡肉晚餐的价格就是1.75美元。

很多落魄的赌徒都是压上全部身家去赌博,对于他们来说,下一场能够获得最低赌注胜利者,就能够吃一顿“鸡肉晚餐”。因此“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就是运气好的胜利者庆祝时说的话。

很多年后何知乐回忆起今天,觉得自己打吃鸡游戏非常应景。因为多年后自己也成了那种押上全部身家的赌徒,赌的不是鸡肉晚餐,而是自己的命。

屏幕的光照亮了何知乐的脸,那张脸因为长期熬夜而变得焦黄无神。

暑假已经过去了一多半,开学就是骇人的高三。

暑假放假前,何知乐还立誓要在假期发奋学习,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完成从学渣到学霸的历史性超越。放假后他却立刻得了失忆症,完全忘了当初刻苦学习的誓言,每一天都以打游戏到深夜的形式结束。段位节节攀升,脑子越来越空。

今天又是打游戏到天黑的一天。何知乐头发乱糟糟的,表情无精打采,不时还看看窗外走走神,似乎是在做什么很无聊的事。这个九十九块钱的游戏他已经打烂了,技术高超,套路熟悉,吃鸡像点鼠标一样容易。

打这个游戏纯粹是为了消磨时间。

要不然又该干什么来消磨时间呢?

此刻屏幕上,游戏已经到了决赛圈。何知乐操纵着人物,伏在草丛里等待敌人出现。

剩余人数显示是“2”。三个队友已经全死了。场上除了何知乐,还剩最后一个敌人。

何知乐没有看到敌人,大概敌人也像他一样,趴在某处草丛里阴阴地等着偷袭他。

何知乐一点都不慌,表情稳如老狗。他趴在天命圈的中央,还有半分钟就要缩圈,敌人如果在圈外,等下肯定要站起来,快跑到他这里。那时候敌人就暴露了,像靶子似得,打死就赢了。

耳机里突然响起了语音,是已经成盒了正在观战的二号。

“我看到了。”二号说。

何知乐一愣。二号观战了十几分钟了,但一句话没说,何知乐还以为二号已经走了。原来一直在观战窥屏。

“210方向,狙他!”二号立即又补充。

何知乐精神一振!

他精神一振并不是因为知道了敌人位置,而是因为刚刚听到的队友语音……那竟然是个女声!

声线优美的女声!听声音就像个很漂亮的御姐辣妹!

“哪个方向?”何知乐明知故问。二号刚说完,他就已经看见了敌人,之所以又问一遍,只是想再听听二号的语音。

许多打游戏的男生都或多或少有些牲口,听见有女队友的语音就会心情雀跃。何知乐也不例外。尤其是声音好听的,更是叫人喜上眉梢。其实这种喜悦非常愚蠢,总有许多人同时有着天使的嗓音和恐龙的体型。即便声优们也不是个个貌美如花,路人脸的大有人在。

可何知乐明知故犯,就是想听好听的声音。所以乐此不疲地套话。

“210!”二号急忙重复了一遍。大概很想赢。

真好听。何知乐心说。

何知乐心里快乐的小兽跳出来了。听到刚刚二号这一声“210”,何知乐就推断出:二号一定是一个肤白又貌美的妹子,长发妩媚,身材姣好,貌塞西施,身如蒲柳,属于那种走在街上所有路人都想偷拍的美女……好了纯属胡扯,一句210能听出来个屁?但这样YY一下可以心情舒畅嘛。

“我换个隐蔽的位置,稳妥点。”何知乐很狗的说到,控制人物慢慢向左爬。美其名曰稳妥点,其实他只是不想结束这一局。磨磨蹭蹭。

二号接下来却沉默了。何知乐略微有些失落,控制人物爬了几秒,听不到二号说话催促,又无趣地停下。

“你技术挺好的,你快点打完,我加你,我们再开一把。”二号忽然又在耳机里说,“行吗?”

闻得此言,何知乐眼里慵懒的光瞬间凌厉起来!

换狙击枪!

起身!

开镜!

开枪!

子弹破风,一枪爆头!绝杀!

两秒内一气呵成!

键盘和鼠标的响声如同流水般顺畅,何知乐电光火石地完成了一次媲美职业选手的操作!敌人喷出血雾翻倒在地,只剩冒烟的盒子。

胜利吃鸡!

“好。”何知乐这才有空说话,声音有些颤抖。他太激动了。声音这么好听的妹子是宝贝,在游戏里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但眼下对方竟然赏识自己的技术,主动要求再来一局。怎能不痛快表现?

何知乐情不自禁地想吹口哨,他会吹清丽婉转的流氓哨,但想起来自己戴耳机开语音,或许对方妹子能听到,又刹住了。被听到就显得自己太猥琐了些,搞不好妹子反感就删好友了。

QQ消息框忽然跳了出来,几乎把何知乐吓了一跳。

何知乐平时虽然一直挂着QQ,还把状态改为“Q我吧”,但其实挂上一个星期也不会有什么消息。有消息也往往是群消息,群里一群人热闹的聊天,但内容和自己无关,也插不进话去,何知乐后来干脆把群消息屏蔽了。QQ账号随即像死了一样再无动静。

可今天又有消息了。真是久违。

“挖坟能手尹公主”请求加您为好友。

何知乐下意识点了确定,随后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个鬼畜的网名。看样子这是个女生。不过……“挖坟能手”?一个好好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有这么画风狗血的昵称啊?

何知乐没有在QQ上过多停留,立刻又切回游戏界面,声线甜美的二号队友妹子还等着他呢。

下一秒何知乐就愣住了,他看到了二号队友的ID,“挖坟能手尹公主”。和QQ上刚加自己的人一模一样。

何知乐脑子还没转过来,QQ消息框又弹出来了。是挖坟能手尹公主。

“临时有点事,我先下了,改天再约一把。”对方放了鸽子。

“哦哦好的。”何知乐打字过去。略微有些失落。

挖坟能手尹公主的头像立刻黑了下去,下线了。似乎真的有急事。

什么急事呢?可能是……在坟里遇到粽子了吧?何知乐看着那个昵称在心里吐槽。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漂亮的女盗墓贼坐在阴暗的坟坑里,抱着笔记本电脑打吃鸡的画面。

何知乐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想起来这事不对:

她本来是个匹配一起吃鸡的队友,是怎么知道自己QQ号的呢?

难道是熟人吗?只有熟人才会知道自己QQ吧?随即何知乐就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原因很简单,根本没有会主动来找自己的女生。

何知乐长相普通,又比较内向,患社交恐惧症多年,在女生面前沉默寡言。

沉默寡言的人总会被认为不好相处,于是女生们就对他敬而远之。加上何知乐成绩较差,长年蜗居于教室的最角落。存在感几乎为负值。没有女生会和这样闷而无趣的男生产生友谊。

退回来讲,即使这个“挖坟能手尹公主”真的是自己认识的某个女生,知道自己QQ号,但是细想还是不对。

她又是怎么刚刚好匹配到和自己一队吃鸡的呢?

要知道,同一时间全网有几百万人在吃鸡,每一秒钟点击匹配的少说也有几万人,几万人里刚刚好就匹配到一起……这概率太不可思议了。

这种事真的可能发生吗?

奇怪。有蹊跷。

肚子叫了起来,打断了何知乐的思绪。这才想起来晚饭还没吃。游戏宅的生活,吃饭时间不固定是常有的事。

何知乐拉开电脑桌的抽屉,把几包薯片和一瓶肥宅快乐水丢到桌面上,撕开包装袋吃了起来。

这就是他的晚餐了。很不健康但能量很足,足以补充他一天打游戏的消耗。吃了几口觉得渴了,何知乐于是去拧饮料盖子。吨吨吨地灌。

家门忽然被敲响!

家里除了何知乐外没有人,一直静悄悄的。突然听到响声,何知乐吓了一跳。

不对!说是敲响,不如说是砸响!敲门的人用了很大力气,用拳头猛力捶门,那动静听上去仿佛门外是个土匪,正准备入户抢钱!

“有人在家吗?来签下快递。”门外喊。

原来是快递员。

“来了来了!”何知乐扯下耳机,从电脑桌前跳起来,踩上拖鞋冲去开门。

前两天自己在网上订了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准备开学上高三用的。几乎全国高三党都会买这么一套书,就好像所有的演员都会买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一样,是一种职业标配了。能不能做完倒无所谓,但一定要买,这是个必需的仪式。

现在看样子是到货了。

跑到客厅时,何知乐看了一眼墙上的表,11:36,已经半夜了。

没想到这么晚还送快递。怪不得这个快递员砸门这么响,大半夜还回不了家,反而东奔西跑的加班,想必他心情十分不爽。

打开门,何知乐愣了一愣——门外空无一人。

楼道里的声控灯坏了,一片漆黑。何知乐扭头看看旁边的电梯,电梯边上有楼层显示,数字正在跳动,54321,说明电梯正在下楼。

何知乐跑过来也就五六秒的功夫,快递员竟然走了。

何知乐有些无语,现在快递小哥都这么忙的吗?几秒钟都等不了?

快递员走了,快递留了下来。

黑色的包裹放在门口的地毯上。何知乐捧起包裹,有些诧异。本以为是自己订的辅导书到货了。但手里这个包裹就像小学语文课本一样小,肯定装不下大本的辅导书。

包裹里是什么呢?

何知乐挠挠头,关门回屋,打开灯,拿剪刀拆包裹。

包裹拆开,里面是一个塑料膜密封好的手机盒。何知乐更吃惊了,自己没有买过手机啊?

何知乐怀疑寄错了,不敢再拆开,而是扯过旁边的快递单子看了一眼。收件人一栏清楚地写着“何知乐”。

何知乐挑了挑眉毛。

没寄错?是给我的?

何知乐又看向寄件人一栏。

“天幕”

何知乐先是愣了愣,随即乐了。好鬼扯的名字,到底是谁搞这么一出恶作剧啊?

何知乐在脑子里想了几个名字,又一一划去。没想出谁会做这种事。白白送来一部手机还自名“天幕”。

不管了,先拆手机盒。

何知乐打开手机盒,把手机倒了出来,一部红色的苹果xr。市场上卖7999,对何知乐来说贵的吓人。何知乐拿着那部手机翻来覆去地看,觉得烫手的很。

何知乐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喜上眉梢。

开机看看吧。管他谁寄来的,先玩玩再说。这么贵的手机还没用过呢。何知乐美滋滋地想。

何知乐试着按开机键。本以为要长按才能开机,但竟然只一按屏幕就亮了。

这部寄来的手机竟然是开机的?

何知乐看清屏幕的一瞬间,笑容僵在了脸上。

屏幕上没有什么绚丽明艳的壁纸,甚至也没有任何APP图标。只有一片亮的晃眼的纯白色,白色中间一行硕大的黑字。

“您的死亡时间为72小时后。”

何知乐皱紧眉头,怀疑自己没看清,瞪大眼重新看了一遍。

他感觉血管里泛起凉气。手机屏幕还是亮到晃眼的白色,中间一行刺眼的黑字。

“您的死亡时间为72小时后。”

何知乐傻了,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诡异的手机壁纸。

那行黑字像是有魔力一样,何知乐不由自主地一遍遍反复的读,越读心脏跳的越快。读了十几遍以后,他才突然醒了似得反应过来,不再着魔似的盯着那一行字看。

何知乐不由自主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像是摸到了一块发红的热铁。

恶作剧吧?何知乐脑子里跳出来这个想法。

何知乐犹豫了一下,又拿起那部手机。看着屏幕上刺眼的字。

对,一定是恶作剧,拙劣的恶作剧。肯定是哪个玩心重的同学设置了这个手机壁纸来恶搞自己的。何知乐这么想着,刚刚心里那股害怕的感觉又渐渐压了下去。心跳没那么快了。

何知乐干笑几声,有点给自己壮胆的意思。

“无聊。”何知乐自言自语,掩饰自己的一丝丝心慌。

何知乐长按屏幕,想换个壁纸。

手机没有反应。

再按。

还没有反应。

何知乐皱了皱眉头,把手机放在一边,到电脑上百度搜索,“如何换苹果xr的手机壁纸?”

何知乐照着搜出来的方法,皱着眉头继续鼓捣手机,想把那个该死的壁纸换掉。但翻来覆去地鼓捣半天,竟然没换成。手机就是死活没反应。石头似的。

何知乐纳闷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试图换壁纸的时候他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个手机上……没有任何的APP和应用图标,连打电话拨号的图标都没有。

各种APP的图标没有了还可以理解,可能是恶作剧的人给删掉了。但相机和电话的图标没了就奇怪了。何知乐知道这些图标是每部手机出厂自带的,而且没法卸载。卸载了手机就报废了。

可现在,自己手里这部手机真的是一干二净,除了壁纸什么都没有,就像一个发光的方灯。

何知乐犹豫了一会,决定先不去管这部手机。时间已经不早了,该睡了。

其实平时何知乐都是玩到累再睡,根本不管几时几点。但这个手机莫名搞得他有些心慌疲惫,失去了熬夜打游戏的兴致。干脆睡觉。

至于是谁的恶作剧,明天早起在QQ里问问吧。

何知乐把手机屏幕熄灭,放在桌上,随后关了电脑,上床关灯。

何知乐很快就睡着了。细微的鼾声均匀。这个暑假他一直趴在电脑上没日没夜地打游戏。体力消耗大,沾枕头就能睡着。

睡着没几分钟,久违地做梦了。

他梦见……一片白皑皑的冰原,还有蓝的发黑的无边海洋。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同样的冰原,梦到过多次。

何知乐没去过极圈,可梦里的景象清晰而真实,仿佛某种回忆。

无数白色的山峰在海里高高耸立,形状像是史前生物的骨骼,又像是通天的白石柱。海上的大风呼啸着冲上陆地,掀起一地的积雪。空旷的雪野上景物寂寥,一个人影都没有,半点绿色也找不到,俨然一片死地。

只有几只北极熊在湛蓝的海水里游泳,在海面上他们看上去就像漂浮的冰块。很远的地方传来一种悠长嘹亮的啸声,那是巡游的鲸群在唱鲸歌。

又梦到北极了。

何知乐经常梦到北极。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父母在北极。

何知乐的父母都是动物环境保护组织的成员,负责保护北极熊和海豹海狮,偶尔还研究一下鲸鱼和长相奇怪的海底生物。

人类虽然已经开始野心勃勃地探索外星,但实际上连自己星球上的深海都没有探索清楚。预计有几十万种海底生物还没有被人类登记在册。

“它们就像山谷里的宝石,没有人知道,但就在那里。我们的工作就是寻找宝石。”

何知乐的父亲曾经如此向儿子形容寻找极地生物的工作,听上去父亲对这份工作有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幸福,否则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以浪漫的腔调来描绘。一般的父母通常对自己的工作厌倦,总是教育子女说“我这工作可苦了,你好好学习,将来千万别干这个。”

何知乐的父母偶尔会给何知乐发消息,通常是几张照片,照片上是形状奇怪如同外星生命的海底生物。那都是何知乐的父母新发现的未知生物。要么捕捞于北冰洋的洋底,要么偶然发现于雪山之巅的石缝里。

北极圈的航行并不是简单的出海,需要大艘的破冰船,需要囤积物资和人手,需要考虑洋流和季风,因此出海一次就要好几个月。于是从小到大,何知乐的父母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给何知乐留足了钱,让何知乐自己在家里独居。

让自己的亲儿子从小独居,听上去很像是一对没心没肺的爹妈。好在小区里什么都有,小卖部、菜市场、诊所,下楼走走就到,生活很方便。于是虽没有父母的陪伴,何知乐倒是也健康地长大了。

小的时候何知乐觉得父母的工作不好,虽然似乎很赚钱,也很有意义,但是没法来参加自己的家长会,也没法像同学的父母一样,带着孩子出去春游和逛游乐园。

渐渐的何知乐长大了,改变了看法,小时候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独居其实是有很多自由的,比如假期可以通宵彻夜地打游戏,而不怕有人唠叨。考试考了班级倒数,别的同学要回家挨棍子吃巴掌,何知乐毫无这种顾虑。

静悄悄的卧室里,手机忽然响了。

不是快递送来的手机,而是放在枕边,何知乐自己的手机。

手机响了几秒,何知乐被吵醒,不耐烦地伸手摸过手机,困倦地睁开一条眼缝。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地址显示是“XZ山南”。

XZ的号码?肯定是打错了吧?自己并不认识住在XZ的人。

“喂,你打错了。”何知乐接通,言简意赅地说。

刚要挂电话,手机里传出一句话,让迷迷糊糊的何知乐瞬间清醒。

“是何知乐吧。”

何知乐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没想到对方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这电话显然不是打错的。

“您哪位?有什么事吗?”何知乐心里奇怪,哪有凌晨时分打电话的?

“我有时候会想,提前预知自己的死期,或许可以去做一些让自己不留遗憾的事。其实挺幸福的。你说对不对?”电话那头的男人淡淡地说,口气像是在拉家常,说出的话却叫人毛骨悚然,“你还有七十一小时的寿命。”

何知乐瞪大了眼睛,眼神流露出惊恐,下意识地把手机从耳朵边拿开,看了一眼屏幕又拿回耳边。

“喂你到底谁?不要恶作剧了,一点都没劲!手机是你寄来的?”何知乐觉得后背上起了一后背的鸡皮疙瘩,强忍恐惧说道。何知乐一直在心里拼命暗示自己,那部有死亡倒计时的手机压根就是个恶作剧。但其实之所以心里这么想,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害怕,是种掩耳盗铃的逃避。就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一样。

实际上在心底里,何知乐已经感觉到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自己恐怕真会有……什么致命的危险。

如今这个电话彻底击碎了何知乐心里的侥幸。他开始慌张起来。

“我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你,不要逃跑。制造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已经派了重兵包围你。他们都在你周围的地方。乔装打扮,不易发现。你一旦露出要逃跑的迹象,他们会直接击毙你。你连七十一个小时都没得活。”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静,说出的话却叫人颤抖,如同恶毒巫师的咒语,“啊不,你现在只有七十个小时零五十几分钟了。看到我给你的手机上面的倒计时了么?我已经给你下了必死的诅咒,三天后,中元节的夜里十二点整,对你的诅咒会生效。”

“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搞错了?”何知乐嘴唇开始颤抖,用力憋着满心的恐惧和愤怒,他很想对着电话那头大喊大叫,吼他辱骂他,但他没有,他知道只有冷静下来,和对方谈谈,事情才能有转机。

“你当然不认识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的。”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你觉得莫名其妙吧?没招谁没惹谁,自己成了刀板上的肉。可猎物都是无罪的,杀死你是因为你有价值,而不是你犯了错。”

“中元节是个特殊的节点。要制造一些邪物,必须在那天献祭。你就是祭品。这事情很复杂,你无需知道。你要明白的是,你的用处,就是在中元节夜里十二点死去。”

两秒钟的沉默。

何知乐气的直吐气。电话那头的人听上去就像个偏执狂和神经病。说着神神叨叨又莫名其妙的话,听着却恐怖。要命的是,他也可能真是什么恐怖分子,有害死自己的能力。

“再见。”对方语气丝毫不变,“提醒你,如果你还觉得我是恶作剧,这两天可以多留心一下家里。我给你下的必死诅咒非常强力,会有一些征兆的。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总之是一些可能挺吓人的异象。”

何知乐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觉。他不愿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威胁,可对方认真的态度不像是开玩笑。阴森的感觉在心里泛滥。何知乐一边拼命地理解电话里那些话的意思,一边焦虑地不停搓鼻子。这事搞的他又懵又恐惧。

“你其实应该谢谢我,虽然我终结你的生命,但我也会让你看到一些绝大部分人终生无法看到的东西。”男人在电话里不紧不慢地说。

电话挂断了。

何知乐拿着手机坐在床上,不停地喘粗气,面色惊恐又愤怒。屋里一片黑暗,只有一丝外面路灯的微光,透过轻轻飘动的窗帘照进来。

何知乐犹豫了一下,突然下定了决心,打开手机的拨号界面。点出三个数字:

“110”

他的手抖得在屏幕上点了七八下才点出这个号码。何知乐不会逞能,他确实被刚刚那通电话吓坏了。生活不是小说,受到死亡威胁时不该自己和敌人斗智斗勇。报警才是最大的保护伞。

电话拨出去了。

何知乐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正在拨号”,又变为“对方已振铃”。

何知乐没有报过警,不知道该怎么说。本来想趁还没接通的时间思考一下该怎么给警察叙述。但没想到只用了一秒钟,电话就通了。

“喂。”何知乐声音略微发颤。

电话里响起的声音却不是警局的人,而是刚刚通电话的男人!

“何知乐,别努力了。你的手机和电脑都已经被我的技术员黑掉了。你无论打谁的电话,都会是我的手机响起来。”男人说完就挂了,语气似乎有些不耐烦。

何知乐浑身都凉了。手哆嗦的几乎拿不住手机。连报警电话都打不出去,这让何知乐感到深深的恐惧。对方能量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绝非善类。

似乎是为了证明对方的话,何知乐忽然听到了电脑主机的响声。何知乐惊悚地发现自己已经关闭了的电脑自动开机了,仿佛有看不见的人刚刚按动了开机键一样。开机以后电脑屏幕闪了两下,又啪地一下黑屏了。看上去像是电脑活了,眨了眨眼,又闭上眼睡觉了。

有人远程控制着自己的电脑。

何知乐跳下床去,一把扯掉了电脑的电源插头。

何知乐觉得有些晕眩,站在床边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闭眼又睁眼,惊魂未定。

电脑桌上,那部红色的苹果xr毫无征兆的亮了起来,耀眼的白色界面,一行黑字分外醒目,像是在提醒:

“您的死亡时间为71小时后”

同类热门书
虚境调查员
虚境调查员
自古以来,虚境之中无数不可名状之物觊觎着现实世界。人类接纳它们的一部分,支付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正神,护佑人类,与人类共存共荣;人类排斥它们的另一部分,拒绝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邪神,猎捕人类,令人类恐惧疯狂。时光变迁,星辰易位,人类迈入了工业时代:这是最美好的时代,美好属于泰西列强;这是最悲惨的时代,悲惨属于被泰西列强奴役和压迫的民族。享乐者不再需要正神,受苦者已对正神绝望,本来躲在正神阴影之下的邪神逐渐浮现。处理浮现在人类文明世界边缘的小小异常的人,称之为“虚境调查员”。
棒香 ·奇妙 ·连载 ·204万字
我总是被谋杀
我总是被谋杀
“你在未来被谋杀了!”一条来自未来的微信,让三流推理小说作者卷入各类离奇案件中。一桩桩不可能案件不断上演。生死线交织命运的脉络,血色晚钟宣告历史的重生,唯有死亡不可避免我,总是被谋杀。【书友Q群:635581140】
黄金三章 ·推理 ·完结 ·100万字
9.4分
我能回档不死
我能回档不死
重生平行世界,这里却处处透着诡异……午夜十二点后不准进入卫生间。凌晨两点准时响起敲门声。一个披头散发、骨瘦如柴的女人总是背对着自己。遇到诡异事件了?还好我能回档!这是一个重生者在诡异入侵的世界里,步步为营,用奇葩姿势对抗诡异的故事。欢迎加入本书群641434073……新书《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已上传,请移驾支持!
夜行狗 ·奇妙 ·完结 ·171万字
8.5分
魔鬼考卷
魔鬼考卷
为了得到永生,男主高影和女主朱荪伶分别进入了2个不可思议的教室,并需要进行一次次的考试。但,这并非学校的普通笔试,他们被投放到一个个平行世界,将遇见无数的魔鬼,来解答考卷上一道道关于魔鬼现象的题目,当分数不足60,就会被淘汰!为了得到永生,他们将不断和魔鬼同行,直到他们二人宿命相遇的时刻来临……黑色火种最新原创副本无限流!
黑色火种 ·悬疑 ·完结 ·136万字
8.2分
恶魔公寓
恶魔公寓
一旦被恶魔公寓选中成为住户后,就必须强制完成十次生死任务,任务中必定出现难以理解的诡异现象,一旦无法完成任务就注定堕入幽冥!续写地狱公寓的剧情,但没有看过前作的人看本书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黑色火种 ·悬疑 ·完结 ·219万字
7.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