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97章)
身着青衣白袍,腰配横刀利刃,诛灭邪魔鬼修,唯我大梁御直

第1章 缘起

天空赤红如血,大地龟裂,处处烽火。

蒙国,这个草原上的帝国,曾经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景不再。

在这一片土地上,数十万军队和上百万的活尸正密密麻麻的交融在一起,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决战,昔日的放牧之地成了凡人与活尸之间的绞肉机。

风刃、火球、碎冰,无数的光束在活尸群中炸开,犹如一朵朵盛开的血花。

上千名青衣白袍的身影化作一道道流光在活尸群中进出,每一次碰撞都会激起一朵朵巨大的浪花。

“预备,放!!!”

一个满身铠甲上布满了血污的校尉挥舞着佩刀发出了怒吼,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呼呼!”

上百颗燃着熊熊烈火的巨石从投石机上投出,呼呼地砸向了海啸般涌来的活尸!

“轰!!!”

爆炸声震天撼地,无数活尸被砸成了肉沫。

“杀啊!!”

一个断臂处还滴着血的将军挥着大刀怒吼一声,狠狠地踢了一下马肚,便率先冲向了活尸!

“冲啊!!!”

稍作休整的士兵在将军的带领下再一次冲进了战场,和活尸们再度搅拌在了一起!

空气中弥漫着腥臭的血味,双方那歇斯底里的呐喊声让整个世界都颤抖了起来。

无数的生命就这样化为乌有,崩裂的肢体、支离破碎的躯干铺满了整个草原。

就在双方厮杀的难分难解的战场中部,一个巨大的祭坛上,两个满是血污的人正跪在地上,一边粗粗地喘着气,一边死死地盯着对方。

“陈小源!你不可能阻挡得了我,这是大势!!”

蒙国圣汗费力地撑着膝盖站了起来:“睁大你的眼睛看看!”

一袭青衣白袍的陈小源抹掉了嘴角的血污,抬头望去。

赤红的天空中忽然裂开了一道大口,在那漆黑的空间里,似有千万巨魔嘶吼。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的压迫感不但笼罩在小源身上,而且笼罩在所有浴血奋战的将士和御直身上。

“噗!”

因为抵御不住这股压迫感,成千上百的兵士忽然口吐鲜血,萎靡倒地,接着便被如潮水般涌来的活尸覆盖了。

“你输了,陈小源!!!”圣汗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着:“若是你现在投降,我们可以一起踏入新的世代!”

“还没有吧,我觉得还有机会。”陈小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长长地呼了口气。

他的身体很快燃起了熊熊的赤红火焰,在他身后祭坛下方,十数万活尸发出了渗人的嚎叫。

“不识抬举,那你就作为本圣汗新世代的第一个踏脚石吧!!”

圣汗双目一睁,浑身燃起了纯白的火焰,在他身后,数不清的活尸同样嚎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双方怒号了一声,身形一闪,同时化作一道流光对撞在了一起,宛如天地冲撞!!

“轰轰轰!!!”

“呃啊!!!!”

身后十数万活尸也嚎叫着扑向了对方!!

天地间顿时黯然失色,无数的嚎哭声忽然响彻天地。

巨大的爆炸中,浑身血污的小源倒飞了出来,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狠狠地砸在地上,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缝。

“咳咳。”小源呼呼地喘了几口气,费劲地从地上爬起,死死地盯着烟雾中的那道身影。

烟雾中,一个身影正步履蹒跚的走出,相比小源,他显然也不好受。

一尘不染的白袍早已染满了血污,破碎不堪。

“陈小源,你有这能力,为什么不愿意和我站一起,你知道,我才是对的,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千五百年后到来的那场浩劫做准备!

眼前的牺牲,都是值得的,都是应该的!

他们会为此感到自豪!

因为他们的牺牲,千百年后,人族,不,整个世间,才能延续!”

“醒悟吧!你不可能阻止我!”圣汗宛若癫狂。

小源漠然地望了一眼圣汗,便抬头望向那个被划破的天空处。

此时,无数长相狰狞可怕,身躯庞大的恶魔,正源源不断地从里面窜出。

御直们正驱动御步,化作一道道流光朝着他们攻去。

奈何实力和数量相差甚远,根本压制不住,恶魔踏入人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于是,抵御不住的御直纷纷兵解自爆,在似血的天空中,化作了一道道绚烂的焰火。

“小源,一定要赢啊!”

见身边的同袍一个个战死,一个青衣白袍的小丫头回过头望着小源,眼里含泪,却盈盈浅笑。

随后,她回过头,化作一道流光冲向恶魔处。

不多时,一声殉爆声传来,一丝小小的焰火在滚滚洪流中亮起,虽然微弱,但却划破了天空。

小源眼眶欲裂,浑身颤抖不已。

忽然,他的瞳孔开始变得赤红,头发一瞬化白,浑身再次燃起流光焰火。

只是这次的流光焰火中夹杂了一丝丝血气。

一把抹掉嘴角的鲜血,小源缓缓地站了起来,朝着圣汗一步步走去。

脚步所到之处,空气顿时扭曲,变得一片氤氲,空间似乎有撕裂之感。

地面先是化作焦土,随后化为尘埃。

靠近他身周围五百丈的所有活尸,恶魔,夜妇,瞬间汽化。

“狗屁一千五百年的浩劫,我根本不在乎。”

“我来这里。”

“不是为了拯救苍生。”

“不是为了大梁。”

“更不是阻止你。”

距离圣汗一步之遥,小源缓缓抬起头。

“十五年,北境的数十万军民、云梦城的十万百姓、上千名御直、指挥使、夫子和副阁主的命,还有我师父!”

“老子就是为了杀你才到这里来的!”

小源咆哮着猛地挥拳朝着圣汗砸去!!

“冥顽不灵!!”圣汗不退反进,同样以一拳回击!

“轰轰轰轰!!!!”

苍茫大地瞬间爆裂,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剧烈的爆炸声中,小源喷涌着鲜血倒飞而出。

“就这样了吗,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小源的意识渐渐消散:“对不起了,各位。”

......

十五年前。

北方蒙国势大,在吞并了周边几个小国部落后便把主意放到了相邻的大梁属国犬柔身上。

在屡次派遣使者命降不得后,蒙国顾不上是否会于大梁交恶,直接对犬柔发兵,并于半年之内成功吞并。

而那时,犬柔的使者才刚刚到达大梁都城求助,大梁朝廷尚未确定是否出兵。

犬柔灭国,王公贵族大臣皆殉国,仅一王女逃入大梁边境,不知所踪。

消息传到大梁都城后,天子震怒,即刻下令命大梁北疆镜王府出兵救援,另派遣使者前往蒙国,与之交涉。

镜王秦庭接令后,亲率3万骑军,火速驰援。

命副帅秦淮集结北疆广元,广收,广正,三卫步军10万,弩手2万,共计12万人马随后出发,北疆其余八卫十三城均进入备战状态。

先入犬柔的镜王与蒙国仆从军相遇于犬柔都城。

双方激战后,北境军大胜,便屯兵犬柔残都以待援军。

几日过后,蒙国大变,犬柔大变,北境大变,无数面目狰狞的活尸如决堤的潮水一般出现在北境军面前。

北境军全军覆没,统帅不知去向。

除个别城池得已残存苟延外,大梁北境,沦为人间地狱。

“叶大人,这是我们目前所能查到的部分了,我等无能。”

一名身着玄色劲装,腰挎着一把横刀的汉子抱拳跪地禀告着,在他不远处,一名头戴斗笠,一袭青衣的男子在正在仔细的拿着一块手帕拭擦着一块路碑上,残破的路碑上渐渐的漏出了原来的文字。

“贺家村,年少时我曾随我祖父出使犬柔,出关前,曾经过此处歇脚,只是没想到,这才几年光景,昔日的小村里,如今却已成了这断壁残垣、荒草丛生的地方”

青衣男子静静地看了一会石碑便转身踱步走近了汉子。

“起来吧,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你们密谍司能在这种地方查到这些也算是难为你们了,就到这吧,你们可以回去复命了,告诉你们的司丞,这是我欠的人情。”

“谢大人,我等马上回去复命。”汉子起身抱拳,犹豫了一下说道:“叶大人,还是随我等一起回城吧,此处毕竟。。。。”

“无妨,你们只管回城复命即可。”青衣男子负手在后,慢慢踱步走近贺家村深处。

“是。”汉子顿了一下,在身后抱拳,随即一声“嗖”,身影便已消失在原地。

青衣男子闲庭信步般走在贺家村早已荒废的村道上,已经很难想象当初的贺家村是如何热闹光景。

道路上散落着各种物件,行当物什,映着惨淡的月光,两边的荒草丛中偶尔露出一具残骸,与周遭的破败房屋的景象,似乎都在默默述说着当初村民们的惊慌失措。

“呦,大晚上的带斗笠,怎么,今晚的月光有点晒吗?”村道旁的一间破落的屋顶上突然传来一句戏谑。

青衣男子头也不抬:“怎么,这么喜欢在高处出现,是因为长得矮吗?”

“哈,站得高才能看得远嘛。”屋顶上的人也不计较,轻轻一跃,落在青衣男子面前。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个子不高,满脸坏笑,三十左右的男子。

一袭青袍随意的穿在身上,腰带随便的系着,显得松松垮垮,漏出了里面的白色内袍。

头发倒是整整齐齐的束着挽了髻,一根木簪轻轻的固定在发髻上,与整个人的散漫气质居然倒不显得突兀,反而有一些不羁的感觉。

“叶宜中,好歹也半年没见了,上来就这么说我,你公侯之家的贵族之风呢?”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青衣男子随手脱下斗笠,露出一张神情淡然,剑眉星目的脸。

一头青丝自然垂下,只是用发带稍稍的束着,一袭青衣,犹如遗世独立的散仙一般。

“啧啧啧,你我明明年纪相仿,不对,算起你还虚长我两岁,可为何看起来,你会比我年轻这么多,难不成我李辑在外奔波太多了?”

这名自称李辑的中年男子打量了一下叶宜中,有些疑惑地摩搓着自己的脸庞。

“多戴斗笠吧。”叶宜中随口一回,“你那边查的怎么样。”

“和你应该差不多吧,刚刚密谍司的话我听到了。”一听到入正题,刚刚还一脸坏笑的李辑也收起了散漫的语气,正色道:“我这边回来的情报也是这样,大体和所载一致,有两处地方不同。

“一是犬柔国君有血脉留下,且已经进入我大梁,只是尚未寻得踪迹。

二,北疆镜王秦庭,也许当初并非如世人所传一样,率部归降蒙国,个中疑点太多。”

“镜王军在犬柔都城不征下与蒙国仆从军有过一战,还取得大胜。”叶宜中沉吟了一下。

“在镜王身后还有副帅统帅的十数万大军正赶赴不征,战火亦不曾蔓延到北疆,这种情况下,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镜王秦庭怎会叛逃。”

李辑耸耸肩,双手一摊:“且不说镜王府世代忠良,为大梁镇守北疆,根本没有叛逃的理由,就是真要叛逃,等蒙国率军一到,北疆直接改旗易帜,然后联合蒙国,一举攻入大梁,这不是更容易吗,也不知道朝廷那班人在想什么。

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北疆镜王与十数万大军不知所踪,蒙国大军亦不知所踪,半月后,它们就出现了,瞬间冲破了北疆防线,北境军甚至都未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若不是吾威城守将不顾一切,命令关闭城中闸门,恐怕我大梁。。。

说道这,李辑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怜我北疆数百万百姓和那数万将士了。”

叶宜中神色清冷,看不出情绪起伏,他稍稍抬头望着孤悬在天上的那一轮弯月说道:“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

“是啊。”李辑眼盯着不远处丢弃着的一只布偶,走了过去捡了起来。

布偶身上沾满了泥土,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显得非常破旧,可能是一个小姑娘在跟随家里人逃离这里时落下的,只是不知道当时的小女孩有没有逃出去。

“好了,不想了,我们已经出来半年了,该回去复命了,这一趟也算是有收获。”李辑手捏着布偶,转身说道,“这仇,总要报的。”

月色更加惨淡了,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连一丝风都没有,时间仿佛停顿了下来,两人如常往外走去。

突然,叶宜中的脚步停了下来,李辑却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双手插在袖子里,依然往前走着,刚刚那只布偶被他挂在腰间,随着步伐在一摆一摆地摇晃着。

“嗷啊啊啊。。”

在贺家村村口石碑处,突然出现数十个衣衫褴褛的人,正嚎叫着一步一晃的往两人处走来,映着月光,撞入眼帘的这群人竟全身腐烂不堪,面目狰狞,一看便不可能是活人。

“别看了,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北镜,什么都不多,活尸最多了。”

李辑头也不回,双手拢着袖子,继续往前走着,仿佛对着身边的空气说道:“看着像是大梁的百姓,给他们个痛快。”

“是!”话音刚落,数名青衣男子突然出现在活尸上方,半空中,横刀出鞘,俯冲而下!!

同类热门书
钢铁皇朝
钢铁皇朝
一场绝密级的试验爆炸让萧铭来到一个类似古代的平行世界。在这个满是恶意的地方,他身为最不受宠的皇子,拥有着一块最贫瘠的封地。不过幸运的是,绝密试验中一个名为科技晶石的物品跟随他一起来到这里,让他拥有了升级科技树的能力。于是,他在自己的封地开始种种田,搞搞工业的悠闲生活。而面对他那些不友善的兄妹们,他一向遵循的格言是——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背着家的蜗牛 ·架空 ·完结 ·243万字
7.8分
唐砖
唐砖
张佳宁、王天辰主演的《唐砖》网剧2018年10月29日起爱奇艺全网独播,更多消息请关注公众号孑与不2......梦回长安,鲜血浸染了玄武门,太极宫的深处只有数不尽的悲哀,民为水,君为舟,的朗朗之音犹在长安大地回绕,异族的铁蹄却再一次踏破了玉门关,此恨何及?坟墓里的李世民眼见子民涂炭,该发出怎样的怒号?栏杆拍遍,只能见九州陆沉!胸中也充满郁闷之气,恨不能跨越历史长河,摘飞星,揽日月,让乾坤倒转。也罢,耳听得窗外鬼鸣啾啾,秋雨婆娑,剪一枝秃笔,为李唐盛世延篇,去掉阴暗的部分,我的大唐没有悲哀,只有金戈铁马的豪情,气吞日月的帝王,百战浴血的猛将,高冠博带的高士,温婉贤淑的皇后,父慈子孝,盛世延绵,这是我的大唐,我的《唐砖》。。。。。。。。。。。。。。。。。。。。。
孑与2 ·两晋隋唐 ·完结 ·446万字
8.2分
逍遥小书生
逍遥小书生
21世纪工科男,穿越古代成为一名穷书生。大脑里面居然装着一个图书馆,各种知识应有尽有!这辈子不说封侯拜相,怎么也得当个大官玩玩吧?迎着初升的朝阳,李易发下宏愿,勇敢的迈出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步。“站住!”高头大马之上,一绝色女子身着劲装,细细打量一番,素手轻挥:“绑了!”身后的凶恶山贼一涌而上……洞房花烛夜,看着推门进来的绝色女子……李易的宏愿发生了小小的改变。官居一品,算什么?封侯拜相,没意思!我可是要成为山贼王------的男人!书友群:686508501,欢迎大家加群!(郑重提醒:本书轻松使用,切勿较真!)
荣小荣 ·架空 ·完结 ·287万字
8.8分
极品家丁
极品家丁
【本书阅读方法】参考《唐伯虎点秋香》!年轻的销售经理,因为一次意外经历,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暮晓春来迟先于百花知岁岁种桃树开在断肠时......《桃花诗》,属于三哥!
禹岩 ·架空 ·完结 ·318万字
8.6分
汉乡
汉乡
我们接受了祖先的遗产,这让中华辉煌了数千年,我们是如此的心安理得,从未想过要回归那个在刀耕火种中苦苦寻找出路的时代。反哺我们苦难的祖先,并从中找到故乡的真正意义,将是本书要讲的故事。张佳宁、王天辰主演的《唐砖》网剧2018年10月29日起爱奇艺全网独播,更多消息请关注公众号孑与不2......
孑与2 ·架空 ·完结 ·383万字
8.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