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82章)
李驷是一个贼,而这是一个贼的江湖故事。 算是轻松的日常文吧,主角单身慎入。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下雨天总是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一天的长阳城雨下得很大,雨声过分的乱耳,噼里啪啦的,吵个不停。

雨珠大得如豆,落进城里,敲得地面水花不歇,淋得屋檐垂帘不断。

天是灰的,云低压的很,城是灰的,就连路边都没几株野草。

路上的人更少,是因雨来的太快,行道的都躲雨去了,连沿街小贩,都不剩得几家。

这剩下来的,只有三家。

一家是街头的面摊,有十几个人正跨坐在那吃面,许是江湖上的人,才都带着刀剑。一两个大马金刀,一两个凶神恶煞,一两个贼眉鼠眼,一两个气度斐然,总得就是四个字,鱼龙混杂。

不过想那面是真香,叫人吃得大口大口,时不时还要擦上一把冒出额头的汗。

一家是道儿边的茶馆,这下雨天,堂里实在是没有多少人,就一个老板,一个小二,一套桌椅,一个茶客,还只叫了一壶清茶,一杯一杯地喝着。

最后一家是街角的胭脂铺,老板娘半靠在铺子前,穿着花红裙装,身上的粉味儿是要多重有多重,隔着丈远都能闻个清楚。生的不美,却是浓妆重抹,手里拿着一只铜镜,搔首弄姿,照个不停。

这三家的人各干各的事,本互不相干,直到一个人,出现在了街里。

是一只白鞋,不轻不重地踩在了积着水的路面。

青石板上,水波微微一乱。

水中的倒影里,一个撑着纸伞的人缓缓走过。

伞檐挡着他的脸面,叫人看不清他长得是什么模样。

只见得他嘴角带着一点笑,笑得不深不浅,有几分温和,有几分儒雅。

他是个叫人看不透的人,因为他的笑很复杂。

他也是一个奇怪的人,因为他走路没有声音。

他穿着一件白布长袍,素得不行,只有那腰间挂着枚玉佩,看上去价值不菲。

细看那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字。

笔锋舒张,潇洒纵意,却又与玉佩浑然一体。

再细分辨,那其中写着的,却是一个盗字。

当这人微微抬起伞檐,看向到了街两边的人时,雨下得更大了。

他停在了路上,停在了路的中央,举着伞,摇了摇头,笑得轻声。

“你们六扇门的人捉人,定要这么声势浩大吗,叫我想装作不知道都难。”

雨声没有停,路上静得可怕。

雨点模糊了眼界,使这街上的景物,都似是半虚半实,半真半假。

好久,坐在茶馆里的一人有了动静,他拿着杯茶,转过了身来。

“一共才二十一个人,哪里来的什么声势浩大?”

撑着伞的人一笑:“二十一个人捉一个,还不叫声势浩大?”

茶馆里的人不做声了,屏气凝神,静静地盯着路中央的人影。

撑着伞的人也不做声了,淡淡地笑着等待着什么。

终于,面摊里有人坐不住了,一个大汉大喝了一声。

“李驷,今日你必要授首!”

说着,就从手边抽出了一柄宝剑。

那是一把怎么样的剑?

剑锋森寒,剑刃出鞘的一瞬,白光一闪,剑光刚划过两边人的眼睛,拿着剑的人就已经将剑刺了出去。

这一剑很快,快到瞬息之间,就已经刺到了撑伞人的腰间。

这一剑也很毒,刺得是人章门穴,直入天枢,一剑便可叫人此生作废。

可惜,那叫做李驷的撑伞人比他更快。

握剑的人只觉的自己的眼前一花,接着,雨珠飞散,他的眼睛只看到了三瞬。

一瞬人影如实,近在眼前。

一瞬人影虚晃,若在天边。

最后一瞬,他只觉得下巴一痛,便已经仰着身子飞了出去,见得两旁街景飞退,青天之下雨幕细碎。

他是被人踢飞的,当他摔在地面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了这一点,手中的剑刃早已脱手,不知道落到了哪里。

嘴角溢着血,头晕目眩,是再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在他晕过去之前,只听见了那李驷淡淡的声音。

“好了,现在,是二十个,捉一个了。”

······

“滴答滴答滴答。”

雨声听得清晰,是因为没有旁杂的声音。

等了不知道多久,路上,伞下的李驷无奈地勾着嘴角,温声说道。

“你们若是再不动手,我就走了。”

胭脂铺的老板娘不再照镜子了,面容肃穆地看着那撑伞的李驷。

面摊里的人也不再吃面了,各自擦了一把嘴角的汤水。

茶馆里的老板还在打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倒是和雨声很配。

但这店里一天就那么一个客人,也不知道他在算什么账。

茶客放下了茶水,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

他的面容倒是一派正气,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佩刀,紧紧地握在掌间,一双锐利的鹰目缓缓抬起。

“六扇门。”这声低沉闷闷,似一声虎吼,盘在喉咙之间阵阵作响。

接着,便是这吼声散开,暴喝响起。

“捉人!”

刹那间,雨,乱了。

十余个人影蹿上半空。

手里拿着或刀或剑,或是奇门兵刃,皆是寒光闪闪。

甚至还有两人从身后拿出了两段粗长的铁链,向着那李驷围了上去。

李驷还撑着伞,看着自己眼前的雨,好似这雨有多迷人一般,哪怕众人扑来,也是一动未动。

带头的茶客是第一个冲到了李驷面前的人,而下一刻李驷的身边便已是人影重重,如同一张天罗地网,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

茶客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刀,刀光清冷,是把好刀。

刀刃出鞘的过程中,刀身上甚至清晰地映过了这雨中街道的景致。

雨落纷纷,化开了一幅水墨江南图,真是一片好景致。

可惜,那刀上的杀气太重,却是坏了这难得美景。

“哎,不解风情。”李驷撑着伞摇头轻嘘,不知是在说谁,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只是当刀劈到他的面前时,他终于动了。

他动的一刻,衣袍翻卷,翩若轻鸿。

刀光擦着他的衣角落下,却没有劈到他一点半点。

茶客的脸色难看,但他追这李驷已然追了四年,期间也交手过数次,对于这李驷脚下抹油的功夫早已见怪不怪。

若不是他这一身叫人惊为天人的轻功,他又何至于这么难抓。

刀光一回,茶客已经将刀收回了身前,同时对着身边的人高喊了一声。

“你们还不出手!?”

作者还写过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她曾经历了长平之战,见证了数十万人的坑杀。她曾率领大秦铁骑,与六国逐鹿天下。她见过天下三分,山河破碎。也听过那袅袅的隆中琴音。贞观盛世她曾一醉今朝,那千古女帝又是如何芳华?她鲜衣怒马过,也曾羽扇纶巾。做过田舍农,也为过教书生。却没人知道,这么一个人,活了两千年。嘛,比较轻松悠哉的历史文吧,因为个人原因可能并不能做到完全符合历史,经得起考证。但我会尽力查全资料来写的。第一次写这种文章,我还是希望写的有趣一些,哈哈。最后,变身慎入哈,单身向的。书友群:766376092二群:256080940应援群:242771856
非玩家角色 ·架空 ·完结 ·103万字
9.6分
不幸的黑猫
免费
不幸的黑猫
姜生变成了一只猫,能看见灵魂,同时也能给人带来厄运。
非玩家角色 ·生活 ·连载 ·6.9万字
9.9分
久仰大侠
久仰大侠
又名重生成丐帮女弟子的我仍在浪迹江湖。不知从何时起,江湖上有了这么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她的名字有九笔,她最擅长的武功有九步,她最好唱的小曲儿名为九九歌。旁人说她是大侠,她却说自己不是侠。关于她,江湖上有一个流传颇广的传说。那传说的内容是:其于九步之内,当可天下无敌。ps:主角单身,忌者慎入。一篇闲余之作,笔者本人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写点,又或者说是分享点东西。不求有太多的读者,各位喜欢的话可以看看,不喜欢的也请多多包涵。小子口舌笨拙,切勿见怪。如此,我在这里先谢过大家了。
非玩家角色 ·武侠 ·连载 ·29.7万字
9.9分
同类热门书
那座江湖那个人
那座江湖那个人
新书《他走在人间》已经上传,希望大家支持!顾青辞穿越到一个江湖与朝堂并列的世界,身怀侠客系统,阅尽各种各样的江湖侠客,悄无声息的乱入这个奇异江湖之中,也居庙堂之上,儿女情长,英雄壮歌。我有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武学,我曾一把小李飞刀,划破绝响,一剑西来,我自白云天外飞仙!……书友群:《那座江湖那个人》书友群,713617542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加入讨论!
缺悦 ·潮流 ·完结 ·133万字
7.7分
教主的退休日常
教主的退休日常
贪财的客栈老板居然退休的魔教教主,打杂跑腿的小二却身怀佛门神通,作为一个曾经无敌于天下的风云人物,王野需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在纷扰的江湖中生活下去。普通人追求的地位、武学、名声他都不在意。他只想做个混吃等死的大闲人。硬刚天下第一大帮,指点醉酒的破落书生,制止武林浩劫……退休之后,怎么反倒更忙了?
云山青 ·潮流 ·连载 ·314万字
7.5分
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强却过分划水
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强却过分划水
一梦过后,江湖不再是书里的两个字,而是活生生地呈现在陆寒江眼前的一个大世界。怀着对仗剑江湖的满腔热血,陆寒江努力通过了朝廷某个部门的考试,成为了一名光荣公务员。时光荏苒,十年已过,二十四岁的陆寒江每天过着喝茶划水上下班的摸鱼生活,就在他对这个江湖即将失去兴趣的时候,江湖却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悠远的晴空 ·武侠 ·连载 ·35.9万字
8.6分
江湖锦衣
江湖锦衣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群:617330553)
我自听花 ·潮流 ·完结 ·130万字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吴穷意外身亡,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武侠游戏《武林》之中,成了一个即将冻死的小乞丐。游戏中第四个资料片的最终BOSS,未来祸乱天下的魔门门主,要做他的红颜知己。游戏中第五个资料片的最终BOSS,还未成长起来的正道魁首,想要为他披上嫁衣。看着眼前相爱相杀的两个绝世女子,吴穷一脸绝望地看向身边女扮男装的腹黑少女。少女折扇遮脸,语笑嫣然。她是游戏最后一个资料片的终极大BOSS,未来一统天下的绝世女帝......PS: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穿越者与几个重生大BOSS之间一边相爱相杀,一边四处搞事的轻松有趣的故事,大概......PS:新书《姐姐有妖气》推荐给大家,还是同样有趣的故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奈何笑忘川 ·潮流 ·完结 ·99.4万字
9.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