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6章)
和他相遇便是初恋,年少纯情。 往往跨过年少懵懂,爱情就会生出很多姿态,有人变得风流,见一个爱一个,有人冷漠,再不会拿出真心爱第二个人。 而他,却始终如一。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邵北柠趴在桌子上快要睡着了,耳机里李宗盛一遍一遍的重复唱着: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她刚完成最后一名疫苗接种的儿童,周一的缘故,人特别多,忙到下班这个点,有些精疲力竭。

李科长走进来夸奖道:“小邵,今天辛苦了,年纪轻轻很能干!”

邵北柠抬起头,揉揉酸痛的脖子,谦虚的笑着说:“您过奖了。”

李科长拍了拍邵北柠的肩膀,走了出去。一个小护士进来,看着正在收拾包的邵北柠神秘的说:“邵医师,有个病人找你,见不见?”

邵北柠没当回事,随口问道:“我的病人?”

护士摇头说:“不是,可是病人指明说要找你,我跟他说了你在忙,可是他们非要见你。”

邵北柠一边换衣服,一边说:“谁的病人让他找谁去吧,我只是个疫苗接种医师,告诉他这是医院的规定。”

护士犹豫着说:“可是他们说认识你。”

邵北柠回过头看她一眼,放下手里的包,跟着护士来到医院的大厅里。

一对夫妻在医院的大厅里来回踱步徘徊着,那对夫妻一见邵北柠走来,隔着老远就唤道:“柠柠,我们可算见到你了。”

邵北柠一时有些发怔,僵在原地。

那女妇人看她一语不发,殷切的又说:“柠柠,救救你妹妹吧。”

邵北柠甩开妇人的手,眼睛慢慢移向旁边的中年男人,这个她叫了十八年父亲的男人,此刻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意气风发,鬓角满是白发。

一霎间,往事纷至沓来,邵北柠一阵神思恍惚,她无论如何人都不能将眼前这对可怜的老两口与当年言辞凌厉心狠无情的中年夫妇联系在一起。医院这个救死扶伤的地方,出于人道主义本能,她虽然一脸淡漠,但是却没有甩手要走的意思。

邵母将病历本塞到她手中,邵父叹息一声,背过了身。邵母继续在一旁不停的说着:“从小昕这病确诊,我跟你爸就觉得天塌了,我们就想你不是读的医学吗,张彧的爸爸又是院长,你妹妹在这治疗,一定能治好。”

邵北柠听着邵母一口一个你妹妹,你爸,在心底里哼笑一声,却也不屑与她争辩,听着她唠叨,翻开病例,看见上面写着: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她不禁想起那个曾经总是喜欢张牙舞爪跟她对骂的女孩。

邵北柠合上病例,还给邵母,开口说:“主治医师刘大夫是这科经验比较丰富的大夫,放心住院配合治疗就好。”说完,她没再看邵父,转身就要离开。

她的这些话这些话显然不是邵母的目的,她跟着邵北柠,哽咽地说:“柠柠,你能不能让张彧跟他爸爸说说帮忙有合适的供体先考虑小昕啊。”说完,不停的跟邵北柠道歉,过去他们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求她看在邵家爷爷奶奶的份上一定要帮帮他们。

邵北柠表情淡然冷漠的听着她说,当听到她提到爷爷奶奶时,邵北柠握紧了手指,邵母依旧是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一脸凄惶,正当邵母感觉无望时,院长张长山走了过来,邵北柠礼貌性的叫了一声张院长。

夫妻两人感觉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围了上去,邵母又开始跟他唠叨起来了,邵北柠淡漠的看一眼,转身离去。

邵北柠回到办公室拿起包,慢步走出医院大厅,路过缴费处时,意外看见了陪家人看病的章旭尧。

邵北柠走过去很平静的跟他打了招呼。

章旭尧没有她那么冷静,他惊讶的看着邵北柠,很意外会在这里见到她。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问。

邵北柠微微一愣,“两个月前。”她淡淡说。

“怎么在这?”章旭尧随意问了一句。

“我在这里工作。”

“工作?”章旭尧问,“读了医学?”

邵北柠下意识搓了搓手指,轻轻“嗯”了一声。

章旭尧还没来得及跟她多说两句话,张彧走了过来说今天同她一起回老宅,已经跟爷爷奶奶说好了。

张彧和章旭尧礼貌性的互相点了点头,没说话。

邵北柠和张彧并肩一起出了大厅,两人对视说话的动作落尽章旭尧眼里,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冷,转身离开。

回老宅的路上,张彧开着车,邵北柠坐在后座,茫然的看着窗外飞逝的街景,在后视镜里看她一眼,视线交错他开口打破了沉寂,“工作还习惯吗。”

邵北柠撇开视线再次看向窗外,淡淡道:“挺好的,不过进步的空间还是有的。”

红灯亮起,张彧摸了摸鼻尖:“好吧,做什么事都要求完美是你的坚持,性格使然,君子和而不同。”

邵北柠失笑,“什么时候说话这么老成了。”

“年龄到了。”张彧弯唇笑。

“确实。”邵北柠抬眼看向后视镜,“按照您今年贵庚,确实到了而立之年。”

面对她的调侃,张彧弯了唇角,难得今天她给人的感觉不那么舒远。

到了老宅,奶奶先看见她,还隔着一些距离就唤柠柠。

邵北柠跑过去帮着奶奶提菜,听她笑着说,等会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张彧叫了声奶奶好,邵奶奶笑着拉他们进屋。

邵爷爷听到说话声,手里还拿着浇花的花洒就从后院出来了,“怎么才回来啊,距离你们下班都快两个小时了。”

张彧进了厨房帮着邵奶奶洗菜,邵北柠很自然的走到爷爷身边接过他手里的水壶,说道:“怎么我每次回来,你都在浇花。”

邵爷爷哼笑一声,跟着她往后院走。

看着孙女把所有的花不动声色的又浇一遍,邵爷爷忍不住打趣道:“你这是想把我的花都给我淹死啊。”

“怎么会。”邵北柠拍拍胸口,“我可是有分寸的。”

“说说吧,心不在焉的,出什么事了。”

爷爷总能一下看出她的心事,一语中的。

邵北柠抬手轻轻打散一滴粘在花叶上的水珠,淡淡的开口,“我能出什么事”

见她没有要说的意思,邵爷爷开口道:“是不是他们去找你了?”

邵北柠闻言抬头,眼睛里没有多少惊讶轻轻的嗯了一声。

“柠柠啊,跟着心走。”爷爷说,“不用为难自己。”

“我知道。”邵北柠舔舔干涉的嘴唇歪头看着自己的爷爷笑着说。

“刚入职,工作累不累?”爷爷问。

“我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有你跟奶奶一切都好。”

“那就好,邵昕的事情我会跟他们说的。”

邵北柠没再说话。

关于邵家小女儿生病的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邵北柠心底松了口气。

晚饭后,邵北柠明天不上班留在老宅没回公寓,张彧回到警局值班。

陪着爷爷下了会象棋,邵北柠准备回房间睡觉,看见院子里的灯还亮着就走了出去,奶奶正坐在庭院里的摇椅上缠着线团。

邵北柠悄声走近,光线有些昏暗,她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这么暗,看得见吗。”

“看得见。”奶奶笑着说,“你爷爷这个丢三落四的脾气,改了一辈子也没改掉,我要是不收好了,下次他要用的时候,又找不到。”

邵北柠趴在奶奶的腿上,有些撒娇的说,“爷爷就是知道你会收好,所以才会这么多年都改不掉。”

夜里的平城冷风阵阵,奶奶把收好的线放到一边,抬头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邵北柠很享受的闭上眼睛,却一点也不觉得冷。

屋里传来邵爷爷的咳嗽声,邵奶奶忍不住唠叨两句,邵北柠没有听清,意思大抵又是爷爷不听她劝,又在抽烟了。

“你现在不抽了吧。”奶奶忽然捏着她的一只耳朵问道。

“你知道?”邵北柠抬起头依偎到奶奶怀里,“我那时候也就是装装样子。”

“我什么不知道。”奶奶忽然坦荡的笑了,“那时候我跟你爷爷就怕你学坏了。”

“那我学坏了吗。”邵北柠看着奶奶笑。

“当然没有。”奶奶说,“那时候我们就想啊,我跟你爷爷都是一只脚埋进棺材里的人了,你一个人我们怎么放心。”

邵北柠瞪眼道:“说什么呢您。”

奶奶看着她笑,换了个话题,“你跟张彧什么时候办事啊。”

“办什么事。”邵北柠头疼,“我跟他就是好朋友,再近一点就是哥哥妹妹。”

“这么多年,张彧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奶奶说,“是个好孩子。”

邵北柠:“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

奶奶顿时紧张起来,“好好好.....奶奶不说了。”

“回屋睡觉”

奶奶笑得无奈。邵北柠拿起收好的线团,挽着奶奶回了房间睡觉。

熊曼文发来消息说要跟她老公离婚了,她心里多少有些替她难过,浪费了一个女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

邵北柠没有怜悯直接了当的说:离了挺好。

那女人哑着嗓子发来语音说她没有同情心。

邵北柠:“......”

这一晚她睡的很不安稳,睡梦中总觉得有人攥住了她的嗓子,让她喘不过气,她想挣脱都无果。

一瞬间清醒过来,一身冷汗。

邵奶奶在这时候敲她的门:“柠柠,醒了没有?”

她起身趿上拖鞋去拉窗帘,十月的平城此时太阳已经很高了。

今天不上班,跟熊曼文约好陪她见律师。

地点在市中心的一家中式餐厅,邵北柠在大堂里等了一会还不见熊曼文的身影,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后面几个小孩子打闹着跑过来,一名服务员端着热汤没有看到那几个追逐的孩子,邵北柠担心他们被烫伤,伸手去拉那个孩子,身后另一个小朋友推开了她,邵北柠惯性的后退几步,踉跄几步,眼看就要撞上后面尖锐的桌角。

孩子的手劲不大,主要是地板有些光滑,邵北柠下意识扭头想要抓住一边的椅背。

腰间突然横出来一只手,用力一楼,轻巧的带她避开了危险的桌角。

一瞬间的亲密接触,对方又是个陌生的男人,邵北柠觉得脸颊滚烫。

对方扶她站稳后瞬间收回手,并清晰的说了句:“抱歉。”

绅士又礼貌。

低沉平静的嗓音,男人说完并没有停下脚步,径直与她擦肩而过。

邵北柠回过神,视线里只出现了头顶那只有力的手臂,定睛去看的时候只剩下对方一个笔直的身影。

他好像在打电话,邵北柠听见他语带笑意地说:“我现在往回赶,二十分钟......”

那个身影逆着光,影子被拉长,步伐从容坚定。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