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8章)
易鸣本是一个小镇杂工,因为镇上两名书生进京赶考未归,便受托进入京城寻人,结果不料卷入了江湖朝堂之争!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小镇杂工

太平小镇,位于明疆西南,远离京师朝堂,平凡无奇。

易鸣就在这个小镇长大,但他并不是本地人,据说是走丢流浪至此。在这个小镇,他无父无母,自然也就没有田地家产。为了让他能够生存下来,镇上的人让他住在了镇上的一个祠堂里,让他负责日常的打理,有时候镇长还会让他帮忙放牛放羊或者送些东西。

等他长大了些,大家农忙的时候也会叫他,种田插秧,上山砍树砍柴,甚至是帮牛贩子送牛,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了镇子上人尽皆知的杂工,几乎什么活都干,平时也能挣点小钱,算是让他在小镇稳定了下来!

不过最让易鸣欣喜同时也最让他头疼的是,十年前小镇上来了一个道士,同样无依无靠,便与易鸣在祠堂做了伴,甚至还收了他做徒弟,教他练剑习武认字,就连易鸣这个名字都是道士帮他取的。

道士名叫胡海,来到了小镇之后就以做法事为生,大家知道他会些功夫,但除了这些,大家对他并无太多的了解。胡海为人幽默,经常三言两语就逗得大家乐呵呵的,所以他在这小镇也是如鱼得水,众人对他并无太多的猜忌。他与易鸣的日子也是过得太平,除了偶尔斗嘴,生活并无太多的波折风雨。

这日,易鸣从牛贩子那里接到了活,要送几头牛去隔壁镇。他如往常一样出发,路上也只是遇到过几个乡亲,生活就是如此这般云淡风轻。

就在易鸣去隔壁镇的时候,镇上一个叫罗永富的庄稼汉来到了镇长严大龙家门口。罗永富大字不识一个,但他儿子罗书云却是一个书生,半年前罗书云和镇长家的儿子严宏一起进京赶考,可这大半年时间过去了,什么消息都没有,更别说科考结果了!

罗永富担心儿子是出了什么事,但京城遥远,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来到了镇长家想问问他家是怎么打算的。可他刚来到镇长家,就看见镇长严大龙送一人出了门,罗永富认得那人,是县里一个武馆的武师。罗永富看着武师离开的身影有点疑惑,心想这镇长怎么突然请武师上门了啊。

严大龙也看见了他,送完武师,他便带着一些笑容看向走过来的罗永富,严宏在镇上的时候就没少给严大龙惹祸,这也使得严大龙的心大了一些,所以他并不像罗永富那般忧心忡忡,至少没有全然挂在脸上!

他看着罗永富,说道:“你是为你家儿子的事情来的吧,我也担心我们家那臭小子,这不从县城请来了武师,想让他帮忙进京看看!”

“请武师进京?”罗永富一愣,没想到镇长会请武师,但随后一想,这也对啊,武师好歹有两下子,而这俩小子至今了无音讯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请武师过去看看肯定是要靠谱一些!

“京城路远,再者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花钱请人进京还是要稳妥一些。”严大龙笑了笑,随后拍了拍罗永富的肩膀,说道:“行了,你先回去吧,一有消息我就会告诉你的!”

“好好好,那谢谢镇长了啊!”罗永富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有所着落了,他高高兴兴的往回走,心里想着武师进京肯定能打探到什么,至少要比他这个只会种田的庄稼汉更容易找到人啊,而且还不用自己花钱!

可走着走着想着想着,罗永富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这武师是镇长请的,主要目的肯定是找严宏,这罗书云要是一直跟严宏在一起还好,可万一他们两个没在一起,那武师找到了严宏,还会继续给他罗永富找儿子吗?

罗永富带着一丝担心回到了家里,他家娘子以及罗书云的姐姐妹妹看到他连忙上前询问,罗永富一五一十的说了,而罗家大娘听了之后也有了跟罗永富同样的担心!

一旁,罗书云的姐姐罗书琴听后却是开口说道:“爹,那咱们也可以请人啊!”

“咱们请人,咱们请谁啊,怎么请得起啊?”罗永富不是不想请人,只是他家里本来底子就薄,为了供罗书云读书,家里已经所剩无几了,怎么可能跟严大龙一样请武师进京了!

“爹,咱镇子上不是还有易小二嘛!”

罗书琴并没有放弃,而她所说的易小二正是易鸣,在道长师父给他起名易鸣之前,大家都这么叫他,现在镇上还有很多人这么叫他,一有什么要请人的事情首先想到的也是他!

罗永富听着立刻拍了一下大腿,笑道:“是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这小子好像也跟那道士师父学过两下子,请他倒是可以啊!”

这易鸣怎么说现在也是镇子上的人了,请他应该会便宜点。罗永富如此盘算着,只是再怎么着也得花钱啊,这家里没钱••••••

罗永富又有点犯难了,这时他抬起头看向了还没出嫁的小女儿罗书玲!

••••••

此时的易鸣还不知道已经有人安排了活给他,他来到了隔壁镇上将自己送来的几头牛交给了接头的另外一个牛贩子,随后便来到之前经常光顾的一个馆子要了一碗米粉!易鸣今年十九,来这个小镇送牛也有四年了,米粉馆里的老板一家早就认识了他,老板娘看到他,打趣说道:“易鸣又来送牛啊,你这些年没少来我们镇,应该挣了不少钱了吧,是不是要讨一个媳妇了啊!”

易鸣听着笑了笑,但没有搭话,而老板娘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看着易鸣微微叹了叹气。虽然不是同一个镇,但她也听来来往往的人讲过,知道易鸣没有什么根基,要想讨个媳妇还真难!易鸣埋头吃粉,并没有注意到老板娘的叹息,对于娶妻生子这事,他也不是很关心,现在他就想多挣点钱,将来自己也好做个买卖!

吃完粉,易鸣也没有多逗留,直接往回走了,这送一趟牛,他挣不到太多的钱,但一天下来终究是有点剩余,易鸣盘算着自己再这么做个两三年,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自己也能找点小买卖做做。

回到祠堂的时候,天色已经近黄昏,而易鸣发现罗书玲正坐在祠堂外。

罗书玲一看到他,连忙说道:“你回来了,我爹有事找你,请你去我家吃饭!”

“呃,好!”一听有活,易鸣脸上情不自禁的出现了笑容,尤其是听到晚饭有着落的时候,易鸣心中更是高兴,这样一来自己有省了一顿饭钱。随后他便瞧了一眼祠堂里头,昏暗无光,想必那不着调的道士师父还没有回来。

“别看了,道长还没有回来,他回来我就不用在这等你了!”罗书玲语气冷淡,有些骄傲的她,并没有怎么喜欢跟镇上的青年多说话,话已经带到,她便直接上前走了!

易鸣见状,也就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但也没有跟罗书玲闲聊,她不说话,易鸣也懒得开口,有活就干,没活拉倒,易鸣一向如此。至于是什么活嘛,易鸣想着顶多就是一些农活,应该没有什么稀奇的,也就没有多问!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罗永富的家里,罗永富一见到易鸣进了门,便连忙上前迎接,“哎呀,易鸣你来了,来来来,快请进快请进!”

易鸣看着一楞,平时不是张家叫他就是李家叫他,但没有见到这么热情的啊,再说了之前罗家农忙的时候也找过易鸣,也没见罗永富这么激动过啊,反而是拿工钱的时候有点磨磨唧唧的。

今天这是怎么呢?

易鸣有点疑惑,心想现在天色已晚,罗家还请自己吃晚饭,应该不是明天的事情了,可能今晚就得把活干完,估计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吧!

罗永富直接拉着他来到了饭桌旁,开口说道:“易鸣啊,你先坐一下啊,等你罗大娘炒完最后几个菜,咱们就开饭啊!”

“啊?”易鸣看了一下已经摆上桌的菜,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也有鱼有肉,在这太平小镇已经算是不错的伙食了,除了逢年过节,一般只有招待客人的时候才会有,已经有这么多好菜了,怎么还要炒啊,难不成还有其他客人?

罗永富没有直接说,他给易鸣倒了一杯酒,笑道:“你先坐一会儿啊,我去厨房看看菜好了没!”

易鸣低头看了看杯子里的酒,然后再看了看罗永富的身影,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看来今天这是个大活啊,可是这罗永富家会有什么事情?

易鸣摇了摇头,想不太懂,这时罗书玲也坐在了一旁无聊的剥着瓜子。易鸣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然后问道:“罗叔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啊?”

“哦,让你进京城帮忙找我哥!”

“啊?”

易鸣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还真是一个大活啊,他知道罗书云进京赶考迟迟没有消息,也听说过京城遥远,没有俩三个月根本就到不了。这活要是接了,那自己这半年岂不是其他什么事都干不了了?

罗家会给自己多少钱啊?这活能接吗?自己也不认识去京城的路啊!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