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78章)
她,拥有多重身份,偏偏过着平民百姓的生活。 偷偷从y国跑到z国,只因寻找一个五年来心心念念的男人。 却被z国最神秘的男人看中。 他,掌握着世界各国的经济,让人捉摸不透的性子,没有人不要怕他。 唯独,在她的面前,像一个小孩。 唯独,把她宠成一个小公主。 “绝爷,有人跟您抢夫人。” “拉去喂鱼!” “绝爷,夫人在剧组被欺负了。” “滚出剧组,封杀!” “绝爷……夫人被您前未婚妻看不起。” “我没有未婚妻,只有一个夫人!”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初遇

一个房间里头,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有女人的叫声。

“那长歌,大早上的叫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叫--chuang呢!”虞芷凝刚买早餐回来,一进门听到某人的喊叫声。

她已经习以为常,那长歌天天的在家无所事事,整天抱着手机和电脑。

半年了,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半年,虞芷凝想让那长歌找一份工作,天天在她家里待着也不是个事儿。

“我要出去一趟,医院说张奶奶走丢了。”

那长歌一身黑色的风衣,抓着高高的马尾,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蹙起,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她拿着手机,往门口跑去,火急火燎。

虞芷凝无奈摇摇头,总是风风火火的模样,想着她还是跟上去看看好了。

走之前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一动没动,放着浪费,还是一起带过去吧。

张奶奶隔三差五的不见,半年来,那长歌除了找一个人外,还要照顾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甚至一位陌生的奶奶。

明明张奶奶有家人在,可医院里的费用全由那长歌来负责。

不是对方没钱,而是对方一分都不想出,甚至死皮赖脸的赖着那长歌。

医院里,等那长歌到后,张奶奶已经被认给送了回来。

病房里头,有医生,有护士,旁边还站着一位身穿着西装的男人,像是惊鸿一瞥,从此便刻画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不掉的容颜,眉眼的精致,清冷,眼眸修长。鼻子高挺,仿若高不可攀,淡粉色的唇瓣微微轻抿,透着说不出的薄凉和禁欲。

只是,那长歌到病房后,视线没有在男人的身上停留过一秒,直奔病床上的张奶奶。

那长歌急匆匆的赶来,说话带着喘气声,“奶奶,您这又是去哪里了,吓死我了。”

可不是把她吓个半死,万一真的走丢了,出了个好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张奶奶看到那长歌后,苍老的脸上露出笑容,“长歌来了呀,有没有想奶奶呀,奶奶想死你了,你看你,好久没有来看我,这不是想去见你嘛,谁知道在半路上,不长眼的车想要撞我,还好我命大呀!”

不长眼的车?所以,张奶奶是被人送回到医院的吗?还有车是怎么回事?

电话里只说了张奶奶走丢,并没有细说什么情况。

“奶奶,您被车撞了吗?有没有事情?”那长歌在张奶奶的身上查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来,总归是有点不放心的,转头看向医生,“能给张奶奶安排个全面检查吗?”

“那小姐放心,张奶奶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已经给她处理过了。”

听到医生说完后,心里的石头可算是放下了。

还好没有什么事情。

“好的,谢谢医生,不过我奶奶是怎么出去的,不是有专门的护士看着吗?”想到这,那长歌冷下了脸来。

这一次是庆幸,那下次呢?

张奶奶是一位患有阿兹海默症的老人,当时她遇到张奶奶的时候也是张奶奶一个人偷偷跑出来,最后被她送回到了医院。

那天,张奶奶拉着她聊了很多很多。

后来从护士的口中得知,张奶奶的家人从没来看过她,甚至医药费已经欠了好几个月。

看张奶奶一个人挺可怜的,也没把她赶出医院,只希望她能够尽快联系上家人,结一下医院里的费用。

同类热门书
心动侵占
心动侵占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用的时候用用呢?”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 ·豪门 ·连载 ·21.9万字
9.8分
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96.7万字
9.7分
宋家夫人不好惹
宋家夫人不好惹
孟渐晚在圈子里挺出名的,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要当一个样样精通的大姐大。大姐大勾唇一笑:“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赢过我。”宋少发表爱情宣言:“我觉得,爱一个人呢,就是要给她买跑车,一辆不行就两辆,实在不行再加一架私人飞机,或者豪华游艇!”孟渐晚:“OK,我可以考虑一下。”*婚前,宋遇就知道孟渐晚是惹不起的小祖宗,婚后更甚。宋遇正忙着呢,秘书火急火燎跑来:“宋总,夫人她在酒吧把程家小少爷给揍了,人已经进医院了。”宋遇习以为常:“她连我都打,打别人有什么好惊讶的。”秘书:“……其实这事儿不怪夫人,程家小少爷刚留学回来,不认识夫人,把她当成未出嫁的小姑娘调戏了,听说是摸她的脸。”宋遇签字的手一顿,挑起眼梢:“程家小少爷手断了没有?”“那倒没有。”“我去把他打断。”“……”自此,宋总放出话来:“友情提醒,宋家夫人不好惹,见了她最好绕道走。”吃瓜群众:“她这么放肆,还不是您惯的,别墅都改造成养鸡场了,就因为小夫人爱养咕咕鸡、爱捡鸡蛋。”*宋总即兴rap:“以为她是孟德瑞拉,实际是朵霸王花,只好连盆端回家,免得祸害到大家。哟哟哟!”孟渐晚:“你完了:)”
三月棠墨 ·豪门 ·完结 ·113万字
9.7分
有婚可乘
有婚可乘
【新书《夫人是个小撩精》正式开始连载了,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戳头像查看哦!】【甜宠文+影视圈偏执大佬X随性团宠小千金】众所周知,洛城傅家三少清隽矜贵,傲慢且偏执,却不知,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只为得到那个被他侄子退过婚的南家小女儿南烟。南烟也没想到,自己一条腿都已经迈进婚姻的坟墓里了,又被人生生的拽了出来,而那个人正是她前未婚夫的——小叔叔傅璟珩她正庆幸自己从火坑中跳出来时,却突遭他强势表白:“要不要嫁给我!”她避之不及:“小叔叔,强扭的瓜它不甜。”“甜不甜扭下来吃了就知道了。”“要是苦的,扭下来多可惜,你再让它在藤上挂着长长?”后来,某人直接把那根藤一块给扯回家了,还振振有词:“换个地方有助于生长。”*再后来,她前未婚夫迷途知返,前来求和,南烟一边鄙夷一边想着如何拒绝时,那道薄凉中透着凌厉口吻的声线从身后飘来:“你堂婶不吃回头草。”
槿郗 ·都市 ·完结 ·91.9万字
9.4分
顾先生的金丝雀
顾先生的金丝雀
【已签约出版】腹黑毒舌霸总vs可萌可御心机娇软毒美人【恶人自有天收,若天不收我来替你收】外界传闻c市富商顾江年计功谋利一把好手,所到之处只为利。可君华老总人人皆知,顾董不仅谋利,还谋人。谋到何种地步?要钱送钱、要人送人、你打架我看门,你撕逼我撑场。婚前,她是极不受宠的姜家大小姐,孤身一人与恶毒后妈出轨渣爹斗智斗勇,日常工作:撕逼!撕逼!再撕逼!婚后,她是顾公馆备受宠爱被男主人捧在掌心舍不得让人欺负的小祖宗,日常工作:抱大腿!抱大腿!再抱大腿!【婚后日常一】某日,顾太太生病胃口不佳,顾先生推掉事物归家,坐在这人跟前,冷冷瞅着她话语冰凉:“不是说老子秀色可餐吗?吃!”【婚后日常二】顾太太身陷囹圄,被世人攻击,有记者狂追不舍询问顾江年:“身为君华董事c市首富顾先生对于顾太太意图开车撞自己亲生父亲一事有何看法?”男人前行步伐猛地顿住,望着记者面色冷寒且一字一句道:“我惯的,你有何意见?”不待记者回答,这人再度狂妄开口:“有意见你也给我忍着,我顾江年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李不言 ·豪门 ·完结 ·196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