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2章)
他,率领八国联军,由秦,楚,齐,赵,韩,魏,燕,卫国所组成八国战舰,进行大航海,以工业技术换起欧亚非的农业资源:花生,玉米,土豆等,和矿产资源:黄金,石油等。 他就是公孙飞,是一名机械工程师,从现代穿越到秦国咸阳, 成为一名商贾之家的赘婿…。 公孙飞利用现代人智慧,发明了蒸汽机…,让战国从农业时代走上了工业大发展…, 并且大面积种植水稻,成为主粮,让战国时期人们吃上大米,品尝21世纪的美食。 公元前311年,秦惠文王老矣,为了统一六国,对于秦国继承人是遵循立长不立贤还是立贤不立长而犹豫不决,让秦惠文王的长子和幼子的两派人马蠢蠢欲动。 这一年,公孙飞改变了战国时期赘婿的形象,成为商贾一家之主,让战国的军事和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现实

“你给我滚一边去!”

公孙飞挺直8尺高健硕身躯,身着秦人黑色布衣长袍,一副酒肆伙计的装扮,警告着眼前年轻人白光,别挡在前面。

“哈哈,我以为你这家伙是个哑巴!”

见公孙飞终于说话了,身着华丽锦服,用丝巾束起长发的白光却哈哈大笑,样子显得很轻浮,侮辱着公孙飞。

在白光身后,有三位士人身着灰白色长袍,头戴竹皮冠,也纷纷大笑着,挖苦道:

“可能这个家伙知道羞耻吧,所以不敢说话。”

“是啊,一个没有用傻大个,他怎么有脸说话呢。”

“就是,身为一个男人,竟然吃软饭,成为上门女婿,真是令人羞耻。”

公孙飞心中激起一股怒火,怒视着眼前这四人。

白光咧着嘴,用手指戳着公孙飞的胸脯,面目可憎,挑衅道:

“怎么了?生气了?不服气?你看你这狗样子,一个吃软饭傻大个,有什么资格生气?”

白光说完,仰头狂妄大笑,露出一口不整齐的黄牙。

公孙飞怒不可遏,握紧拳头…

见公孙飞要打人的姿态,白光就立即收住脸上的大笑,变得极其狰狞,挽起大袖,凶狠道:“你这狗样子,还想打我?今天,劳资教你好好做人。”

白光骂完后,就朝用精石铺成的地面,吐了口水,再按着手指,发出啪啪的声音。

一拳打向公孙飞的脸部,

公孙飞忍无可忍,直接用手用力地抓住白光的手腕,

“啊…”

白光顿时痛得脸色苍白,整张脸扭曲着,大声惨叫。

公孙飞再狠狠地连抽白光两耳光,伸脚用力地踢向白光的腹部,立即凌空十尺,

“轰”

白光重重地落下,砸断酒肆大堂内食案。

三位士人见此,一脸震惊,没有想到木讷寡言的公孙飞敢动手打人!

公孙飞忍到现在才出手,是因为公孙飞是从21世纪穿越到秦国咸阳,附体到同名同姓的公孙飞,是一名入赘的女婿。

然而,入赘女婿的身份,給公孙飞带来各种各样的嘲讽和打压,以及非常难听的谩骂。

让公孙飞难以招架,选择了忍。

因为公孙飞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和实力!

公孙飞入赘到秦国巨贾白家,除了岳丈白虎,受到了白家上上下下的讽刺和打压,明的和暗的都有,联合欺负公孙飞,如要想从中突围,是何等的艰难,

而这种艰难,只有公孙飞深深体验过,才知入赘寄人篱下的心酸和耻辱!

所以,公孙飞认为要想立足于白家,立足于秦国,让这些人彻底闭嘴和跪下来臣服自己,拿出真本事是最好的威慑力。

可是,战国时期是农业时代,公孙飞穿越前是一名工程师,专门研发机械发动机,很显然暂时发挥不了,需要时间。

那么,以公孙飞目前的处境,酒肆可能是发挥21世纪才能的跳板,这就是公孙飞要忍的原因了。

白光痛痛咧咧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擦干嘴角的血迹,手指着公孙飞,一脸憎恨地威胁道:“你这狗样子,竟敢打我?看大爷我怎么收拾你!”

同时,一位连鬓胡须,黑肥大脸的白彪,是酒肆的老板,突然冒出来了,跳起来仇恨道:“你这个白痴,叫你来酒肆干活,不是让你来打人的。”

说着,白彪跑过去,伸手去打公孙飞的脸。

公孙飞一把抓住白彪肥胖的手,然后,一拳打向白彪的腹部,白彪痛得弓腰用手捂住,

公孙飞再一脚踢向腹部,白彪直接后退五尺,整个身子重重地向后摔倒在地,长声惨叫…

公孙飞大步走过去,把脚用力地踩在白彪黑肥脸上,

白彪像一头肥猪一样全身挣扎着…

白光见此,红了眼,立即拿起案几上的铜鼎,砸向公孙飞。

“住手!”

众人回头一看,是白碗儿大声喝止,身后跟着贴身女仆阿宁。

只见白婉儿身着秦人黑色丝绸长裙,长发用一支黑色的玉簪高高挽起,一张漂亮而又白皙的脸蛋,看起来很严肃,

而白婉儿是岳丈白虎的次女,未来白家掌门人,公孙飞入赘白家,与白婉儿结为夫妻,但两人互相不承认夫妻的关系。

白光赶紧放下手中的铜鼎,跑到白婉儿面前,指着公孙飞,诉说道:

“阿姐,你看这个上门女婿,太野蛮了,把我打伤了,还把我父亲踩在地上了…”

白光是白婉儿堂弟,也就是说和白彪是父子关系。

白婉儿一看,堂弟白光身上有伤,又见二叔的脸被公孙飞的脚踩在地上,无法动弹。

就大步走到公孙飞面前,大声斥责道:“公孙飞,你简直太放肆了,你马上放开我二叔,立即向我二叔和我堂弟道歉。”

公孙飞压住心中怒气,昂首冷冷道:“我公孙飞要是不道歉呢?”

白婉儿杏眼圆睁,娇怒道:“公孙飞,你别后悔,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公孙飞冷冷一笑,背向白婉儿…

白光在一旁挑拨道:“阿姐,你看这家伙入赘到我白家不到六日,就把我父亲和我打伤了,这家伙简直太嚣张了,完全不知悔改,必须要教训这个家伙。”

白光煽风点火,成功地让白婉儿没有了理智,又见公孙飞完全没有认错的姿态,于是,白婉儿立即朝向一旁的仆人阿宁,命令道:“阿宁,去把家丁全部叫来。”

白光一脸狰狞,兴奋道:“对,阿姐,今天必须要教训这个家伙。”

公孙飞心中一想,不能让白光这个小人颠倒是非,必须冷静,先说清楚事情原因。

公孙飞不屑地一笑,一脚踹开白彪,昂首挺胸走到白婉儿眼前,冷静劝告道:“白婉儿,你最好先把事情搞清楚先,再叫人也不迟。”

白彪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脸,气急道:“婉儿,你二叔和你堂弟,被这家伙打成这样了,还不清楚?这还用问?快把家丁全部叫来,把这家伙狠狠地揍一顿。”

然而,听见公孙飞的建议,白婉儿略微思考,觉得有必要问清事情原由,质问道:“公孙飞,那你是如何解释?”

公孙飞一脸严肃,直接反问道:“白婉儿,你可知我为何来酒肆干活?

白婉儿这才注意到公孙飞一副酒肆伙计装扮,然后,一脸茫然把目光转向她二叔白彪,

白彪凶狠地叫嚣:“公孙飞,你来酒肆干活怎么了?”

白婉儿立即问道:“公孙飞,谁让你来酒肆干活?”

公孙飞严肃道:是你二叔白彪。

白婉儿面带责怪表情朝向白彪:二叔,你怎么这样做!他是白家姑爷,这不是丢我白家的脸!

白彪气愤道:“婉儿,你父亲给了他家一百两黄金,他们公孙家根本没有打算还,现在要他来酒肆帮忙,也没有很过分。而我们白家一百两黄金也不是天上掉下来。”

白彪所说的一百两黄金,就是白家给公孙家的聘礼。由此可见白彪是多么小人,竟然连聘礼也要公孙飞还清!

公孙飞朝白彪冷冷一笑,说道:“你要我来酒肆帮忙,恐怕并不是这一个意思!”

公孙飞所指白彪除了要求公孙飞还清一百两黄金,还要借此欺压公孙飞。

白光狡辩道:“阿姐,我父亲要他来酒肆帮忙,并没有过分。可是,这家伙不想干活,以白家姑爷的身份,对我和我父亲两人大大出手,难道,这不是过分?这不丢我们白家的脸?”

白彪也立即耍赖道:“就是,他认为他是白家姑爷的身份,所以就不想干活,他就发怒动手打人。”

公孙飞耻笑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父子两人如此小人之作风,污蔑他人,此为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公孙飞,你太放肆,你说我污蔑你?现在,有人可以证明是你这个家伙先挑衅打人。”白光阴冷一笑,走到三位士人面前,让三位士人站出来说话。

酒肆生意冷清,只有三位士人在场,再没有其他食客。

公孙飞不屑一笑,把目光转向旁边三位士人,面色肃然,斥责道:

“而所谓近墨者黑,物以类聚,如你们也是同类鼠辈,将来何以担当国家之重任!”

公孙飞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加强了语气。

公孙飞所言如同一把利剑一样,让几位士人垂首一脸羞愧,

本来三位士人怀着八卦的心态,对目前咸阳城的热闹事,只是附和着调侃一番,对动手打人去欺负一个外来新人,绝对没有此心态。

又见白彪父子联合欺负一个新来的上门女婿,已经是过分了,

但是,现在打不过人家,就换上一副可怜的面孔,反而诬赖他人,是他人先挑衅打人,真是无耻到没有极限。

再加上眼前的公孙飞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且为人光明磊落,将来必有大好前程,心中就带有几分敬意。

于是,三位士人赶紧与白彪父子划清界限。

“啪啪啪。”

三位士人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再拱手朝向公孙飞,弯腰抱歉说道:“这位先生,方才的冒犯,请先生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公孙飞只是点点头。算是接受了。

在战国时期,士人们地位很高,士人们弯腰说话,已经是最大的礼数。即使是面见各国大王,最大就是拱手一礼,已经算很尊敬了。

接着三位士人又对着白婉儿说道:“白小姐,他家之私事,请恕我们不能直言,如要辨别事实,请看在下几位对这位先生的态度即可。”

三位士人说完后,就立即告退。

白婉儿怒视着白彪父子两人,气愤道:“二叔,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父亲,让我父亲来处置。”

白彪父子吓了一大跳,

白光连忙乞求道:“阿姐,你千万别告诉大伯,要是大伯知道了,这家酒肆要收回去了,我和我父亲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

白彪不愧是狡猾老狐狸,

“啪啪。”

白彪挥手打向白光两耳光,斥责道:“你这臭小子,整天游手好闲,惹事生非,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接着,白彪立即换上一张可怜的脸色,道歉道:“婉儿,这次是我父子两人错了,二叔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这样事情。”

同类热门书
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
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
颜政带着各类土法小册子的记忆穿越到了一个原始部落,他带领族人村战无敌。得意之际,发现自己其实在明朝,原本菜鸡互啄的他,只得走上一条工业党人之路。为了建立近代工业体系,他从大明吸纳人才、资本。为了白银、工业原料和市场,他舰炮开路,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洲,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种植园……
龙越岳 ·两宋元明 ·连载 ·39.5万字
登基吧!大王!
登基吧!大王!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南宋末年,天下大乱,有天命真人起于大漠,将入中国为天下主。彗星坠落,赵泰苏醒,“我才是天命,统一天下我来!”群臣:“大王,赶紧登基吧!大王!”
话凄凉 ·两宋元明 ·连载 ·51.3万字
从靖康开始
从靖康开始
“会之,给养不熟发的十二道金牌他收到没有?““回官家,他带水师从莱州出发了,水师船快,追不上!”“岳飞的呢?““英国公殿下路上给您截了!””他怎么敢?““他还让信使带回来一封信,信上只有四个字,烛影斧声!”
楼下水如天 ·两宋元明 ·连载 ·62.3万字
晋乘
晋乘
春秋,晋国。国君沦为傀儡,权臣赵盾一手遮天。楚庄王踌躇满志,问鼎中原。秦国受挫,东出之计暂缓。此时六卿分晋,百年后三家分晋。穿越为晋国太子獳,治理弹丸小地。农业改制、蓄养牲畜、冶金炼铁、顺便搞点小发明。权臣、戎狄、列国...看吾执剑破强敌,重新谱写晋国之史书《乘》!
古易慎戈 ·先秦 ·连载 ·27.6万字
逍遥小地主
逍遥小地主
大唐永徽四年。一个浪子回乡,却只想做个逍遥小地主!
木子蓝色 ·两晋隋唐 ·完结 ·104万字
7.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