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20章)
盛世繁华,江山锦绣,少年侠客,执剑天下,江湖纷扰,金戈铁马,是这天下间永远不褪色的盛景,且看经年过后,是盛世还是浮沉,是乱世还是安稳!也看最终之后,有无你我的身影?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楔子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开封城中正下着小雨,秋雨霏霏,飘飘洒洒。

随着滴滴答答的声音溅落在小道和屋顶上,檐下巢中的雏燕轻声唱着小曲儿,街上热热闹闹的,撑着伞的行人提着东西与旁人有说有笑的走着,街边的小贩在那里叫卖,时而一两个调皮的孩子不顾满身的湿漉在雨中跑来跑去,一不留神踩在了水洼之中溅起了大大小小的水花搞得身上又湿了几分。再一看边上,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着着罗裙倚在廊下含笑听雨,宛如江南般的墨色烟雨画卷。

一家茶馆中,人声鼎沸热、茶香四溢,柜台前掌柜拿着一手拨算盘一手持笔记账念叨着又赚了几两银子,回廊窗前有人坐于棋盘边执黑白子谈笑对弈。

随着檀木阶梯拾级而上,第二层楼处,坐着老老少少,正前方的伙计敲着竹板笑声爽朗,正念叨着什么,临近些许便可听清那人讲道“打起这个竹板精神爽,列位客观听观详!”估摸猜着应该是个说书的,下方坐着的人们听着兴致勃勃、陶醉其中。

仔细一瞧,一位俊逸贵气的公子带着随从默默走来坐于席间,模样大概在二十岁左右。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墨发由金冠束起,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高挺的鼻梁,一身玄色的锦缎宽袍披着黑色的披风脚踏长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雍容华贵之气,邪魅的脸庞上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成熟。

小厮端着盘子走来,为尉迟元铭上茶,尉迟元铭端起茶杯饮起清茶,然后听着说书人讲诉着江湖上的奇闻趣事,也时不时随处看一下四周。

不远处窗边,有一少年持剑而立,独自倚靠在凭栏处看向说书人那边,嘴角勾起微微笑着。只瞧那人身着一身淡黄色的交领劲装,墨发由一根暗黄的发带束起,额前一缕碎发拂面,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且极具华彩,眼角却微微上扬,剑眉星目、正气凛然。只见他抱着一把宝剑只身微斜倚在栏杆处,迎风一笑说不尽的爽朗道不尽的潇洒翩然,数不完的少年朝气,当真好一华美少年。

但见那少年在栏杆处站立一会儿后,见面前坐席间有了空位后便起身站好踏步而来,然后坐于席间,小厮同样上来给他端上茶水糕点。

“多谢了!”少年向着那小厮一笑,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客气了客官,慢用!”小厮回道,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

茶馆之中此时仍旧热闹非凡,只见那说书人一拍醒木,以示让听众静下,然后笑道:“上回说道,长安城墙上二七少女风华无双,灯火烈焰中智擒贼人,今日便同大家说着巴蜀天险剑门关中少年英豪陆惜秋。”

陆惜秋?

众人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欢呼雀跃起来、很是激动,茶馆坐席间的吵闹声瞬间翻了两三倍,看得出来众人是当真激动。

坐席之中尉迟元铭和他的仆从莫琛却是表情稍微平淡了几分,见着众人如此激动只忍不住勾起笑容然后再次看向说书人的方向,想着这说书人说的会值得大家如此期待吗?

说书人一下一下敲着快板声音清脆,走下台来游走于客人中间,边走边说:“话说那陆惜秋,十八岁来少年郎,风华正茂江湖侠,武林新秀天下敬!虽说是年少之时父母早逝而独自与朋友长大,却也是坚韧不拔心怀壮志渴望济世安民,愿此生行侠仗剑拯救万民于水火!十四岁时华山论剑初战群雄,十六岁时星云论武剑荡浩渺夺魁首一战惊天下,十七岁时山西平遥城一战剑阁五杰出,以救一方百姓!如此少年英豪、江湖新秀,如此江湖豪杰怎能不引人赞叹、敬佩?今日便先说这平遥城之战,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说书人一拍惊堂木,开始讲述。

“且说那一日,平遥城中血雨腥风、杀气四溢贼寇恶流恼羞成怒兵围五人,誓将五杰尽斩杀!谁可料五杰少年英豪世无双、武功超群,不过一夜之间,击退上千贼寇,匪首丢盔弃甲狼狈而逃!”说罢,说书人再次一打快板,声音刚落下众人纷纷喝彩叫好。

“好!”

看众人听着激动,纷纷叫好等着说书人继续说下去。而此刻尉迟元铭却是在听着这江湖上少年侠客的故事时没有多么激动,表情很平淡,似乎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只是微微勾起嘴角笑着。

谁知在这气氛刚好之时,他居然听得身后有人一阵长叹、声音落寞。

这少年与他一同来此茶楼歇息,在此之前他们在进城之时因为遇到了两个捕快和书生因为一些矛盾摩擦在市井之中大家争吵打闹也一时拦住他们去路将他们波及,他们不得不出手想劝阻拦顺道化解这场纷争,之后也因对方的见解智慧而相互产生了兴趣感觉志趣相投,等事情解决后便客套感谢一番后多聊了几句,也顺道来了这茶楼一道歇息。尉迟元铭带着随从来了这里,而这少年也有一同前来的朋友,也是二十岁出头的江湖少侠,听闻姓李,其外貌也是眉目如画轻轻一笑翩若惊鸿,手持长剑身着深红玄纹云袖温润如玉。只不过因为此人不喜说书和这一层楼实在太过的热闹喧嚣,便在楼下喝茶,比较清静。

而此刻他更疑惑这少年为何叹气了,莫非这说书人哪里说得不好了?

尉迟元铭疑惑他是有何心事,忍不住的回头向那少年问道:“少侠有何心事,为何在此如此叹气呢?”

那少年抬起头来看向尉迟元铭,很是抱歉的一笑:“对不起,打扰到大家的雅兴了!我就……不该来这里喝茶的。”那满溢着少年朝气的脸庞倒也有一丝离奇的苦涩……也不知是何原因。

尉迟元铭摇摇头,表示没事,只好奇的问道:“你是觉得这说书人口中的故事太夸张了吗?”

少年点点头忍不住的笑着:“有点儿……是夸张了!”

“说书人一向说话夸张……只是你叹息这般沉重,莫非是觉得此人皆是胡说八道?”尉迟元铭打趣着笑着。

少年摇头,面色无奈:“也不是,只是此人未免言过其实,而在下正好略知一二内情,见着这人一顿戏说信誓旦旦,让人恨不得去收拾一顿。”

尉迟元铭“噗”的一下笑出声来:“也就是那位陆少侠亦或是他口中其他人并非传闻中所说那般?”

少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一笑:“我不敢乱说!若兄台也是江湖之人,那么该不对的地方自然都懂。”

尉迟元铭听闻,轻轻笑着感叹起来:“可惜我不是!我不过是洛阳的官家子弟,不涉红尘江湖,只是对这些有些兴趣、心里敬佩那些江湖上的英雄侠士才常来听书,抱歉了。”

“无妨!”少年摇头笑着,汗颜得在心中想着他开心就好。

不过方才没有多问,只知道这人姓秦,听他方才对那即将参加乡试的书生的一番指点迷津似乎颇是懂得官场之道,如今看来应当是个绝非一般的人物了!

说到这里少年忍不住同尉迟元铭问起了帝都洛阳的繁华。尉迟元铭这人倒也客气,立刻同他娓娓道来,将他所知的洛阳繁华一一道来时不时语气激动,听得旁边那少年一时间无比向往。两人越说越欢,也索性直接离开了这信口胡诌的说书人的地盘,朝着楼下走去,让小二再同他们上了一壶好茶几盘糕点就这样说起来。

只是这人说自己是洛阳的官家子弟,而他多年行走江湖置身于山水风雨之中,估计也没机会好生去见识一番了,不过也本就只是聊聊而已。

“说完这些这位少侠觉得方才那说书人口中的陆少侠以及剑阁五杰究竟是何种人呢?”

少年听闻抬眸一笑面色平淡,而后缓缓道来:“虽是有幸年少一朝天下闻名,亦不过是仍居后位有待来日!其实那说书人有些话也不是假的,只不过在他们口中天地间所有的英雄侠客都成了一般人了!虽然英雄都是立志拯救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其心其志其经历与抉择并非都一样,也未必永远都是某种人强于某种人,也不是谁一开始时便心中坚定无比毫无软弱。”

尉迟元铭听闻沉默着思考一阵后,明白的点了点头。

也是……那陆少侠十一岁便丧了父母世上再无任何亲人数年来不过一群年龄相仿的朋友相伴,即便当真是年纪轻轻一身武艺无几人能及,也未必有那说书人口中那般无忧无虑怀揣着一腔热血。

此时,少年偏过头去望着那洒着绵绵细雨得巷口一时沉默无声,眼中不经意间有一丝哀伤闪过,但又很快消失不见,只瞧他嘴角勾起笑容默默品茶一时侧颜如画。

同类热门书
江湖锦衣
江湖锦衣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群:617330553)
我自听花 ·潮流 ·完结 ·130万字
家师薛衣人
家师薛衣人
江湖成名,不是容易的事。想要成名,要么作出轰轰烈烈令人侧目的大事,要么杀死或者击败比自己要有名的人。杜傲想成名,却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他一入江湖,无论生也好,死也罢,必然成名。因为他是薛衣人的弟子。昔年薛衣人行走江湖,大杀四方,令江湖血流成河。虽然他们不敢对薛衣人下手,可却敢对杜傲下手。“家师薛衣人!”初入江湖的杜傲此话一出,立时群起而攻之。燕十三、戚长征、龙五、叶孤城、西门吹雪、风行烈,一个一个找他的麻烦。杜傲有些无奈的提起剑。
澹台三问 ·武侠同人 ·连载 ·62万字
九州道主
九州道主
一场灾祸,让杨泽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这九州大地,并不太平,狼烟四起,四海大乱。武道复苏,隐患之下,天武王朝人心涣散,武林世家宗门林立,群雄并起,异物降世,皇天将崩,岌岌可危。于此乱世,各大势力紧紧把握修炼一道,江湖难求一珍贵武学功法。但杨泽不怕,黑石在手,给我完美复刻天下武学,我要横扫八荒,定鼎九州!
乱血的墨 ·潮流 ·连载 ·306万字
剑从天上来
剑从天上来
重生于天下六大宗之一天岳山弟子,得万魂炼神符而能吞人魂魄、得其记忆,故得世间诸武学,跨正魔两道,横压世间,成就无上剑神。
萧舒 ·潮流 ·完结 ·126万字
7.7分
江湖我独尊
江湖我独尊
【新书《咸鱼如我竟被女神狂刷任务》已发布,请各位大佬捧场请支持!】神木帮帮主重伤卧床不起,大限将至,帮中暗潮汹涌。这一日,帮主的痴呆儿子被人带进了最欢楼,灌下一壶名为“吊百斤”的药酒······这世间,黑的白,白的黑。昏庸老儿坐龙椅,贪官腐儒列朝堂;吏绅豪强菅人命,门派帮会乱四方。我既来,当一统江湖。文成武德,霸绝八荒!(武道境界:技击,内练,圆融,真气,三昧,先天,合道,天人···)
修身 ·潮流 ·完结 ·10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