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84章)
酒后一曲逍遥游,仗剑四季如长歌。 在小雨的意识里,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侠,他只知道是他们养活了他,他得还他们。 (题记:愿天下人的人生皆生如长歌,活得精彩。) 武侠,言情,轻喜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古寺灭僧

卷首寄:

酒后一曲逍遥游,仗剑四季如长歌。

......

岁月如歌,寂寥如歌。

初春,细柳春嫩,莎草幽青,江南的烟雨朦胧,淅淅沥沥的,一如天女散花。

扬州,惜云湖北岸。

华坛寺,藏经宝楼顶端的屋檐角上,守塔雕螭吻瑞兽木刻一侧,插着一柄青色的剑,剑的一侧,有个坐着的人。

棕蓑斗笠,斜跨提壶。

高楼独饮,世而无觞。

他名字叫做季如歌,姓季名如歌,字知雨。

师父希望他出剑如知雨,知道雨要落到的位置,在屋檐细雨成串落下的时候,待水滴还没落下的时候将剑伸过去,能用剑锋接住并且劈开落下的雨滴。

到如今,眨眼之间,他已经能屋檐下接下六滴雨。

江湖上除了师父和老头子之外,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字,也很少有人知道他是知雨客。

江湖中人的意识之中,更多的,他们知道的是——有个杀人如麻的恶魔,他叫季如歌!

他的剑和他的人一样,寂寥如歌。

剑名寂灭,青鞘,红柄,白芒,利锋,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乃是当年老头子从灶台底下翻出来给他的。

他记得老头子说过,这柄剑是他父亲的剑,本就该是他的,只是前几年生火煮饭的掏火棍儿不耐用,所以将就这剑用了几年,觉着挺好使的。

屋檐上人影晃动了一下,他的身影已经没了。

只留下那酒壶在瓦顶青梁上淋着小雨。

藏经宝殿内。

他身上的雨还没有沥干,雨滴还在顺着蓑衣“嘀嗒......嘀嗒”的落下,流了一地的积水。

屋内七人。

藏经阁常驻长老空明,来借经的罗汉堂长老空见,扫地僧行痴,一个知客小僧,两个看楼小僧。

当然,还有他,他叫季如歌。

空明看了看他的剑,青鞘,红柄。

“季如歌?!”

季如歌顺手取下头上还在滴水的斗笠,信手对着空明扔了过去。

看上去信手而扔,实则用上了六分力道,乃是一般暗器行家使用的探云手第六式——问道!

空明抬手一挡,斗笠顺着其力道而飞。

“铛”的一声!

笔直的嵌入了一侧的顶梁石柱当中,裂纹瞬间漫开。

除了扫地僧之外的五个僧人瞬间站了过来。

接了季如歌一招,袖口里,空明的手被震得有些颤抖。

“通知你大师叔祖,是魔头——季如歌!”空见有些畏惧,于心不安,对着一侧的看楼小僧说道。

看楼小僧顿了一下,急急忙忙的从一侧的偏门推门去了。

季如歌没有出手阻拦,也没有必要出手阻拦。

诚然,等华坛寺住持带着人来的时候,他要杀的人应该已经死了。

空明对着季如歌合十行了一礼。

“阁下清晨冒雨造访,有失远迎,所谓何事?”

季如歌冷冷的笑了笑,

“杀人。”

两个字,简单,重要的是直白、明了!只要是个人,一听就能体味来意。

空明闻言,眉头深锁。

他没想到这个魔头会这么的肆无忌惮。

华坛寺的罗汉堂就是专门为对付外敌而设,里面全是一等一的武僧。

空见就是其中一位长老。

空见听了季如歌的话,眉头一皱,冷声喝道:

“好你个大魔头,来华坛寺撒野,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

季如歌嘴角的冷笑变成了微笑,带着一丝的歉意,

“撒野算不上,取你的命,还算是轻而易举。”

空明作为空见的师兄,听了季如歌这么猖獗的话,怒意上来,

“大胆狂徒!今日有我在,你......敢!”

话没说老。

季如歌已经又一次微笑挂在了嘴角,他的剑已经出鞘。

三尺寒芒,冷面如月。

空明老僧的‘敢’字才刚刚落音。

空见老僧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细如丝发的血痕。

“师叔祖!?”空见一边的一个小僧见他一动不动,轻轻的推了推他。

空见的身子随着推力,笔直倒下了地去。

脖子上那一条淡淡的红痕迹,渐渐如赤线一般,清晰可见。

倒地之后,鲜血才开始缓缓的从脖颈里面流了出来,润了一地。

斜插在石柱子上的斗笠还在滴水,

“嘀嗒...嘀嗒...”

地上这时候已经有了两处积水,一处是石柱子下斗笠滴出来的,另一处便是季如歌刚刚站的位置。

“好快的剑,难怪这么...”空明叹了一口气,“难怪这么猖獗......”。

地上除了积水,已经没有了人影。

藏经阁的门被两个小僧推开。

“不用追了,你们追不上的。”空明叹气,出言阻止。

一刻钟过去。

华坛寺住持空性老僧带着一群僧人奔到了藏经阁门口。

空明作为藏经的镇阁长老,站在了藏经阁门口,合十候命。

“师弟,那魔头何在?”空性对着空明问道。

空明老僧又一次叹了口气,“没了。”他顿了顿,继续道,“师弟也没了。”

当然两个‘没了’的意味完全不同。

丧钟六响,华坛寺,罗汉堂,空字辈的高僧被杀。

......

惜云湖畔。

春日中午。

惜云亭中。

微风拂面,杨柳依依,尚且细雨朦胧。

一个壮汉,身高九尺,一身阔布锦衣,一头披散的头发,一张国字脸,颇有英伟之气。

亭中,桌上,酒菜齐备。

两个丫鬟垂侍在一侧,他们似乎在等人。

一个飘飘散散的身影在惜云湖荷叶上轻点,几个呼吸之后,惜云亭的倚栏上多了个品酒的落拓剑客。

季如歌饮了一口浊酒,冷漠的声音响起。

“可听见了钟声?”

听了季如歌的话,壮汉负手身后,看着细雨散在宁静的湖面上,散在翠绿的荷叶上,散在湖中游船的船篷上。

微波粼粼,荷叶晃荡,游船依然。

“丧钟六响。”壮汉转身,皱眉,“不过钱只能先给你一半,剩下一半等确认死的是空见才能给你。”

壮汉递了一个眼色给一个丫鬟。

不多时,桌上多了一沓银票。

季如歌喝了几口酒,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把抓过,揣入怀中,走到亭边,对着一边等着载人渡湖的小舟道:

“船家,醉雨楼。”

船家闻言,急忙起身,撑了竹竿,移船相近。

季如歌在亭子上微微一跃,落入船中,进了船篷。

“好勒,走咯.......”

船夫高声吆喝,细雨小舟,清波荡漾。

亭内,酒菜尚温。

壮汉坐下,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饮下。

“明日派人去华坛寺烧香,查探一下空见是否圆寂。”

两个丫鬟躬身道:“是,公子。”

此书生打扮的汉子乃是扬州江南商行的掌舵者——陈道风。

陈道风见季如歌的小舟已经走远,适才缓缓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锦帕,上面绣着一对鸳鸯,侧角两个红线绣的名字,一个道风,一个月茹。

他的话语有些哽咽,自言自语。

“月茹,你听,你的仇已经报了。”

陈道风嘴角微微一扬,眉间的浓愁缓缓散了一些。

在一个土船夫的眼里,一个落拓的江湖客挣了惜云湖边富商的银子,去青楼风花雪月,终是饮食起居那般平淡无奇。

“走了!”

船夫看了一眼带着斗笠离开的蓑衣扬细雨的身影,意味深长又一声吆喝,撑起竹竿,划着小舟远去接客。

细雨如愁,满湖尽撒。

撒了醉雨楼上青瓦湿透,顺着瓦槽流了屋檐下一盆的春雨。

楼内,轻纱幔帐微微帘动,香炉内涵香四溢。

醉雨楼乃是扬州有名的青楼。

季如歌披着蓑衣,穿过蹿动热闹的人群,在几个胭脂粉黛浓烈的妓女拥簇之下,上了阁楼。

嘴角长着带毛大痦子的老鸨扬着手里的绣花手绢迎接了过来,他从怀里抓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阁楼雅间。”

老鸨接了银票,笑的合不拢嘴,难得一个江湖客人,会出手这般阔绰。

“好勒,兰儿,来,送给人去柳阁二号雅间。”老鸨笑嘻嘻对着身边的一个小丫头高声呼喝道。

小丫头领着季如歌上了阁楼,去了二楼角落的一间雅间。

丫鬟走后,老鸨领着一众姑娘走了进来,要季如歌选一个,季如歌随手点了一个,让她下去准备。

人散之后,他脱下斗笠,蓑衣,桌上留了又留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一张约莫三十年纪的脸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变成了一个年方二十的俊朗少年,这才是真的季如歌。

一个自幼就背熟且修习了错骨易容术的季如歌。

诚然,凶名季如歌早已江湖满,二十出头的少年,他用的却不是真名,而是假名,无姓,只唤作小雨,多数时候只是一个路驿卖酒打杂小厮。

他打开湖畔依柳的窗户,轻轻跃了出去。

不多时,伺候他的姑娘小翠端着酒水推门进来,只桌旁一个流了一地水的湿斗笠,地上一张大蓑衣,人已经不见了。

姑娘悄悄的将那一百两换成了五十两的票,为的是能多些私房钱,转而惊诧诧的去呼喊老鸨娘说人走了去了。

惜云湖老马桥头,少年一身布衣,在青楼后街的巷子末草垛子里薅出了一根直筒楠竹扁担。

细雨依旧朦胧,只小了三分,约莫湿发能行七里路。

老树柳垂枝,老翁披蓑独钓。

两桶上了盖子的老酒,盖上了几张清脆的荷叶,只为了避免水滴进了酒里。

拳头大小的老楠竹竹竿扁担,少年正用一根小指头粗细的麻绳在绑紧两头的扎结处,路人路过只道这买酒的穷小子扁担坏了,在栓扁担而已。

谁又曾知道?那两头系着麻绳的扁担里面放着一柄杀过无数人的青鞘利剑——寂灭。

麻绳勒紧酒桶,少年将扁担向着两个担孔一插,伸手掂量了几下分量,对着一侧的戴着斗笠坐着垂钓的老翁问道:“老头儿,你没偷喝我的酒吧?”

那老翁伸手拨了拨斗笠,转过头来,白了他一眼,骂道:“小东西,你修个扁担修了半天,还从窑子里出来,仔细回去你老爹拔了你的皮!酒钱在鱼篓子底下,自己拿,我只喝了你五钱银子的酒,不许多拿。”

“六叔可不是我爹,老头儿,你也是最近才到这苏州的吧?连六叔都不熟识,还以为我是他儿子,我也是上个月才来苏州的,为了讨个生计,所以在六叔的馆驿做些杂活而已。”小雨一脸痞意,皱眉看了看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头儿。

他说完,向着老头子的鱼篓子走了过去,随即翻腾了几下,嘀咕道:“切,我瞅瞅,这钓了半天了,就这么几条鱼,还说落起我来。我只是去里面听书,等这雨势小了再回去而已,你懂个啥?”

老头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摇了摇头,眼神轻蔑,似乎对年轻小伙子上了青楼还不承认有些鄙夷,随即转头过去继续钓鱼,感叹道:“得,我不懂,我不懂。”

季如歌笑着走了过去,从鱼篓子底下捣腾了几钱银子,揣入怀中。

钓鱼老叟不识打酒童,只知老酒入口柔,钓鱼舒心耗光阴。

老头子安然不言,依旧端坐在原地,等鱼上钩。

小雨则揉了揉盖在桶盖子上的荷叶,固牢,担起酒桶,哼着小曲儿,迎着丝丝细雨上了老马桥,一路沿着出城的路去了。

同类热门书
捕快凶猛
捕快凶猛
前世刑警,今世捕头。秦无病只想一心继续探案,奈何家族商道难行。正巧科场舞弊案发,督修河道的银子失踪,襄王爷奉旨查办。机缘巧合之下,秦无病得襄王爷赏识。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本都与秦无病无关,可为了家族利益,秦无病一路跟随襄王爷屡破奇案……一段故事,几多疑云,杀机隐隐,权谋机诈。秦无病用他两世的城府,敏锐的观察,大胆的假设,细致的推理,周旋在庙堂之中。他可为白骨鸣冤,亦能领兵攻城,他无官无禄,却名声远扬!
二月树 ·武侠 ·连载 ·109万字
7.2分
江湖锦衣
江湖锦衣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群:617330553)
我自听花 ·潮流 ·完结 ·130万字
家师薛衣人
家师薛衣人
江湖成名,不是容易的事。想要成名,要么作出轰轰烈烈令人侧目的大事,要么杀死或者击败比自己要有名的人。杜傲想成名,却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他一入江湖,无论生也好,死也罢,必然成名。因为他是薛衣人的弟子。昔年薛衣人行走江湖,大杀四方,令江湖血流成河。虽然他们不敢对薛衣人下手,可却敢对杜傲下手。“家师薛衣人!”初入江湖的杜傲此话一出,立时群起而攻之。燕十三、戚长征、龙五、叶孤城、西门吹雪、风行烈,一个一个找他的麻烦。杜傲有些无奈的提起剑。
澹台三问 ·武侠同人 ·连载 ·59.7万字
剑从天上来
剑从天上来
重生于天下六大宗之一天岳山弟子,得万魂炼神符而能吞人魂魄、得其记忆,故得世间诸武学,跨正魔两道,横压世间,成就无上剑神。
萧舒 ·潮流 ·完结 ·126万字
7.7分
贼人休走
贼人休走
李驷是一个贼,而这是一个贼的江湖故事。算是轻松的日常文吧,主角单身慎入。
非玩家角色 ·武侠 ·完结 ·61.5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