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70章)
命运一词始终跟着所有人,或生或死,都是命运的一部分。 命运不会为你划时代的科技兴起而兴奋,也不会因为你拥有超乎常人的灵力天赋而大喜过望,更不会因为你所热爱的一切都毫无声息的消亡而沮丧。 她是一位严厉的女神,伴随着这个名为【长羽枫】的懵懂少年成长。灵力,魔法,科技,无尽的宝藏,一段段不那么戏剧化的奇遇,一次次死亡之中的挣扎,一次次的奋不顾身。 或许,这个故事可以断断续续的发生在【温缇郡】,也可以一直绵延千年发生在【白灵山】。 但无论怎么样,他的倾听者,会把这段故事讲与你听。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命运流转”

【我,等了三千年,欺骗!诡诈!背叛!都将清算!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死亡!】

【吾为王之神明!吾为魔之至尊!吾为世界的终焉!】

命运是什么?

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出的卑微,始终低人一等,受气一生,最后落得个含冤离世,好不悲哀?还是花花一世,潇洒自在,美人相伴,富贵一生?

命运时然,自不可避?生得龙凤,自比尔鼠高标?注福注禄,富贵谁不欲?当命如此,怎会唐突生事端,万念不成空?

【BJ】

长姓是稀姓,源于长字开头的官姓,也算是个小有来头的姓氏,不是官目不用长姓,而【长羽枫】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自然也没有什么官运。

长羽枫在福利院生活了九年,没人疼没人爱,性格孤僻的很,照顾他的阿姨没少受过他的气,都有点怕他。

甚至所有人都有点害怕他,他是这所福利院的小魔王,而形单影只也是生为魔王的常态,好在还有一个女孩子,琳儿,愿意和他说话,也不知道是小姑娘过于单纯还是有些一股神奇的吸引力在做祟,即使长羽枫不情愿和她做朋友,但也不至于身边没有一个人。

夏天,9岁的他打小在孤儿院长大,调皮顽劣,总是不遵守孤儿院的纪律,也总是和照看他的阿姨们总是来个双人对打,打完还把红肿的脸给其他小可怜们看,跳上饭桌夸耀战绩。

“看,这是王阿姨打的,她的脸上还有我的一巴掌呢!厉害吧”这位小魔王,总是这样,炫耀着那毫无用处的“战绩”。

其他小可怜面面相觑,都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不知道说什么,琳儿扎着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小声的用甜甜的奶音说:“羽枫哥哥,你不应该这样!”

她可爱的大眼睛有点愤怒的盯着长羽枫,白白嫩嫩鼓起小酒窝的脸显得有些俏皮可爱,而羽枫愣了一会,像平时,琳儿私底下也会说自己不对,但是现在这么多人,琳儿气呼呼的冲过来,让长羽枫呼的生气的蹭的跳下饭桌,一把揪着她的小蝴蝶结和头发。

“你再说一遍!“这个可怕的小魔王,总是这样,被戳穿后的模样,残暴而恐怖。

琳儿被揪的生疼,流着眼泪用小手轻轻的打着羽枫,羽枫盯着饭桌上的所有人像是训话一样警告道“我这样就是对的!谁还敢说我是不对的!”说完他一把把蝴蝶结强硬的扯下来,摆在手上高高举起,“下场就是这样!”伴着琳儿的哭声,羽枫得意的把蝴蝶结放进了口袋收为战利品,哪知道蝴蝶结上残存着些许头发,他不耐烦的把头发一根一根的清干净,周围的嘈杂声,哭声,混乱声全当听不见,只要有这个战利品在,哪个小家伙再敢多嘴,就拿出来示众!

“啪”,就在羽枫还在得意洋洋的时候,一阵火辣辣的疼从脸上传来。

“你这个小畜生!”是副院长,那个矮矮的老妈子,她气氛的挥出她已经满是老茧子的手又是一巴掌“啪”在羽枫的脸上,羽枫正要还击,却听到背后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哽咽的咳嗽,咳嗽声越来越大,像急促的呼吸不过气来,他转头看到小妹妹正在猛烈的咳嗽,血轻微的在她的口中若影若现,额头上的血缓缓的留着,失去头发的地方露出狰狞的血丝,那里本来别着一个好看的蝴蝶结,粉红色的蝴蝶结。

副院长匆匆忙忙的从羽枫身边穿过,把咳嗽不止的小妹妹抱起,冲了出去,小可怜们都跟了出去,他们看到保卫科的警察叔叔在奔跑的途中急得鞋子都脱落了,单赤着脚往外跑去,他们看到医务室的护士小姐姐眼泪在打转,她轻拍着小妹妹的胸口,咳嗽声就像敲击着所有大人们的心脏,他们看到阿姨们和他们一样焦急的在门口观望,小可怜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是小妹妹感冒了,只有感冒了才咳嗽。

他们的小眼睛睁得特大,望着早已经看不到人的门口,生着轻微铁锈的大门口有行人经过,他们也同样的匆忙,但是他们没有保卫科的警察叔叔那样跑丢掉一只鞋子那样滑稽。小可怜们都在栏杆外观望,除了长羽枫,他的耳朵轰鸣,从刚才混乱的局面开始他就一直站在那里,他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偷偷到过不远处的医院,在偶尔间他看到过小妹妹安静的躺在那里,鼻子上罩着一个管子,难看极了,她脸色苍白,她睡着了,但是就好像不会在醒过来一样。羽枫颤抖着把蝴蝶结放入口袋里,上面还带有血迹的头发,他的眼神无光,好像在机械的完成这个未完成的动作。

他头一次害怕了,他不明白的,人为什么这么脆弱,琳儿为什么会如此脆弱。

“咚”一声巨响传来,羽枫猛的看向巨响传来的方向!一扇巨大的红门立在黑暗中,一切人和事物在一瞬间收缩进这个诡异的红门,“咚”“咚”“咚”巨响伴着红门的巨颤让羽枫的心跳也“咚咚咚”的乱跳,他小心的走到门前,咽了口水,轻轻的打开了门“唰”一只巨大的手臂准确无误的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小小的身体提起来,他喘不过气来,这只手满是老茧的手的主人是副院长阿婆,她满是皱纹的脸狰狞的瞪着红彤彤满是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的咬牙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我,阿婆,我。。。“羽枫喘不过气来,但是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说自己因为贪玩,说自己不是故意?那都是用过的借口,上一次是把院子里的花瓶打破,再上一次是把院子里的乖乖狗打瘸,这些理由都用过了,没人会再信了。他挣扎着却越来越无力。阿婆的手却越来越紧。

他的害怕不仅仅是来自于强烈的窒息感,更来自与内心。

“呼“长羽枫被吓醒,他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脖子,还好是个梦,他重新躺下,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琳儿已经进了医院,副院长也没有再对他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心有点不安,莫名其妙的不安,那种害怕的感觉就像深渊一样要把他的心脏拉出体外。

“唉,院长,你就不要再哭了。“有些微小的声音传过来,羽枫坐起来,轻轻的到了门边。他看到门口高瘦的阿姨和微胖的副院长阿婆,瘦阿姨安慰着副院长,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这次完全是个意外,那个领养人应该也能理解吧。”阿婆还是哭个不停,一会儿她哽咽着回答道“琳儿这个孩子,勇敢又可爱,生了这个病就被抛弃,真的是命苦啊!呜呜呜”她的哭声伴着她枯萎般的嗓子让羽枫心里发颤,他从没有见过副院长阿婆这样子哭过,她总是一副和蔼的样子,即使是他惹祸也没有如此的憔悴。

“这个孩子是真的命苦,唉”瘦阿姨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又强行说了下去“长羽枫那个臭小子,太调皮了,真应该打他一顿,让他记住这个教训!”

听到这,羽枫的怒气上来,他握着拳头,本就是他的错,他不应该生气,但是她苦,自己就不苦了吗?这里的孩子谁不是被抛弃的“臭小孩”?我就不可怜了么!“羽枫也可怜啊,他变成现在这样,何尝不是无父无母害得呢?”阿婆把眼泪擦了擦,但是泪还是止不住的流,羽枫的拳头渐渐的化开,他背靠着墙壁,有些什么滚烫的东西从眼睛里流出,肯定是沙子迷了眼,他是不会哭的,父母抛弃他,没有任何信息,就是让他自生自灭在街道上,他也从来没有哭过,肯定是沙子进眼睛了,他反手一甩,把泪抹光,他继续听着。

“本来说好,琳儿的领养人这个星期来带她走,可是现在琳儿的状态怎么让一个想要领养的人安心啊!”副院长阿婆还在抽泣,但是明显好了很多“今天八点就会转到大医院去医治,琳儿好孩子,要是有个万一,我怕我!呜呜呜”副院长阿婆又有点收不住,眼泪在她皱皱的脸上滑落,透过门缝,羽枫看到白色的灯光下坐着一个哭泣的老妇人佝偻着腰,她的形象从来没有他见过的如此高大。

她们不在交谈,瘦阿姨轻轻的拍着阿婆的背,看着微暗的街道摇着头,叹着气。

长羽枫长呼一口气,他的心感到异常的沉重,一个想法在他的脑中闪过,愣了一会,他咬着牙跑到窗边轻轻的打开了窗子,他一骨碌顺着水管滑了下去,这是他经常干的,他翻过低矮的围墙,跑过两条街道,他想象着保卫科警察叔叔一只鞋子奔跑的着急样子,他也想象着【琳儿】剧烈咳嗽的痛苦模样,他来到医院,报了名字,不允许探访,他失落的坐在医院的椅子上,悻悻的缩着脑袋,他摸着口袋里的东西,感觉心里落了一块。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

我为什么要这样。。。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迷茫,他无助,他想补救,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能摆脱内心沉重的压在心底的顽石,这块石头由来已久,但从未褪去。

他蜷缩着,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的回忆开始一片又一片的出现在他的脑海,被路过上学的孩子嘲笑,被外面的大人们踢过,叫嚣着滚开,死孤儿,被外面的野狗追过,他顽强的抵抗,遍体鳞伤,打完狂犬疫苗后副院长阿姨骂着他给他上药,他倔强的咬着牙,嘲笑那些狗一瘸一拐,被孤儿院的小可怜们害怕,被【琳儿】揭穿,恼羞成怒的自己狠狠的扯断她的头发抢走了蝴蝶结,那个小小的粉红色蝴蝶结。【琳儿】的猛烈咳嗽声,野狗的叫声,大人们小孩们的笑声在他的脑海里忽远忽近,他感到昏昏沉沉的渐渐的睡去。

“长羽枫”

谁?

“长羽枫”

你是谁?

迷迷糊糊的,他听到有人在叫他,但是声音很轻,也没有回应。他想睁开双眼,却无法做到!

又是那种梦吗?

长羽枫看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本是满布星光的自己身上,黑色开始慢慢蔓延至全身,他想逃走却像一根木头一样不能动弹,他想尖叫,却又发不出声音,渐渐的,他消失在了黑暗里,无声无息。

他不知道,在他沉睡着长椅的周围,一些轻微的绿色魔法波动了起来,浮现出绿色的光,百无聊赖的护士小姐姐看到一股绿色的光在他的身边若影若现,还以为是什么没见过的玩具,便又埋头记录去了。

她不知道那并不是一个玩具,而是一个真正的魔法阵在他的周围启动,绿色的魔法纹路在他的周围波动,发出嗡嗡的低鸣,从副院长的老式保险柜里传出猛烈的撞击声,“梆”“梆”“梆”一块绿色的玉佩从保险柜中向着长羽枫的方向飞出,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绿色的光。长羽枫熟睡的长椅上无声的出现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往下陷落把长羽枫一点一点的吞噬下去,一会儿,医院又恢复了平静,有个病人看到了光束划过天空,他追着绿光来到楼下,但是赶到时却什么也没发生。一切平静的出奇,他摸着后脑勺没入了医院走廊的黑暗之中。

琳儿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出奇的风没有那么安静,在紧闭的窗外开始呼啸,也许是太过安静,也许是太过孤寂,一股风由着缝隙来到了她的床头,在病房里旋转,而后又开始有一股绿色的风加入了进来,绿色的风逐渐幻化成一位婀娜多姿的女人,她轻抚着这位安静的女孩子,本是熟睡的琳儿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她没有惊讶,双眼发着奇妙的蓝光,魔法能量从她的体内缓缓流出,发出了奇妙的律动,声音美妙悦耳,但是静悄悄的,生怕有人知道。魔法能量汇聚就像是午夜的狂欢,他们在女人和小女孩之间跳动,整个屋子里都是她们蓝色的,温柔的光点。

一位查房的小护士抱着报告表哼着歌经过了这里,蓝光从房间里微微的射出来,她歪着头觉得很奇怪,小护士嘟着嘴打开了房门,琳儿安详的睡着,还翻了个身子把被子拖到了地上,小护士帮琳儿盖好了被子便掩着门出去了。不过她一步三回头看这个房间的动静,直到离开了这一层楼。

命运这种东西,有谁能说得清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长羽枫从未想过还能再回到现世,这也算是他的,最后的倔强。

同类热门书
四界柳楚传
四界柳楚传
“妖女战神”楚灵犀绝境重生,与“废柴上仙”柳芽灵躯合体,以女二人设,上演女一大戏,可在魔界为后,能在妖界称帝,敢与仙界为敌,闲去人间闯祸,纵横四界,肆意畅快。
青木北恒 ·玄幻 ·完结 ·116万字
神弓战妃
神弓战妃
远赴花城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说的就是纳兰荣锦,容貌倾城绝世无人能及,美人一个。花落皇城锦家院,富贵窝里出色胆,说的也是纳兰荣锦,三岁就色个绝世夫君回来,绝世奇葩。十年富贵如云烟,人魂修为终如一,说的还是纳兰荣锦,觉醒人魂实力十年没变,废材本尊。天人之姿、绝世之容、倾世之才、妖孽天赋说的就是皇太孙独孤云倾,众人感慨,云端高阳的人硬生生的被纳兰荣锦给拉下神坛。只有他们彼此知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小精彩:“你不是想要回凤佩?”少女嘟嘴问道。“是他们想要。”少年淡定甩锅。“你不是不喜欢?”少女咄咄逼人。少年弯腰附耳说了一句,话落灿然一笑,世间再无真颜色。少女闻言满面桃红。
午日阳光 ·玄幻 ·连载 ·150万字
9.3分
三青门外
三青门外
【本书入选起点中文网“名作堂”】半主角带入,半开上帝视角,带你进入玄幻悬疑局中局,古老的三青世界等你来探索。千年修炼得赤旋,置身玄鸳数十年,义结金兰宫廷下,情生长安夜雨间;百灵道尽陈年事,天泉镜边叙黄泉,同忆同知同忧乐,灵生迫现七生前;重返祭茗空似梦,魂伤情碎梨玥尖,赤体空魄圣坛下,王者归来忆前缘。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离月上雪 ·玄幻 ·完结 ·75.6万字
8.2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我终于能把所有人踩在脚下了,却失去了那个喜欢我的姑娘。”“这无人之巅,索然无味。”“江山我得到过了,玩腻了,送给你。”“放过你,除非我死。”“所以,我死。”-关于李云临:她是女友时,他手刃女友。她成弟妻时,他强占弟妻。这就是他,又渣又狗。关于李烬霄:她幸福,他默守。她受苦,他厮守。她需要,他就在。这就是他,李烬霄。
桥烟雨 ·玄幻 ·完结 ·67.6万字
大佬她只想种花
大佬她只想种花
种花能补天?认错哥哥能补吗?【双洁1v1】、【爽文】、【女强男强】——灵植仙尊林千影,踏入轮回后,凭着百花心魂,种花修炼,不断升级。先天闭脉?一窍不通?没关系,看我植灵师种花解窍,终能重回巅峰。辅助没前途?谁说的,我挂着辅助的皮,来一波暗杀可还惊喜?仇人逍遥?急什么,待我收集更多花种,找到哥哥,就送你们归西!历经艰辛,好不容易找到的哥哥,居然是她一路相伴的魔尊?林千影扶哥魔属性爆发,在魔域扎根,种下万千灵植,终将魔界转变为天灵宝地。道始山闭关千年的掌门,出关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林千影:“妹妹,我终于找到你了!”林千影懵了,暗号都对,这个,好像真的是她要找的哥哥。可魔尊哥哥怎么办?认错人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魔尊兮夜笑了:“你肯定早就打我主意,与我同轮回、共历练,找这么多借口,做那么多事,本尊全都领情。现在一句弄错了,就想溜之大吉?你倒是,跑一个试试?”林千影:“试试就试试!真以为姐只会种花?”
寞然回首 ·玄幻 ·连载 ·50.7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