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0章)
“老婆”傅先生嘟囔的收紧手臂,脸埋进她的脖颈里   “怎么了?”某人都只是闷闷的更紧的抱着她。   像个撒娇的孩子般  “不要离开我”  她的心圪塔的,像是被撞了一下,生疼。   她怎么会离开他,这辈子都不会在想着离开他了,那是蠢蛋才做的事啊。   “不会离开你” 前世她被渣男害死,重生一世她只想好好爱他。 傅先生只想宠她宠她,还是宠她。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重生

“傅廷深,你这个混蛋”顾烟的小脸被靠在木柱子上的男人紧紧的扣在怀里。

周围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他白色的衬衫染上了些许的红色,他中三枪,楚凌寒打中了他的后背和双腿,虽然不是致命的可若是不及时止血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身亡。

她后悔,她做了那么多伤害他的事情可他还是愿意为她挡住子弹,

顾烟试图挣扎几下可她好像也没了力气,她被孟雪菲那个女人下了药,浑身了没力气。

“怕不怕”傅廷深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头顶上响起。

她被楚凌寒带到这里的时候也通知了傅廷深,让他一定要一个人过来不然就撕票,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上了楚凌寒的当,这个傻瓜竟然真的一个人来了。

他们被关在小木屋里,有些烟雾开始钻进来,有些地方已经被烧起来了,怎么办,楚凌寒真的想要烧死他们。

“顾烟,顾烟”傅廷深双手忽然把她从怀里推出一段距离,眼神在她脸上停留一会道“你爬出去”

他被打上了麻药他动不了,可顾烟不一样,她如果用手爬出去她可以活下去,火势还不算太大,他想要她活着。

爬出去?亏他想的出来,顾烟紧紧窝进他怀里,她不走“不要,太丑”

“乖,别任性”傅廷深轻轻松开她,只要她能活下去,他死在这里也心甘情愿,她还年轻,出去以后就可以摆脱他,也可以有新的生活,可他唯独不能在像如此爱她了。

不能在这样如此爱她了吗?

“我不要,我要和你”为什么要相信楚凌寒那个王八蛋,他竟然想要她死。

前世她竟然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到了那个混蛋身上。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烟儿,只要你活着出去”傅廷深那张好看的脸因为失血而苍白许多,他来之前已经让秦克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会转到她名下,保证她这辈子无忧无虑的,他把秦克也留给了她。

顾烟鼻子一酸,就这么哭了出来,她做的都是什么混蛋事啊。

“你让我走,,,好”顾烟费了好大的力气转身往门口的反方向转去,那里已经燃起了火,傅廷深吓的心脏都快停了。

“站住,过来抱着我”

顾烟很是听话的再次转过身来,小脸惨白,小手去抱他,很紧很紧。

“下辈子你若是在招惹我,我就打断你的腿”傅廷深冷声到。

打断你的双腿,让你这辈子都只能留在我的身边,就当做是这辈子这个小没良心欠他的。

“傅混蛋”顾烟把小脸闷在他怀里,情况都已经这么危急了他竟然还威胁她。

火势已经无法施救,小木屋燃起了大火。

对不起傅廷深,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她紧紧的抱着傅廷深

很久,很久…………

傅廷深,希望下辈子你不要再遇到我了。

——————————————

顾烟浑浑噩噩的头疼的厉害,眼皮更是沉的睁不开,浑身冷热交加,一会是冷一会是热,她难受的要命。

耳边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话,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她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睛好重好重,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是要死了吧,这么难受。

“先生”方叔一直站在大门等着他,一见到他便恭敬的叫到。

傅廷深一身昂贵的西装,匆忙的上楼去。

他从公司赶回来,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道红灯,原本在开高层会议的他一接到家里的电话还来不及犹豫就让秦克遣散了坐在会议室里的人,他担心家里的人儿,一边给沈思洋拨去了电话一边急忙离开。

被抛弃高层会议室里的人一片凌乱,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被晾着了?

接着就有人开始议论和猜测,是不是因为那个所谓的傅太太?

他们被晾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一次不是因为那个傅太太?一会闹着要离婚一会闹着要自杀,要不是因为他们没那么本事,傅廷深早就被拉下来了,哪还让他没事的坐在顶层办公室里?

可就算他们比傅廷深年长,在社会混的时间长,在面对傅廷深他们还是没底气,他可是傅家的继承人,惹了傅家恐怕以后得日子就没这么舒坦了。

几位高层暗暗议论,他们就等着哪天傅廷深被人拉下来。

傅廷深走出公司的时候他的脚步竟然显得有些慌乱。

“先生,太太昏迷了一整天,一直高烧不退”何婶和方叔跟在他身后,他担心顾烟会不会因为高烧而引起休克可是他又不是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傅廷深微怒的开口,她高烧昏迷了一整天为什么才给他打电话?

一天,一天,今天他若是不回来怎么办?

“沈少来过,他说…………”何婶一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沈思洋来过了,那小子明明说了没事会退下去,可是到了现在顾烟的身体还是很烫。

“说”傅廷深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沈思洋来过?

“他说没事”何婶如实回答心里暗暗摸了一把汗,沈小子啊你可别怪我,是你自己这么说的。

沈思洋“……”

傅廷深修长的双腿很快就走到了门前,只是门掩着,透过门傅廷深见里边还有一个人,他的脚步停下来,眼神也异常的冷漠。

“是孟雪菲小姐,她听说太太生病了便主动揽下照顾的事情”何婶赶紧解释道,本是想把她赶出去,可有担心顾烟醒来之后怪罪她,怪罪她倒没事,只是顾烟每次撒气都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傅廷深拳打脚踢。

她不听解释,傅廷深也不解释,何婶虽然只是到了点才过来打扫,但是她在这里做了很久,她是真心心疼傅廷深这个孩子。

傅廷深皱眉,薄唇紧抿,看着里边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女人。

何婶推开门,“我们家先生已经回来了,麻烦孟小姐这么久真不好意思”

听见声音孟雪菲才转头,便见男人一身矜贵,浑身散发着禁欲的气息站在那,她的心跳砰砰砰的,脸也浮起了红晕。

傅廷深真的很好看,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双迷人的眼睛,全身拥有黄金比例的男人,这个男人可是a市的神。

她想,如果嫁给他的是她多好?

顾烟爱闹腾又蠢,根本配不上傅廷深这样完美的男人。

“不麻烦,小烟一直醒不过来我很担心”孟雪菲眼里只看到了傅廷深,恨不得马上扑到他身上,即使只是站着什么都不做他也很是迷人。

只是碍于男人与生俱来的气场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可以离开了”傅廷深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什么温度,还沉浸在傅廷深那张脸上的眼神一顿,浑身像是被浇了一身冷水。

“我……我想留下来”孟雪菲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顾烟一脸担心,若是在别人眼里一定会觉得孟雪菲是真的担心,可在傅廷深眼里只是演技差的小丑罢了。

若不是顾烟闹着要自杀,他怎么让这个女人进御园。

他可不像顾烟那么蠢,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成朋友。

沈思洋刚走到门口就觉得周围空气降低了许多,怎么回事?该不会又是顾烟那个女人惹他们哥生气了?

“何婶,一会把家里消毒干净”傅廷深皱眉。

孟雪菲浑身冰冷,他让人消毒?

“你,送客”傅廷深眼神落在和沈思洋一同进来的叶北辰身上,某人一愣?

你是谁?我在哪里我是谁?发生了什么?!

“我?”叶北辰一脸吃惊,怎么让他送客?他才刚到啊,一只脚还没落地就让他送客?这真是他哥么?

“有意见?”傅廷深冷眼扫过他,满眼戾气,仿佛随时会扭断他的脖子一般。

“没……没意见”叶北辰咽了咽口水,他哪里敢有意见啊,好歹他也是一个大明星,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

沈思洋吸了吸鼻子,虽然他对香水没什么过敏的症状,但是这个味道还是重了,对于傅廷深这种男人来说,他最讨厌,怪不得脸色这么黑。

他一进来就有股刺鼻的香水味,果然是孟雪菲,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来添麻烦的,这个香水味他忽然间觉得更刺鼻了。

“孟小姐,麻烦跟我来”叶北辰扯出一抹笑容,该死的,又是你,每次孟雪菲一来,二哥对他的态度就差的要命,该死的女人。

“我”孟雪菲看的傅廷深,顾

烟还没醒过来他就要赶她走?

“闭嘴,跟我出来”叶北辰眼皮突突的,生怕她又说出什么不好的话,见她不动,大步的走向她,好不怜香惜玉的大力把她扯了出去。

孟雪菲很想推开,可是又怕傅廷深生气只好生生忍了下来。

等顾烟醒来,她一定会告诉她,是傅廷深把她赶了出来,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求我着我来。

“愣着做什么?”叶北辰把人带出去之后傅廷深冷眸便扫过深思洋身上。

沈思洋勉强扯出一抹难堪的笑,还真当我是你家私人医生了?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我一定悄悄的帮你把这个祸害除了,免得你因为她殃及旁人,可若是他悄悄除了顾烟,傅廷深会跟他拼命的。

看着躺在床上唇色发白的顾烟,心里不知妈骂多少难听的话,可毕竟是傅廷深的心上人,他可不能敲他肋骨,顾烟可是他的命呢。

试了试她的体温,沈思洋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烧的这么严重?明明早上量体温的时候并没有这么严重,难道她是故意的?

“你干什么”傅廷深声音冷沉生生打断了沈思洋一系列的动作,忽然背后一阵阵刺骨的冷气,他就不该来,背对着他都能感到他冰冷的气息,有时候他还真有点可怜顾烟的,每天面对着这么一个面瘫脸,浑身冰冷冰冷的难怪要逃跑,换做是他他也要跑。

就在他拿出体温计想要给顾烟测体温时却被傅廷深忽然开口给顿住,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来着?

“哥,只是量体温不用担心”沈思洋以为他是太着急了,可没想到傅廷深却直接走了过去,他手里一空,体温计已经被傅廷深拿了过去。

“出去等着”

沈思洋“????”

他仿佛在傅廷深脸上看见了委屈?

满脸写着我的老婆需要你来量体温?

不是你让我来的么?

“没听清?”见他还没走,傅廷深有些不耐烦了,再次冷声开口。

“听清了,听清了”沈思洋也不敢惹他,听话的走了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做好一系列的检查之后确定没事了沈思洋就被傅廷深赶走了,他坐在床沿,眼神落在顾烟那张小脸上。

小巧的脸配上精致的五官,顾烟并不是那种给人很惊艳的感觉,她看着很舒服,五官恰到好处。

傅廷深轻易的游走上层社会,他并不是没有见过性感漂亮的女人,可偏偏栽在顾烟这里,想到这傅廷深骨节分明的大掌,落在她白嫩脖子上,缓缓收紧。

可见床上的人儿皱眉时,他一顿,俯身。

有时候他真想狠下心来放手,可他又舍不得,她那么没良心其他人怎么会收下她?楚凌寒那个没用的东西根本配不上他的女人,他不想放开也不舍得,他怎么舍得让她在别人怀里?

傅廷深从来没有这么卑微过。

半夜。

傅廷深毫无睡意,顾烟睡得很不安稳,一会说冷一会说热,他不敢睡觉怕她难受,一夜里不知道给沈思洋打了多少通电话,沈思洋却只说没事,恼的他竟然骂了粗话。

“渴,渴”顾烟动了动,她感觉喉咙好干,好像被烧着,她想喝水可是她动不了。身体像是被巨石压住,要喘不过气了。

傅廷深心疼极了,匆忙的起身却不小心打破了桌上的酒精瓶,刺鼻的液体沾在了他的衬衫上,平常在介意干净的他也顾不及了。

“先生,您没事吧”何婶听见声音也急急忙忙冲了进来,是不是太太醒来发脾气了?

何婶是傅宅的人,到了时间就会离开御园,只是今天特殊,顾烟发了烧傅廷深又不会照顾人,她担心也留了下来。

“水”傅廷深着急的伸手轻拍顾烟,安抚着她。

“好好好,你看着太太我去打水”何婶安慰着傅廷深,她的担心还是没错的,他真的不会照顾人,傅廷深点了点头赶紧回到床边。

顾烟又喊冷,他就把她拉进怀里抱着。他心疼的要命。

如果生病的是他,烟儿就不会这么难受了,他想替她承受这种难受的感觉。

可他终究也只是个平凡人

一个为了爱她而卑微的凡人,看着顾烟胸口那个地方更痛了。

顾烟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原本模糊的双眼才逐渐聚焦起来。

印入眼帘的是天蓝色的天花板,熟悉又陌生。

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坐起来,手臂有些酸动了动却被握的更紧,顾烟低头一看男人正紧紧握着她的小手,趴在床沿深沉的睡着。

傅廷深?

傅廷深!

他们不是死了吗?

幻觉?

该不会这里是什么天堂的吧?

她的小手被他的大掌紧紧握住,暖暖的。

死人是没有温度的,可手上的的确确传来了他真实的温度。

顾烟吃惊的一时难以消化,难不成是灵魂出窍?

不成,太不可置信了,这是什么年代了怎么会有这种说法,只是他们明明没有逃出去。

被救的可能性也不大,顾烟摸了摸自己的脸浑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只是有些使不上力气。

她小手轻轻落在男人的背上,他的背上没有伤!他的背上没有伤!

怎么会?是她做梦了吗?

忽然男人动了动,睁开那双凤眸,顾烟毫无预兆的对上了他有些猩红的双眼,她还是接受不了,心像是被扯了一般,生痛。

这个男人,死了都不放过她吗?

傅廷深见她醒了过来,悬着的心才落下来,见她一直楞楞的看着自己浑身像是被浇了冷水,紧握她小手的大掌松开了

下一秒便换上了冷冷的语气,仿佛刚才担心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还有哪里不舒服?”

顾烟见他的态度转化的如此快,有些心酸“为什么要跑”

顾烟一顿,她跑?她跑什么,不是他让她跑的吗?

这个场景她很是熟悉可又一时想不起来。

不对,这不是两年前顾烟逃出去为了去见楚凌寒被傅廷深抓了回来,当时他就是这样的态度,连表情也是这样的。

她记得很清楚,傅廷深唯一一次对她的态度,之后她好像没再见过他了。

怎么回事?她做梦了?不会吧,死人还能做梦?

只是傅廷深背上没有受伤,脸没有血。

顾烟呆呆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

大脑飞速运转,她只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重生。

顾烟不由得在心里佩服自己分脑洞

若是这样一切都可以说通的,毕竟如果真的是重生的话,那么顾烟成功的重生在她被抓回来的时间,接着就会被傅廷深禁止出御园。

当时傅廷深为了带她回来还和楚凌寒大大出手,想着顾烟的小手已经附上傅廷深的肩膀上。

果然,傅廷深的左肩上缠着厚厚的绷带,顾烟鼻尖酸酸的,这个伤是她打的啊,她太相信孟雪菲,所以才会去听她的话,从后背给了他一棒。

她永远忘不记傅廷深当时受伤的眼神,她好愧疚。

她以为他会被他狠狠的惩罚一顿,可是他却什么都没说,甚至还在深思洋他们责怪她的时候为她撑腰。

她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能被他爱着?

傅廷深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浑身一震,眼神闪过一抹探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是跳楼自杀的戏码,他也都认了,除了放她离开,他都会由着她闹。

“疼吗?”顾烟吸了吸鼻子,好没用,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真的是她打的,她是当时怎么下那么狠的手的,她摸着他的后背没什么上,可肩上缠了那么厚的绷带。

他一定很疼的。

顾烟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背上傅廷深的心像是被一双小手揪住一般,而那只小手正来自于她,他最见不得她哭的模样。

“哭什么”傅廷深声音依旧冷冷的,只是眼神却温柔了下来,是因为他受了伤才哭的吗?大掌不自觉的抬起来,擦着她的眼泪。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顾烟小手轻抚他缠着绷带的伤,嘴巴一扁,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疼?”傅廷深忽然皱起眉头,他的伤口并不是很严重,可毕竟挨了一棍。

但他却丝毫不在意以为是顾烟哪里不舒服,满脸担心就要查看她是不是哪里受伤。

“对不起,傅廷深”顾烟猛的收回自己的小手,转过身不去看他,一看见他还活着她就好想哭,她怕这是她的幻觉。

可是一切都好真实,傅廷深还活着

“太太您终于醒了”何婶端着东西走了进来,见顾烟终于醒过来才松了口气。

“您睡了这么久一定饿了,来这是刚煮好的皮蛋瘦肉粥,先吃着垫垫肚子”何婶笑着,看了眼傅廷深再看看顾烟。

“给我吧”傅廷深接过碗便让何婶提前离开。

顾烟见他似乎要喂自己的样子心下一惊,无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傅廷深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动作,身体一顿。

是啊,顾烟不喜欢他靠她太近。

傅廷深沉默半刻放下碗便站起来就要走,顾烟见状也慌了,他要去哪?

“不……不要走”顾烟害怕他生气又要离开,也不顾自己就翻身下床,扑了过去。

傅廷深刚站起来身后就被某人紧紧的抱住,。

他的脸上一时闪过了太多的情绪,果真不在走。

“不要走……不要走”顾烟的小脸贴在他的后腰,温热的体温贴在他身上,小手还紧紧的抱着他,生怕他真的离开。

鼻尖满是他独特的味道,真的不是梦,她真的重生了。

“怎么了”傅廷深收回自己的情绪,拉开她的小手缓缓转过身来,见她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与鼻涕却有些想笑,伸出指腹替她擦拭。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的一点形象都没有。

“顾烟”傅廷深嗓音性感的在她头顶上响起来,他猜不出她究竟想做什么,害怕这又是她为了见楚凌寒而装出来的。

“不要丢下我,不要”顾烟抬头看着他那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小手改为勾住他的脖子,一把跳到他的身上两只小腿紧紧夹住他。

傅廷深一顿,担心她从自己身上摔下去,下意识的伸手拖住她。

薄唇紧抿,低头苦涩的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

“傅廷深,对不起”顾烟不敢看他的眼睛,小脸紧贴着他的脖子,温热的呼吸在他颈肩喷洒,他的心如同掠过的羽毛一样,轻飘飘的,又痒痒的。

顾烟闻着他的味道,清凉的薄荷味夹杂着淡淡烟草,这个味道让她安心,活着,她能明显的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脉搏,傅廷深真的还活着。

“嗯”傅廷深紧抿着薄唇,鼻音嗯了一声,她对他真是坏透了,可他就是喜欢她对他不屑的眼神,不论她喜欢喜欢自己,傅廷深都决定要娶她。

就像他明知道顾烟讨厌他,也忍不住的对她好。

顾烟,你知不知道你坏透了。

“先吃东西”傅廷深声音低沉而暗哑,抱着她在床边坐下拿起碗就要喂她,顾烟却不听话,怎么都不肯吃,总是想要看傅廷深肩上的伤,他淡淡说了一声没事,可她就是不听话,伸手去扯他衣服。

“很难看”傅廷深抓住她附上肩膀上的小手,有些苦涩,伤口有轻微的裂开,他怕会吓到她。

傅廷深是什么人?他向来什么都不怕,却唯独怕失去她,作为男人傅廷深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卑微。

“某些人啊,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谋害亲夫这种事情也做的出来”沈思洋来帮傅廷深换药的时候见她的手已经摸上了傅廷深肩上的绷带,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冷哼一声,故意把手中的东西大力的放在桌上。

装什么装,不就是想要看看傅廷深的伤口有没有达到效果么?

顾烟只是后来才知道,她当时拿起的那个棒子上有钉子,因为不明显所以她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会选择打下去,她真是疯了。

竟然被楚凌寒和孟雪菲两人耍的团团转。

傅廷深脸色沉了下来眼神犀利的落到深思洋身上冷声呵斥“闭嘴”

沈思洋倒是一副我不怕的样子继续说

“哥,你这么护着她做什么,倒不如咬咬牙把婚离了”他们几个早就看不下去了,顾烟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迷住了傅廷深,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再说,a市长的比顾烟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他傅廷深又不差,随便找一个都不难吧?偏偏还要捂着顾烟这块黑石头。

“你再说一遍”傅廷深明显怒了,松开顾烟站起来就要走向沈思洋,他怎么说他都行,就是不能说顾烟一句不好。

“哥,你要为了一个女人”沈思洋一顿,他要来真的?这架势可不是闹着的。

“是”傅廷深薄唇吐出一个字也不顾自己的伤口,那模样像极了疯子。

谁都知道傅廷深为了一个女人疯了,唯独那个女人看不见。

“傅廷深”顾烟担心他的伤口裂的更加严重,着急的拉住他的手,傅廷深一顿,眼中的戾气才散了些,可脸色依旧很难看。

她小手的温度贴在他的掌心,传遍全身,她醒来之后态度就变了,不再是那副冷冰冰的,对他不闻不问的顾烟了。

傅廷深害怕她又骗他,可是又甘愿被她骗着,他贪婪的想要她的好她的全部,哪怕最后谎言被戳穿他也愿意。

“坐下”顾烟有些生气,他要是在动伤口就会裂的更快,他竟然一点都不在意吗?

“我说坐下”顾烟见他不动,更生气了,什么人啊,都受伤了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顾烟越想越生气,一气之下甩开他的手,绕过他就要出去,真是气死人了,痛死你好了,反正你也不在意,有沈思洋在也死不了。

同类热门书
重生暖婚超级甜
重生暖婚超级甜
(超甜宠文!)重生前,她怕他厌恶他。可是临死前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爱她。重生后,她对他好,努力弥补他。乔蓝一边对他好,一边努力地成长,企图跟他相匹配。后来,她成功了,成了影后,受万千人追捧。媒体问她,“你现在这么受欢迎,你老公不怕你被别人拐走吗。”乔蓝微微一笑,“放心吧,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没人受得了我!”因为只有他会把她宠的像个孩子。一切都能重来,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感觉真好。这一世,她会竭尽所能,给他最好的。(超甜!)
九月西塘 ·豪门 ·完结 ·77.2万字
9.3分
时太太软萌又旺夫
时太太软萌又旺夫
看着深深爱自己的老公活活烧死在眼前,她伤心过度致死,一朝重生,她只想好好弥补深爱的男人,做他的小可爱、当他的小贤妻,可盐可甜又旺夫。所有人都以为,她老公虽是时家大少,但不受待见,一没钱、二没长相、三没情调,连佣人司机都看不起他们夫妻,实则,陆灵夕每天都被自己的老公帅醒帅晕,少女心如春风般荡漾……老公,我好爱好爱你!老公,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爱心早餐!老公,你不是一无所有,你有我呀!这个突然穿着嫁衣出现在生命里、满眼都是他的奇怪女孩,为什么让他心乱如麻,他该拿她如何是好?
尤小爱 ·都市 ·完结 ·192万字
9.4分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四哥,我有点冷,求抱抱!”“四哥,我一个人看恐怖片害怕,你能不能陪我?!”……首富帝四爷惊讶地发现,自家作天作地的小作精,突然变成磨人小妖精。对此,帝四爷表示很欣慰:宠了十年的小心肝,可算是等到这一天了!与此同时,网友们惊讶地发现,那个黑料缠身的十八线小明星,画风突变。唱歌不跑调了,演戏不面瘫了,不作不闹不撒娇,弹琴跳舞……十八项全能。不仅如此,金牌词人是她,百变声优是她……捧红自家爱豆的制作人也是她!全网网友震惊:这不科学,你是不是穿越来的?君轻撇撇小嘴:明明我是被穿越的那个!
公子如雪 ·豪门 ·完结 ·136万字
9.7分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他是商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众人皆怕他,只有少数人知道,沈大佬他……怕老婆!沈大佬二十八岁以前,对女人嗤之以鼻,认为她们不过是无能,麻烦又虚伪的低等生物。哪想一朝失策,他被低等生物钻了空子,心被拐走了。后来的一次晚宴上,助理递来不小心摁下免提的电话,里面传来小女人奶凶的声音,“坏蛋,你再不早点回家陪我,我就不要你了!”沈大佬变了脸色,立即起身往外走,并且愤怒的威胁:“林南薰,再敢说不要我试试,真以为我舍不得收拾你?”一小时后,家中卧室,小女人将另外一只脚也放进他的怀里,软软的道,“这只脚也酸。”男人面不改色的接过她的脚丫子,按了起来。多年后,终于有人大着胆子问沈大佬,沈太太如此娇软,到底怕她什么?“怕她流泪,怕她受伤,更……怕她真不要我了。”正在给孩子换尿布的沈大佬语重心长的道……
望月存雅 ·豪门 ·完结 ·121万字
9.5分
重生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重生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第一眼看到盛祁,白唐就觉得这人美得人神共愤,是居家旅行结婚的最佳选项。所以,第二次看到人的时候,白唐就直接告白:“谈恋爱吗?结婚的那种!”众人以为这必定又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女追男!毕竟盛boss可是一朵高岭之花,一座冰山,从来没有人攻克过。却不想,打脸来的太快。因为盛boss竟然笑着点头了,从此甘之如饴的成了二十四孝好男友。众人:嗯,脸有点疼,心还有一点塞。
椰子絮 ·豪门 ·完结 ·63.4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